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一章:想要屈打成招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一章:想要屈打成招

"離妃妹妹,話可不能亂說,現在說話,可都是要有證有據的.姐姐我知道你現在很不甘心,畢竟上一秒還是妃子.現在卻淪落為階下囚.宗正大人,現在,人證物證聚在,還不快了解了案子,好向皇上複命."淑妃既不生氣,只是高高在上的瞟了一眼她.

烈初云頓時,因為她的眼神,震住了.那個眼神,如同是在恥笑一般.看那些催死掙紮的人.

自己竟然落得如此的狼狽.

因為落魄,所以被嘲笑.

"啪"宗正一拍驚堂木:"顏諾離,人證物證聚在,你可認罪."

"哼,我沒做過的事情,怎麼認?!!"烈初云小臉一撇.

"呵,離妃妹妹,你要知道,這里是公堂,你再怎麼不承認,都是事實.不如早些承認了,免得受那皮肉之苦."淑妃笑言道.

"哦?!!難道淑妃你准備,屈打成招嗎?!!"魂國怎麼老愛用這招,屈打成招.

"並不是屈打成招,而是讓你認清楚事實而已,你犯下的乃是其君大罪.就算打你,也只是輕的."淑妃繼續道.

"你若要打啊,今日我烈初云就算是被打死在這里,也不會承認半句!!"她眼神一利.絕對不會承認半句.即使所有的罪責都指向自己.

"好,妹妹既然放下如此的話,來人,打!!看她如何這廂嘴硬."淑妃站了起來,指了指旁邊的差使.

宗正皺了皺眉頭:"淑妃娘娘,這恐怕,不大好吧……"

"離妃犯的是欺君之罪!!犯錯後,還不知錯,這不是在屈打成招,而是讓她知道自己錯了!!沐浴皇恩,竟如此不知好歹."淑妃義正言辭.

宗正聽了這席話,也不好回絕什麼,只好擺了擺手,示意差使打!!他們拿來了一個長凳子,強行將烈初云按在了上面.

烈初云握緊的拳頭,咬緊了牙關.

"先打二十大板.若還嘴硬!!定不輕饒."淑妃芊芊玉手一揮.

板子朝烈初云的屁股上打了下去.

一下!!啪!!

兩下!!啪!!

三下!!啪!!

她咬緊了下唇,滿頭大汗,那些板子,打的她整個人顫抖,若不是那些人一直按著自己,她早就掙紮了起來……

"妹妹好生嘴硬,這般也不啃叫一句."淑妃坐了下來,靠著一邊,懶懶的看著烈初云.

她咬的下唇出血……也死活不吭聲一句,就算叫一下,自尊心也不允許.

十下,她已經克制不住了,眼眶紅潤,如果能夠麻木都好,可是她疼的即使身體不能動,手指,都開始抽搐.

或許在打幾下板子下去,自己真的會撐不住吧……

第十一下……

"住手!!"一聲柔弱的厲喝聲傳來……

打板子的人停下了動作,所有人都朝外面看了去.

是誰?!!誰要幫自己.烈初云緩緩的扭頭,也看了過去.

一身粉色衣裙,在宮女的攙扶下,那個女人,走進了這個大堂.

"宸妃?!!"映入自己的眼中,竟然是那個,不愛管世事的宸妃?!!

宸妃看了一眼躺在凳子上的烈初云,然後走了進去:"大膽的奴才,怎麼能對離妃姐姐用刑?!!你們可是知道,即使離妃犯下天下的錯誤,那她也是妃位之人,只要皇上一日沒有廢除姐姐妃位,那就由不得你們亂來."她說著,又咳嗽了幾聲.

淑妃板著臉,幾秒後,又立馬綻開了笑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宸妃妹妹不是身子不舒適,在休息麼,怎麼來了."

"此事牽連整個後宮,我雖身體不好,但也要來看看."宸妃說道.

"微臣,參見宸妃娘娘."宗正走下來,叩了叩頭.

"宗正大人,不用多禮,只是,大人,審案歸審案,用刑可並不好."她淡淡的說著……

"娘娘說的是."誰到知道,宸妃乃是皇帝最寵愛的一個妃子.三千後宮,也只有宸妃最得聖恩.

"宸妃妹妹恐怕來晚了,案子已經審完了.先前用刑,不過是因為離妃嘴硬,不感恩皇恩罷了."淑妃笑著說道,她看的出來,這個宗正明顯對宸妃畢竟偏讓.呵,因為她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麼.一個兩個都這樣!!

"既是審完了.理當向皇上彙報."宸妃道.

"嗯……宗正,結案吧……"淑妃看向宗正.

"是."

烈初云被人押回了大牢里,結案,呵,這個案子審下來,不過是再一次證明自己有罪罷了.

好迂腐的朝堂,好迂腐的國家.

她握緊了拳頭,今日之儒.若是有翻身余地,必定將千倍,百倍的奉還.

"娘娘,娘娘,你可還好."綠籬看著被拉回來的娘娘,身上沾滿了血跡.便嚇得睜大了眼睛:"那些人,竟然敢對娘娘用刑麼."

嘴唇發吧,烈初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無礙."她不想讓綠籬擔心,只是心好疼痛,為什麼老天要自己穿越過來這個時代.

哈哈!!

想來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明明在家里,可以和父皇母後過著天倫的日子,偏偏去理會什麼戒指.

命運,你可否不要再和我開這樣的玩笑.

"娘娘……"綠籬還是哭了出來,眼淚滴落在地上,

次日……

朝堂.離妃的事件,不知不覺竟然傳遍了整個朝堂,還未上朝時,大臣們就議論紛紛,待軒轅夜一上朝,幾乎所有的啟奏,都指向了離妃.

"皇上,離妃德行有失,廢除妃位,處斬."大臣們紛紛啟奏.

"離妃藐視皇恩,雖然她是它國公主,可是如此做法,乃是大不敬之罪!!定是仰仗著背後有光國撐腰,皇上,這讓我國顏面何存……"

軒轅夜單手托著腮,聽著那些老臣們一個一個的覲見.許久後,才開口:"愛卿們,就這麼愛討論朕的家務事麼."眼神一利.似乎有些怒氣.

頓時,所有大臣都跪在地上.

"皇上,若離妃只是普通嬪妃那就作罷,可是她乃是它國的公主!!此事關系國家尊嚴.皇上定要嚴厲處理啊.以禁效尤啊."

每一句話,都如同針一樣刺進軒轅夜的耳中.當家事,和國事牽扯到一起時,必定會引起這樣的紛亂.

離妃入牢時,他就早已經想到了這一天.

"此時,朕自由處理,退朝."軒轅夜一揮袖子,離去.

而在大牢里.烈初云因為屁股的疼痛,還不能夠坐著,所以每天只能夠趴在那干草上.

"淑妃駕到."這是烈初云入獄後,淑妃第一次來探監.

烈初云閉上眼睛,根本不去理會那一個丑惡的女人,若是自己還有來日,必定撕下這個丑惡女人的面具.

"離妃妹妹身上的傷,可還無恙啊."淑妃走進了牢房里,撇著趴在干草上的烈初云.

綠籬見狀,立馬擋在了烈初云的面前:"淑妃娘娘,這里乃是犯人呆的地方,您的身份如此尊貴,還是請回吧……"她身啪淑妃對自家主子做出什麼事情.

淑妃眼神一利.

'啪!!’一巴掌打在綠籬臉上.

清脆的響聲,讓烈初云猛地睜開眼睛.只見綠籬捂著自己的臉.她頓時瞳孔放大:"淑妃!!你有什麼事,沖著我來!!"咬著牙.

"呦,妹妹的氣勢,還是和往常一樣啊.我只是教訓一個不長眼的奴才而已,妹妹何必那麼大的生那麼大的氣."淑妃一抹輕笑.說著,一腳踹在綠籬身上.

綠籬整個人倒在地上,卻還是爬到了烈初云的身邊:"淑妃娘娘,奴婢知道自己錯了,不該以下犯上,不過求淑妃娘娘不要對我們主子做什麼."她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淑妃蹲了下身,一把捏住綠籬的下顎:"對你們主子做什麼?!!哎呦,你是在說本宮是一個蛇蠍心腸的人麼?!!"眉毛往上一挑.她反手又一巴掌扇在綠籬臉上.

綠籬至于捂著臉,她承認自己是手足無措了,她沒有智謀,也沒有能力能夠救娘娘.自己真的好無能.

"小朱,給我張嘴,這個不長眼的奴才."淑妃看了一眼身旁的貼身宮女小朱.

"是."小朱挽起了袖子,走向綠籬.

'啪啪啪’幾巴掌打在綠籬臉上.

每一個巴掌落下的聲音,都在烈初云心里回蕩著,權!!自己現在無權,救不了綠籬,是自己無能,害的真心為自己好的人也受苦.

"妹妹啊,以後可要好好的管教好這些狗奴才啊."淑妃雙手環抱在胸前.

烈初云撐著身體,緩緩的站了起來.強忍著屁股的疼痛,走到了淑妃的面前:"淑妃姐姐,我自當會管教我的人,也請你,管住你的嘴巴."當她抬起頭時,一雙冷眸,像是要殺了淑妃一樣.

淑妃害怕的身體一個顫抖,那種眼神,像是從地獄里走上來的一樣:"妹妹知道就,就好."

"淑妃,叫你的人停手."烈初云冷冷道,意思是叫淑妃的宮女,小朱停止對綠籬的張嘴.

"妹妹……這可不好辦,那個狗奴才剛剛大言不慚,以下犯上,那些都是她該受的!!"淑妃仍舊高高在上的一副姿態.

'啪!!’

如疾風一般,一巴掌,甩在淑妃的臉上.烈初云鳳眸冰冷著,道:"淑妃姐姐,你打了綠籬兩巴掌,你的奴才,打了綠籬十幾巴掌,有借有還,請你一一享受吧……"她話落又一巴掌扇在淑妃臉上.

"啊!!"

淑妃連被扇了兩巴掌才反應過來:"顏諾離你……"

'啪!!’一巴掌阻止她說話.

"你!!"淑妃想繼續說話聲.

又一巴掌落在她的臉上.

小朱傻眼了,綠籬也傻眼了,看著淑妃挨打.

淑妃起手,想要阻止她的舉動,卻剛剛一抬手,就被烈初云的另一只手抓住:"痛嗎?!!你該好好享受這般疼痛才是啊."她愈發的用力扇在淑妃的臉上……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七十章:至她于死地
下篇:第七百七十二章:大鬧地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