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三十二章:終于生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三十二章:終于生了

"大夫,她怎麼樣?!!會不會有危險?!!"洛云橫擔心地問道.

大夫擦了擦頭上的汗,他今天半夜被北疆王從醫館里拉出來,被他背著在雨中跑了這麼長時間,一停下就開始接生,要不是他經驗豐富,早就已經不行了.

"還好,還好,時間很及時,要是再晚一些就糟糕了."他說道……

洛云橫這才松了一口氣,伸手握住月痕的手,說道:"聽到了嗎?!!你不會有事的."

月痕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目光看到了倒在亭子外面的北疆王,擔心地看著他.洛云橫伸手安撫她:"他沒事,你不用擔心,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孩子順利生下來."

月痕點點頭,洛云橫伸手拉著她,此時她的痛苦洛云橫都能體會.

一直持續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天邊已經開始泛白,月痕一聲尖叫.

"出來了,出來了!!"

大夫高興地說道,將孩子抱出來拍了拍他的背,一聲響亮的哭聲想起,一直跪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北疆王聽到這個聲音終于抬起頭來,雙眼赤紅地看著亭內的人.

月痕氣若游絲,但是看著大夫懷里的孩子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轉頭看向了外面的北疆王.

北疆王呆呆地看著躺在地上的月痕,似乎這時候才終于找到了一絲生氣,他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邁出去的步伐又收了回來,停在了外面.

洛云橫將馬車上的乾淨衣服拿過來裹著孩子,走到了北疆王身邊,"你看,月痕沒事,孩子也沒事,是個男孩."

北疆王一動不動,目光這時候才癡癡地從月痕臉上移到孩子身上,看著這個紅彤彤皺巴巴的孩子,身體猛然一震,低下了頭.

他的雙手捂住了連,肩膀不斷抖動,雨已經停了,洛云橫穿過他指頭的縫隙,看到他的眼中不斷滾落淚水,仿佛抑制了一晚上的悲傷和絕望一瞬間在這時候宣泄出來……

雨後耳朵清晨,陽光還沒有出現,但是鳥啼已經響起,若是沒有看到滿地的狼藉,誰也不會想到,就在幾個時辰之前,這里還曾經曆過驚心動魄的一幕,足以那個一個男人站在雨幕中哭得不能自已.

月痕又重新回到了北疆的皇宮之中,在禦醫的調理下,身體開始逐漸恢複,但是卻不見她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反而越來越憂愁.她既然願意回來,那就代表她已經原諒了北疆王,但是每次洛云橫看到兩人的關系都覺得有些不對勁,從回來王宮中一直到現在,洛云橫還沒有看到過北疆王和月痕說話.

一直過了十多天,月痕臉上已經出現了血色,但是卻始終憂愁著.洛云橫看到他們這個樣子,問道:"你和北疆王到底是怎麼回事?!!"

月痕只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怎麼能不會知道?!!你不是和他朝夕相處嗎?!!"洛云橫不解地問道.

"不."月痕回答了一聲,低著頭看著懷里已經變得白白嫩嫩的孩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這幾天以來,我和他相處的時間還沒有你們多."

洛云橫聽到她這麼說,不由驚訝,沒想到他們的情況怎麼又變成了這樣,洛云橫還以為他們之間的心結已經解開了,沒想到月痕這邊沒問題了,北疆王那邊又出了問題.

洛云橫有些想不通,但還是想到那天北疆王痛苦的樣子,也能知道他的心情,只不過現在月痕已經回來,他在猶豫什麼?!!

"你們這樣下去也不行,找一個時間談談吧……"

月痕低著頭,傷感地說道:"如果他現在還願意和我說話的話,我會做的,只不過現在只要一剩下我和他兩個人,他就會離開."

洛云橫皺起眉來,沒想到他們之間的關系竟然這麼嚴重了.

聽月痕說完之後,洛云橫特意觀察過,果然發現北疆王都不會和月痕說話.她想了想,找了一個機會拉住了北疆王.

"你和月痕到底是怎麼回事?!!"洛云橫不滿地說道……

北疆王這兩天看上去都萎靡不振,聽到洛云橫這麼問就馬上移開了目光.

"我們之間沒事,還是和以前一樣."他說道……

洛云橫看到他和月痕一樣的態度,心中更是不滿,"什麼以前,幾天前?!!還是幾個月之前?!!"

北疆王張了張嘴,沒有反駁,只是過了一會兒才問道:"你們什麼時候從北疆離開?!!"

洛云橫看到他不理自己不說,竟然還趕自己走,沒好氣地道:"我們等處理完了你們的事情就走!!"

"現在已經處理完了嗎?!!"

洛云橫瞪了他一眼,"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月痕不是已經回來了嗎?!!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不,不是."北疆王搖了搖頭,終于抬起頭來,表情十分痛苦,無比艱難地說道:"你們什麼時候走,請把月痕也一起帶走吧……"

此話一出,門外就傳來了東西掉落的聲音,月痕站在門口,震驚地看著他.

"你趕我走?!!"她不敢相信地問道.

北疆王看到她又迅速移開目光,隨即點了點頭.

月痕大步走了進來,站在北疆王的對面,對方一看到他就移開了目光.

"你看著我,你為什麼要趕我走?!!"月痕不滿地說道……

北疆王猶豫了一會兒,才終于開口說話:"你走吧……"

月痕不相信地倒退了一步,臉上的表情瞬間龜裂,隨即上前一步一拳打在北疆王的肩膀上.

"為什麼?!!你之前不是還讓我回來嗎?!!為什麼我現在回來了,你卻要讓我走?!!"

北疆王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默默承受著月痕一下一下的擊打,也不看月痕.

"你看著我!!"月痕淒厲一聲,讓北疆王終于抬起頭來……

"你給我一個理由,為什麼讓我走?!!你說了,我就會離開."淚水已經從眼中滑落,月痕淚流滿面地看著北疆王.

北疆王下意識地想要移開目光,但是卻又被月痕厲聲喊住,他看著眼前已經哭成淚人的月痕,此時此刻才終于明白什麼是心如刀絞,什麼是痛徹心扉!!

"我……"北疆王猶豫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我不想再看到你那天的樣子了."

"什麼?!!"月痕有些不明白地問道.

北疆王伸手捂住了臉,悲痛地說道:"我不想再看到那天你氣若游絲的樣子,若是再讓我看到一次,我會瘋掉的,真的會瘋掉的.月痕,都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你才會變成那樣,就像你以前說的,要是你繼續留在我身邊,可能會再次受到傷害."

"就因為這樣,你要讓我走?!!"月痕不敢相信地問道,她這幾天來猜測了幾百種幾千種可能的原因,但是卻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北疆王艱難地點了點頭.

月痕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樣子,不由破涕而笑,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走了."

北疆王抬起頭來,驚訝地看著她.

"我不走了,因為我和你一樣,我不想看到你那天的樣子,就算是現在,只要一想起來,我的心就一陣陣發疼,我不想看到你那個樣子,所以我要留下來."月痕一字一句地說道,想要扔北疆王那個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想法.

"月痕……"北疆王艱難地開口,伸手將她攬入懷里,力氣大得仿佛要將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中.

"不要離開我."他說……

月痕點了點頭,"我知道,我不會走."

"不要離開我."北疆王執著地說道……

月痕沒有絲毫不耐,只要北疆王一問就耐心地回答.

"我不會走,我永遠也不會走."

洛云橫早就在他們誤會解開的時候悄悄離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此時其他人還在等待著……

"怎麼樣?!!他們怎麼樣了?!!"玉真公主緊張地問道.

"放心吧,他們兩個已經和好如初了."洛云橫滿意地坐下來,想了想又說道:"不對,准確地說他們的關系應該比以前還要親密了."

"真的?!!真的不會鬧別扭了?!!"玉真公主高興地問道.

洛云橫點點頭,說道:"這是當然."

玉真公主跳了起來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道:"那我現在就去看看."

洛云橫連忙喊住她,現在兩個人才剛剛和好如初,怎麼能讓玉真公主過去打擾,"你回來,讓他們自己待一會兒,都已經和云爾在一起這麼久了,怎麼還不清楚呢?!!"

洛云橫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可以調侃玉真,果然看到她的臉迅速紅了起來,回來坐在洛云橫對面.

"你胡說什麼."

洛云橫看到她一邊說一邊還望云爾的方向看了兩眼,心中道,都這樣了還狡辯,但是嘴上卻說道:"是我胡說,是我胡說,可以了吧……"

玉真公主這才滿意地低下頭,但是臉上卻一直紅紅的.過了一會兒他們還沒有去找北疆王和月痕,兩人就已經相攜而來……

月痕輕輕依偎在北疆王的身上,臉上帶著甜蜜的笑,戀人更如膠似漆,感情更勝從前.

"要不是因為你們,我們也不會解開誤會,謝謝你們."月痕對著所有人說道……

玉真擺擺手,不甚在意地說道:"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只要你們不再繼續誤會就好了."

月痕聽了,轉過頭看向身邊的北疆王,眼中帶著一絲嬌羞.

"以後我不會再誤會他了."月痕說道……

"以後無論什麼事情我都會和月痕說,不會再瞞著她."北疆王也同時說道……

玉真公主轉過頭,似乎是受不了他們甜蜜的樣子,摸了摸身上冒出來的雞皮疙瘩……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三十一章:月痕要生了
下篇:第七百三十三章:真心相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