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四十四章:出賣她,死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四十四章:出賣她,死定了

烈初云立馬捂住臉上的面紗:"一看你的穿著,就非富即貴,這里又是皇宮,你的地位肯定在我之上,我若是嚇著了你,一定會受到懲罰的.帥哥,半夜在這里相遇,也是緣分一場,你就給我指一下路吧,我必當懷抱感激之心."

"帥哥?!!"男子疑惑了下.

"哦,就是誇你長得很漂亮."烈初云解釋道.

男子抬起手,指了指後面:"這從里出去,左轉,右轉,再左轉,直走."

"謝謝,謝謝."這回好了,不用再向蒼蠅一樣到處亂竄了.趕緊左右看了看,朝他指的路,跑了過去.

烈初云剛剛離開.

男子回眸,走出亭子,沿著一條小路,走了一會兒後,只見,一個太監正站在不遠處等候著……

"小寬子,今晚有個宮女想要逃出宮,若是被侍衛抓住了,直接帶到朕面前."他眸子一冷.

太監愣了一下:"是."皇上這是怎麼了?!!連一個宮女的事情也要管?!!聖意難測,他也只好點頭,退下立馬去辦事.

烈初云一路根據那個男人說的,跑了好遠,遠遠的都能夠看到了外面的大宮門,再往前走,就沒有遮蔽物了,而且,侍衛也越來越多了,是自己闖出去嗎?!!

握了握拳頭,以自己的力量,能否打得出去.對方人這麼多,自己又沒有武器,要是有把加特林,倒是能夠殺出一條血路.

回頭望了望,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啊.如果不走出這個皇宮,自己怎麼活下去,怎麼回到自己的時代.

咬了咬牙,她小心翼翼的沿著牆邊,走了過去,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跑,那麼翻牆出去總可以了吧.這樣要是被一兩個人侍衛撞見了,自己還有一線生機.

正當她捉摸著……

"誰!!誰站在那."突然又光亮穿了過來……

該死,被發現了,烈初云顧不得那麼多,就要從這里跳上去,直接爬出去.

可是剛剛准備跳起來時,一群人突然跑了過來,拿著燈籠將她圍住.

"你是誰!!竟敢想要翻牆出宮!!"一個侍衛大聲說道.

因為這個動靜,又來了一隊人馬,帶頭的人,在那個侍衛耳邊說了幾句.

烈初云皺起眉頭,賭輸了,看來這回死定了!!本來只有一隊人馬的,誰知道又突然來了一隊.打的話,肯定只會鬧出更大的動靜.

可是,這群侍衛怎麼沒有動靜,也不把自己綁起來,什麼話都不說,只是圍住自己.

僵持著……

不一會兒,一個太監匆忙的趕了過來:"就是這個宮女要逃宮嗎?!!"劉寬上下打量烈初云.

"寬爺,剛剛抓到這個宮女,想要翻牆出宮."

劉寬點了點頭:"把人帶走."

"是."

接著,兩個侍衛,將烈初云押了起來……

烈初云動了動身子:"放開,我自己能走."疑惑這個公公是誰,但是,他為什麼要帶自己走,要帶自己哪里?!!

侍衛不知道該如何.

劉寬回了下神:"她說自己走,就讓她自己走,你們在後面跟著就行."畢竟是皇上要見的女人,他哪敢怠慢這,不管皇上是要殺還是……

咦……這個公公,真奇怪.

跟著那個公公走著,身後還跟著一大群侍衛,張張揚揚的被帶去了一個宮殿.這一路,烈初云不是沒有想過套啊,可是,身後那群人,看的實在是緊的狠.

宮殿門口,烈初云抬起頭.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著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面龍飛鳳舞地題著三個大字'聖華宮’

這可比那冷宮看起來霸氣好多.

只見那個公公推門進去後,不一會兒又出來了,看了一眼烈初云:"進去吧……"

烈初云愣了一下,捂著臉上的蒙面絲巾,走了進去,公公沒有跟進來,侍衛也沒有跟進來,這,這到底是要怎麼樣啊.

應該沒有人認出自己來才對,沒有人會認為自己是顏諾離啊.

那怎麼會把自己帶來這個宮殿啊.

宮殿里的擺設,更是氣派萬分,烈初云左右看了一下,這個宮殿,大的要死,張望了好一會兒,在一邊的看到了一個人影.

她埋著步子,掀開金色窗簾,在前方坐著的是……是花園里看見過的美男子!!他還是那身水墨色的衣服,只是上面的花紋看的更加清楚了,好像是……龍紋?!!?!!

他的五官,在燭光下也看的更加清楚.帥氣的讓人有絲心動.可是,自己還是被眼前這個男人的容貌,感到震驚了一下.或許,或許是因為第一次接觸魂國的男的吧,他們身上的氣質,有些不同?!!

"我們又見面了."男子冷冷說道.手里握著一塊玉佩,玩弄著……

烈初云回過神來,盯著眼前的這個男人,奇怪……難道是他出賣自己,叫人把自己抓起來的?!!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人.

"你早就料到我們會再見面麼."烈初云深鎖眉頭.

"我只料中你逃不出這偌大宮城罷了."他淡淡說道:"說吧,你為何要逃出宮."斜眸,看向她

烈初云眸光轉了轉:"我只是一個小小宮女,在這宮城之中,受盡欺負,只是想為自己掙出一條出路罷了."她繼續說著謊言,這個人,既然這麼有權勢的話:"既然你這麼愛管閑事的話,不如放我一條生路,讓我離開這個宮城."只有是有點勢力的人,要帶一個宮女出宮,很容易吧.

"看來你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男人站了起來,緩步走近了烈初云.

烈初云不禁的往後退了一步:"如何,你答應我嗎?!!"

男人停下腳步:"你叫什麼?!!"

"我……叫……"烈初云垂著頭.這個人如果真有權貴,不會不認得顏諾離的.不能說自己是顏諾離,那說自己是誰呢?!!

在烈初云猶豫之時.

突然,一只大手挑起了她的下顎.

烈初云猛地慌神,想要去捂住面紗.卻在那一瞬間,面紗被輕易的扯下……她惶恐的睜大眼睛.

當整個面容暴露時……

男子眸子里閃過一絲冷眸.

"你!!"烈初云剛剛想指責對方,突然的舉動.

只見,對方起手'啪!!’一巴掌扇在了烈初云的臉上:"顏諾離,你竟敢欺君罔上!!"男子眸子一冷.

烈初云側著臉,左臉被那巴掌打的生疼.她長著嘴,緩緩的看向面前的男人:"你瘋了!!"左臉的疼痛讓她一時沒忍住怒火大聲吼了出來……

這時……

因為聽到吵鬧聲,一群侍衛闖了進來……

"皇上……您."侍衛們大聲喊著就沖了進來.跟著進來的,還有劉寬公公.

劉寬看了一眼情況,哎呀!!怎麼那個抓來的出逃宮女是,是被打入冷宮的離妃娘娘,趕緊用眼神示意那群侍衛退出去.

皇上?!!

烈初云斜眼,瞥向面前的男人,以為他可能是王爺什麼的,沒想到,竟然是皇帝?!!自己一直把皇帝想成一個糟老頭了,沒想到,竟然是……是這樣的.天啊!!自己遇見的竟然是皇帝,還被抓過來了.

"顏諾離,擅出冷宮,你可知道這是何罪!!"男子深鎖眉頭,無疑看得出他的眼中有著怒氣與厭惡.

他,軒轅夜.魂國君主.

烈初云咬著下唇,該死的,這個皇帝也把自己以為是那個棄妃了,他會不會一怒殺了自己啊.都說皇帝心情喜怒無常,看他的表情,似乎很討厭我啊.哦……不,大概是很討厭顏諾離.

也難怪,誰較顏諾離打死了他的寵妃呢.

可是,自己這個時候說,自己不是顏諾離,他會信麼?!!說不定以為自己瘋了呢.不行,自己該怎麼辦.

不能說錯話,接下來說的每一句話,都不能有錯.

深思熟慮後,烈初云朱唇輕啟:"我想請問一聲,皇上,我是否還是你的妃子."這樣說話好奇怪啊,可是,也只有這樣了.

軒轅夜輕皺眉頭,顏諾離這是怎麼樣,以前見到自己,就立馬會變得嬌聲嬌氣,如今說話竟然有了底氣,而且……眼里竟然還多了幾分凌厲,完全不像之前的她.

見他沉默.

烈初云咽下一口唾沫繼續道;"既然我還是你的妃子,那麼有人想在冷宮之中毒死我,我當然要從那個宮里逃出來,我就算再不濟,那也是你的妃子,豈容死的不明不白."她眸子一挑.

軒轅夜一怔.這個女人,何時說話有了英氣,以前只是一個愛爭風吃醋,無理取鬧的女人.按照她的秉性,怎麼說的出這等會話來……

站在簾子後面的劉寬也變了臉色,這離妃娘娘,只是在冷宮關了兩個月而已,怎麼說話做事像變了一個人,還假裝成出逃宮女吸引皇上注意力?!!後宮中人都知道,離妃,任性囂張,雖然有絕世容貌,卻蠢鈍如豬.和親兩年,皇上極少會碰這個女人,但是由于是它國和親公主,即使多年不得聖心,地位也非常牢固,若不是這次沖動打死張才人.貴妃頭銜也丟不了.

"你說,有人要毒害你,所以才逃出冷宮?!!"軒轅夜皺起的眉頭舒展開,雖然怒氣消了一點,但是對于眼前女人的厭惡,絲毫未減.

"不信你可以傳冷宮里的綠籬."她仰著頭,管你是否有多討厭這個顏諾離,我也要先保住這條命先.

"小寬子."

"奴才在."

"去吧冷宮的綠籬叫過來."軒轅夜坐回到剛剛做的榻椅上.

烈初云深深吸了一口氣,還好,這個皇帝還不算昏庸,沒有直接一刀把自己咔嚓了.希望他倒是念及一下和那個顏諾離的夫妻之情……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四十三章:傳說,離開的契機
下篇:第七百四十五章:怪異,神情恍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