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四十三章:傳說,離開的契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四十三章:傳說,離開的契機

"她?!!"

"哦,不,我說我,怎麼被打入冷宮的."

"您將皇上的寵妃,張才人給活活打死了.所以被廢除了貴妃頭銜,貶為妃子,打入了這深宮之中,沒有旨意,永不得踏出冷宮一步."綠籬有些後怕的說這些話.

聽完這些話.

烈初云差點從凳子上滾下去,什麼?!!一開始聽著還好,是一個國家的和親公主,是高高在上的貴妃.後面就突然淪落成,冷宮棄妃,還是殺了人的.這不是叫她永無翻身之地麼!!

"偶買噶!!"烈初云拍了下額頭.

"娘娘您說什麼?!!"

"沒什麼,綠籬那碗綠頭湯,是誰送來的."

"一碗綠頭湯,多少人經手,怎麼查的出來啊."綠籬低頭說道.

"哦?!!是嗎?!!"烈初云眸光婉轉.查不出來嗎,若是這個離妃還是個有權有勢的貴妃娘娘,還查不出來這些貓膩麼,不過,由此也看得出來一件事,這個顏諾離的人緣不太好啊.都被打入冷宮了,還有人想要弄死她.:"那麼我為人,如何."

"娘娘,待人……帶人……很好."綠籬顫抖的說道.

烈初云托著腮,看著她的表情.不禁的輕笑一聲,哎……綠籬丫頭說句話都害怕成這個樣子了,這個顏諾離,大概待人不會好到哪里去.說起來,她都活活把人打死了,也真夠混蛋的.還是殺掉皇帝的寵妃,在這個專權的朝代,那要多大的膽子啊.依此看來,這個離妃,是有夠狂妄的.

桌子前,烈初云只是用三言兩語,就哄得綠籬說出好多事情,根據情況就分析出了顏諾離的秉性.

可是越是分析的透徹,她就越頭疼.

照綠籬所說,自己分析得出來的結論,這個顏諾離.囂張跋扈,沖動好勝.不過,這些話談下來,這個綠籬宮女卻是不錯.

按照顏諾離那樣的,還被打入冷宮,絕對沒有人願意待這個冷宮娘娘好,可是,這位綠籬宮女誤以為自己是喝了毒湯的離妃後,是真著急出眼淚了,是個心地好的姑娘.大概也就是這麼心地好,才會被打發到冷宮伺候人吧.

"綠籬,你說,這些菜里,還會不會有放毒呢."烈初云看著已經快涼掉的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娘娘放心,奴婢已經用銀針試過了,這些菜里都沒有毒."綠籬說道.

"嗯."點了點頭.看著菜色,烈初云還是沒有動筷子.

"娘娘不吃嗎?!!"

"沒胃口,撤下吧……"

"哦……"

綠籬將菜端了出去.烈初云獨自一個人走到了庭院里去,冷風襲襲,這院子真是說多荒涼有多荒涼.這種時候,她怎麼還有心情吃東西啊.自己該怎麼穿越回去自己的時代啊.

抬頭看著天空.

月亮離自己好近啊.

星星也好多,不愧是魂國的,沒有什麼環境汙染.不過,這個國家,叫魂國吧,魂國,曆史上沒有聽說過這個國家.

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莫名其妙的國家.沒有曆史記載,只知道,這里的一切,跟大烈有點像……

怎麼會有穿越到一個從來沒聽過的朝代這種事情,要是早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她絕對碰也不回去碰那些戒指.

只是,現在頭疼的是怎麼回去自己的年代.

完全不知道要用什麼契機.戒指的話,根本不知道能去哪里找.難道真的要在這里當一輩子的冷宮娘娘.

別開玩笑了!!

這輩子還不想這麼就完了.

次日……烈初云起床後.綠籬端來了梳洗的東西.

醒來後,還是這個陳舊的屋子,真的沒有辦法回去了嗎?!!烈初云哪有心情梳洗.蓬頭蓋臉的坐了下來……

綠籬將太監送來的早膳拿了出來,擺放在桌子上.

這時……

"啊!!"綠籬突然打翻了送來的早膳.

烈初云一下回神過去,只見掉在桌子上的銀針頭發黑!!飯菜有毒.猛地站了起來,她昨天就什麼東西沒吃了.今天這些早餐又有毒.該死的!!這會兒別說是想要回去自己的時代,估計在呆上幾天不會餓死就會被毒死的!!

"綠籬!!"她冷冷叫道.

"娘娘……這,這."她驚慌失措的看著發黑的銀針,雖然以前娘娘很蠻橫,但是如果娘娘死了的話,自己在宮中也沒有人保,一定也會受到牽連陪葬的.

"別怕,大概是知道我昨天沒死,所以今天又來下毒了.我先不追究下毒的人是誰,綠籬,你只要告訴我,怎麼樣才可以離開這個冷宮."她出奇的冷靜,幸好跟著老爸老媽見過不少風風雨雨,這些場面,還壓得住.只是……現在自己是代替人家棄妃的位置,顏諾離又那麼遭人恨,早晚會被人弄死的.

綠籬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她,奇怪,真的是性情大變呢,說話也比以前溫和了不少,不是動不動就罵人了,也不擺架子了,也不罵人了,也不自稱自己是本宮了.娘娘喝了綠頭湯之後,真的變化好大啊,心里感歎完後,綠籬說道:"只有您重新獲得皇上的寵愛,才有可能離開這里……"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烈初云拍了下腦袋.該死,我又不是真正的離妃,怎麼獲得什麼皇上的寵愛,又不是他老婆.那個皇上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糟老頭子呢.

綠籬搖了搖頭:"奴婢不知道.只是皇上有過聖旨,永生不許您踏出冷宮."

烈初云頓時感覺天都要塌了.就算現在和別人說自己不是顏諾離,而是烈初云,也不會有人相信的吧,誰會信這種穿越的蹊蹺事啊.

可是,這個冷宮,自己真的不能再待下去了.

"有新的銀針嗎?!!"烈初云開口問道.

"有."綠籬掏出一根新的銀針.

烈初云將它插在米飯里,試了好幾次,米飯沒有問題.拿起快起,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想要離開這里,就必須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回到自己的時代.

綠籬不可思議的看著她,娘娘真的變化好大啊,竟然只吃白飯,以前就算有菜也會嫌棄的,經常會因為飯菜不好吃而大發雷霆.

平靜的過去了一天.入晚時,她囑咐綠籬不要熄蠟燭.喜歡有著光亮的睡覺.

直到深夜時,烈初云睜開雙眸.以昏暗的光線,找出了一件衣服,又拿出一張絲巾,蒙住自己的臉.哎,如果能夠扮成宮女的話,自然是好的,可是這個離妃以前那麼囂張跋扈,大概這個皇宮里,認識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只好蒙臉了.

弄好一切後,她,悄悄的到庭院.

光明正大的逃出去是沒有可能了,門外都守著侍衛,只有爬牆了.

握了握拳頭,伸了伸腰.她烈初云可是得了母後和父皇的真傳啊,爬牆什麼的,小意思.

她三下兩下爬上高強.跳下,輕聲落地.

該往哪里跑呢.回頭望了一眼冷宮,總之不能夠呆在這個破地方.

多想去問一聲,從哪里能出皇宮啊.可惜,這不在自己的那個世紀,去問一聲就會被咔嚓掉.

東躲西藏,在偌大的皇宮中,她自己都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只感覺從一到宮門闖進了另一道宮門,現在,在一個花園里,根本不知道該往哪里跑……

捉摸著,突然,月光下,一抹身影映入自己眼簾,在前面湖邊的亭子邊,站著一個男人.

烈初云悄悄的走近.

那個男子正望著前方的荷花湖.

一身水墨色的衣服,衣服上用金線勾勒出花紋.看起來,十分的顯貴,一頭黑色的長發.

烈初云躲在一邊,從側邊望過去,這個男人是極美的.

看穿著,不是侍衛……他是誰?!!

"誰躲在那."沒等烈初云想清楚,那男人就轉過身,看向烈初云躲著的地方.

烈初云一驚,被發現了?!!是自己不小心弄出聲響了嗎?!!反正這人不是侍衛,免得引起更大的騷亂,烈初云系緊了臉上的面紗,跳了出去,直接竄到了男人面前,食指放在唇間:"噓."

男人輕皺了皺眉頭:"汝乃何人."

近距離看著這個男人,烈初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看起來,大概,二六,七,眉宇之間,有一種讓人難以言語的霸氣.和自己的父親一樣,母後說,那是屬于男人的王者氣概,只有強者,才會散發出那種氣魄.

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加上那一頭青絲,魂國竟然也有這麼帥氣的男人:"我?!!我是新來的宮女."

"何以帶著面紗."男人眼神閃過一絲冷漠.

烈初云趕緊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面紗:"我得了病,臉上長了些紅疹,白天不敢出來,就算是晚上出來,也得蒙著臉,生怕就嚇著人."她瞎編道,上下打量男人,看他穿著,甚是顯貴:"你又是誰?!!半夜一個人呆在這里,就不怕侍衛抓你?"

"嗯?!!你不認得麼."男人眸子一斜,每一個眼眸,都霸氣無疑.

烈初云眨了下眼睛.,她可是初來乍到啊,就算你是什麼王爺太子,我也認不出來,實在是抱歉了:"都說我新來的麼.對了,你知道出宮的門在哪嗎?!!"正好問個路.

"哼?!!你找宮門干嘛?!!想要逃出宮嗎?!!"男子冷冷說道.似乎對眼前的蒙面女子有了半絲興趣.

"你真愛開玩笑,那可是殺頭的事情,我一個宮女哪敢做啊,只因為這皇宮太大了,我得了病,又是新來的.白天不能亂走,只有晚上熟悉一下環境."瞎扯道,至少還不能傻逼到和一個陌生說,自己要逃走的事情,"把面紗摘下來."男子的口吻中,帶著命令……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四十二章:冷宮,原來是棄妃
下篇:第七百四十四章:出賣她,死定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