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百一十五章:接風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百一十五章:接風宴

回來的第一天,就要立馬去面對那些妃子,啊,要命啊,可不可以再歇息一會兒啊,在光國有個秦芊芊,回來這邊,還有淑妃,蕭貴人,一堆人要應付,真是煩的要死.

沐浴.

換好了衣服,因為是要參加筵席的原因,她必須穿著得體,頭發被盤的很正經,上面放了很多華麗的首飾.

手上戴著金鐲子與碧玉鐲子.指甲上帶上了戒指與護甲.護甲這東西,她可真不喜歡帶,拿東西都不方便.

但是為了儀態,也只好帶了.

藍衣勾著金線,上面勾畫出金色的花朵,看起來栩栩如生,更加增添了幾絲光彩.脖子上掛了兩串珠子項鏈.

哎呦真重死了.她還真不習慣這麼雍容華貴……雖說,女生都愛美,這種雍容華貴的也卻是很美,就是太麻煩了……怎麼都不方便.

"娘娘,時候過去了."

"走吧……"她起手,打在了綠籬的手上.

燈火通明,歌姬舞姬隨著隱約起舞.

軒轅夜坐在最上方.

而下面兩排,坐著妃嬪們……中間是表演的,烈初云依靠在桌子上,看著那些歌舞伎們在中間跳著……

說實在的,真沒什麼意思,她對跳舞這種東西也並不感興趣,打了個哈哈,魂國的舞蹈吧,倒是很柔美,只是柔美柔美.線條和身斷,都非常的漂亮.當水袖一甩時,都帶著一股輕柔的感覺.

只是她吧,實在是不太喜歡看跳舞.

以前天天在大烈,也看的多了……哎.

歌舞伎跳舞完後.

"皇上,今日是替離妃妹妹接風洗塵,可是妹妹看起來,並不是很喜歡剛剛的歌舞啊."淑妃站了起來說道.

烈初云斜眸瞅向淑妃,她的肚子已經很大了,說起來,也有,六個月左右了吧,在他懷孕的這六個月里,宮里的其它人,還不知道過著什麼水深火熱的日子呢.

軒轅夜的眸光,也看向了烈初云.

烈初云立馬道:"怎麼可能不喜歡呢?!!有各位姐妹替我接風洗塵,我可都高興壞呢."隨口一張開,就是這句話,在這後宮之中,她不喜歡這樣手滑,但是卻已經習慣了,哎……敏哲保身,呵呵……這大概也是屬于其中一種吧.

"離妃姐姐,這一次,可去了好久……宮里沒有了姐姐,實在好不熱鬧."宸妃淡淡的開口,只是一句話,便化解了此時的尷尬氣氛.

烈初云只是對宸妃一笑,緩緩坐了下去.

"皇上,臣妾認為,老是這樣看別人跳舞,多沒意思啊,說起來,我們都沒有見過離妃妹妹的舞藝."淑妃眸光一閃,看到烈初云,她還是不肯放過自己要找茬是吧,烈初云咬了咬牙,妹的,自己還沒看過你跳舞呢,有種你也去跳一個啊,視線移動到她的肚子上,哎,不用想了,大著肚子怎麼可能讓她跳舞:"我不會跳舞."

"怎麼可能呢?!!離妃妹妹,可是光國來的和親公主啊,這些,早就是從小煉起的,何來不會之說,還是妹妹覺得,我等無福欣賞你的舞姿呢?!!"淑妃繼續嗆道,這幾個月顏諾離不在皇宮,還是好,眼不見為淨多好啊,可是她說回來就回來了,看真真太礙眼了.

她這是再逼自己?!!

烈初云握起了拳頭,真想回答,就是不跳你要怎麼樣.但是,根本不可能這樣回答.得體的回答那就是,臣妾願意一舞助興,你妹啊!!助你妹啊,干嘛要被你牽著鼻子走.

"淑妃."這時,軒轅夜開口叫道.

"皇上."淑妃抬頭看了上去,梨渦淺笑,她肚子里有孩子,皇上一直待她非常的好,特別是在烈初云走了之後,在這後宮里,根本就是唯我獨尊.

烈初云皺起眉頭,如果軒轅夜開口叫自己跳的話,那就不得不跳了.眉頭深深的鎖著,該死,早就想到了,一回來這個皇宮,就會被皇權束縛.

只見,軒轅夜薄唇輕啟:"諾離今日奔波勞累.今日設宴,是替她接風洗塵.不是讓他來為我們助興的.宮中舞姬眾多,要助興,誰都可以."

軒轅夜冷漠的一句話說完.烈初云愣住了.他,他是在替自己說話嗎?!!沒有想到,他竟然替自己說,而且,話里,也有著指責淑妃的意思,雖然不明顯,但是……烈初云垂下眸子,這個男人,偶爾也有好的一面麼.嘴角淺淺的勾起了笑容.

淑妃愣住了,皇上,竟然幫顏諾離說話?!!而不幫自己說話?!!轉眸,看向顏諾離,竟然在偷偷的笑?!!哼!!是在嘲笑她嗎?!!

無奈的,淑妃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場晚宴結束後.

烈初云被軒轅夜留了下來.他留自己下來干嘛?!!現在已經夜深了,妃嬪們,都回去睡覺了,他干嘛還留自己啊.

"皇上……是有什麼事,還要和臣妾說嘛?!!"宮殿里,只剩下她和軒轅夜兩個人,她倒是有些不自在,不習慣了.

軒轅夜坐在龍榻上:"告訴我,這數月里,都做了些什麼?!!"

咦?!!

他干嘛問這個?!!他對那種無聊的事情有興趣嗎?!!"沒有做什麼啊,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啊.玩夠了,便回來了啊."

"哦?!!是嗎?!!過來."軒轅夜伸出手.

嗯?!!他什麼意思.烈初云把小手放在了他的大手上.突然,一股拉力,他一把將她拉入了懷中,坐在他的身上.

烈初云嚇得立馬站了起來:"你干嘛?!!"

他輕聲一笑:"怎麼?!!你是我的妃子,我碰你,都要一驚一乍嗎?!!"

烈初云皺起眉頭,他瘋了嗎?!!碰我?!!要碰我?!!等等,軒轅夜,你不是在牢里和我擊掌過的嗎?!!

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還是,太久沒見她了?!!有點發神經病了:"你……你沒事嗎?!!你不,不記得在牢里答應過,過我的麼?!!"她不禁的說話,有些吞吞吐吐了起來……

他眉頭一擰,單手托著腮:"我倒是一直想要問你,當日為何要與我做下那樣的協定?!!你,可知道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妃子,是我的女人."

烈初云眸光一沉,我不是你的妃子,不是你的女人,我是烈初云!!不是顏諾離!!她想這麼說來著,但是絕對不可能,說了的話,一定會被她咔嚓掉的:"那個,因為啊,因為啊……因為我無心與你後宮佳麗三千爭寵啊."

"哦?!!那我日後,只寵你一個人不就是了?!!"他眸子一冷,隨口就說到.

烈初云頓時寒毛粟起,喂喂喂,軒轅夜,你,你是在給我下什麼套嗎?!!陷阱?!!有埋伏?!!他到底是想怎麼樣.

烈初云咽下一口唾沫,腦子里突然想起,在光國的時候,因為吃了春藥,和,北葉塵……有過那麼一點點的.啊,該死,難道……不,不可能,件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所以,軒轅夜不可能是因為那件事,來試探她,那究竟是因為什麼呢?!!疑惑……皺起眉頭,到底是為了什麼?!!

總有種不祥的預感:"皇上,淑妃不是還身懷有孕麼,皇上該多把心思放在淑妃身上才是,臣妾,不敢爭寵嗎,也不敢獨寵,只希望皇上,能夠多多照拂."這句照拂,希望每次都能夠像今日一樣就好了.替她說說話,不要幫著淑妃一起欺負她,那就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呵……你倒是很會把朕拒之門外.以前,你不是這樣的."軒轅夜悠悠的說著……

"那是以前,以前臣妾太過魯莽,才一次次的闖下了彌天大錯.臣妾早已經思過了.皇上.其實,您今日對我說這些話,目地到底是什麼呢?!!我就奇怪了,您剛剛說要獨寵我,定不是認真的.否則,您至後宮與何地?!!至淑妃與何地?!!至宸妃與何地."她也不是吃醋,反正又不是自己真正的丈夫.

"呵,說這些話,你也不怕朕生氣,一刀殺了你."軒轅夜開口道.

烈初云笑了笑:"皇上,你要是要殺我,早就殺了,何必等到今日呢?!!"微微一笑.望了望外面,天色又暗了一些了:"皇上,臣妾要回宮休息了,也請皇上早些休息."

"嗯.退下吧……"軒轅夜閉上眼眸.

烈初云退了下去.

殿中,軒轅夜再次睜開雙眸,多了一絲冷漠.呵,這個女人,可真是讓人頭疼.只是數月不見她,倒是有幾分想念她,而她卻,將他拒之門外,呵呵,真是有意思.

烈初云走出了大殿時,回眸,看了一眼殿堂,軒轅夜怎麼了,為什麼變得那麼的奇怪?!!他好像有什麼話要對她說,卻又沒有說出口,到底,怎麼回事呢.

"娘娘."綠籬站在殿堂外面,一直等候著烈初云.

"嗯."被綠籬打算思緒,算了,不想了,軒轅夜的心思,自己怎麼想也想不到的.只是覺得他有點莫名其妙的.

已經慢慢入夜了.甯德宮,淑妃的寢宮中,她伴握在床上,床前,跪著一個太醫,隔著絲怕把脈後,站了起來……

"怎麼樣了."淑妃小聲問道,手捂著自己那大大的肚子.

"娘娘是又隱隱作痛了嗎?!!"太醫問道.

淑妃點了點頭:"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這樣,你給的安胎藥,也一直在喝啊,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一點好轉也沒有,反而更加頻繁了."她深鎖眉頭,肚子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總是莫名其妙的疼了起來……

"我再回去開另一幅藥試試,臣一定會盡力保住娘娘腹中骨肉的."太醫解釋道.

"太醫,父親和本宮都是非常信任你的醫術的,才讓你擔任我的治療醫師,這個孩子,可不要出什麼差錯啊."淑妃緊張了起來.每一次疼痛,她都害怕肚子里的孩子離她而去這個孩子,可是她的保命符,也是她成為皇後的希望.更是未來前途的唯一希望了啊……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百一十四章:巧合?!!戒指與六國
下篇:第八百一十六章:菊花,大笑不已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