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七十章:至她于死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七十章:至她于死地

軒轅夜右手握成拳頭,又舒展開,他捏住烈初云的下顎:"相思之苦?!!"

他的指力大的驚人.捏的烈初云的下顎生疼,她強忍著疼痛:"軒轅夜,你不信我……呵……你竟讓相信這些人的胡話!!"她惱羞成怒.

可是殊不知,另一個人也惱羞成怒了,軒轅夜一把甩開她:"將顏諾離,關押進大牢,隔日候審,若真有罪,斬!!"

一句話.

徹底的將烈初云打入了萬丈深淵.斬………軒轅夜,你要斬我?!!緊接著,幾個侍衛進來,將烈初云按住.要將她拉走.

"離妃貼身宮女,欺君罔上,一同打入大牢!!"軒轅夜又冷眼看了一眼綠籬.

綠籬嚇得癱軟道地上,很快也被侍衛押了起來……

"軒轅夜.我告訴你,我烈初云如果做過這個事情,絕對會承認!!"她第一次自稱為烈初云,對她就是烈初云,不是顏諾離.而是烈初云.做過的事情,我就會承認,什麼私通,什麼苟且,這些事,她烈初云沒有做過.

烈初云?!!

並沒有人多在意這個名字,都以為是她的乳名.畢竟她的名字叫顏諾離.

軒轅夜背過身去,沒有去看她拉走的身影.一切罪責,都指向她.若是真有犯此大逆不道之罪……若是真有犯……

那一瞬間,軒轅夜也想不到該如何治這個女人的罪.

烈初云被押進了大牢.

還是那個大牢,而這一次,她覺得無比的冷清,無比的無助,上一次,她依想得到,軒轅夜將自己如何.而這一次,那麼大的一個罪壓在自己的頭上,讓自己喘不過氣來,如何翻身,自己又該如何翻身啊.

丟進大牢的一瞬間,她趴在地上,眼睛,竟然濕潤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流眼淚,但是,說她使用巫蠱之術也好,說自己推人下湖也好,就是接受不了誣陷自己的清白.

"娘娘,你還好吧……"綠籬被關在同一個牢房里,她爬向了烈初云.

烈初云身體顫抖.她抓住地上的干草,這一口氣,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

"娘娘,您不要哭泣,奴婢相信您,奴婢永遠都相信您."綠籬說著說著,自己的眼淚也流了下來,她只覺得,自己都替娘娘感到了委屈.

綠籬話,回蕩在耳邊.軒轅夜,你是皇帝,我對你畢恭畢敬,卻也比不上一個宮女.她走到綠籬面前,蹲下:"綠籬,我連累了你."自己被人陷害,還要拉著她進來……

"如果沒有娘娘,綠籬這大半年來,都不知道會過著怎麼樣的生活,或許在冷宮一直伺候那些冷宮娘娘.連我都可能會瘋掉,幸好遇見了娘娘,娘娘教會了我很多."綠籬流著眼淚笑了出來……

她的笑容,是揉進自己內心中的最後一絲溫暖.抽泣著:"綠籬,謝謝你.謝謝你."如果是自己話,該怎麼撐下去,可是這一次,自己還有翻身的機會嗎!!

"娘娘,您說過,身正不怕影子斜,您沒有做過那種事情,必定不會沉冤得雪的.到時候,再去抓那個陷害您的幕後黑手."

烈初云閉上了眼睛,恐怕這一次,真的在劫難逃,那個陷害自己的人,早已經步好了所有的局,自己如今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往人家的陷阱里面跳.軒轅夜說容後再審,審,自己,或許也還有那麼一絲的希望.

"伴君如伴虎,我終于懂得這句話的意思了.老虎有多麼的可怕,我也總算是見識了一番."她睜開眼睛,抬頭看著這大牢,第二次進來啦,就算這一次出去.自己還會進來嗎?!!後宮,真的好可怕.

大牢兩日,宗人府,審離妃.因為這一個案子關乎皇族,所以沒有對外公開.

主審的是宗人府,宗正.

烈初云被押到大堂上.

"犯人,顏諾離,還不跪下."宗正一拍驚堂木.

烈初云輕哼了一聲,看著坐在正中的宗正:"本宮無罪,何須跪下?!!"她站直了看著殿堂上正坐的宗正.

"若是證明你無罪,自然不會為難您,但是,如今尚且不能定你無罪.按照祖宗規矩,即使你是娘娘,也要跪."他直言說道.

烈初云笑了:"呵……尚且不能證明我無罪?!!那也就是說,我可能根本就沒有罪,我想問一聲,宗正大人,若是判定我沒有罪過的話.而我又是堂堂妃子,向你一個大臣跪下,又該如何擔當呢?!!"她反問道.

宗正板著臉,並沒有因為她的話而被問倒:"若是證明娘娘無罪,微臣必將去娘娘宮中請罪."

這時.

"淑妃娘娘駕到."外面一聲傳報.

淑妃在眾多太監宮女的擁護下,走近了殿堂.宗正看到淑妃過來,立馬從上面的立馬走了下來,鞠了鞠躬:"淑妃娘娘吉祥."

"宸妃妹妹身子一向弱,不得空來,也只有本來宮聽審了."這是後宮中的審問,本不應該交給宗人府的,但是由于後宮無後,才會交交由宗人府辦理.兩宮妃子聽審,卻有因為,宸妃身子弱,來的也只有淑妃了.

"娘娘請上座."宗正鞠躬說道.

淑妃走到一旁的位置上坐下,周圍站著宮女,她撇想台下的烈初云:"離妃妹妹,在大牢住的可還習慣?!!"說完這句,她立馬又道:"呀,忘了離妃妹妹早就習慣了那大牢的生活."

聽到淑妃來了,她就知道,這個人此次前來,不懷好意,自己既然已經落魄道這個地步了,被她諷刺幾句又何妨,她將頭扭向一邊,沒有回話.

宗正走了回自己的位置:'啪’一拍驚堂木:"離妃娘娘,也容你,不要為難微臣,規矩,是祖宗定下的."

烈初云知道他這話的意思.要自己下跪麼,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可是,自己要怎麼低頭,怎麼放下人的尊嚴.

"哼?!!離妃妹妹雖說是妃子,但現在既是犯人,就當有犯人的樣子,祖宗的規矩,啟是能夠一再破壞的.來人啊,將離妃按下去."淑妃看了一眼旁邊的差使.

"是!!"

接著,來了兩個人.

按住烈初云的肩膀,強硬的將她按了下去跪下.

或許自己這是自找苦吃,可是,她甯可自找苦吃,也不低頭,向那些陷害自己的人低頭.

"罪犯,顏諾離,你可知罪?!!"宗正案例說道.

"無罪!!"她硬是不說話.

"宣,蘇松入殿."

一會兒,蘇姑姑被請了上來,她一眼不看烈初云,走了上來,便跪下來.說著那一天一模一樣的話.

這個審案子,只是走形式罷了,說白了,就是要定自己的罪.

一會兒,那麼所謂的奸夫也被帶了上來……

烈初云斜眸,看了一眼,是寺廟里的和尚,自己確實有記過,記得一直是跟在主持身邊的那個.媽的!!這就是他們找來的奸夫是麼.

"行僧和尚,你可認得堂下,乃何人."宗正問道.

和尚看了一眼烈初云,立馬跪下:"認,認得.小僧,知錯了!!是娘娘主動勾引我的,她是娘娘,小僧不敢違抗,所以才,才一時被沖昏了頭腦."

"大膽和尚,你可知道,那是後宮娘娘!!"宗正嚴厲說道.

"知,知道,可,可是,我只是一個僧人啊,根本不敢違抗娘娘的懿旨,都是娘娘逼我那麼做的.我也不想的."和尚磕頭起來.滿臉驚慌的摸樣.

烈初云深鎖眉頭,瞥了過去:"小師傅說笑了,本宮與你只有素面之緣吧.呵……竟說本宮逼你做那些苟且之事!!真是可笑."

"離妃娘娘,您忘記您當時說的話了麼,你說我若不從,便要殺我的頭.是您主動要我與你……"和尚說的滿臉通紅,一字一句,跟真的一摸一樣.

烈初云笑了:"哈哈哈,可笑啊可笑,既然是我逼你的,那蘇姑姑手里的情詩是怎麼回事?!!我逼你,你還會想我,念我,給你寫情詩?!!這分明就是蓄謀已久的栽贓嫁禍!!"她底氣十足,絲毫沒有被這里的官威嚇到.

小和尚埋著腦袋:"出家人不打妄語,我……我……一時未能定性,對娘娘動了紅塵之心,小僧已經知道罪過,每日都在佛主面前懺悔.娘娘,在佛祖面前小僧已經不想撒謊了.你還記得,你回宮的前一天,還提醒我,要時而與你通信聯系.只怪小僧,當時六根未盡."

說的頭頭是道,原來這個世界,和尚才是真正的撒謊精,這樣的人,到底是怎麼在佛主面前活著的.

果然,不能夠信佛啊.

"行僧,你可還記得你信上寫的什麼?!!"宗正手里拿著那一份情信,打算比照一下,看看這個和尚說話的真偽.

和尚埋著腦袋:"真的,真的要背嗎?!!"

"你直說無妨."淑妃插言道.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鳳飛翩躚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何日見許兮,慰我彷徨.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不得於飛兮,使我淪亡."和尚一字不漏的背了下來……

烈初云板著臉,似乎現在自己說的每一句話,他們都有對策一樣.蓄謀已久,真的是蓄謀已久!!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難道是從自己去碧霞寺的時候就開始算計自己了嗎?!!她只能夠一聲輕笑:"呵,呵呵……真的是天衣無縫啊.淑妃,我倒是發覺你對我的事情,非常的上心,這一切,該不會是你計謀的吧……"

她的眸光撇向淑妃,她知道,自己沒有任何的證據,不過在懷疑中,自己最懷疑的還是淑妃!!她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害自己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六十九章:滑胎,栽贓陷害
下篇:第七百七十一章:想要屈打成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