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五十六章:玩花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五十六章:玩花樣

一路上,她的心都砰砰砰的跳,或許是聽了那些不該聽的話.鬧得自己心緒不甯的.那個大臣根本就是在挑唆啊.

說起來,那個大臣是怎麼聽到自己和那個丞相使臣的談話的.該死.皇帝可萬萬不能夠聽信讒言,殺了使臣啊.

若是真的殺了,那才會引起戰亂吧.

而且,一引起戰亂的話……自己大概,也死定了.他們一定會先拿自己開刀.該死的,那個可惡的大臣.

回了流云宮後.

烈初云也坐立難安.

"娘娘,晚膳准備好了,要用膳了嗎?!!"蘇姑姑問道.

晚膳.

烈初云眸子一轉:"等會兒,你派人去請皇上過來用完膳."

"啊?!!"蘇姑姑以為自己聽錯了.娘娘終于又開竅了,要去請皇帝過來用晚膳了?!!那,真是太好了."是,奴婢馬上去辦."

聖華宮那邊.

劉寬在軒轅夜耳邊道:"皇上,離妃娘娘宮里剛剛差人來問,今夜可否過去用膳,是要如何回複?!!"

軒轅夜放下手里的奏折,她要自己過去用晚膳.

見皇上遲遲不回話,劉寬又道:"要奴才回絕了嗎?!!"

"不必了,待會就過去用晚膳."這個女人,玩的把戲是越來越多了.做事行為也越發的奇怪了.

晚膳時間.

皇帝果然擺架來了流云宮.

一桌子的飯菜都已經准備好了.烈初云早已經等著呢.一見皇上進來,便勾起了微笑:"臣妾多謝皇上肯賞臉過來."

"愛妃的邀請,朕又怎能拒絕."他淡淡開口.

兩人做了下來……

不知道是否已經習慣了,兩個人一見面,眼神就開始打架.還真的完全體現了那一句話,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

眼下這兩個人,早已經千瘡百孔了.

"記得今日在牢獄之中,諾離才與朕擊掌盟誓啊."他直接挑入了話題,因為想要看這個女人玩什麼花樣,才來了這流云宮.

"哈."烈初云一笑:"皇上真是多慮了,臣妾卻是與皇上擊掌盟誓.但是,只是約定不碰臣妾,又不是說,臣妾不能與皇上接觸了.哎,皇上怎麼腦子里想的都是男女之事啊."

軒轅夜一抹淡笑,她倒是挺會圓話.

烈初云微微一笑:"臣妾其實請皇上過來用晚膳,主要也是想要和皇上聊聊家常.今日見了母國使者後,更是百感交集."

"哦?!!諾離有何感想."他順應說道.

"哎,使臣說起了臣妾的父皇母後,臣妾是真真的想他們.不過,既以嫁人妻,諾離嫁來使,早已有過覺悟,皇上對臣妾也是甚好的.臣妾也托使臣回去告訴我的父王母後,臣妾一切安好,皇上待我也好.讓她們安心."

一句話,點名道清一切.也就是告訴皇帝,自己絕對沒有對老爸老媽訴苦.她真是怕極了皇帝聽信那個大臣的胡言胡語.

軒轅夜眯了眯眸子,自然是聽得出烈初云話中的意思.

切入回憶……

聖華宮.當時烈初云話只聽到一半,因為劉公公的出現,匆忙離開.而後面發生的事情,便是這樣的.

楊小湖的父親提議完殺掉使臣後.

軒轅夜便將他一通教訓.兩國交戰乃是大事!!怎可隨意殺害使臣.直接將那大臣罵了回去.

後來,劉寬公公隨口一提,將在宮門外看見離妃的事情告訴了軒轅夜.

拉回現實.

軒轅夜道:"能夠讓父母安心,自然是好的."他淡淡說道.這下知道她為什麼會叫自己來用晚膳了.

果真是聽見了自己與大臣之間的談話,擔心自己起疑心.

不知何時,這個女人,已經變得如此聰明了,說話做事的風格也變了.不再像當年那樣,愚鈍與魯莽.

聽軒轅夜這麼一說,烈初云也舒了一口心.只要他沒有聽信讒言就好:"皇上多吃些吧.今日勞累了."

兩個人吃了起來……

軒轅夜也算是信守諾言,吃完晚膳後,也沒有久留,就離開了流云宮.

他離開後,烈初云癱軟到了床上,嚇死了,這樣看來,軒轅夜大概不會有什麼疑心了.或許,自己也小看了這個君主,其實,他真算是一個,大智大勇的皇帝.常聽宮人們說,魂國有多麼的安定啊,都是軒轅夜的功勞.

而在,在這六國鼎力的國家里,魂國可是有著舉足輕重的位置,十分強大.

一個國家的強大,就可以看出這個國家的國王的實力.

軒轅夜,這個人雖然冷漠,但是總感覺,除了冷漠,他還有另一面吧.

哎,話說回來……

穿越過來之後,事情就沒有消停過,那個使臣據說因為一些政事,要在魂國呆上半個月有余.

自己實在不想與那使臣接觸過身,因為,自己並不是真正的顏諾離,使臣又與顏諾離那麼相熟……真怕說多錯多.

一晃幾日.

這天,烈初云准備去禦花園走走,透透氣.

身邊只帶了綠籬,邊走邊和綠籬閑聊起來.自己也在不停的告訴綠籬,以後遇見淑妃,楊小湖,不要那麼害怕,出了什麼事,有自己撐著……

說曹操,就真看見曹操.

和綠籬散步著,突然看見楊小湖站在不遠處的湖邊.眯了眯眸子,烈初云眼里閃過敵意,這個楊小湖,若不是最近自己被那個叫秦觀的使臣的事煩心著,定要報那娃娃之仇.

憤怒的吐了一口氣,准備繞道走.

楊小湖,突然一個沒站穩,突然要摔倒.眼看下面就是湖泊.

烈初云定住了神.

就在楊小湖要摔下去時……

突然竄出一道黑影,摟住楊小湖的腰.救了楊小湖.

烈初云伸長了脖子,眼巴巴的望著,那個黑影,不是……不是秦觀丞相麼.咦……這兩個人眼神有點不對勁啊.

顧不了那麼多了.

烈初云立馬走了過去,本來不想多管閑事的,可是偏偏對方是自己母國的丞相啊!!使臣出了事情,也必定牽連自己.

"哎呀,秦丞相,湖才人,也在禦花園啊."她笑著走了過去.

秦觀立刻松開楊小湖,看向烈初云:"諾離公主."

楊小湖皺起眉頭:"恰巧路過禦花園而已,不打擾離妃娘娘與國母使臣敘舊了.我先回宮了."或許是因為烈初云的出現,她立馬神色匆匆的離開.

她離開後,烈初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向秦觀:"丞相,你現在站著的這一片土地,是魂國的土地.這里是魂國君主的後宮,湖才人是皇上的女人,丞相切莫要理會閑事."

秦觀表示禮數的鞠了躬:"公主說的是,臣必當注意."

"嗯.丞相懂得就好."真嚇死她了,剛剛那一幕幸好是自己看到,要是被外人看到,還不知道安什麼罪名呢.

在禦花園撞見這件事後,烈初云也沒有心情繼續逛花園了.帶著綠籬就要回宮.

卻在回宮時.

又遠遠瞧見一個大臣走進了宜依閣.那個大臣有些眼熟,好像是,是那日晚上,在皇上面前說要殺了秦觀丞相的大臣.

他,怎麼進了宜依閣.

那個大臣,和楊小湖有什麼關系嗎?!!?!!

綠籬瞧著自家主子臉色不對,就問道.

"娘娘,您怎麼了?!!"

烈初云愣了一會兒,看向綠籬:"綠籬,剛剛那個去宜依閣的大臣,是誰啊,湖才人可是娘娘,男人怎麼能夠隨意進出娘娘的宮殿呢."

原來娘娘是關心這個啊,綠籬緩緩說道:"那位,是湖才人的父親.楊立.在朝中身居內閣侍讀學士之位.湖才人進宮一年,未蒙聖寵,卻身居才人之位,也是因為其父親官居四品原因."

那個說閑話的人,竟然是楊小湖的父親,難怪會在軒轅夜耳邊說那些話呢,擺明要弄死自己麼.

父女聯手,一個鼻孔出氣.看來,後宮要更加小心,外面也得小心了,這後宮之中,每個妃嬪多多少少都有些家世.而自己的父母,卻遠在它鄉.

呼……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綠籬,你了解的倒是挺多."

綠籬笑了笑:"奴婢現在沒事就會多記記事情,娘娘記憶一直沒能夠恢複,奴婢能夠幫助娘娘的,也只有這些了."

"嗯."烈初云點了下頭,其實綠籬很聰明,只是,或許是以前挨欺負多了有些膽小.

宜依閣內……

"父親大人,您怎麼又來了."看見楊立來自己宮里,楊小湖有些驚訝,父親大人前幾天才來看望過自己,怎麼今天又來了.

楊立板著臉:"怎麼,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就不能夠來了?!!"

楊小湖立馬說道:"哪會,只是這畢竟是後宮,父親大人來多了,也會招人閑話的."她解釋道.

"閑話,誰敢說閑話."

"隔壁流云宮的離妃唄.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宮殿要在她宮殿的隔壁,真討厭."埋怨說著……

"哼,那個女人,老夫也早就看她不順眼."楊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父親大人,是女兒沒有用,不能夠得到皇上的寵愛,不能夠為家族光宗耀祖."楊小湖抽泣起來,進宮一年,未得皇帝寵幸,雖然深宮之中,這是常有的事情,可是她,她實在無言面對家族.

"女兒啊,沒事,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不過,眼下的,女兒不如先想辦法除掉顏諾離這個眼中釘."楊立眸子里閃過殺機.

楊小湖一愣:"父親大人這話的談何容易,那個棄妃,打死人也只是被關入冷宮數月而已,上次巫蠱之術,人贓並獲,她也只是被關入大牢一些時日.皇上雖不寵愛她,但卻也不把她怎麼樣,她好歹也是妃位."

楊立聽女兒這麼一說,笑了:"女兒啊,你可知道她為何能夠如此囂張.為何如那野草一般燒不盡."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五十五章:較勁,互不相讓
下篇:第七百五十七章:舉手之勞,救人性命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