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四十五章:怪異,神情恍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四十五章:怪異,神情恍惚

沒有一會兒.

綠籬被喚來……

看著高高在上的軒轅夜,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離妃娘娘,她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奴婢綠籬,參見皇上萬歲,娘娘千歲."

"起來."軒轅夜繼續把弄這手里的玉佩.

"是."綠籬站了起來,低著頭.

"離妃說有人在她的飯菜中下毒,是否屬實."軒轅夜冷冷開口道.

綠籬低了低頭:"是……是."顫顫巍巍的回答道,扭頭,看了一眼娘娘,娘娘什麼時候跑出冷宮的.

想到這,她又立馬跪了下去:"皇上,確實有人下毒陷害娘娘,那日,娘娘還誤食了有毒的綠豆湯差點就命喪黃泉."

"行了,朕知道了."軒轅夜握緊了手里的玉佩,看向顏諾離:"顏諾離,朕姑且不計你擅自逃離冷宮之罪.但是你欺君犯上……"後話還沒有說完.

"我何時欺你了."烈初云硬著嘴說道.

綠籬驚恐的看了一眼娘娘,娘娘的糊塗病又開始了.

"你現在的一言一行,都在以下犯上,不分尊卑."軒轅夜冷冷道,斜眸,奇怪,她說話越來越奇怪了,雖然對後宮中的人,她是這種囂張傲慢的性格,但是對自己,她從不敢犯上才是.

"皇上恕罪,娘娘自從喝了綠豆湯中毒後,便一直神情恍惚."綠籬趕緊說道.

烈初云看了一眼綠籬,這個女孩,太善念了,想來顏諾離並沒有好好待過她,如今她還肯為現在是顏諾離身份的我開脫.

"神情恍惚?!!"軒轅夜看了一眼她,因為中毒,所以現在說話做事都變得神志不清了?!!以顏諾離的頭腦,應該不會聰明到想出這種計謀,讓自己放她出冷宮.

烈初云看著軒轅夜的表情,顯然有些相信了綠籬的話,不過……他的眼神中,似乎還有這厭惡之意.如果能夠借此機會,出了冷宮那個鬼地方,自己絕對不能放過.綠籬說過,自己是和親公主……既然是其它國家的和親公主,說不定,他還會稍微有些顧忌呢

"哎……中毒也就算了,湯我也喝了,飯我也吃的,盡管禦醫放置不理,我也是命大,逃過了一劫."烈初云帶著帶上說道.

外面的劉寬咽下一口唾沫.

好歹也是和親過來的公主,關系兩國.太醫院的人,竟然對中毒的娘娘置之不理,說起來,對于冷宮娘娘,這是正常的事情,也時情理之中,但,好歹……這個離妃,可不是普通的冷宮娘娘啊.即使因為爭寵打死了後宮娘娘,也只是被撤去貴妃頭銜,降為妃子而已.想想妃子以下,還有貴人,昭儀,才人,采女.等等階級呢.

軒轅夜皺起眉頭:"太醫院的事情,朕會調查,夜深了,你回流云宮好生修養著吧!!半夜出逃,可不應該是你妃子應該做出來的德行."他雖然讓了一步,但是並沒有松口.

"行"她點頭,答應的爽快,也不過過多計較.……原本還以為會一直這麼倒黴下去,總算是走了一點運.可以不用回冷宮那個鬼地方了.他口中的流云宮,大概是顏諾離以前住的行宮吧.

暫時保住了性命,也好,不用擔心被毒死.先松口氣,再好好想想怎麼回去自己的時代.

"退下吧!!"軒轅夜淡淡道,斜眸,瞥了一眼她,她的神情卻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烈初云在退出這個宮殿時,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軒轅夜.

只見他也一直盯著自己.

她立馬收回自己的視線,和綠籬一起出了聖華宮.

"綠籬,你不用回冷宮了,和我一起回流云宮吧……"除了宮殿後,烈初云對綠籬說道,這個丫頭今天幫她說了話,而且,心地也好,沒有什麼壞心眼.

"是……"綠籬點了點,沒想到主子中毒性情大變後,會對她那麼好,竟然還要把自己帶離開那個冷宮.

"對了,我忘了流云宮怎麼走了,你帶我回去吧……"她湊近綠籬.

綠籬點了點頭:"是."不過,看來主子腦子傷的真挺重的,什麼事都不記得了,好像完全失去記憶一樣.哎,不如說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烈初云深夜回流云宮.

而在那聖華宮里.

軒轅夜單手撐著額頭.

"主子可要就寢?!!"劉寬低著頭,上前問道.

軒轅夜深深呼出一口氣:"小寬子,對于今日的離妃,你有什麼看法."

劉寬把頭低的更低:"離妃娘娘是主子,奴才只是奴才,不敢對主子有仍和的看法."他畢恭畢敬的回答.

"呵……"軒轅夜笑了下,小寬子年級雖不大,但是做事卻很穩妥:"朕恕你無罪.說吧……"

主子說一遍,可以不說,主子說兩遍,他就不得不說了:"離妃娘娘今日著實有些怪異.說話起來,也像是變了一個人.大概是像綠籬姑娘說的那樣,中了毒後,引起的失常.奴才也只是愚見."

軒轅夜將手里的玉佩放下:"就寢."說罷,走向簾子的另一頭.

劉寬緩緩退下.對于剛剛皇上的問題,還是有所思量,娘娘最後說的那句話,似乎就是為了讓皇上,准她出冷宮.

可是,真不像是離妃娘娘的頭腦能夠說出來的話.難道是背後有高人指點?!!還是誤打誤撞,或是真因為中毒引起精神失常那麼邪門?!!

離妃半夜被准許回流云宮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皇宮.

而烈初云那天晚上,在綠籬的帶領下,回了宮殿,也懶得理會事情,倒下就睡著了,今日可真是累壞了.這皇宮太大了,她繞了好久,說實在的,真不知道,今日碰上這個皇帝,到底是禍是福.

能夠出冷宮是萬幸,至少不用擔心飯菜有毒.

但是……起手摸了摸自己被他打過的左臉,那巴掌真是用力的.看來他是真真切切的討厭瘋了這個顏諾離.

看來,若不是顧忌顏諾離是和親的公主,早就把她廢了或者殺掉吧,哪管的她是死是活.

可是,今後自己該怎麼辦呢?!!

不想了,先睡吧.

那也在夢中,她夢見自己回了家,有父皇,有母後,又和他們一起去旅行,享受一家人的幸福.

老爸總是一臉冷漠,卻不時的露出柔情.

母後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克制住老爸的人吧.真是不可思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像母後那也神奇的人.似乎每一次見到母後,都能夠想起她講的傳奇故事.

一頭紅發,永不放棄,堅強拼命的母後.

猛地!!

烈初云睜開眼睛.眼前,已經沒有了母親的身影,這里……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六尺寬的沉香木闊床邊懸著鮫綃寶羅帳,帳上遍繡灑珠銀線海棠花,風起綃動,如墜云山幻海一般.

起身,掀開床簾.已經不再是那冷宮淒涼的情景.

不僅收拾的乾淨,而且這個殿堂非常的華麗.剛剛准備下床.

突然,一個宮女匆匆走了過來.蹲下身,為烈初云穿上鞋子.

"奴婢替娘娘更衣."宮女替烈初云穿好鞋子後,立馬去衣服架子那里,拿來了一件紅色羅裙.

不一會兒,又進來兩個宮女.

幾個人,都開始給她穿衣服.穿好衣服後:"娘娘今天要梳什麼頭?!!"一個宮女問道.

烈初云垂頭看著自己的身上穿著的衣服,雖然一件不是第一天穿魂國的裙子了.可是,這個裙子也太誇張了吧.

本身就是紅色的衣服了,還要用金色鉤花紋.簡直是直接去紮人眼睛麼.她皺了下眉頭:"沒有別的衣衫了嗎?!!"

"有,娘娘請跟奴婢來."宮女領著烈初云走到一個紅木衣櫃前,打開衣櫃.

哇塞!!

花花綠綠!!每一件都那麼的刺眼.這個顏諾離每天都穿的這麼張揚嗎?!!太恐怖了吧."就這些了?!!"烈初云繼續問道.

幾個宮女相視看了一眼,娘娘這是怎麼了,這些衣服都是她最愛的啊.怎麼突然不喜歡了.

烈初云見她們都害怕的樣子,也能夠想到怎麼回事,大概是以前被顏諾離給嚇的:"算了,我穿這件吧……"她隨意拿出一件淡紫色的衣裙.

"是."

宮女又立馬替她換了上.

梳妝台前.

"娘娘,梳您最喜歡的流云髻如何."宮女問道.

"嗯.隨意吧……"

頭發被扯來扯去,然後,被很靈巧的盤了在了上去,只有幾絲黑發垂下,看起來,很是嫵媚.

金色發簪插上.剛剛插到一半.

"那個藍紫色的發飾不錯,換那個吧……"烈初云指了指一邊的一個發釵.那些金色的頭飾,太紮眼了.

而且也真重,一個頭冠帶著,還垂下幾條長長的鏈子,太痛苦了.

"是."

梳妝好後.

宮女們都傻眼了,這個人,還是以前的離妃娘娘嗎?!!一身淡紫色衣服,和偏素雅的妝容.

以前都是披金戴銀,一身花衣.

"綠籬呢?!!"

"娘娘說,從冷宮帶回來的宮女?!!"

"嗯."

"在庭院忙著呢,奴婢這就去把她叫來."

"嗯,順便叫宮里的太監宮女,全部來大廳集合."烈初云說完,坐到殿堂上的椅子上.昨天回來的晚,她沒有心情理會這些.但是,接下來的日子,還不知道要用顏諾離這個身份在這里呆多久.

沒有一會兒.

整個殿堂都站著宮女太監.

"綠籬,過來我身邊."烈初云招了下手.

綠籬低著頭,走到烈初云的身邊.

宮女太監都面面相覷,離妃娘娘好像對這個帶回來的宮女特別好.

"你們也都知道,我是剛剛從冷宮回來的.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事情,從今天開始,我回來開始,一切都是重新開始,我將重新認識你們."烈初云冷靜的說道,掌握大局她手到擒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四十四章:出賣她,死定了
下篇:第七百四十六章:推脫,硬著頭皮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