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六十章:作孽太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六十章:作孽太多

他眸子里閃過一絲驚訝:"離兒,我們來玩個游戲如何."

烈初云倒吸一口涼氣.玩游戲,玩毛線游戲啊,她生死關頭哪有心情和你玩游戲啊:"你趕緊離開這里吧,侍衛已經走了,你若再如此下去,我便大聲叫了."

突然,男子起手,啪啪,又在烈初云身上點了下,湊近烈初云耳根:"我是不會給你叫出來的機會的."

烈初云張嘴,啊,啊,想要說話,卻發不出聲音.剛剛見識了點穴,這個難道是啞穴?!!以前還以為是母後瞎編的,沒想到還真有這麼一回事,她怒瞪著眼前的男人.眼神滋滋滋的冒出火花.

不料,他只是一抹笑容.

起手,撩起自己的一絲黑發,用發梢輕輕的逗弄著烈初云.

她不停的眨眼睛,該死的,該死的男人,竟然玩弄自己,混賬,混賬.

他樂在其中的用發梢繼續逗弄著……

直到烈初云自己都趕緊犯困了.算了算了,反正自己也無能為力了,她干脆閉上了眼睛,眼不見為淨.慢慢的,對于他的逗弄視為不見.竟然睡著了.

他的長指輕輕劃過她的臉龐:"真是有意思的女人."

陽光透過床幔,微微的光線映射進來,烈初云睜開眼睛.顫抖了下睫毛,想起昨夜的事,猛地張開眼睛.

下意識的坐了下來,看向床的旁邊,那個美男子已經不在了.

她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難道是夢嗎?!!"自言自語著,夢見了一個妖孽美男出現在自己的床上,還不聽的戲弄自己.

皺了皺眉頭,一個翻身,身上一塊玉佩突然垂落下來……

她拾起玉佩……白色的玉佩里,透著紫色,好奇特的玉佩,上面雕刻著花紋,紋路看起來很奇怪.

握起玉佩,觸手生溫,必定是極品的好玉.看來昨夜的不是夢,真的有個美男,這塊玉佩是他留下的?!!

而且,他竟然將這塊玉佩系在了自己的腰間?!!難道是要送給自己?!!怎麼回事,莫名其妙的男人.

下了床,她扭頭看了一下四周,他去哪了,已經走了麼,這個皇宮,戒備那麼的森嚴,難道他真的逃得出去麼.

烈初云不禁的有些好奇.垂下眸子又摸了摸自己腰間,他留下的玉佩.不禁腦子中想起他的臉……

又突然想起昨夜被他的戲弄.

她立馬拍了拍臉蛋:"來人啊."

宮女們走了進來……

"更衣梳頭."不想去想了,她伸開雙手,宮女拿來了衣服,替她穿上.又開始梳頭.

"娘娘,昨夜您為何如此動氣啊."綠籬邊梳頭,邊好奇的問道,昨夜侍衛來搜宮,娘娘不知道為何突然盛怒.

那件事,還是越少人知道的越好:"昨夜乏的慌,不想被人打擾."

"哦,那些人也真是的,竟然在大半夜搜宮,也難怪娘娘會動氣."綠籬說道.

烈初云只是笑了笑.

梳好頭後,她走出寢宮,伸了個懶腰.

"誒,你聽說了嗎,今天早上,在臨沂殿後面的湖里,看見了湖才人的尸體!!聽說是不小心溺死的."宮女有人在議論著……

綠籬聽到,背後一緊,畢竟她知道事實.

烈初云瞄了一眼身旁的綠籬,看她臉色不對,怕她露出異樣.便道:"綠籬,昨日我說的話,你可記得清楚."

綠籬立馬愣住,知道娘娘的意思,昨天發生的事情,都是不容提起的,要把那件事當做是沒有發生過:"奴婢記得."

"嗯."

烈初云走道那邊議論的宮女身邊:"多做事,少說話."

宮女立馬低下頭:"離妃娘娘吉祥."

那件事,算是過去了,楊小湖的死,雖然有些人有猜疑,但是大多數的人,都只是猜想,或許是後宮爭斗引起的,並沒有想到秦觀使臣的身上.

算是風平浪靜了.

兩日後.

流云宮的王安首領太監道:"娘娘,剛剛皇上身邊太監差人來傳話說,您母國使臣,一會兒便要啟程回國,問娘娘是否去送行."

烈初云本不想去,但是轉念一想,哎,自己畢竟頂著顏諾離的身份,再沒有回去自己的時代之前,都要一直這麼過下去,說不定哪天還能夠回去她的母國呢,做事還是做完全好,免得以後出了差錯:"嗯,我一會兒便過去."

整理一番後.

去了宮門送行.

"參見皇上."烈初云抬起頭,看向軒轅夜.他也很是重視兩國關系麼,竟也是親自來送行.

"不必多禮."軒轅夜道.

看著他的眼眸,烈初云愣了一下,以往軒轅夜看見自己的時候,眼睛里總會閃過討厭,厭惡之神色.

可是現在這個眼神,沒有厭惡,沒有了討厭.

"皇上,多日來,多謝皇帝的照顧,願光國與魂國兩國友誼天長地久."秦觀鞠躬說道.

"嗯."軒轅夜道.

烈初云這才看向秦觀,自己提醒過他後,他也算會做,越是早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越是好.這個後宮是火坑,以後別再往里跳了.

"公主殿下,您還有什麼話要微臣帶給皇上和皇後嗎?!!"秦觀看向烈初云.

烈初云眨了下眼睛,這個到是從沒有想過,畢竟不是自己的父母,但是……于情于理,自己也該說些什麼吧:"嗯,望丞相告訴母後一聲,我一切安好,很惦記她們,希望父王母後身體康健."

"微臣定將話帶到."

這時,軒轅夜看了一眼身旁的劉寬.

劉寬手里拿著一個長長的盒子,抵到了秦觀的面前.

秦觀低頭看著盒子,疑惑的看著軒轅夜.

"這是朕讓畫師,畫的離妃畫像,聽聞光國皇上皇後,都十分惦記離妃,便請丞相將這幅畫帶回去他們.以解相思之苦."軒轅夜說道.

"哦,臣待皇上皇後,謝謝您."秦觀接下畫盒.

烈初云也看向那個畫盒,他竟做到如此用心,國家大事已經夠操勞了,這些小事,還做的這麼好.連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這個軒轅夜……該怎麼說呢,無法捉摸,不可思議吧.

"請公主殿下,皇上保重."秦觀離開了.

這一場鬧劇,真正的落下了帷幕,烈初云的心里的石頭,也算落地了.這樣也不用擔心別人在利用這個使者的問題使什麼詐了.

准備回宮.

"諾離."軒轅夜叫住了她.

烈初云歪了一下頭:"皇上還有什麼吩咐?!!"

"午膳的時間到了,你陪朕,一同去用午膳吧……"他語氣極其的冷淡.

不過,剛好,她也習慣了他的冷淡,摸了摸肚子,也真有些餓了,這會兒回流云宮再吩咐人做也需要一些時間,既然有人主動請客,那她也就恭敬不如從命:"好."便點頭答應了.

滿堂菜色.

"愛妃,似乎冷宮數月,性情大變."軒轅夜忽談起那件事來……

烈初云眯了眯眸子,能不變麼,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你的愛妃顏諾離,現在還不知道在哪里呢,說不定早已經被毒死了:"皇上說的是,一碗綠豆湯,算是給了臣妾一個當頭棒喝,沒有死于那毒湯之下,必定是上天只造化,從生之人,必有從生之命."可是,對于自己性情大變的原因,只能這麼解釋.

"你身邊的宮女,綠籬說,你似乎有些忘記了以前的事情."軒轅夜繼續追問道,由于她的變化實在太大,已經超出了理解范圍.

烈初云喝了一口湯,才開口道:"嗯,忘得差不多了.所以臣妾以後有什麼事不記得的話,忘皇上多多見諒."她也撐著這個機會把話說清楚.

嘴角一抹笑容:"忘記也好,作孽太多,記得不一定是好事."

噗……

烈初云差點沒把喝下去的湯吐出來,該死的,他果然不爽還是想損自己幾句,作孽也是你真正的老婆顏諾離做的.你可知道,自己替你老婆做的孽圓了多少事麼.又有多少次死里逃生啊.

"那還不是因為皇上的後宮,實在太烏煙瘴氣了.若不然,哪輪得到人作孽啊."她不甘示弱的說道.

"呵……越發的牙尖嘴利了."他悠悠說道.

"皇上謬贊了.臣妾愧不敢當,若是說伶牙俐齒,臣妾哪急的上皇上半分."發現與他爭斗多了,她自己也快習慣了,這個冷冰冰的皇帝,也學會了慢慢壓低自己的怒氣,要不然,早在八百年前,就沖上去,掐死這個皇帝了.

"你若是安安分分的便好."他淡言道.

"嗯,"她也順應著點頭.吃著吃著,她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對了,皇上,臣妾有一事相求."哎,剛剛才想起來這件事,早知道有事求他,之前就不應該跟他斗嘴,這下好了,還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呢.

"嗯?!!"嘴角一抹笑意.

"臣妾在冷宮之中的床鋪睡慣了,希望皇上能夠成全,那把床鋪移到流云宮中."她開口說道.自己穿越過來時,就是穿越在了那個床鋪上,如今沒有戒指,也就指望那個床鋪了,說不定哪天自己睡著睡著,就穿越回自己的時代了.

"只是一個床鋪罷了,你是妃子,可以自己做主."他淡淡說道.

"謝謝皇上."沒想到,他竟然沒有刁難自己,今天的一切,都那麼的不可思議,他不對自己惡語相向.不再用那種厭惡的眼神看自己,也不為難自己.這樣……反而,讓她有些不自在了呢.

與軒轅夜吃完午膳.

烈初云回了自己的宮殿里.梳妝台前,托著腮,看著鏡子,一直想著今天的軒轅夜,雖然冷了一點,也比以前對自己凶巴巴的好.

其實仔細看看,他長得還真的挺帥氣,若是按照大烈的話來說,又高又帥,又有錢,整個國家都是他的.又有權.整個一個高富帥也!!極品男人!!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五十九章:逃犯,竟然動皇上的女人
下篇:第七百六十一章:算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