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五章:自己翻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五章:自己翻案

和尚站了出來……

她……一抹笑容,當初審案子的時候,自己因為站在被動的方面,顧慮也不那麼的周全,其實這個和尚錯露百出,只是自己被陷害而措手不及,不知道怎麼應付而已,而在事情過去的這些日子,自己也沉澱了那份手足無措的情緒.

"和尚,做過,就不否認,沒做過,也最好別承認,現在當著皇上的面,你抬頭挺胸,面對聖顏,說清楚,你到底有沒有碰了皇上的女人."她語氣帶著悠閑.這一句話,無疑是在給對手造成心理壓力.只有這樣,才能夠逼出事實.

行僧和尚緩緩抬起頭,看向了坐在一邊的天子,在眼神相碰的一瞬間,他立馬低頭,渾身顫抖.

"哎呀,行僧小師父,我記得前幾天,你在宗正大人面前,可說的是義正言辭,怎麼,當著皇上的面,就說出來那一番話了嗎?!!放心放心,你就大膽的說吧……"烈初云繼續道.

"是,在,在碧霞寺的時候,我與,與,娘娘……"小和尚說每一句話,聲音都在打顫抖,很明顯也是因為烈初云的話,被嚇到了.

這畢竟是整天呆在一個寺廟的人,哪見得過什麼大世面.在這個時代,皇帝就是天王老子,誰見誰不心驚膽戰的.

在小和尚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烈初云手放在唇邊,咳嗽了一句,打斷了行僧繼續要說下去的話道:"咳咳,不過呢,忘了提醒行僧你一句,在皇上面前說話,你可要悠著點,不管你的背後有誰撐腰,若是說的話里面,有半分謊話.即是當著皇上面說出來的,那就是欺君,欺君可是殺頭大罪."

恐嚇.

示威.

軒轅夜一絲弧度,這個女人,一上來,就給人一個下馬威,也虧得她能夠臨危不亂了.她到底准備怎麼給自己脫身?!!

和尚嚇得更加打顫了.吸了吸鼻子,閉上眼睛,赴死一樣的說道:"娘娘在碧霞寺,確實與小僧發什麼過一些事情.娘娘,皇上在上,小僧更加不敢打誑語!!"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見軒轅夜的眸子一沉,似乎閃過了怒氣,但是這抹讓人難以察覺的怒氣,很快消散.

"好,說的好,這句話說出來,可別後悔.我問你,我是在去碧霞寺的幾時勾引的你."烈初云手托著腮,不慌不亂,她早已經在腦海里構畫了千百個今天的畫面,以保證自己能夠應付每一個意外.

"娘娘第一日道寺廟,是小僧送娘娘去禪房休息的,第二日,娘娘便主動來找小僧,小僧不從,第三日,您便威逼小僧.小僧迫于無奈,才與娘娘……罪過啊罪過."和尚彎著腰,雙手何時,一副後悔的摸樣.

這番話,誰聽了都盛怒,烈初云已經忍不住了,握緊的雙拳,恨不得沖上去直接給這個和尚兩巴掌!!這何止是侮辱一個女子的名節,更是踐踏一個女人的尊嚴.

吸氣,自己一定不能夠沖動,沖動壞事.沖動的話,便不能夠為自己翻案子.

大堂後的珠簾後,淑妃喝著茶,嘴角抿著笑容.顏諾離啊顏諾離,任由你再怎麼威逼,這個和尚也不可能說出真相的.想給自己翻案,簡直就是妄想.

大堂上,強制性壓制住內心的怒火:"宣,碧霞寺,主持上堂."

主持方丈,走了進殿堂,行禮後.

"主持方丈,想必事情,你也清楚了,本宮也就詢問幾個問題."

"娘娘請問."

珠簾後,淑妃放下茶,顏諾離,你就算問方丈也沒有用的,他不會對這件事做任何的說法,更不會幫你.

"主持方丈,我在碧霞寺的時候,是為國祈福,你受皇恩,協助我祈福,那些日子來,你也是每日監督我祈福的是吧……"烈初云隨口就問道.

"是的."

"嗯,你記得清楚就好,第一日,本宮入寺,從山腳,三拜九叩,山上,已是傍晚,沒錯吧?!!"她繼續道.

方丈點了點頭:"嗯,娘娘誠意必能感動天地."

"那第二日,本宮一早去了大殿,你們在旁念經,本宮在佛祖面前祈福直到中午,吃完午膳後,便在各位師傅的指點下,抄寫佛經,對嗎?!!"

"娘娘總共抄寫,一二本佛經,本寺必當好好保存."也就是默認了烈初云說的話.

"第三日,也是祈福到中午,便是替寺廟佛主擦拭金身,是嗎?!!"

"對."

"第四日,依舊如上,到了中午,便與一些和尚們一同下山打水,對嗎?!!"烈初云繼續優哉游哉的說著,像是在回顧以往的事情一樣.

想必這些事情,和尚也不敢說謊,寺廟來來往往燒香的人那麼多,多多少少也會有人看到自己在祈福的,所以烈初云也有把握方丈不會大妄語.

"娘娘說的,都沒有錯."方丈點頭.

烈初云單手放了下來,身體前傾,看向方丈:"方丈,你還記得,第五日後,發生了什麼事嗎?!!"

方丈雙手合十:"阿彌陀佛,娘娘因為不堪勞累,暈倒了."

"嗯,行了,方丈你可以退下了."烈初云揮了揮手.

"是."

方丈退下後,烈初云瞥了一眼軒轅夜,這就是自己在寺廟里過的生活,不是要你同情,也不是要你可憐,而是要證明一件事情.

"我在寺廟中,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心甘情願,為了國家社稷.即使是女人,也該出自己的一份力.小和尚,你說是我主動勾引你的.我就要試問一下,一個人從山腳下,跪著上山,哪里還有心情去看其它人,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我每天都是筋疲力盡,我就真不信了,還有人能夠支撐著疲勞的身體,去勾引一個小和尚!!"烈初云猛地一拍驚堂木,整個人激動的站了起來……

小和尚嚇得整個人睜大眼睛,然後往後退了一步.

"就是啊,皇上,娘娘現在膝蓋上的傷都還未好全,經常隱隱作痛,可想而知,娘娘當時是在受什麼樣的苦."綠籬也忍不住說了一句.

"綠籬,你不用說話."烈初云看了一眼綠籬,綠籬說話對自己沒多大的幫助,因為所有人都認定了綠籬是自己的人.

綠籬低下頭.

"小僧說的,句句屬實,絕不敢胡言亂語."和尚也恢複了鎮定.

"好,不敢胡言是嗎?!!那你就給我句句說實話,在本宮的背後,有一枚特別顯眼的紅色胎記,你是否知道."烈初云怒瞪著雙眸.

"知……道."

"好,胎記是在左邊,還是在右邊?!!"烈初云繼續追問道.

"左,左邊."

"荒謬,本宮的胎記,明明就在右邊,句句屬實,這就是你說說的不打妄語麼."烈初云立馬大聲叱喝道.

"小僧記錯了,記錯了,大概是在右邊.這些小事,小僧又怎麼能記得清楚呢."行僧也著急了.

"是嗎?!!可笑啊可笑."烈初云立馬看向軒轅夜,然後又看會兒和尚:"本宮的背後,根本沒有胎記!!真正的胎記,在手臂上!!"

行僧立馬嚇住了.睜大了眼睛:"這個……這個,我只是記得有胎記,並不記得在哪."

"出家人不打妄語.行僧和尚,你好好看清楚吧……"烈初云站了起來,卷起了袖子,露出了兩個雪白的胳膊.

胳膊上,什麼都沒有,更別說什麼胎記了.

衙差們都閉上了眼睛,宗正也立馬閉上了眼睛.只有軒轅夜淡然的看著這一切.烈初云自然也是知道這魂國的規矩,自己還是妃子的身份,皇帝的女人,除了臉,手,身上的每一處肌膚,只有皇帝才能看.

可她一個生活在大烈的人,哪理會這一些,又不是暴露哪里,看一下又不會死.放下袖子:"在本宮的身上,根本沒有任何的胎記."

行僧嚇得立馬癱軟道地上.

烈初云也懶得理會那個行僧,她必須再接再厲,審下一個犯人,然後再一口氣總結.:"太醫,和尚我們就暫且不理了,想必明白人,都能看的出來.本宮現在就問你,你可確定當時,本宮是滑胎了?!!"

太醫猶豫了很久,看了一眼地上的和尚,自己還該不該繼續撒謊?!!這個和尚已經招架不住逼問了,皇上大概也看明白了和尚在說謊.但是……如果自己一口咬定是滑胎,也可說奸夫是別人:"是."深思熟慮後,還是這麼回答:"微臣在宮中多年,不會診斷錯誤."

烈初云不慌不忙.她也知道,這個太醫怎麼想的,真是膽大包天,還想給自己找出另一個奸夫麼.

"來人啊,傳小桃存菊."

這會兒,兩個宮女被帶了進來……

"皇上,這是臣妾流云宮的兩個宮女,平時照顧了我的衣食住行."烈初云向軒轅夜解釋了一遍,看向兩個宮女:"我並不是要這兩個宮女替自己澄清什麼.我也只是問幾個問題."

"參見娘娘,皇上."兩個宮女行李.

"小桃,存菊,本宮問你們,在我從碧霞寺回來了後,可否來過月信?!!"就是大姨媽啦,這是自己突然想到的一個最大最大的破綻,他們竟然說自己滑胎,也不想想,自己從碧霞寺回來都快兩個月了,總共來了兩次月信.懷孕的人,可不會來月信的.

"啊!!"小桃突然恍然大悟.

"是啊."存菊也清醒過來,所有人都忽略了這一點.若不是娘娘提醒,怎麼想得到呢.

"娘娘從碧霞寺回來後,確實有來過月信."存菊回答道.

烈初云滿意的點頭,張太醫啊張太醫,你疏忽了:"太醫,你可還有話說?!!"

"兩位宮女既是娘娘的貼身宮女,必定口說無憑……若是串通好了,這也,不好說."太醫搖著頭說道……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四章:刺殺
下篇:第七百七十六章:落入陷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