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四十一章:戒指,穿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四十一章:戒指,穿越

十八載……

自從烈西曉把皇位讓給了云洛後,烈西曉與洛云橫,一直過著神仙眷侶的生活……

而那位叫烈初云的少女,繼承了母親的美貌,聰明.卻繼承了父親的腹黑.讓人捉摸不定.至于性格麼,這可就難說了,有些像洛云橫,又有些像烈西曉.

烈初云把玩著手里的戒指,就在前幾天,自己從皇宮跑出去玩,經過一家古董店的時候,得到了這個.

烈初云看向一邊的桌子.自己竟然意外得到了一枚戒指.根據母親認定,這枚自己意外得到的戒指是,那個母親穿越前家鄉的東西,神之戒!!可是為什麼這個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東西會在這里?!!

母親對自己得到這枚地獄之神,感到非常的驚訝.

據說擁有這只戒指的人,可以得到神的力量……

轉念,突然有種神奇的念想.得到神的力量怎麼樣呢?!!

可是洛云橫也不知道這個戒指到底有什麼用,在大烈也只是個傳說而已……

撒旦之魂.

天使之光.

魑魅之影.

罪孽之角.

懲罰之血.

地獄之神.

這個傳言……只是空穴來風嗎?!!

可是這戒指……今日卻輕易的落到了一個十八歲少女的手中.似乎冥冥之中早已經注定了一般.

真是她與這戒指有緣嗎?!!

夜晚……

烈初云拿出戒指,再自己的小窩里,把玩著.真是奇怪的戒指,是誰造出來的,為什麼會有那種傳言.

趴在床上,烈初云將指擺放好……

"撒旦,天使,魑魅,罪孽,懲罰,地獄."指著床上的戒指,念著它們的名字,這麼奇怪的名字,誰起的.

剛剛念完最後一個詞語時……

突然,一抹月光映射進她的房間.戒指閃出一道金色的光芒!!

"啊!!"她一聲驚呼……

金色光芒,包圍住了她的全身!!

金磚紅牆……

一抹倩影,在這高牆之中,顯得格外惹眼.她的一顰一笑,搶盡了無數人的眼球.

顏諾離穿著了一襲紅色羅裙,梳流云髻,金銀相間的鳳簪間,長長金色流蘇垂下.眉心一朵紅色桃花,腰掛有翠玉,鳳眸一挑,數不盡的高貴.

芊芊玉手,搭放在婢女手中.顰著眉頭,一臉怒氣的來到研華宮.

"貴妃娘娘,您怎麼會來啦."開門的太監看到她,趕緊低下頭.

"滾開."她直接沖了進去.

"貴妃娘娘."

身後,宮女太監,緊緊的追著……

顏諾離直到走到了廳堂,看著廳堂坐著的女人,才停下腳步.

廳堂的女人,一身藍色羅裙,梳著的發髻上,只有簡單的翠玉簪子,比不上顏諾離的華貴,卻別有一番風味.她手里拿著茶杯,看著闖進來的人,眸子一挑:"我還當是誰來了,原來是離姐姐啊."她一抹笑意,柔柔的說著,語氣,有著一絲不屑.

"小賤人,見到本宮還不跪下!!"顏諾離鳳眸閃過怒氣.一上口就忍不住大罵起來,看來這一路,火氣是憋的大了.

肖青青咬了下牙.放下手里的茶杯:"離姐姐,發那麼大的火干嘛?!!"

"跪下!!"顏諾離氣勢洶洶的走到她的面前:"肖青青,被怪本宮沒有提醒你,我是貴妃,而你,只是區區才人而已.跪下!!"

肖青青的手已經開始抖動了:"離姐姐,大家都是伺候皇上的人,何必發妹妹這麼大的火氣啊."她忍耐著說道.

"哼!!小賤蹄子,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淑妃面前說了我什麼壞話麼."顏諾離說罷,啪一巴掌扇在肖青青臉上.

"離姐姐……"肖青青仍舊可憐兮兮的看著她.

顏諾離鳳眸一眯:"你平常就是用這幅可憐的摸樣勾引皇上的吧……"手指挑起肖青青的下巴.

憤怒的甩開.

"來人啊,把這個小賤人給我拉到我的宮里……"顏諾離轉頭,望向身後自己帶來的宮人.

宮人們互相望著,有些不敢動手.

顏諾離臉上的憤怒之意更加深了:"哼,不動手?!!要本宮親自動手嗎?!!只是一個才人而已,我堂堂貴妃,還奈何不了她嗎!!"

"姐姐,離姐姐,我們有話好好說."肖青青一下跪了下來……

這會兒,一屋子的宮女太監都跪了下來,肖青青的貼身丫鬟爬到了顏諾離的腳邊:"貴妃娘娘,您可別聽信了外面的讒言啊,我們主子可一向是尊敬您的."

啪!!

顏諾離一腳踹開肖青青的貼身宮女.

"哼,尊敬!!這個小賤人,在淑妃面前都說了那麼多的壞話,在皇上面前嚼的舌根還少麼!!"

一幫宮人將肖青青強行帶回了流云宮.顏諾離的宮殿.

"張才人,以下犯上,狐媚惑主,依貴妃娘娘口諭,賞三十大板."

二十多板子下去.

屁股見紅.

人躺在板上,一動不動,連叫的聲音都沒有了.

負責打板子的宮人立刻跑了過來;"貴妃娘娘,張才人她……她……"

"她怎麼了?!!"顏諾離悠悠的坐在椅子上,斜著身子輕輕靠著,一副不以為然的摸樣.

"她好像是死了!!"

三十大板,打死了人?!!

顏諾離臉色一變:"死了,才三十大板而已."

"娘娘……"來報的人已經嚇得跪到了地上.全身顫抖.

顏諾離私自用刑,打死張才人的事情,很快整個後宮都知道了.

當天,一道聖旨傳到流云宮.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貴妃顏氏,恃寵而驕,私自用刑,撤去貴妃頭銜,降為離妃.幽徑冷宮,永生不得踏出."

神之戒指,再聚之時.

一道黃光穿破天際,黃光包圍住烈初云.烈初云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好像在變得透明一樣,她猛地想要去抓住戒指.

卻……在抓住的一瞬間,整個身體像是被什麼爪力強烈撕扯.

"啊……"

她大叫了一聲,昏了過去.

朦朦朧朧中……

"娘娘,娘娘……"

好像誰在搖著自己的身子.耳邊還不聽的在喊著什麼.

"娘娘……"哭泣的聲音.

頭好疼,好像撐不開眼睛一樣,她努力的想要把眼皮支撐開,越是用力,越是疼,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使出吃奶的力氣才努力將眼睛睜開.

朦朧中,她看到了雕花木窗,垂眸一看,紅色的木床,白色窗簾垂下.

"娘娘,您醒了.您終于醒了!!吉人自有天相,吉人自有天相啊!!"一個穿著魂國衣服的女子跪在床邊.

烈初云按著自己的腦袋,緩緩的坐了起來,環視了周圍,這,這里,是哪里啊.到處都是木制的東西,古色古香的感覺,但是,卻有一種陰冷.

自己不是在家里嗎?!!

記得拿出了那枚戒指,突然好像戒指發光了.怎麼回事.

"這里……這里是哪里……"烈初云看著跪著地上的女孩,看起來年紀不大,只有一五,六歲吧.

"娘娘,您不記得了?!!這里是冷宮啊."女孩抹著眼淚說道.

冷宮?!!

哈?!!

什麼冷宮?!!

"我父皇幕後呢?!!"烈初云低頭看著自己,還穿著睡衣,可是,這被子,這床,都不是自己的床.

恍然!!

哦,這里也不是自己的閨房啊.

"娘娘,您沒事吧,什麼父皇母後?!!"

女孩更是聽得一頭霧水,娘娘喝了送來的蓮子湯後,就突然昏厥了過去,嘴唇都發紫了,她剛剛跑出去喊禦醫,誰知禦醫推脫怎麼也不肯過來,等自己回來的時候,娘娘發紫的嘴唇已經退去了,衣服也變了,頭發也變短了.是娘娘自己換下的嗎?!!可是為什麼娘娘剛剛還是昏迷不醒的樣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四十章:最美的時光
下篇:第七百四十二章:冷宮,原來是棄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