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四章:刺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四章:刺殺

小朱低著頭:"娘娘,聽說劉公公都帶著毒藥去賜死了.可是離妃不知道使了什麼計量.把皇上給騙了過去.然後皇上就把離妃給放出來了."

"打聽到皇上為什麼把她放出來嗎?!!"

"據說是,離妃和皇上約定,用十天時間,自己給自己翻案.然後,皇上就應允了."小朱無奈的說道.

"自己給自己翻案?!!"淑妃握緊了拳頭.沒想到皇上竟然會應允她這樣的要求,該死,若是她真查出來個你我讓該如何.

小朱也慌張了,她彎下腰:"娘娘,若是真讓她查出來怎麼辦?!!"她也擔心著同樣的問題.

"呵,我苦心經營,用幾個月的時間才布好了這個局,以為可以直接把那個女人送上刀口.沒想到,老天竟然還給她翻身的機會."淑妃緊緊握著的拳頭咯咯作響.一步一步過來的精密計劃,讓她費盡苦心,每走一步,都心驚膽戰,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絕對不可以讓那個女人再有回天之力,絕對不可以:"她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沒聽說她回了皇宮,現在是住在哪里?!!"

"聽說皇上在宗人府給離妃安排了一個房間,這一十內,她都住在那里……"小朱細細說著,這件事,她可是花了好多銀兩才得來的消息.

"呵,雖然老天眷顧她,留她幾日的性命,不過,該死的,還是要死.既然皇上不殺她,那,就由我們來."淑妃抬起手,抹了抹一下脖子,眼神變得格外凶狠,並且包含了濃濃的殺意.

那個賤人沒回宮就好辦,在宮外,宗人府守衛再森嚴,也有疏忽的時候,要在宮外殺了那個小賤人,對自己來說,易如反掌.

她勾了勾手指,失憶小朱附耳過來.嘀咕了幾句.

小朱會意的點了點頭.

而.宮外.

"哇,這個東西好好吃啊!!"客棧里,烈初云點了一桌子的菜,咬一口這個,好吃,咬一口那個,也好吃.搞得跟剛從監獄里放出來的一樣.

等等……

她就是剛從魂國的監獄里放出來的.

"主子……你慢著點吃,別噎著."綠籬站在一旁,幫忙倒水.

烈初云看了一眼綠籬:"綠籬,你也坐下來,站著干嘛."

"奴婢不敢."宮中的規訓,怎麼敢和主子同坐一張桌子,那可是大不敬之罪啊.即使娘娘待自己好,也更是不能夠逾越.

烈初云伸手,一把將她拉下來,坐下:"在宮里,你要守規矩,我也不欄里,但是這里也只有我們兩個人,不用拘那麼多禮數."

綠籬埋著腦袋,被拉下來坐著的時候,心里閃過驚慌,但是聽了娘娘的話,瞬間安心多了:"主子待綠籬真好."

"日久見人心,綠籬,你待我真心,我自當以真心回報."烈初云輕輕握住她的手,這一次的劫難,她又再一次看到了綠籬這個丫頭的重情重義.

聽到主子這話,她露出了笑容:"娘娘,您只跟皇上要了一十日的時間,這都過去一天了,怎麼還不開始調查啊.若是到時候不能翻案怎麼辦?!!"她小聲的主子耳邊說道.

"不用著急……時間還多,我出大牢的事情,想必那個陷害我的人也得到消息了,我們不急,自然她會著急,到時候必定抓住她的把柄."眸光一利,不僅僅要給自己翻案,還要抓住那個害自己的人.哼!!

吃完了東西.放下銀兩回了府上.

這府上雖然沒有皇宮那麼的金碧輝煌,但是卻也住著舒適,至少比那大牢好多了,送過來的晚膳也用銀針好好的查看過,才敢食用.

睡覺吧.

烈初云躺倒了床上,正准備入睡.

突然!!窗戶那里好像閃過什麼人影.她立馬坐了起來,只見下一刻,房間里的蠟燭被一刀劍光熄滅.

"誰!!"她一下跳下床.一下閃道床的一個角落,刺客?!!對方竟然行動的這麼快,這才剛剛過了一天而已.

"來人啊,有刺客!!"她大叫了起來,

然後下一秒,四處閃躲.黑暗中,看見了刀光,那些刀,到處砍著,若不是自己伸手還算敏捷,早就被一刀砍死了.

看不清有多少個人,大概有三,四個.

一個回旋踢,猛地一腳提在一個黑衣人的身上.然後蹲下,掃堂腿,起身猛地用手肘攻擊.

她不敢明著來,只能夠到處閃躲,有機會才攻擊.因為自己不懂這魂國功夫的博大精深.自己這些大烈功夫,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夠應付的了.

"來人啊!!"她一邊閃躲,一邊大叫著……

沒有燈光,那些人又有武器,她自己保命都很困難.只有應付著!!

這時……

突然,從窗戶那跳進來來一個人,刷刷刷的幾下,就把那幾個黑衣人給解決了,烈初云愣楞的看著那個沖進來的黑影,好人?!!壞人?!!幫自己的?!!還是殺自己的?!!

"來者何人!!"

"臣救駕來遲,還請娘娘見諒."那個人單膝跪下.

"起來."烈初云還是不敢靠近那個人,若是是騙自己的怎麼辦,依舊防備著……

那個人站了起來後,走到一邊,拿出火折子,輕輕一吹,有了火光後,他用火折子點燃被熄滅的蠟燭.

當整個房間都亮了時,烈初云才看清楚那個人的臉.不認識.

"你是誰?!!"她鳳眸一斜,上下打量那個人,穿著一襲的黑衣.能夠一下就解決那四個刺客,看起來很身手矯健.不過他沒有蒙臉,臉上有些胡渣.

"臣是皇上身邊的帶刀侍衛,何剛.奉皇上之命,暗中保護娘娘的安全."他雙手握在一起,鞠躬說道.

軒轅夜派來保護自己的?!!

他竟也想的如此周全.呵,自己還真是低估了這個皇帝呢.她走向那倒在地上的幾個尸體:"你怎麼把他們殺了.留些活口,也好審案子."

"娘娘,依照臣剛剛與他們過招,招招凶狠,沒有錯的話這些人,應該是死士.留著他們,也會自盡."他沒有抬頭看過烈初云一眼,始終低著頭.認真的說道.

烈初云繞過那些地上的尸體,打開自己的房門,看著外面,外面竟然一個守衛的衙差都沒有,難怪剛剛自己那麼大叫,都沒有人來救自己.若不是軒轅夜留了一手,還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又會變成什麼樣.

"今日多謝了你."回身,看著那個侍衛.

次日.

烈初云直接去拜訪了宗正.

"微臣,參見離妃娘娘."宗正彎下腰.

她看都沒有看宗正一眼,直接走到一個位置上坐下.沉澱了一下心情,啪!!一掌拍在桌子上:"大膽宗正!!"

宗正嚇到了,立馬跪下:"娘娘,不知何事,讓娘娘發如此大的火氣."

"皇上讓我住在宗人府,等于,要你宗人府的人,顧我周全!!而你呢?!!罔顧之法,竟然調開了應該保護我的衙差,昨夜有刺客來行刺的事情,你也應該聽說了吧,有刺客,堂堂正正的闖進了你們宗人府,你們竟然不聞不問,將本宮的性命,置于何地!!"她憤怒的看著宗正.定是有人串通好的,否則,堂堂宗人府,怎麼讓刺客輕易闖進來,自己呼救也沒有人來救自己.

該死的,里外串通!!要不是自己命大,早就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娘娘……此事,是我們的疏忽,下次定將娘娘的居住的地方,保護的妥妥當當."

呵……

下次?!!一次就夠要自己小命的了.

烈初云玩起了指甲:"宗正,別怪本宮沒有提醒你.第一,若是本宮在你府上出了什麼事,人頭落地的是你.第二,我這個案子,原本是你審的,如今我來翻審,到時候我若給自己翻案了,你啊,可就要遭大罪了.若是你現在配合我審案的話.我還可以再皇上耳邊說幾句你的好話,讓你將功補過."

一定到這……

宗正立馬磕頭:"是,微臣必定為娘娘效犬馬之勞."

烈初云站起身,拂袖離去.

她要在兩日後,了解了這個案子,原本還想著多玩幾天,好讓凶手露出狐狸尾巴,看來是不行了,對手勢力非常的強大,也很棘手,眼下之急,還是保命要緊.呵,原本以為皇宮危險,只是沒想到,這宮外更是危險重重.

兩天,烈初云都開始給案子做准備.

兩天後,她走上了公堂,坐在最中央,一旁,放著一張龍椅,是軒轅夜旁聽用的,在公堂後面,掛著一張簾子,簾子後面,坐的都是妃嬪.

"升堂."

在給軒轅夜請安後,烈初云做好了.

而軒轅夜單手靠在龍椅上,身邊站著劉公公.

和尚,蘇姑姑,還有給烈初云整治的張太醫,全部被帶了上公堂.

"又見面了,各位都不必緊張,這個案子,我們來慢慢審.來人啊,賜座!!"她揮了揮手.

兩個人搬來了凳子.

讓他們三個都坐到了一旁去.

軒轅夜瞥了一眼烈初云,賜坐?!!倒是第一次見到審案子竟然給犯人賜坐的.不過……既然罪犯自己審自己的案子,也是頭一遭吧.這個女人,真是什麼都占盡了.

三個人顫顫巍巍的坐下,蘇姑姑小心的抬頭,瞅了一眼烈初云,又慌張的低下了頭.

烈初云也注意到了蘇姑姑的視線.自己始終想不明白,蘇姑姑為什麼要陷害自己,又給自己送藥.

"皇上,這件事,皆因我懷孕起,而這個懷孕的奸夫,是那個小和尚,我們就從和尚開始審吧……"烈初云看了眼軒轅夜.

他點了點頭,以表示,讓她隨意.

他肯讓自己放手去做,那便好:"小和尚,站出來,我們好好續一下舊."烈初云懶懶的說著,瞥了一眼他……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三章:自救
下篇:第七百七十五章:自己翻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