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三章:自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三章:自救

"娘娘,此話怎說?!!"

"去告訴軒轅夜,讓他親自來見我,我手里握著一項重要的朝廷機密.呵,我從光國來這個國家三年了,三年來,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裝瘋賣傻.不過為的就是得到那個機密."烈初云自信的說道.

劉寬有些訝異.這是,緩兵之計?!!可是,看離妃娘娘的臉色,一點不像是在說謊,反而游刃有余:"娘娘,您就不要再唬弄奴才了."

"唬弄你?!!你覺得有必要嗎?!!好,你可以現在再去拿一壺毒酒來,我喝,可是,一旦我死了,那個機密便會昭告天下.呵……劉寬公公,我說過,我不是要為難你,只是要你去通傳一聲而已."烈初云自然自若的說著……

這……劉寬陷入沉思.娘娘的那句話,卻是讓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三年來,用了兩年時間裝瘋賣傻,說起來,娘娘確實突然性情大變.而且,變得非常的聰明,連皇上都好幾次對她刮目相看.難道說的是真的?!!

"娘娘,奴才這就去通傳."

"劉寬公公好走."微笑目送劉寬帶著小太監離開.

呼……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綠籬從地上站了起來:"娘娘,原來你早就有所計劃,那個朝廷機密是什麼啊."原來娘娘說的保命符就是這個.

烈初云雙手環抱在胸前:"我騙劉寬的."風輕云淡的說道.

"啊!!"張大了嘴巴:"那要是皇上真的來了怎麼辦.騙人的,不就真的死定了?!!到時候還要再加上一條,欺君罔上的罪名."

她只是笑了笑:"若是軒轅夜真的來了.那才好.自從那日被陷害,就沒有見過他了.只有見他,這個國家的最高統治者,我才有翻身的機會啊."那個什麼狗屁宗正,審毛線案子!!都他媽的不知道是不是早就被收買了.

想起來,她就忍不住爆粗,別說我粗俗.我實在忍不住,不粗俗!!想起那些人,就恨得牙癢癢.

一屁股坐到了干草上.屁股已經好很多了,只是兩天而已,大概是因為擦了那個藥的原因.蘇姑姑,你背叛了我,為什麼還送藥過來……

烈初云想了很多,如果蘇姑姑是有原因的,自己還會原諒她嗎?!!到底有什麼原因,才會這樣的誣陷自己!!這是讓自己萬劫不複啊.

看了看角落的藥瓶子,她的內心百感交集.

牢房里,靜坐著……

烈初云邊調整著自己的心態,等待著軒轅夜的到來,心里也籌劃著,若是軒轅夜不來怎麼辦,那就是打出去!!

這些獄卒都有武器,而自己手無寸鐵.若是有把槍該多好啊.而且,還有綠籬!!自己根本就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要逃出這個監牢.一個人都吃力,根本無法帶上綠籬.

可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丟下綠籬.

最後,最後的下下策,就是抓住劉寬,以他性命威脅,要不就逃走,要不就見軒轅夜.劉寬是軒轅夜的心腹,據說是從小貼身.軒轅夜在怎麼冷血,也會在意劉寬的性命的.

這個辦法,很可恥.但是估計效率會不錯.

許久,許久.

這漫長的等待,讓綠籬心慌慌意亂亂,倒是烈初云已經完全心平氣和下來了.

"皇上駕到!!"

這一個通報的聲音,綠籬驚喜的站了起來,望向了牢房的外面.看著軒轅夜漸漸走了過來.她心髒撲通撲通的跳,娘娘說過,皇上來了,就還有救.

"奴婢叩見皇上."她跪了下去.

軒轅夜看了一眼身邊的人,示意打開牢房的門.

烈初云依舊閉著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還是來了.

"你們先退下,沒有朕的吩咐,不許靠近."軒轅夜說罷,又看向綠籬:"你也退出去."

"是.是."綠籬站了起來,跑出了牢房.真不希望在進去了啊,可是會不會再進去,也要看娘娘怎麼做了,娘娘,靠你了!!一定要說服皇上啊.

當所有人都退下,烈初云才睜開眼睛,抬起頭,對視上他的眼眸.

那冰冷的眼睛,依舊如常,薄唇啟:"你用盡心機騙劉寬,讓我過來,想要說什麼."

烈初云一抹弧度,這個男人,果然聰明,來之前就猜到自己騙劉寬的.什麼朝廷機密,後宮不能干政,那個顏諾離怎麼可能拿到麼:"被你發現了."吐了吐舌尖.

"說吧……"冷言道.

"軒轅夜!!現在,我沒把你當皇帝,只把你當做是軒轅夜.我要說的話,還是那一句,我是清白的,我是被人誣陷的."她的眼神很嚴肅.

"宗正審案子的記錄我已經看了.人證物證俱在,你如何再說你是清白的."他冷冷說道.眼眸里,有的是更加的冷漠.

烈初云笑了:"哈,軒轅夜,其實你心里也是覺得我是清白的吧,不然,你明明知道我是在騙劉寬,你卻還是過來了."只要軒轅夜過來了,她就有自信,說服他,因為,他過來的舉動,就代表著,在他內心底的某一處還是相信自己的.至少,老媽的心理學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哦.

"呵……你認為你能夠看穿人心麼?!!"他道.

"不能,不過啊,軒轅夜,你作為一個皇帝.當今的聖上,一國的君主.朝堂上有著太多的人,在和你耍滑頭,耍花槍.你應該能夠看透人心吧……"停頓了一下,她吸了一口氣繼續道:"還記得我與你擊掌盟誓,在這牢房中,你與我許下約定,不在碰我,你是當今聖上,我都不讓你碰,那一個區區小和尚,我憑什麼勾引他?!!他有什麼資本讓我去引誘."她說的頭頭是道.

"大膽妄為的女人."與她許下約定,不過是要看她想耍什麼花樣,結果……竟然有弄出了這一出……

"我膽大,但是我不妄為.認證,是可以買通的,物證是可以假造的.一切都可能是假象.此時此刻,我不要你相信我,給我一十天時間,我用一十天證明我的清白."她抬頭挺胸,一副胸有成足.其實,要證明自己是清白多麼的容易啊,只要告訴他,自己還是處子之身,那就清白了,可是那時下下策,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用.

"一十天?!!"

點了點頭:"對,十天.給我權利,讓我親自去查這個案子,我不會包庇自己,我會拿出真正的證據,證明我的清白.這個案子,我必定讓它完美終結.我用我的尊嚴,用我的驕傲,向你啟誓.十天,若是我不能夠證明自己清白,那我就自刎在你面前."

這何止是尊嚴與驕傲的賭注.這是用生命在賭博.

"你的尊嚴,你的驕傲.好,我給你十天."他爽快答應了,似乎沒有經過思考一樣.但是實則已經深思熟慮.

烈初云露出了笑容:"我們還是擊掌為誓."她舉起手.

'啪!!’

芊芊的小手,與他在空中擊掌.

這是第二次,他們許下誓言.軒轅夜,第一次的擊掌,你做到了,不碰我,那麼第二次的擊掌,我烈初云也會做到!!

其實怎麼想,自己也做到,畢竟還有驗身這個殺手锏.這算不算不平等條約呢?!!

"對了,再給你一個定心丸,若是我一十日之後,證明不了自己的清白,我不僅會自刎,而且會親自寫信給我的母國,告訴他們,自己患上絕症.讓她們節哀,以保你們兩國不會起爭斗."她笑著說完,這樣,算是公平了吧.

"你倒是替我想得周全."他眼眸一沉,對于面前的這個女人,無法不去欣賞.可是,為什麼就是猜不透她內心再想什麼呢?!!

"還有,我希望你答應我兩件事."烈初云又開口道,這是剛剛想起來的.

"說."

"第一,不要將綠籬送走,就算是我一十後死了,也不要牽連到她,讓她出宮自己安定.第二,我是利用劉寬公公把你騙過來的.你既然早已猜到我是騙劉寬的,那也不要怪罪劉寬."

"呵,小事而已."他答應的更加爽快.

烈初云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啊啊,對了對了,還有."

軒轅夜立馬皺起了眉頭:"你不能夠一次說完嘛?!!還有,你的條件怎麼這麼多?!!"他的語氣里並沒與責怪,只是像是普通聊天.

烈初云皺了一下鼻子:"我在這牢房里,待的都快待傻了.反應自然也是遲鈍了一點.要說的事情,就是.審案子的事情,你要全權交給我.給我權利,讓我能夠隨心所欲的動用一些些人手.你要是怕我別有用心的話,案子你可以旁聽,我用人的時候,也可以向你彙報用來做什麼.你也可以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只要你不插手就行."這是必要的條件,要是自己沒有權利,怎麼審案子啊.估計剛剛出這個大牢,就被人家殺人滅口了.

"不必了,朕給你權利,讓你調用人手.我也不會派人跟蹤你,這一十日,你就放手去做吧……"他冷言道,但是他會去旁聽,他倒要看看,這個女人,怎麼替自己翻案!!

"行.一言為定."

"當然,這一十日,你就暫時居住在宗人府吧,朕會讓人替你安排一個房間出來."他說完,轉身,走出了牢房.

烈初云微笑著看著他離開.他卻是冷血無情.但是並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還好還好,他肯聽自己說完這些話.萬幸萬幸,自己遇上的不是一個昏庸無能的暴君.莫一種程度來說也算是好運.

"什麼!!皇上竟然放她出牢房了!!?!!"淑妃睜大了眼睛,看著宮女小朱:"怎麼會這樣呢"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二章:大鬧地牢
下篇:第七百七十四章:刺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