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二章:大鬧地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二章:大鬧地牢

"來人啊,來人啊."小朱這才反應過來,大叫起來……

沒有一會兒,看牢獄的人都跑了過來,看到牢房里的一幕,頓時傻眼了.

幾個男人朝烈初云撲了上去,要把她強行脫離淑妃的身邊,一個抓住左手,一個抓住右手,活生生要將烈初云拖了開.

淑妃輕輕摸著自己被打的立馬紅腫的臉,她,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扇這麼多的巴掌:"顏諾離!!"咬著牙喊道.

"還差兩巴掌."烈初云眼睛陷入了深深的黑暗.嘴里念叨著……

淑妃心里猛地燃起怒火,顫抖著手:"顏諾離,你太狂妄了,你以為你還是那個貴妃嗎!!你現在不過是一個階下囚而已,打我.你竟然敢打.還有兩巴掌?!!來打啊!!呵,你們,賞她二十巴掌!!"淑妃對著抓住烈初云的差使下命道.

"這……"差使有些猶豫.

"愣著干嘛!!"淑妃怒氣沖沖的看著獄卒.

"是!!"獄卒門點頭.也是知道,這個離妃只是犯人階下囚而已,打了也就打了,而且他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烈初云一抹笑容.猛地,手肘攻擊其中一個獄卒,然後,忍著屁股的疼痛,一腳踹開一個,力度大的出奇.攻擊也非常的到位:"哼,打我,你以為我是誰生的啊."

她,烈初云.

父親,烈西曉!!可是大烈的戰神.

淑妃睜大了眼睛,那一瞬間,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她:"你……你……"這個女人,什麼時候會了武功?!!

烈初云一步跨到淑妃的面前,揪起她的衣服,啪啪兩巴掌送給了她.

淑妃傻了,臉上的疼痛讓她清醒過來:"顏諾離,皇上已經盼了你的死刑,你再怎麼囂張,也就這幾天了."狼狽而去.

淑妃走後.

烈初云一下無力的趴到地上,剛剛的大動作讓她屁股那疼的厲害.

綠籬爬了過來:"娘娘,您沒事吧……"她看著烈初云的手,那手因為打巴掌,都已經紅了.可惡的淑妃.皇上,真的已經判了娘娘死刑了嗎?!!

"他要殺我."烈初云默默的吐出這兩個字,那個男人要殺自己,軒轅夜,你最終還是不信自己.

雖然自己也沒有什麼能夠讓你值得信任的.他是皇帝,這個專權的時代,卻是要殺既殺.呵呵,說起來,自己現在是顏諾離的這個身份……是他的老婆,老婆給他帶了綠帽子,生氣是應該的.可是……自己並不是他的老婆啊.

對了,烈初云腦子里閃過了一絲靈感,自己並不是他真正的老婆啊.自己的籌碼!!我還有籌碼.

"娘娘,怎麼辦."綠籬變得緊張起來……

"我不會死的."她堅定了眼神,怎麼可能死在這個魂國呢.嘴角揚起了笑容:"綠籬,我能替自己翻案."

還有一個,絕對能夠證明自己是清白的證據,那就是,自己不是他真正的老婆,所以自己還是,清白少女身體.根本沒有被男人碰過.所以,就這一點就能夠證明自己清白的,是被誣陷的.媽的,自己都沒有和男的那個過,怎麼可能懷孕,還落胎,簡直就是無稽之談,但是這個是下下策.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夠說出真實.

一旦暴露了這點,那麼誰都會疑惑,自己究竟是誰.

真正的顏諾離應該和軒轅夜有過夫妻之實吧.而自己……下下策,這絕對是下下策.但是至少自己有贏的籌碼了.

哼.

任那些想要陷害自己的人,要怎麼捉弄,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娘娘,真的可以翻案嗎?!!"綠籬疑惑的看著烈初云,娘娘好像有十足的把握一樣.可是,真的還有救嗎?!!

"放心.我有自信."她微微一笑,把剛剛的不愉快拋之腦後.自己太笨了,都怪那個時候被誣陷的時候,根本就忘了這一回事.或許在某一個瞬間,連自己都可笑的以為自己是顏諾離了.當這個身份,當的太久了.

若中這個計謀的不是她.或許真的完蛋了.若不是自己還有一個殺手锏,就和人生徹底說拜拜了.

"對了,娘娘,你會武功嗎?!!"綠籬好奇的問道,想起剛剛娘娘推開那兩個獄卒的那一幕,真的嚇一跳呢.

"武功?!!不會."擺了擺手:"那只是一些皮毛功夫而已."想想自己的大烈武功,都是老爸老媽教的.沒想到今天會用到,來這里也有大半年了,好多東西都已經忘記了.做個柔弱妃子還真不容易呢.整天姐姐妹妹的叫,叫的自己都快吐了.特別是對著那個淑妃,不過今日打了她那幾巴掌,算是解了一點點怨氣.

在大牢中.

是不見天日的.

沒有一會兒……一個獄卒突然走了過來,丟進來一個藥瓶子:"有人給你的."

綠籬去拿過藥瓶子,這是治療打傷的.她們做奴才的每個人都有一瓶.因為說不定動不動就會被打板子,扇巴掌.

獄卒丟下東西就走了

烈初云看向綠籬:"什麼東西."

"是藥.給娘娘擦傷口用,正好."綠籬拿著藥,走道烈初云的身邊.遞給她.

烈初云看著藥,誰會給自己送藥來,知道自己被打板子了?!!也不現身,究竟是誰呢,這藥里不會有下毒吧.她陷入沉思.

"娘娘,奴婢給您擦藥吧……"綠籬打開藥蓋子.

烈初云立馬阻止了:"等等,這個藥來路不明,里面放了什麼都不一定.我們最好還是別用."謹慎起見,自己已經被坑過一次大的了,還沒翻身不能就死在這里.

"娘娘,奴婢認得這個藥瓶子."綠籬突然低下頭.

"啊?!!"

"奴婢曾經見過這個藥瓶子,這應該是蘇姑姑的."綠籬小聲的說道,當看到藥瓶子的時候,她就想起來當初在蘇姑姑的房間看到過,當時自己還說這個瓶子好漂亮,就算是挨了板子也舍不得用.

蘇姑姑?!!烈初云也驚訝了,蘇姑姑背叛了自己,還給自己送藥來嗎?!!為什麼蘇姑姑會背叛自己,明明,在碧霞寺的時候,自己感覺到了蘇姑姑是真心的.一起相處下來,蘇姑姑對待自己也是真心的好的.看不出來有異樣,卻在那一瞬間,背叛自己,若不是她的背叛,或許自己也不會這麼輕易的被軒轅夜打入大牢.若不是她的背叛,自己也淪落不到這個下場:"不要用."烈初云冷了下眼,她不相信背叛過自己的人.

"娘娘,當年,你身患天花,是蘇姑姑與我商量去稟報皇上的.在碧霞寺中,你每日受苦,也是蘇姑姑替您分憂解難,幫你舒展脛骨.雖然奴婢不知道蘇姑姑為什麼會背叛我們,但是我相信,我以前見到的蘇姑姑,是一個好人."綠籬說著,抿著雙唇,她的內心也在掙紮著……

蘇姑姑,是一個好人.

烈初云閉上眼睛,重重吸了一口氣,呼出:"給我上藥吧……"

"娘娘……"綠籬看著烈初云.

烈初云微微一笑:"綠籬,我用這個藥,不是重新相信蘇姑姑,而是我相信你,既然你覺得這個藥沒有問題,那就搏一搏."她唯一能夠信任的人,綠籬,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大風大浪後,這個丫頭,始終對自己不離不棄.

又過去了兩日.

早已經料到的噩運降臨.

"聖旨到……"劉寬手里捧著聖旨,走進了牢房.站在烈初云的面前:"罪妃,顏諾離,接旨."他嚴肅著臉說道,在劉寬的身後,跟著幾個小太監.

烈初云沒有跪下,而是站著看著劉寬:"念吧……"

"奉天承運,罪妃顏諾離,不尊皇恩,德行有失.與人苟且.念在多年侍奉有功,賜毒酒一杯.貼身女官,綠籬,欺君罔上,發配邊疆.欽此."劉寬宣讀完聖旨.

綠籬嚇得跪了下去.娘娘信心十足,可是這下看來是沒有戲了.發配邊疆麼……

"娘娘,接旨吧……"劉寬公公合上聖旨遞給烈初云.

烈初云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劉寬公公的身後,一個小太監端著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壺酒,和一個杯子:"呵."輕笑出聲.

"娘娘,接旨吧……"劉寬公公又一次說道:"皇上對您,已經網開一面了,讓您以妃位頭銜死去,保留全尸,死後,必定也會以妃子的儀式,風光大葬."

"劉寬公公,你我都是明白人.軒轅夜之所以要留我全尸,保我妃位,風光大葬,不過是因為,我還是和親公主,我還是關系到了兩國的關系,等我死了,你們再說一個,我是病死的.說白了!!死了就是死了."烈初云自嘲的笑著,什麼念在多年侍奉有功,都是一堆假話罷了.

死了的人,就算風光大葬有毛線用!!自己要活著……

"娘娘,您不要讓老奴為難."劉寬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端毒酒的人,一個眼神,示意他將毒酒遞過去.

烈初云拿起酒壺和酒杯.輕輕搖晃酒壺.

劉寬以為她就范了.

誰知……下一秒.

哐當!!她將整個酒壺打翻,酒壺摔落在地上時,冒起了白色泡泡,真夠毒啊.這樣就死了.

"娘娘……!!"劉寬看著碎了一地的酒壺:"您這又是何必呢,這酒壺碎了一瓶,還可以拿另一瓶來,皇上不想逼您去送死,所以也吩咐我們讓你自己喝."

"哈哈哈哈哈."烈初云瘋狂的大笑起來,冷靜下來後:"劉寬公公,放心,我不會讓你為難.我只是要軒轅夜為難罷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一章:想要屈打成招
下篇:第七百七十三章:自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