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四十六章:推脫,硬著頭皮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四十六章:推脫,硬著頭皮做

"奴才是,流云宮的首領太監.王安.給娘娘請安."

"奴才小明子,給娘娘請安."

"奴才……"

"奴婢是,流云宮掌事姑姑,蘇松,給娘娘請安."

"奴婢小桃,給娘娘請安."

一個一個下來.烈初云也只記住了一半的名字.反正到時候自己要是出了什麼差錯,就直接拿喝過毒藥,精神受損當借口算了.只要別讓別人察覺到什麼異樣就行了,冒充娘娘,不知道算不算死罪呢.呵……

"嗯,都起來吧……"烈初云看了一眼站在身邊的綠籬:"綠籬從今天就一直跟在我身邊,不用所有人都跟著我了."

宮人們互相看了一眼.

娘娘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啊,連說話都是自稱我了,以她的尊貴,應該自稱是本宮才對啊.

"都退下吧,王公公,蘇姑姑,你們留下."她淡淡說道.

所有的宮人都退了出去.

整個殿堂只剩下四個人,綠籬安靜的站在烈初云的身邊,垂著腦袋.也不敢吭聲,大概是不知道娘娘為什麼會這麼照顧自己,有些不知所措.

"娘娘."王公公和蘇姑姑也低著頭.

烈初云勾起一絲微笑:"王公公,蘇姑姑,坐下說話吧……"

"奴才不敢."

"奴婢不敢."

烈初云站了起來:"王公公,蘇姑姑,既然是流云宮的人,那就是自己人,在我面前不用這麼拘束."

"娘娘說的是."

兩人點頭.

烈初云鳳眸一斜,這兩個人,不愧是管事的,說話穩重小心,一點也不留空隙,但是,自己既然要以顏諾離的身份在這里暫住,就必須要這些真心對自己,要知道,日防夜防,家賊難防,而且,顏諾離以前宿敵眾多,也不知道有沒有得罪過面前的這兩個人.

"王公公,蘇姑姑,你們兩個人,曾經伺候過我嗎?!!"

"奴才是曾經伺候娘娘的."王公公說道.

"奴婢是新調來的."

奇怪,娘娘說話怎麼跟失去記憶了一樣.

"嗯,不管是否是曾經伺候過我的人,一切都將從零開始,我也希望你們記住一句話,別人對我好一分,我必當十分還給她."

"是,奴婢(奴才)必當為娘娘鞠躬精粹,死而後已."

兩個人退下後.

烈初云舒展了一口氣,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看來,對于這兩個人,還是需要相處一段時間才能夠看出本性.是否能夠信任.

"綠籬,你知道我在冷宮時,每日給我送膳食的小太監是誰嗎?!!"烈初云問道.

"知道."

"悄悄的,去把那個人給我帶過來."她眸子一冷,不管如何,要先抓出那個當初在冷宮要毒死我,哦不,是想毒死顏諾離的人是誰.真正的顏諾離已經喝了綠豆湯,生死未明.而自己也差點吃了有毒的菜.現在,自己就是顏諾離,不管顏諾離以前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現在他們要毒死的就是自己!!

或許,如今我從冷宮里出來了,那些人不會再那麼的囂張,干出直接下毒的事情,但是……曾經下毒的人,一定會再次迫害我.所以,一定要把那個人揪出來,以防萬一.自己的小命,還是自己照看著好.

早膳,果然伙食就是不一樣,雞鴨魚肉,色香俱全.一個人用餐的感覺,說實在的差極了,真想要回到自己的時代,和母後父皇一家人一起吃飯.

蘇姑姑在一旁伺候著,還有一群宮女幫忙夾菜.

"娘娘,淑妃娘娘來了."這時,王公公在門外說道.

"淑妃?!!"烈初云皺了下眉頭,瞥向蘇姑姑:"蘇姑姑,再你看來,淑妃娘娘平常與我交情深嗎?!!"

"這個……"蘇姑姑猶豫了一下.

"好了,不用說了,王公公,請淑妃進來吧……"她淡淡說道,看向蘇姑姑:"叫人把早膳撤下吧……"

看蘇姑姑那猶豫的摸樣.看來,自己心里也多少有點數了,後宮爭斗,哪是一言兩語說的清楚的.那就讓自己看看,到底這個淑妃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

一會兒.

一個綠衣羅裙的女人,一路走過來,都揚著微笑,進了殿堂,看到坐著的顏諾離,更是嘴角扯得更上.

"妹妹,聽說妹妹昨夜得到准許,回來流云宮了,我這是真真切切的替妹妹高興啊.這些天沒見妹妹,倒是怪想你的."淑妃走到過來……

妹妹?!!

是皇帝的女人都姐妹相稱吧.

烈初云也勾起一絲微笑:"難得姐姐惦記,只是若是想妹妹,如何不去冷宮探望啊,在那冷宮里,我也是日夜惦記著姐姐呢."

淑妃臉色一沉,被她的話嗆到:"妹妹在冷宮里,確實受苦了,聽說整日青菜豆腐.也不知道尚膳間是怎麼伺候的.雖然被撤去了貴妃頭銜,但是妹妹好歹也是妃子啊.即使不受寵愛,那也是受過聖恩的人."

哇哦!!

烈初云眸光一閃,自己只是稍微說話強硬了一些,沒想到,對方就立馬就露出狐狸尾巴了,果然是個假惺惺的女人,來看我,只是想損我罷了.

"有姐姐替我打抱不平,我倍感安慰.尚膳間也真是不夠揍的."烈初云符合的說道.

只見淑妃嘴角勾起一絲弧度,果然是個蠢女人.哎,即使你能夠出冷宮又怎麼樣,三言兩語,還不能夠能夠把你耍的團團轉.蠢鈍如豬!!

一旁的蘇姑姑皺了皺眉頭,淑妃娘娘的話,誰都聽得出來,是故意來諷刺我們娘娘的.可惜,娘娘竟然渾然不知.

"姐姐."烈初云突然抓住淑妃的雙手.

淑妃一愣,看著她,她想干嘛?!!

"姐姐你對我真好,這一次冷宮出來後,我日思夜想,果然這後宮之中,也只有姐姐與我情感深厚了."烈初云一臉真誠的說道.

淑妃對于烈初云的熱情有些不適應,這……怎麼回事呢,這個女人,還是貴妃的時候,整天傲慢囂張,雖然自己時常能夠在她面前撐一時口舌之快,卻還是被她欺壓著.原本想了,她已經和自己平起平坐了,但是卻突然對自己……難道她真的以為自己是真心對她好嗎?!!

"妹妹說的是."淑妃點了點頭,既然她要這麼認為就這麼認為吧.

"嗯,我們姐妹情深,以後也當時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她緊緊握住淑妃的手.

淑妃繼續點頭,溫文爾雅的樣子.

烈初云一抹笑意,緩緩的松開淑妃的手:"那既然如此,請姐姐留在這里吃午膳.以表示我們姐妹情深."

"這個……"

"姐姐就不必推脫了."

淑妃不好拒絕.

烈初云悄悄吩咐了蘇姑姑幾句.

等到了午膳時候.

偌大的桌子上,擺放著兩碗飯,一碟青菜,一碗湯.

"妹妹,這是……"

"姐姐,我深感聖恩,決心吃點清粥小菜.你會和我一起同甘共苦的吧……"

淑妃皺起眉頭,拿起筷子,這些不是人吃的東西,怎麼下咽!!這個顏諾離到底在什麼.竟然拿這些破玩意上來……

"姐姐不吃?!!姐姐不和我一起感激聖恩?!!"

一句聖恩.

淑妃只好拿起筷子,只好開始吃了起來……

淑妃剛剛開始吃,一個宮女突然端來了一碗燉參湯,放在了烈初云面前.

烈初云拿起勺子:"姐姐,皇上昨夜吩咐我要好好修養身體,所以……"

淑妃臉色一沉,自己在這里吃青菜,她竟然在那喝燉湯.努力的讓自己將臉色變了恢複正常:"皇上關心妹妹,是應該的.畢竟,在冷宮里受了那麼多苦."

"是啊,其實我也知道,只吃青菜下飯,實在不好入口呢."她瞥了眼桌上的飯菜.

然後邊吃邊說……

等自己把湯喝完了後:"姐姐,我飽了,沒有陪姐姐一起用膳食,真是不好意思啊,不如今夜再留下來一起吃晚膳吧……"

"不用了!!"筷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淑妃站了起來:"妹妹既然身子虛著,就好好休息吧……"

一次午膳後,淑妃帶著宮人怒氣匆匆的離開.

烈初云看著淑妃離開的背影,嘴角一抹弧度.自己找上門來受虐.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你若亂打算盤,就算是一時口舌之快也要割了你的舌頭.

站在一邊的蘇姑姑不可思議的看著烈初云,是巧合?!!還是設計?!!娘娘竟然懂得運籌帷幄,還以為她被淑妃玩弄于鼓掌之中,沒想到反將一軍,只是,這樣的做法,還是稍微有些沖動.

"娘娘何必與她人一般見識."蘇姑姑淡淡的開口道.

"蘇姑姑,我進冷宮必定有許多人在背後恥笑我,如今我就算回來了,對我指指點點的人也少不了,不是我不忍一時之氣,只是容不得欺負上門.如今流云宮是我的家,誰敢在這里放肆,欺我宮中任何人,我都將如數奉還."

她的一句話,讓整個宮里的人都安心了.

不知道何時,這個視宮人如糞土的娘娘,竟然變得如此了.甚至讓人感覺能夠真心依靠似的.

這時,綠籬埋著腦袋,走了進來,附在烈初云耳邊:"娘娘,人帶來了."

烈初云點了下頭,望向蘇姑姑:"蘇姑姑,我讓你准備綠豆湯,做好了嗎?!!"

"早已經准備好了."

"嗯.看好門.在沒有得到我允許之前,不許任何人進來打擾."

"是."

蘇姑姑帶著所有人退下.

烈初云坐在殿堂最上的位置,單手扶著椅子.

綠籬將一個太監帶了進來..

"奴才參見離妃娘娘,給娘娘請安."太監單膝跪了下來,埋著腦袋.

看著跪著的太監,烈初云不動聲色,悠悠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蓋子輕撫了一下,抿著唇,喝了一口.

才開口道:"起來吧……"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四十五章:怪異,神情恍惚
下篇:第七百四十七章:膽怯,下馬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