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九章:燒紙,必有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九章:燒紙,必有鬼

"朕既然答應了你,必不會食言.好了啦,朕也該回聖華宮了."軒轅夜說完,便起身離去.

烈初云松了一口氣,原來,他是在玩自己啊.看著自己緊張,有那麼好玩麼?!!軒轅夜,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怪人啊.

軒轅夜離開後.

"娘娘為何,次次都不留住皇上呢."綠籬抑郁了,娘娘怎麼每次都趕走皇上啊,後宮爭寵,可是不易的啊.

烈初云看了一眼綠籬,歎了一口氣道:"伴君如伴虎."這句話,自己在經曆了這些後,也銘記于心了,那個男人,這一秒.可以對自己好,下一秒,也可以下聖旨處死自己.即使,自己很想去了解他,但是……說不定還沒有靠近他,就被他一口咬死了,就算沒被他咬死,他的身邊還養著那麼多只母老虎.哎,在這後宮之中,自己還真的是命運堪憂啊.

"對了,讓你觀察甯德宮的狀況,你可有所收獲?!!"只是一個下午而已,烈初云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綠籬有沒有收獲.

綠籬搖搖頭:"甯德宮一切如常,並無任何異動."

有些失落,難道幕後的人不是淑妃嗎?!!

"娘娘,是否還要一直偷偷調查下去?!!"綠籬詢問道.

"調查,不但不能放松警惕,反倒還有更加的盯緊了.不要放過甯德宮的一點點動向."烈初云握緊的拳頭,不是自己執著于淑妃,而是,自己現在一點線索都沒有.而淑妃那里,是自己猜疑的百分之一的疑點,也只有從她下手了.

"是."

幾日下來,風平浪靜,這樣的平靜更讓烈初云覺得不自在了.越是抓不到幕後的人,她越是心慌慌意亂亂.

那個潛藏的人,下一步還會來害自己吧,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麼狠招.這是能夠過關是萬幸,下一次,還會有如此的機會嗎?!!在這深宮之中,一失足便是千古恨.

每日,她都會一一詢問綠籬有沒有發覺仍和不對勁的地方.

"今日甯德宮有什麼動靜?!!"她像往日一樣問道.

"沒有什麼不對勁……"綠籬失落的歎了一口氣,都七天了,是不是娘娘懷疑錯人了,可能真的不是淑妃呢.眼珠子轉啊轉:"啊,對了,今天淑妃宮中的丫鬟,好像拿了紙錢,蠟燭什麼的."

烈初云摸了摸下巴,沒聽說淑妃要去燒香拜佛啊,這事有些蹊蹺:"給我跟衣."

她要親自去看看.

決定自己去走一遭,到了甯德宮的門口,自己是要光明正大的讓人通傳進去?!!還是偷偷摸摸的去?!!

"綠籬,你在這等我.我自己進去."烈初云將綠籬拉到一旁的牆角下,抬起頭,看了一眼這深宮高牆.

雖然自己不會什麼這魂國的輕功,但是要爬上去也是容易的.她卷起袖子,搓了搓雙手,猛地一跳,用腳尖的力量,硬是趴到了牆上.

綠籬在下面看傻了眼:"娘娘,您小心些."輕聲的說著,不敢太大聲,怕驚擾到人,可是見娘娘歘一下就上去了.就好像女俠一樣會輕功.不過細細想起來,娘娘似乎確實是有功夫的人.在牢中可是幾下子就把獄卒給制伏了.

烈初云彎著身子,在牆上小心的走著.走了一個暗處,跳了下去,在地上滾了幾個圈,減輕了跳下時的沖擊力度.

這里甚為陰暗,只能夠靠著月光接近一些.淑妃的寢室……她正打算直接去淑妃的寢室里找找.這個時間點,她也該睡了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說不定自己能夠在她宮里找到一些破案的東西呢.

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麼肯定就是淑妃做的.只是一種直覺,女人的直覺,淑妃是現在自己唯一的線索,所以只有死死的抓住怎麼也不放手.反正,淑妃也不是什麼好人.

正打算離開甯德宮的小花園,直奔淑妃寢室.

卻……咦,這是什麼味道.好像有什麼東西燒著了的味道.嗅嗅嗅,卻是是什麼燒著的味道,起火了?!!未見什麼火光.

她嗅著那味道,在後花園的一個小假山下面.看到了幾絲青煙,因為假山太小了,這只是小花園罷了,她只能夠遠遠的瞅幾眼.

燒紙錢?!!

有個女人在那燒紙錢?!!

綠籬說過,今天淑妃宮里,有宮女領了紙錢.

"小朱啊小朱,你日是你的頭七,你跟隨我多年,也別怪我心狠手辣,做奴婢的為主子去死,那是你的光榮."燒紙的人碎碎念著……

烈初云聽得模模糊糊,她在說什麼呢,什麼頭七?!!奴婢?!!這個燒紙的人到底是誰.

"我說過,你死後呢,我也不會虧待你,給你燒錢紙錢,在地府你買通買通鬼差,下一次投胎一個好人家."淑妃不斷將之前點燃,但是只燃燒一點點很小的火.

想要在靠近一些.聽那個人在說什麼,烈初云身體猛地湊近.

咔!!

腳下踩到了一根枯樹枝.

"誰!!誰在那!!"淑妃立馬站了起來,手里還拿著之前,朝烈初云站著的地方走了過去.

烈初云屏住了呼吸,身體一跳,躲到小假山上,用垂下來的樹葉,遮住自己的身體,見那個人越靠近假山,她的心,也怦怦的極速跳動,這不是害怕,而是興奮,可以看到燒紙錢的人是誰了.

當淑妃靠近假山,該死今天是小朱頭七,她說過會回來纏著自己的,不會是她的冤魂回來了吧.

朦朧中,淑妃的臉映入眼中!!她睜大了眼睛,捂住自己的嘴巴.是淑妃!!燒紙的人,竟然真的是淑妃.

這或許和自己心中所期待的一樣.

然而,淑妃疑神疑鬼的看著周圍.剛剛卻是聽到了聲音,是自己幻聽,還是小朱回來了:"小朱,你要是拿了紙錢就趕緊走,本宮平時待你不薄,你死後,本宮自是不會虧待你.你不要再來了,本宮不會怕你的."她對著周圍說道.

遲疑的看了周圍好一會兒,咽下一口唾沫,趕緊的沖到剛剛燒紙的地方,那一些紙錢一把燒了.等著燒乾淨後,用腳塌了塌,將周圍的泥土弄過來,蓋住了燒盡的紙灰.

然後,雙手懷抱在胸前,抱著空籃子,立馬匆匆離開小花園.

烈初云一直一身不吭的躺在假山上.等著淑妃走了後,她才站了起來,走到那被土埋住了的灰燼旁.

眼光中,傳來一股陰冷,也如同那被燒乾淨的死灰一樣.淑妃,看來真的是你,那個買通和尚的宮女,就是小朱.

這次,真的是不虛此行,或許是老天爺都在幫自己吧,不讓犯人好過.讓自己找到真凶.

她按照原路,出了甯德宮.

綠籬蹲在一邊.

"娘娘,您總算出來了,嚇死我了."綠籬撫摸著胸口,她好擔心娘娘被發現啊,而且,來來往往的侍衛那麼多,她自己蹲在這里,也差點被發現了.

"噓.回去說."她立刻帶著綠籬匆匆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夜深人靜.整個皇宮除了星星點點的燈光外,一片黑暗.

"林淑儀,你害的我好苦啊.林淑儀."一抹白色身影,竄進了淑妃的宮殿之中,頭發披散著.只露出了一直眼睛.

淑妃立馬睜開眼睛,透過床簾,看著那朝自己飄過來的人:"你,你是小朱!!"她驚恐的睜大了眼睛.

"為什麼要害死我,為什麼要害死我,我幫你做了那麼多,為什麼."白色身影伸出了手,慢慢的靠近床邊.

淑妃拉著自己的被單,躲到了床角邊上:"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她驚恐的擺著手,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將頭埋在了被單下面.

"我死的好慘啊,你為什麼要殺了我,我要一起帶你下地獄.那里哪里好冷.好冷."陰森森的聲音如同魑魅一般.

"來人啊.來人啊."淑妃瘋狂的大叫了起來……

可是,沒有人進來,她拿起枕頭朝女鬼丟了過去,可是卻被輕易的閃躲開.

"我好痛苦啊.林淑儀,你拿命來……拿命來……"白衣女鬼化掌為抓,就要去抓淑妃.

淑妃整個人團抱在一起,急的哭了起來,想起小朱死前的那一幕,她說就算化作厲鬼也不會放過自己,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麼.

"小朱,小朱,看在我們主仆一場你就放過我吧,你好好的安息吧,你在老家的親人.我都會命人幫你照顧好,讓她們一輩子過上富足的生活."淑妃開始求情,她的聲音里,有著迫切著急.與害怕.

"林淑儀,你為何要殺我,我明明那麼辛苦伺候你,你為什麼要趕盡殺絕……"幽怨的語氣,說話慢吞吞的.

從黑發中,露出的眼眸,更加的凶狠.

"不,不是的.小朱,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知道的,你是最了解我的,如果讓和尚認出你來了我就死定啦.我是要當皇後的人啊……嗚嗚嗚嗚,小朱,你我主仆一場,你就成全我吧.我也是迫于無奈才心狠殺了你的啊.相信我,我會燒更多更多紙錢給你的."淑妃更加的著急了,眼淚跟珍珠一樣一串一串的往下流.

"呵,呵呵呵呵,那我也拿你命,你這個自私的人!!"白衣女鬼猛地沖到了淑妃的床上.一爪子就要抓破淑妃的衣領似的.

"不!!"淑妃驚恐的大叫,用手遮住自己的臉.

這個時候,白衣女鬼停止的攻擊的動作,而是半趴在床上:"淑妃姐姐,妹妹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哭的這麼傷心呢."'女鬼’邊說著,邊撩起擋在前面的黑發.

淑妃愣住了,姐姐?!!後怕之于,她緩緩的將手放了下來,看向那個就坐在自己床邊的白衣女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八章:心驚膽戰的日子
下篇:第七百八十章:鬧得皇宮天翻地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