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六十四章:不告而別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六十四章:不告而別

打開紅色盒子,里面躺著一對手鐲.上面分辨雕刻著龍與鳳.

"龍鳳呈祥,宸妃娘娘真是有心了."蘇姑姑看到里面放著的手鐲,漂亮大氣,寓意也非常的好.

"很漂亮,替我收好吧……"烈初云關上錦盒,可惜,自己向來不喜身上帶一堆東西,天天頂著一個頭發,上面放滿了頭飾,已經夠折騰的了,哎,可惜,在這個時代,不能夠披頭散發.會被人誤以為是女鬼的.

"綠籬,我從冷宮出來,已有多久了."烈初云突然問道.

站在身邊的綠籬,起手數了數:"娘娘,又有半年了."

自己,竟然穿越過來半年了!!天啊,真是時光如梭,難怪自己覺得都快融入這個世界了一樣.

也快習慣了那麼發悶的日子.

天啊……原來自己已經快要被這個世界同化了.父皇,母後,你們還好嗎?!!想我嗎?!!那個代替自己穿越過去的顏諾離,是生是死呢.

如果那個顏諾離穿越去了自己的時代也好,那樣爸媽發現後,說不定能夠知曉自己到了另一個世界.

哎,若不然,父母不知道要多傷心呢.畢竟自己這是不告而別.

想起這件事情,烈初云就只有一聲歎息,即使自己多麼的習慣了這個時代,也好想自己的家.

若這只是一個夢該多好.

夢醒時分,自己睜開眼睛,就在家中.身邊,有父皇,有母後.

"哎……"托著腮,吐了一口氣.

"娘娘何以歎氣."綠籬問道.

"綠籬,你覺得,我是我嗎?!!"她覺得自己的話,這麼問出來有點可笑.但是就算是說出來,自己不是顏諾離,而是從未來的世界穿越過來的人,也沒有人會相信吧.

"娘娘就是娘娘啊."綠籬認真的回答.

烈初云不禁的笑了.其實算算自己也算是命好了,穿越到過來就是一個娘娘,雖然每天過的是險象環生,好幾次丟了性命,可是也算是錦衣華服,每天吃的好,住得好,還有那麼多人伺候在旁.

"不過,娘娘,真的變了好多.奴婢希望,娘娘永遠都如此下去."綠籬笑著說著……

"嗯."可惜,自己卻一心想要回到自己的時代.

與歡聲笑語的流云宮比起來,甯德宮最近變的陰氣沉沉,那也是因為,甯德宮的主人,淑妃近日來,脾氣一直很大.

她真的要氣瘋了,那個顏諾離大難不死,竟然還成為了造福萬民的女人.

該死啊!!

這樣她不是更加得意了.

"娘娘,這是您最愛的紅豆糕."貼身宮女小朱,端上來一盤糕點.

哐當!!

淑妃一掃袖子,將那盤糕點砸到地上:"你覺得我還有心情吃這些東西麼!!"

小朱咽著口水,彎下身,把摔的一地的東西撿起來:"娘娘,雖然離妃現在得意,但是她畢竟還是不得聖寵啊.皇上雖然現在會去流云宮,卻從未寵信過離妃.這證明離妃還是不得聖心,只是撞巧了,懂得醫治天花而已."

"哼,一朝得勢!!我就怕顏諾離一朝得勢,恢複貴妃身份,那個時候,她又站在我的頭頂上了.若是她在耍一些手段,說不定皇後的位置,都要被她包攬了過去."

"娘娘若是苦悶,不如直接……"小朱做出一個咔嚓的姿勢,要淑妃殺了顏諾離.

淑妃甩了甩袖子:"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以她現在的身份,不明不白的死了,到時候追查下來,你覺得能夠做的不留痕跡,不留後患麼."

"那我們該如何啊,娘娘既然擔心後冠被摘,只有先下手為強了啊."小朱擔憂的說道.

"哼."淑妃一聲冷哼:"附耳過來."

小朱好奇的將耳朵貼了過去.

只見淑妃在小朱的耳邊嘀咕了一些什麼後,她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顏諾離,我必定不會讓你一直得意下去的.

"娘娘聰慧,他日,後冠必定是娘娘的."小朱聽完淑妃的話,大贊道.

"行了,你就不用再賣乖了."淑妃宛然一笑,聽到好話,心里自然還是舒服的.人都愛聽好話麼.

"對了,娘娘,現在各宮都給離妃送東西.我們既沒有拜訪,也沒有送禮品,這樣好嗎?!!離妃會不會多疑."小朱細心的說道.

淑妃握起了拳頭,斜眸,看向一邊的花瓶:"我早就有准備了,把這個花瓶用鏡盒裝起來吧……"

小朱一愣:"娘娘,這個花瓶,不是皇上去年生辰賞賜給您的東西嗎,您最喜愛這個花瓶了.怎能輕易送人,而且還是送給離妃."她只是想著隨便送點東西,以免離妃起疑,沒想到娘娘說要送,就拿出這麼珍貴的東西.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淑妃嘴角一抹陰狠:"絆倒離妃,以後要多少珍貴的東西都有多少.一個兩個瓶子而已."

"娘娘說的是."小朱點頭.

"去吧東西裝好吧,一會兒送到流云宮里去.說本宮有些不適,就不親自去了."淑妃拖著額頭.雖然知道,現在只能夠暫時與離妃故作友好才行.但是,她還是不想看到顏諾離那個狐媚相.

"是.奴婢這就去辦."

淑妃閉上眼睛,握緊了拳頭,以前的顏諾離只是仗勢欺人,到處撒潑而已,冷宮回來後,雖然還是狂妄,卻不像以前那麼做事錯漏百出.,如今,要抓她的把柄,實在是不易.若只是小事,也奈何不了她,若要一舉搬到顏諾離,就必須要一個讓她永無翻身之地的事情.

哼,顏諾離,我們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皇上.臣夜觀星象,發覺,心月狐,危月燕皆有異動.恐大不吉啊!!"欽天監的欽天監正鞠躬啟奏道.

"心月狐,危月燕?!!"軒轅夜眯了眯眸子.

"二十八星宿中,心月狐,危月燕,都乃大凶之昭."欽天監正一本正經道.

軒轅夜斜了斜眸子,雖設欽天監一職,但他從不相信星象能預測未來之說:"只是異動而已,愛卿不必驚慌."

"若是只有一星異動,微臣也以為不足為奇,可兩星皆動,又都為凶星,臣唯恐不安啊."

這時,又一個大臣站出來道:"皇上,星象之說,乃千古流傳,必有其用意,皇上還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

軒轅夜深深吸了一口氣,這些老臣們,對于這些迷信之事,倒是非常在意:"欽天監正,有何法弊此凶兆."他毅懶與老臣爭論,既然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那便隨了他們的意思.

"回稟皇上,臣連夜卜卦,若解此凶兆,需由皇上的正宮娘娘親臨寺廟,齋戒沐浴十日,方可破此劫數."欽天監正道.

"這,似乎不行吧……"皇帝還沒有回話,就有另一個大臣站出來:"正宮娘娘的話,皇上可尚未封後,哪來正宮娘娘……"

欽天監正慢慢的跪了下來:"並非一定要正宮娘娘,即是宮中妃位娘娘即可."

看他們一唱一和:"朕自會安排妃嬪."

"皇上聖明."

"退朝!!"

軒轅夜起駕回了聖華宮,新的奏折又都送來了,他坐在龍案旁,批閱著奏折,批閱到一半.

他放下筆.

"劉寬,你說,欽天監正的事,朕派誰去更嘉?!!"他隨口問道.

劉寬公公低了低頭:"奴才不敢議政."

"朕准你說."

"眼下,無正宮娘娘,最佳人選只得三位,那便是,甯德宮的淑妃娘娘,流云宮的離妃娘娘,還有紫宸宮的宸妃娘娘."劉寬說到這,舒了舒口氣,看了一眼軒轅夜的臉色,並沒有其它變化,才敢繼續道:"宸妃娘娘身體一向弱,若是去寺廟齋戒十日,恐怕對鳳體不好.最嘉的人選,只有……離妃娘娘和淑妃娘娘了."

軒轅夜斜了斜眸子,思慮了下,才道:"去把淑妃和離妃請過來."

"是."

流云宮.

日上三竿,烈初云才爬起來床,忽然皇上身邊的小太監過來傳話要她過去.

"快點給我梳頭."烈初云一邊穿衣服一邊說道.

匆匆的將頭發梳好,別上簪子,兩道流蘇垂下,顯得大氣磅礴.

去聖華宮的路上.

"綠籬,你說,皇上突然叫我過去干毛線啊."她坐在椅子上,拖著腮,一副慵懶的樣子.

"皇上召娘娘過去,必定是有事啊.且皇上的心思,奴婢怎會猜到."

呼……

烈初云吐了一口氣,但願不是什麼壞事,她真的受夠了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了.整天和那些嬪妃斗氣,也夠受的.

"娘娘,您來了,皇上已經在里面等著呢."殿門外的小太監說道.

烈初云點了點頭,讓綠籬在外面候著,自己走了進去.

穿過簾子,

映入她眼中的第一個人,不是軒轅夜,而是淑妃,咦,她怎麼也在這.軒轅夜不是叫自己過來麼,還叫了淑妃?!!

"臣妾給皇上請安."她蹲了蹲身子.

"免禮."

"離妃妹妹來的可晚啊,可讓我們一番好等."淑妃開玩笑般的說著……

烈初云打了個哈欠,懶懶道:"睡過頭了."然後才看向軒轅夜:"不知道皇上叫臣妾來,有什麼事啊?!!"

軒轅夜冷著臉,雖然她性情大變,卻說話語氣也變得沒規矩了起來,即使如此吧,在這宮中,也算得上一個風景線:"欽天監正,夜觀星象,察覺心月狐,危月燕皆有異動,恐不吉."

"啊,臣妾有略懂一些星宿之說,心月狐,危月燕可是大凶之星.皇上宣召我等來,可是因為此事,這大凶之召,可有解法?!!"淑妃道,在皇帝面前,她顯得柔情許多……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六十三章:大病痊愈
下篇:第七百六十五章:祈福,被陷害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