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五十七章:舉手之勞,救人性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五十七章:舉手之勞,救人性命

眨了眨眼睛:"女兒愚鈍."

"哼,那都是因為她是光國的和親公主.皇帝雖不寵愛她,但是卻不會將她怎樣,只為了兩國和平而已."

父親的話,楊小湖又怎麼不知道呢.可是,就算知道這個又有什麼辦法啊:"父親之言,女兒也是知道,瞧著離妃,如今不得寵都是如此囂張,若是來日真的得了皇帝寵愛,那還不一飛九天,搖身成鳳啊."

楊立只是笑容,嘴角的弧度勾的更大:"我的蠢女兒,你豈可氣餒.和親公主身份,雖對她有利,但是也有弊處啊."

"父親有何見解."

"前些日子,我向皇上啟奏,離妃不安時事,有意利用光國使臣挑起兩國戰爭,卻被皇上痛罵一頓.皇上大概是不相信我所言.女兒,現在可有一個大好機會啊."

"什麼機會?!!"

"光國使臣,還在這里,只要給他安上幾個罪名,到時候皇上一陣怒,斬殺使臣,必定引起兩國嫌隙,到時候,你覺得皇帝還會在乎這個光國的和親公主麼!!"楊立的笑容變得陰森起來.,楊小湖皺起眉頭:"父親大人是糊塗了麼,後宮不得干政,怎可引起兩國大戰."

"糊塗的是你!!"楊立站了起來……

"父親大人."

楊立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又道:"女兒啊,你別再犯糊塗了,你打過顏諾離的宮女,陷害過她巫蠱之術,你以為她會放過你麼!!如今,不是你死,就是她亡."

楊小湖的心顫抖了,父親大人說的對,離妃出大牢後,絕對不會放過自己,自己現在也還不得聖寵.她曾經直接打死過一個張才人,如今就算又打死自己一個才人,頂多只是被進冷宮而已,若是要搬到她,也只有下狠手了.

"父親大人,那陷害光國使臣的事情,就拜托給父親大人了.請父親大人一定要祝女兒一臂之力."楊小湖握住了父親的手.

楊立露出微笑:"不,女兒,陷害使臣的事情,只有你能夠做,事成之後,我湧動群臣,在背後推波助瀾."

"父親此言是有何妙計."楊小湖睜大眼睛.

他湊近了女兒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楊小湖聽完父親的話後,先是皺眉,最後不得已,點了點頭.

宮中閑悶.

每天,烈初云只感覺自己都是如日入年.而且每日還要應付宮中嬪妃,更讓她頭大.這些日子來的了解,讓她也清楚了這個後宮某些事情.

原來,後宮無後,幾乎所有人都眼巴巴看著皇後的寶座.

而顏諾離,原為貴妃,最近接皇後的位置,卻不得皇帝寵愛,也無子嗣,無法登上後位,但在後宮之中,也是獨大的.

現在……貴妃之位已被廢除.宮中除了幾位妃子平起平坐外,還有一些昭儀,貴人,才人,采女.

果然是後宮佳麗三千啊!!

"娘娘,今日天氣實在是好得很,不如奴婢陪娘娘去禦花園走走."綠籬在耳邊輕聲說道.

烈初云拖著腮:"又是禦花園啊.能夠逛街的也只有那個地方了麼."不知道看那些花花草草有什麼意思.還沒大烈皇宮的禦花園好玩呢!!

"娘娘呆在宮里不是更乏的慌,走走疏松筋骨也好啊."綠籬道.

烈初云吐了一口氣:"那走吧……"看來也別無選擇了.除了禦花園之外,也只能夠去拜訪那些嬪妃的後宮,去擺放嬪妃的後宮,還不如去看那些與世無爭的花花草草來的舒心些.

綠籬在旁攙扶,身後跟著一群太監宮女,烈初云前腳剛出流云宮,突見,隔壁宜依閣的湖才人,手里拿著食盒,形單孤影的不知要去哪里.

烈初云停下腳步,瞧著湖才人,她,這是要去哪里,怎麼身後也沒有宮女太監跟隨.手里拿著那食盒又是要去干嘛?!!

想起那日,那個在皇帝耳根嚼舌根的大臣是湖才人的父親,烈初云便心里發涼.

轉身,看向身後的宮女太監:"有綠籬陪我就好,你們就留在宮中吧……"

"是."

打發走身後的太監宮女.

"娘娘可是要跟著湖才人,敲她去做什麼?!!"綠籬小聲說道.

烈初云只是一抹笑容:"丫頭變聰明了."

悄悄的跟在湖才人的身後,不敢太接近,只能夠看她走一段路,自己再追上去一段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軒轅夜突然興致,去看望顏諾離.還未到流云宮,遠遠就瞧見了離妃打發走自己的宮人,只留的貼身宮女綠籬,像是要去哪.

"劉寬,你瞧著這離妃,是要去哪啊."軒轅夜問著身邊的公公.

劉寬低著頭:"皇上,在離妃娘娘前面的人,好像是湖才人?"

"呵."軒轅夜一笑.那就一起去瞧瞧吧.

楊小湖一路提著食盒,快步的朝一條小道,走向另一個地方.她腳步在慢慢的加快.

"娘娘,這,湖才人是打算要去哪啊."綠籬不解的問道.

烈初云的眉頭更是深鎖:"噓."她有種不安湧上心頭.該死,這條路再走下去不是使臣住的地方麼.

腦子里突然那日禦花園,秦觀曾和楊小湖之間發生過一些事情,想到那個畫面,她更是不安了.可是著急也沒有辦法,如今她只有悄悄的跟在後面.

果真.

楊小湖拿著食盒,直接停在了使臣暫住的宮殿.她輕輕敲門,開門的太監看到楊小湖:"湖才人…奴才參見湖才人."

"嗯,住在這的,光國使臣,秦觀丞相可在啊."

"大人在.只是,才人為何來這等地方了."太監疑惑的問道.

"自是有些事要見秦觀丞相了,去通報一聲."她淡淡道.

太監去通傳了,一會兒,被請進了宮殿之中.

楊小湖前腳剛剛進去,烈初云就站在宮殿的門口,該死的,她真的進去了,去見秦觀?!!秦觀可是自己母國的使臣啊.她去見他干嘛啊.

烈初云沒有敲門,自己推門走了進去.

門里的太監看到她.立馬行禮:"離……"剛剛一個字才叫出口.

"噓."烈初云立馬瞪了一眼太監,走到太監跟前用蚊子般的聲音道:"不許出聲,我只是來看看秦觀丞相的.叫周圍的宮女太監,都不要出聲通傳."

"是."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殿堂的門窗外.

透過門窗,看著里面的一切,這才幸好了,這是魂國,不是什麼隔音的門.只見,秦觀和楊小湖對坐在一張桌子上.

"數日未見,使臣大人,不知使臣大人在這宮殿之中,可住的舒適."楊小湖微笑的看著秦觀.

"舒適的很,皇帝待我等是極好的."

"前些日子,在湖邊偶遇了使臣大人,我險些掉入湖中,幸的大人所救,才避免的一場禍事,當時匆忙,未來的急感謝大人的救命之恩,現,特意親手准備了一些糕點,望大人品嘗."楊小湖看了一眼從食盒中拿出來的糕點.

"只是舉手之勞,才人不必記掛著."秦觀拿起一個糕點,輕輕的咬了一口.

見他吃下,楊小湖微笑的替他斟酒:"您的舉手之勞,可是救了我啊,我不熟水性.若是掉入那湖中,可是又要受傷一些痛楚的."

"呵呵."

兩人閑話起來,躲在門外的烈初云看著這一切,雖然舒了一口心,但又不禁的皺起眉頭,原來湖才人只是過來感謝秦觀那日的救命之恩而已.

可是.

這里可是後宮啊.楊小湖是皇上的女人,怎麼能主動這麼接近秦觀這麼一個外人呢.撇開自己不說,因為是母國公主的原因,與秦觀走的近,也沒什麼,但是,楊小湖可不同啊!!

哎,這事要是給別人知道了,定是要烙下話柄的.

如果這下自己闖進去的話,楊小湖大概也會覺得自己是跟蹤她,如果只是來感謝的話,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或許楊小湖自己都清楚,來見使臣是不好的,所以連貼身宮女都沒帶,獨自偷偷摸摸的來……

若是這樣也好,這件事,不讓別人知道,就能夠大事化小了.主要是皇帝,不能夠讓軒轅夜知道.

烈初云轉了個身,准備離開.

卻在轉身的時候,猛地睜大了眼睛,站在自己身後的人,竟然是軒轅夜.她立馬想叫出來……

可是,嘴唇立馬被他捂住.然後,她直接被軒轅夜拉到了一邊.遠離了那個殿堂門口,才放開她的嘴.

"皇上……"看著軒轅夜,烈初云咽下一口唾沫:"臣妾,參見皇上."

軒轅夜嘴角一抹弧度,看到她吃驚的樣子,倒是有幾分意思:"愛妃來看使臣,即可光明正大的進去,怎偷偷摸摸的躲在外面呢."

"皇上……"烈初云這下可為難了,皇上知不知道楊小湖也在里面呢.若是不知道,自己說出楊小湖的事情,必定讓皇上起疑,還是自己替楊小湖隱瞞過去:"臣妾……見湖才人妹妹也在里面,便未打擾."

她還是說出了楊小湖,只因為,萬一皇帝早已經知道楊小湖在里面,自己又撒謊的話,那才真是跳進黃河洗不清.

"哦.湖才人,也來看使臣麼."

烈初云聽得心一緊:"前些日子,才人妹妹游禦花園時,差點掉入湖中,被秦觀所救,今日大概是來道謝的."

"還有這等事啊."他悠悠的說著,對于烈初云所說的話,一點也不覺驚訝,只是平平的像是在聽故事一樣.

"皇上,怎會來這兒."

兩個人剛剛說到這.突然……這一份平淡被打打破了.

"來人啊,來人啊,救命啊!!"一聲嘶吼劃破這一份寂靜……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五十六章:玩花樣
下篇:第七百五十八章:冷靜,處理事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