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五十三章:報仇,碎尸萬段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五十三章:報仇,碎尸萬段

手剛剛觸碰到綠籬時.

"啊."綠籬因為疼痛叫了一聲.

"綠籬,你怎麼了."烈初云猛地掀開綠籬的袖子.

手臂上,一塊大大的淤青.她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怎麼回事!!"

綠籬眉頭緊皺,她不想為難娘娘,但是自己的一念之差,卻造成了更大的錯誤:"娘娘……"她哭了出來,因為自己的無知.奴才拿來,就是伺候主子的,保護主子的,而自己卻害得自己主子落得如此田地.

"楊小湖?!!是楊小湖干的!!?!!"烈初云意識到了什麼,綠籬是一個善良的丫頭,善良到以前顏諾離欺負她,她還能夠盡心盡責的為我好.

綠籬點頭,一一說出了當時的情況.自家主子,如何責罰自己,那是應當的,可是她真的很恨湖才人對自己的打罵.打狗也要看主人,湖才人對自家主子的辱罵,讓她心里的肉就跟揪了起來一樣.

烈初云氣得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磨了磨牙,楊小湖,你他媽的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動我的人,打我的貼身宮女,欺綠籬軟弱.

該死的楊小湖,我烈初云若是能夠出這個牢房,必要你碎尸萬段!!

牢房陰冷……

干草鋪地.

一道了夜晚,兩個女人凍得瑟瑟發抖,烈初云更是徹夜未眠,她望著牢房上的天窗,呵……一朝穿越成妃,原想自保,卻落得如斯田地.

被人愚弄,淑妃,楊小湖,我烈初云,不想與任何人為敵.你們恨的是顏諾離,但是,如今你們害的卻是我.打的是我心疼的宮女.

混賬.

此仇不報,就算現在回了大烈,也不會甘心.

看向綠籬,睡夢中,她還在不停的發抖.烈初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將自己外面的一件衣服脫了下來,蓋在綠籬的身上.這個丫頭,才,一四,五歲,就進來為奴,天天又跪又磕頭的.

只是……

這次事件後,讓自己也徹底信任了眼前的這個丫頭,她很衷心,真心為我……

第二日.

"淑妃娘娘駕到."一聲中厚的聲音.

淑妃,在宮女的攙扶下,高貴的走了過來,她就如同這破舊牢房的一抹光點一樣,對比下來,極度的光鮮亮麗.

烈初云坐在牢房里,並沒有朝淑妃看一眼,她大概是來嘲笑自己的吧.

"離妃妹妹,你可還好,昨日姐姐我聽說了你的事,可是甚為擔憂啊."淑妃看著牢房里的烈初云,轉眼,吩咐人:"把牢房的門打開."

開鎖的聲音,在耳朵作響著,烈初云看著淑妃,腦海里,在想著,自己應該對淑妃說什麼,指責她設計還自己?!!辱罵她?!!將放毒,這次布娃娃的事情一並吐出,與淑妃拼個你死我活?!!

還是……

她朱唇啟;"難得姐姐來看望我,不甚感激."

淑妃走了進牢房,手里拿著一張斯帕,用斯帕請親捂了捂鼻子:"這牢房里什麼酸臭味啊."

她的言語中,帶了諷刺的味道.

烈初云只是微微一笑:"姐姐不自在,就趕緊離開吧.免得沾染上了味道,讓妹妹心中有愧."

"離妃妹妹說哪里的話,只是呆一會兒,沒事的,待會我回去跑一個熏香澡就好了.只是妹妹……哎,恐怕這大牢里,連沐浴的地方都沒有吧.真是苦了妹妹了."表面上惺惺作態,可是每一句話,都在譏諷她.

烈初云呼出一口氣,沒有說話.

淑妃又喚來了宮女,只見宮女手中拿著一個食盒:"我想妹妹在牢獄之中,過的日子必定艱苦,恐怕,每日都難安寢.妹妹吃慣了山珍海味,對這里面的東西,必定難以下咽.隨意吩咐小廚房做了一些東西."

將食盒放下.

"有勞姐姐惦記."烈初云面無表情的說道.呵,什麼送食物,只是找個借口,來諷刺罷了.

淑妃微笑著,右手放在宮女手腕上:"那姐姐我就不久留了,我還約了宸妃妹妹去禦花園游玩,以免再沾染汙穢物.就先回去沐浴更衣了."

烈初云沉默.

淑妃轉身,離去.離開牢房時,她看了一眼看牢的人,冷語道:"雖然離妃是皇上妃子,但妃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無需特別照顧.像對待普通犯人一樣即可."

"知道了,淑妃娘娘."看牢的人點頭.

淑妃這才露出了笑容.

看到顏諾離如此的落魄,讓她心中舒爽幾分.真是感覺空氣都清新了不少.

聖華宮.

軒轅夜下朝後,宸妃早在聖華宮外等候.

"皇上,宸妃娘娘在外等候多時了,要……"劉寬埋著頭說道.

"讓宸妃先回去.朕還有事物要處理."軒轅夜淡淡說道.

"是."

劉寬只好打發走了宸妃.說起來,皇上這幾日也甚是奇怪,很少寵信後宮妃嬪,就連一直受寵的宸妃娘娘,也去的少了一些.

打發走,宸妃後,劉寬回了聖華宮的宮殿里.

看見皇上手里正拿著那布娃娃.那不是離妃娘娘施行厭勝之術的布娃娃麼.心中一愣.皇上怎麼看起那個布娃娃來了.

只見,軒轅夜嘴角一抹笑容:"小寬子,在你以為,離妃會做出厭勝之術,這等愚鈍之事麼."

劉寬輕舔了一下唇,這件事,關乎到了皇上,畢竟娃娃上的生辰八字寫的可是皇上啊.不能夠亂說話,猶豫了許久才道:"冒犯龍顏之事,必定是萬萬不能的.奴才愚鈍,無法猜測離妃主子心思."

軒轅夜眼眸一抹凌厲.將布娃娃丟到地上:"把這個娃娃拿去燒掉吧……"

"那……離妃娘娘之事?!!"

軒轅夜輕笑一聲:"這等誣陷之事,手段實在不怎麼高明."他擺了擺頭,他早已經叫人查過了,布娃娃上面的字跡,乃是楊小湖貼身宮女的字跡.

劉寬一聽,有些傻眼,皇上知道離妃是被誣陷的?!!既然知道:"皇上為何還要將離妃娘娘關入大牢."後宮之中,處處都有爭斗.皇上其實非常討厭這些妃子自以為可以愚弄天子.實則,真正不堪的人,是那些搬弄是非的人.

軒轅夜眸子一閃:"自離妃出冷宮後,行為處事,極其怪異.鋒芒日益盛顯,從前她就好事囂張,就那這件事,挫挫她的銳氣吧……"

即使知道顏諾離無罪.

軒轅夜也將她收押大牢,並不准備將她如何,只是為了綽綽這個女人的銳氣.那一夜的事情,他可記得牢著呢.

大牢里.

烈初云的日子過得也十分艱苦.吃的東西,難以下咽,睡覺,總是不時的跑出蟑螂老鼠什麼的.

一日,她和綠籬突然被兩個獄卒帶了出牢房里,帶到用刑的房間.

一個看似有些官職的人,看著兩人.

"你們兩個人,就趕緊畫押承認巫蠱之術的事情,自首也好過到時候再受更多痛苦."那人拿出一張紙,丟到烈初云和綠籬面前.

紙上用文縐縐的話寫著,那些她原本就沒有做過的事情.

屈打成招嗎?!!

烈初云看了紙上的內容,大怒:"沒有經過審訊,就想要判我們的罪嗎!!"

那看起來有官職的人,立刻看了一眼獄卒:"先讓宮女畫押."

烈初云瞥了一眼綠籬的那張紙,寫的更是過分,什麼是自己指使的,該死,這些人莫名其妙.著急的想要跟皇上邀功嗎?!!還拿他們開刀?!!

"我才不會畫押!!"綠籬撅起小唇,一副視死如歸的摸樣.

"那就打到肯為止."他面帶清冷的說道.

眼看獄卒就拿著什麼刑具朝綠籬走過去,綠籬也嚇得臉色便青,但是還是強忍著自己的害怕.

該死的人.

"你們放肆!!"烈初云頓時走到了綠籬的面前,這些人,還不敢那麼猖狂的對自己用刑,就想要先從綠籬身上動手麼.

"離妃娘娘,這可是在牢房里,今時今日,你也不在是那尊貴的貴妃娘娘."那看起來有點官職的人,不屑的說道.

烈初云一口悶氣堵在胸口,一步跨到他的面前:"混賬!!你也知道我還是離妃娘娘,我既沒有被皇上廢除妃位,也是你的主子!!"

"是,您是還沒有被皇上廢除妃位,但是您如今也只是一個戴罪之身而已."他說道.

鳳眸一利.

纖纖玉手抬起.

'啪!!’

清脆的一聲.

她一巴掌扇在那人的臉上,鳳眸挑起,將那人看做垃圾一般:"混賬東西,誰允許你對本宮口出狂言的.即使本宮是戴罪之身,只要稍微在皇上面前說上一言兩語,你的小命,就比螻蟻還輕微."

"你……"那張憤怒的看著烈初云,想要開口說什麼.

只見烈初云一抹笑容,湊近他:"你想說,本宮沒有機會再見到皇上嗎?!!呵,笑話,本宮乃是和親公主,關系的是兩國和平.就算本宮犯下的是天大的罪過,能夠審訊本宮的人,也只有聖上."

那人傻眼了.咽下一口唾沫.

整個刑房的氣勢.一瞬間被烈初云壓了下去,鳳就是鳳,眼下的人,在她面前,都是只是俗物而已.

"把人,把人帶回牢房里看著."有點官職的人,只好軟下去.

烈初云和綠籬被帶回了牢房里.

綠籬後怕的長長的舒展了一口氣,看著自家主子,那一瞬間,她好像看到了,鳳飛九天的姿態.娘娘就像是一直鳳凰,是真正的鳳凰.

"綠籬……"烈初云湊近綠籬的耳邊:"剛剛那個男人,是誰."指的是那個有點官職的人.

"好像是,宗人府理事官."

"宗人府理事官,是掌管整個宗人府的嗎?!!"

"不是,宗人府可是管理皇家宗室刑司.掌管皇帝九族的宗族名冊,理事官,只是五品官員,能夠主管宗人府一半都是王爺,郡王,或者一二品大官."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五十二章:伎倆,陷害別人
下篇:第七百五十四章:牢房,比後宮舒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