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六章:落入陷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六章:落入陷阱

啪!!

一拍驚堂木:"本宮從牢獄出來後,就未曾進過宮,只在今日見皇上時,才請求皇上去工作找來了這兩名宮女的.何來串通之說."頓了頓,烈初云深深吸氣又道:"既然太醫要懷疑,那也是情理之中.不知太醫,可否認得這簪子."

烈初云拿出一個翠玉簪子.

張太醫立馬嚇住了,盯著那個簪子:"這,這是我夫人的."這是她夫人陪嫁過來的東西.

"帶人上來."

烈初云一聲令下,兩個衙差,壓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子,女子的雙腳似乎已經不能夠自己走路了,頭發披散著遮住臉.衣服被鞭打的破爛,血跡斑斑.

衙差將女子丟到地上.

"夫人,夫人!!"張太醫立馬走了過去,看著地上的女人……心疼的雙手顫抖,缺又不敢去碰她.

回眸:"皇上,怎可這樣."他皺著眉頭,此事與她夫人無關,怎可對她夫人動用刑罰.

烈初云立馬一個眼眸甩向軒轅夜:"皇上有言在先,這個案子,由我來審.不管我怎麼審,用什麼辦法審.只要最後做定奪的是皇上便是了."

軒轅夜的沉默,也就代表了默認了這句話.

不管她審成什麼樣子,在旁聽審的自己,有權對她的結論,做出任何的裁奪.

地上躺著的女人,輕輕蠕動了一下身子,伸出血跡斑斑的手,在地上寫到字.一筆一劃.血跡留在地上.

當她收回手時.

地上歪歪扭扭四個血字:'不要說謊.’!!

"不要說謊."太醫看著那四個字,輕輕的念出了出來,孩子,除了妻子,他還有兩個孩子.

"夫人……是我害了你啊."張太醫哭了起來,一個轉身,跪道地上:"皇上,離妃娘娘,臣知罪.娘娘並沒有滑胎.一切都是假的!!"他哭泣著,轉身,輕輕的扶起了地上的女子.

女子也緩緩抬起頭.

在看到面容時,張太醫猛地跌坐道地上:"這,這."

烈初云微笑的站了起來,走到下面:"謝謝張太醫說出實情,為本宮澄清,放心.您的夫人和妻兒,正在偏廳里喝茶好好的呢.這個女子,不過是我從大牢里隨意抓來假扮的.當然,身上的傷也是假的."

女子立馬站了起來……

張太醫也癱軟到了地上,腦子整個一翁!!中計了!!被騙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竟然用妻兒來騙自己.

烈初云勾起了弧度,讓人暗中調查過這個張太醫,他非常愛自己的妻子,所以就抓住了這一點.這個太醫誣陷自己,無非就是為了前途.但是,為了前途,而害了家人的性命,必定是不值得的.他還懂得這一些.

"娘娘……!!"這是,蘇姑姑跪了下來,跪著道烈初云的腳下:"娘娘,奴婢錯了,奴婢不該說謊,不該誣陷娘娘."

蘇姑姑哭泣的抓著烈初云的腳邊的羅裙.

眼里閃過一絲疼惜,即使自己恨蘇姑姑那樣對自己,可是,她對自己畢竟還是有主仆之情.

知道自己被打,還送來了藥.

烈初云蹲下身:"蘇姑姑,平日我待你不薄,為什麼你要如此對我.為什麼你要幫著別人一起害我."

蘇姑姑哭泣著:"奴婢也是迫于無奈啊.奴婢也不想誣陷娘娘,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其中當真有什麼隱瞞嗎?!!看著蘇姑姑哭泣.也戳中了她心中最軟的部分,一朝穿越,她在魂國,無親無故,多虧了蘇姑姑他們貼心照顧,在自己患了天花時,也不怕被自己傳染盡心盡力.

一想到這,她就無法狠心.

"奴婢……"蘇姑姑著急的眼淚也掉了下來……

"蘇姑姑,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相信皇上也明白了,我是被誣陷的.你也就說出實情吧……"烈初云勸告道.

蘇姑姑握緊了拳頭,抽泣,忍了很久後:"奴婢,不能說."

不能說!!為什麼:"如果有人逼你,你大可以說啊,背後的人,會得到懲戒的."

"娘娘,奴婢,真的不能說."

看著蘇姑姑一副痛苦掙紮的摸樣,這個女人,三十有幾,比自己年長,自己到宮中什麼都不懂,除了綠籬提醒自己外,蘇姑姑經常提點自己.哎!!為何現在會弄到今天如此田地.

她轉身,坐會自己的位置上.

"行僧,張太醫,蘇姑姑.現在案子,也差不多明白了,我覺得無需我再說太多,你們的背後,是誰在指使.最好在這里說清楚,若是供出背後主謀的話,或許,你們都還有一條生路可選.本宮已經清白,你們現在的罪名,不但是汙蔑妃子,更是欺君犯上,你們的罪責,是足以滅九族的."烈初云說的有板有眼,氣勢十足.

和尚,張太醫癱軟在地上,蘇姑姑跪在地上,流著眼淚.

見這個狀況,烈初云喝了一口氣:"都站起來,坐回去.本宮給你們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後,我希望你們給我答案."

三個人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張太醫和小和尚埋著頭.一聲不吭,似乎一直在思緒著什麼.

而蘇姑姑則是閉著眼睛,任眼淚流下,她的痛楚,比誰都還痛.除了流淚,已經沒有任何能夠做的了.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自己的女兒.

時間緩緩流走.

過了每一會,有人呈了熱茶上來……

烈初云慢慢的喝著茶,自己從未這麼有過耐心,這三個人里必定有一個會招.說出主謀,自己必定會要背後的推手,付出代價!!

不管是這牢獄之苦,還是陷害之痛.

她都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快到了一個時辰了.

"皇上,離妃娘娘,我說,我說."小和尚突然從椅子上跪了下去……他癱跪在地上,磕著頭,自己還不想死,不想死:"是有人讓我陷害離妃娘娘的,離妃娘娘在寺廟中,一直潛心為國家祈福,並沒有做出過任何不軌之事!!"

張太醫咽下一口唾沫,這事,自己不說,別人還是要說,官位不保,但是,至少要保住性命.該怎麼,做最後的挽救?!!供出淑妃嗎?!!

和尚的話在張太醫耳邊回蕩著,他著急的端起桌子旁的茶,喝了一口.剛剛喝下,只見面孔猙獰.

"啊!!嗚,額!!"他整個人抽搐了起來……

烈初云,軒轅夜,全部都站了起來……

"怎麼回事!!"烈初云看著張太醫,立馬跑了下去.又看了一眼茶,

'噗……’張太醫吐出一口鮮血.閉上眼睛.

烈初云愣住了,看向軒轅夜:"軒轅……軒轅夜."盡管自己把大殿里的畫面想象了千百遍也沒有料到這一幕.

軒轅夜眸光一冷.身邊的劉寬公公立馬湊近張太醫,試探了一下鼻子下面:"皇上,已經沒氣了."

蘇姑姑,小和尚也嚇到了.

烈初云的眸光落到張太醫剛剛喝的茶那里,猛地將它打翻,只見冒起了白泡泡,張大了嘴巴:"誰,是誰端來的茶,好大的膽子,竟然在皇上面前下毒."烈初云大聲吃喝著,到底是誰?!!

要毒死,這三個人證.這說明,幕後凶手,就在這宗人府里,一直聽著她們的審判,烈初云猛地將眸光轉向珠簾後面!!那里坐著後宮的妃嬪,是她們嗎?!!是誰?!!是其中的誰?!!?!!?!!

正當烈初云要追問下去.突然.蘇姑姑撲到烈初云面前.

"蘇姑姑,你干嘛?!!"烈初云嚇了一跳.

蘇姑姑湊近烈初云的耳邊:"娘娘,奴婢自知罪無可赦,只求娘娘照顧好我的女兒,她叫,素素."

她小聲的在烈初云耳邊嘀咕完這一句話,猛地沖向了椅子旁,拿起自己的那杯茶,一口灌了下去.

"蘇姑姑!!你這是干嘛!!"烈初云看著蘇姑姑喝下那茶,還沒有來得及阻止,她還沒有來得及.

腦子一片空白.

'噗……’

一口鮮血染紅這個殿堂.

烈初云捂住了嘴巴,猛地要跑過去,抱住蘇姑姑,再沖過去的那一瞬間,軒轅夜抓住她的手.

哐當

茶杯碎在地上.她在空中旋轉,流著眼淚,帶著笑容,閉上雙眸的時候,她看到了自己女兒的摸樣.

啪!!

倒地.

"蘇姑姑!!"綠籬沖了過來,看著地上的蘇姑姑.

"蘇姑姑,蘇姑姑."綠籬的眼淚落了下來……

一行淚水,也劃過了烈初云的臉頰,眼前還反複重播著蘇姑姑倒地的畫面,耳邊還回蕩著蘇姑姑的話.

蘇姑姑,為何,你要這般.

軒轅夜這才松開了烈初云的手,走向小和尚,一個利眸,似乎能夠用眼神就能夠殺人一樣.

嚇得小和尚打了一個寒顫.趕緊磕頭.

"是誰,讓你陷害離妃的."他冰冷的話,如同冰珠子一樣吐了出來……

軒轅夜的話,讓烈初云從悲傷中拉回了一絲的情緒,看向了小和尚,對,主謀,一定要抓到主謀.那個主謀害了自己,也害了蘇姑姑!!

"誰,到底是誰,說,你給我說出來."!!烈初云蹲下身,瘋狂的抓住和尚的搖晃:"說啊!!到底是誰要陷害我."

她要把那個主謀碎尸萬段.

見她如此激動,軒轅夜彎下腰,抓住烈初云的手臂,一把將她拉了起來:"朕再次,你還不說實話嗎?!!"

烈初云的眼淚,化作了哭泣的聲音:"那個人都要殺了你們了,你還不說嗎!!你看看張太醫,你看看蘇姑姑,那些毒茶就是指使你們的人干的啊!!"她瘋狂的咆哮.

"我不知道是誰,只,知道是一個宮女,她叫我背詩.說,會保我性命,如果事成,會讓我成為碧霞寺的方丈!!"小和尚嚇得說話都差點咬到舌頭.

宮女?!!

烈初云抓緊了軒轅夜的衣服,她在拼命壓制自己的憤怒,自己的恨意:"宮女,一個宮女怎麼可能給你什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五章:自己翻案
下篇:第七百七十七章:冤罪,終于洗脫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