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三十三章:真心相愛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三十三章:真心相愛

"冬天很快就要過去了,還請你們一直在這里住下去吧,我會盡全力招待你們的."北疆王此時終于將目光從月痕身上移開,洛云橫懷疑要不是因為說話的時候一定要看著對方才能表示禮貌,北疆王的眼睛一定會一刻不從月痕身上移開.

洛云橫看了看烈西曉,對方也表示同意,她點了點頭,說道:"好,現在天氣太冷了,我擔心云兒和逸兒會不舒服,等到春天的時候天氣轉暖,我們再出發吧……"

玉真公主高興地點點頭,跟著洛云橫說道:"沒錯沒錯,現在太冷了,我們過一段時間再走."

"走?!!你還想到哪里去?!!"北疆王聽到玉真公主又說要離開皺起眉問道.

這半年來玉真公主都一直在外面游蕩,要不是因為這次出了這樣的事情,她肯定還不會回來……

"這次你不能走了,留在北疆,現在三個部落的人剛剛搬過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來幫忙."北疆王說道……

玉真公主臉色一垮,"不要,我要和他們一起出去游曆天下."

"不行!!你是北疆的公主,當然要留在北疆."北疆王一向對玉真公主十分寵溺,但是在這件事情上卻不會讓步.上一次她就是因為沒有告訴自己,才悄悄離開,這次好不容易回來了,不能再讓她走了.

玉真公主皺起眉,同樣十分不快,說道:"可是烈西曉和洛云橫還是大烈的皇上和皇後呢,他們都能在外面游玩,我為什麼不能?!!"

"他們有人照顧,你還未出嫁,成親才是頭等大事."北疆王一口回絕.

玉真公主看了看他,又轉頭看了看云爾,看到云爾也看著他們,猶豫了一會兒才說道:"如果我已經有了喜歡的人呢?!!"

"什麼人?!!"北疆王問道.

"就是喜歡的人,我要和我喜歡的人在一起."玉真公主滿臉通紅,這種事情要她當著另外一個人的面說出來實在覺得害羞.

北疆王皺起眉,絲毫不為所動,說道:"既然是喜歡你的人,那就讓他來提親,我先看看他能不能配上你再說,你是北疆的公主,不是一般人能夠配得上的."

玉真公主不滿地磨著牙,看了看月痕,說道:"那月痕不是也是普通人嗎?!!"

"月痕不一樣."北疆王的目光落在身邊的月痕身上,一下子變得十分溫柔.

"為什麼不一樣?!!"月痕和云爾都是暗宗的人,有什麼不一樣的?!!

"我們是真心相愛,你先把你喜歡的人帶來,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是不是真的相互喜歡."北疆王難得嚴厲地說道,他從小就對自己這個妹妹十分寵愛,有什麼事情都是順著她,就算犯錯也從來沒有責罰過她.但是在北疆王看來,成親是一輩子的大事,絕對不能馬虎,尤其玉真身為北疆的公主,他的妹妹.

玉真公主看到他一直逼問,幾次看了看身後的云爾,但是看到對方卻沒有上前來幫忙說話,也沒有和北疆王說自己就是玉真公主喜歡的人.

這個舉動讓玉真公主心頭一沉,有些失望.

難道云爾其實不喜歡自己?!!或者是根本就不想娶自己?!!這個想法讓她更加難過,低著頭只會說那句話:"我就是有喜歡的人,不用你管?!!"

"我是你的哥哥,當然能管你!!"北疆王伸手拉住她,"你跟我回去吧,從今天開始我要讓人好好看著你,不能讓你又像上次一樣跑了."

"不要,我不去!!"玉真公主不滿地掙紮起來,她回頭又看了一眼云爾,對方只是看著他們,還是沒有任何動作,她只覺得心口就像堵了什麼東西,實在難受.

"跟我回去."北疆王又說了一聲.

這次玉真公主沒有再掙紮,似乎已經放棄了一樣,跟著北疆王走了出去,一邊說道:"我過一段時間再來找你們把."

說完,就跟著北疆王離開了.

直到人走了,云爾也一直看著門口,就好像待會兒玉真公主又會重新出現一樣,可是他看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任何人出現.

"別看了,人已經走了."洛云橫說道……

云爾這次將自己的目光收回來,看著地面一句話也不說,洛云橫看到他這個樣子,卻只覺得自己命苦,為什麼才剛剛解決了一件事情,還沒有開始休息,第二件事情已經緊跟著過來了.

還好洛云橫這人喜歡熱鬧,不然肯定會很煩惱,不對,她現在已經感覺到煩惱了.

"如果喜歡的話就去說啊,俗話說得好,愛要大聲說出來,你不說她怎麼知道,北疆王怎麼知道,而且剛才北疆王不是也說了,只要是喜歡就能去提親,怎麼樣,你要不要去?!!"洛云橫湊過來詢問道.

云爾過了一會兒才搖了搖頭,說道:"她是北疆的公主."

剛才北疆王也說過了,能配得上玉真公主的人都必須要十分出色的人,但是云爾自己只不過是一個護衛而已,有這樣的身份,北疆王怎麼可能會同意.

"你不試試的話,怎麼知道不可能?!!就算是公主又怎麼了,烈西曉還是皇上,北疆王還是北疆的霸主,不是一樣和月痕在一起了嗎?!!"洛云橫不解為什麼一向十分開朗的云爾此時會變得怯懦起來,在洛云橫看來身份什麼都不重要,只要相互喜歡就能在一起,要是所有人都因為地位不同而放棄自己的感情,那現在自己也不能和烈西曉在一起了,就連月痕都不能和北疆王在一起,已經看過了這麼多例子,為什麼云爾還會對自己沒有信心.

云爾依舊猶豫著,洛云橫是東罕的公主,是暗宗的宗主,而月痕也是暗宗的堂主,但是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孤兒,要不是因為機緣巧合進入了暗宗,他絕對不會成為宗主的護衛.以前能成為宗主的護衛已經讓他十分高興,但是現在卻發現這個身份和北疆的公主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正如北疆王說的,能配得上玉真公主的人不會是一個護衛.他失望地站起來,說道:"我出去看看王宮中的警衛狀況."

說完,不等洛云橫再開口,他就已經打開門走了出去.

洛云橫失望地坐下來,沒想到云爾還真的是和玉真公主說的一樣,是一塊千年的死木頭,以前她怎麼沒有發現呢?!!

"娘親,你是想讓云爾和玉真公主在一起嗎?!!"云洛看到洛云橫這麼苦惱的樣子,不由問道.

"沒錯,既然喜歡為什麼不能在一起呢?!!"洛云橫點點頭說道……

云洛想了想,娘親的性格豁達,很多事情都不拘小節,更不會看重身份地位,門當戶對什麼的,但是云洛對于云爾的想法卻知道一些.

"云爾是覺得自己配不上玉真公主吧……"

"所以我才想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麼,有什麼配不上配得上的,大家都是人,能生到帝王家只不過是因為投胎的時候運氣好了一點而已,在我看來並沒有什麼差別."洛云橫直言,從以前開始她就從來不關心人的身世和背景,英雄不問出身,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只要是人有能力,無論什麼困境都能逆轉.

"娘親,云爾可沒有你這麼豁達,我記得小時候的時候,云爾也不是一直都是開心的."云洛回憶著說道……

云爾比云洛還要晚一步進去暗宗,但是那個時候云洛已經成年了,記得第一眼看到云爾的時候,他渾身冰冷,像是已經將自己封閉起來,是在暗宗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慢慢變得開朗.

在人前的時候,云爾表現的十分開朗,對什麼事情都無所謂,大大咧咧的樣子,但是有時候云洛也能看到他臉上出現不一樣的表情,就和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一樣.這樣的人應該就是自卑的,因為自卑才會假裝出一個大家都喜歡的樣子,不想讓自己被討厭.這麼看來,他倒是可以理解云爾現在的感受了.

洛云橫搖了搖頭,她還是想不通,"云爾到底在擔心什麼呢?!!我們該怎麼幫他,可是這種事情他自己不想明白,我們也幫不到他什麼."

又過了幾天,洛云橫果然沒有再看到玉真公主的蹤影,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就連云爾也陰氣沉沉的,但是就算是這樣,也不見云爾提出想要去找玉真公主或者是北疆王.

洛云橫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她每天看到云爾的臉終于不勝其煩地將他趕了出去.

"你去幫我把玉真公主叫過來."

"可是玉真公主她……"云爾還有些猶豫,但是很快就被洛云橫打斷,"讓你去找人,你就去找人,沒有叫過來就把你趕出暗宗!!"

轟一聲,門被關上,洛云橫聽著外面云爾走了,這才重新坐回來.烈西曉正抱著云兒在教他說話,一遍又一遍的不厭其煩,云兒似乎也在認真的學著,但是年紀太小了,說出來的話什麼也聽不懂.

烈西曉將云兒抱過來,在她身邊坐下,云兒就伸手抓住了洛云橫的手,咿咿呀呀地叫著,十分認真的樣子.

洛云橫聽了聽,完全聽不出她在說什麼,只好問烈西曉,"你教了她什麼?!!"

烈西曉沒有回答,只是抱起云兒耐心地說道:"云兒,再說一遍,娘親,不要生氣."

云兒表情嚴肅,十分努力地張開嘴:"咿呀,咿咿呀呀."

洛云橫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雖然云兒十分努力,但是要如果沒有烈西曉在之前先說了一遍,還真的是一個字也聽不出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三十二章:終于生了
下篇:第七百三十四章:自作多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