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二十四章:恩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二十四章:恩情

"那是因為什麼?!!"洛云橫問道.

"這就和三個部落之間的關系有關,因為這里的人從來沒有從這里走出去過,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們只知道這片土地能夠放牧,能夠養活自己和家人.要是離開了這里,其他部落的人就會將他們的土地奪走,到時候他們就會失去賴以生存的地方,這就是他們一直不願意離開的原因."

竟然是因為這樣.若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這倒是好辦,只要讓北疆王帶一些另外的地方洋芋出來的馬匹和牛羊過來,就能讓他們知道另外一個已經為他們准備好的地方要比這里更好.

"首領的意思是?!!"

"你們和第一部落的比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到時候可以讓所有人知道,並非只有這里才能養育出好馬好羊,只要他們心中動搖了,到時候他們就會想著離開,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就算是部落里的人也是這樣."

洛云橫點點頭,說話間,心里已經有了計劃,說道:"既然如此,我會讓北疆王派人帶一些好馬過來,到時候我們之間的比武可以擴展成我們對戰你們三個部落,這樣部落之間的關系能更加緊密,只不過到時候我們會使用北疆王帶來的駿馬,弓箭,借機向他們展示."

"這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一談妥,洛云橫就站了起來,"那就將比賽的時間調整到後天,等北疆的東西到了再開始.距離領土交換的時間之剩下十天了,我們需要抓緊時間,到時候時候一到了,無人之地的人就會沖進來."

第一部落的首領也跟著站了起來,對著洛云橫深深鞠躬,感觸良多地說道:"若是此時能成,洛云橫姑娘你就是我們三個部落的恩人."

洛云橫擺了擺手,說笑道:"恩人倒是談不上,我這次會過來,只是因為為了防止一個家庭的破碎."

洛云橫幾人一回去,就將第一部落首領的話和北疆王說了一遍,他聽後也十分激動,當下便啟程回去了北疆,承諾第二天一定會帶著東西趕到.

……

第二天,所有人都在等著洛云橫幾人和第一部落的比武,但是還沒有等到比武的消息,另外一個消息就傳開了,說是第三次比武將不是洛云橫幾人和第一部落的比武,而是要挑戰三個部落,要從三個部落中選出最出色的幾個人進行比試.

這個消息一傳開,所有人都沸騰了,本來還翹首以盼洛云橫幾人和第一部落大戰一場的第二部落和第三部落瞬間猶豫了,怎麼說他們也是住在以前的人,雖然平時磕磕碰碰,但此時也應該團結一致,一致對外才是.而且一聽洛云橫幾人的語氣也實在狂妄,挑戰第一部落不說,現在竟然還想要一起挑戰三個部落,很明顯就沒有將他們第二部落和第三部落的人放在眼里.

不少人都因為這個消息而開始蠢蠢欲動著,才不到中午,昨天已經結下革命性友誼的第二部落和第三部落就迅速達成了協議,先暫停兩個部落之前的不和,團結一起,齊力抗外.

很快,本來還按兵不動的第一部落就發現不斷有第三部落和第二部落的人在周圍晃悠,他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讓第一部落的人還以為他們要合起來攻打第一部落,沒想到他們在外面猶豫了一會兒,終于過來了,開口第一句話就是:"你看我們能不能加入你們的隊伍里?!!"

第一部落和其他另個部落第一次的曆史性會晤終于達成,那人先是愣了一下,條件反射地回答:"什麼隊伍?!!"

他一回答,第二部落和第三部落的人就放心了,很快就把他們的計劃說了一遍,那人看到他們這麼熱情,第一部落的人也聽到了那個消息,猶豫著去告訴了首領.第一部落的首領當然是喜聞樂見,通知第一部落的人,如果他們願意,可以和其他部落的人合作……

第一部落的人多多少少也看過之前洛云橫他們幾個人逆天的實力,雖然說他們對自己有信心,但是多一點保障也沒有錯,和其他部落的人合作總比最後輸了丟人強,于是就同意了.

等到傍晚的時候,北疆王帶來的牛馬都已經到了,洛云橫和幾人走出門去查看,一出帳篷就看到了第三部落和第二部落的人在第一部落的地盤上晃悠,而且還沒有打起來,還真是稀奇.

北疆王帶來的馬匹就放在外面,洛云橫趕到的時候那里已經聚集了不少部落里的人.這次北疆王帶來的都是千里良駒,雖然之前部落里的馬匹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和眼前的比起來就明顯低了一個檔次,也能看出北疆王在這麼短的時間准備這些馬花了不少心思.

而且這里不止是有馬匹,還有牛羊,全部都是在那片草場上養育出來的.

圍在周圍的幾個部落的人此時已經能熟練地對話,不解地問:"如果說馬匹是因為要比賽騎術,那這些牛羊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可能是帶來吃的吧……"看著眼前這些肥美的牛羊,眾人都有些眼饞,但是更多人的目光還是落在了那些馬匹上.

對于牧民來說,馬匹就是他們的生命,是最重要的伙伴,此時他們看到這些馬,都恨不得上前摸一摸,騎一騎.

洛云橫看到他們的樣子,就知道這次的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其實剛才她不是來看馬的,而是來看是三個部落的人的表現,看到他們這麼眼饞眼前的牛羊馬匹就放心了,只等著第二天向他們好好展示一下.

……

第二天,洛云橫牽著從北疆王帶來的馬匹中最好的一匹馬走了出來,這是一匹汗血寶馬,可以說是馬匹中最尊貴的存在,果然一走出來就有不少人垂涎地看了過來,洛云橫知道,他們看得都是她身邊的汗血寶馬,就連准備和她比賽的對手也不僅看直了眼.

"你這個是汗血寶馬嗎?!!"那人震驚地看著,他以前只聽說過,但是從來沒有看到過,因為他們這里並沒有這種馬.

洛云橫點點頭,說道:"這是在另外一個草場上養育出來,聽說那里不止一匹."

洛云橫有些隨意的態度,更是讓對方震驚,再回頭看向自己帶來的從三個部落中千挑萬選出來的良駒就顯得有些黯然失色.

本來就已經十分厲害的汗血寶馬,再加上洛云橫稍稍使用了輕功,輕飄飄地落在馬背上,汗血寶馬就會沒有負重地跑完了全程.洛云橫的馬跑到終點的時候,另一方的才子跑到一半而已……

第一場比賽,當然是洛云橫以很大的優勢贏了,但是為了顯示他們帶來的馬匹,她之前還和部落的首領商量著增加了幾個項目,能讓更多人看看這些馬的厲害.甚至還大方地借出了幾匹馬讓他們試試,洛云橫,云洛和云爾幾人都上去比試過幾次,每次都是以絕對的優勢勝出,光是騎術這個環節就已經花費了不少時間.

接下來的第二場,還是云洛出場,只不過這次他使用的也是北疆王帶來的弓箭,更加強大,威力更加驚人,在比賽力量的時候,射出的箭矢直接穿透了八個箭靶,釘在了第九個箭靶上,可以說能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但就算是云洛的成績如此驚人,他手中的彎弓也沒有折斷和變形,幾乎在松手的一刻就迅速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好厲害的弓!!到底是用什麼木頭做成的,竟然韌性這麼好!!"有人忍不住問道.

云洛將准備好的答案說了出來:"使用另外一個草場里的樹木做成的."

他只說到這里就走了,眾人更是好奇,之前的馬匹也是另外一個草場養出來的,弓箭也是另外一個草場的樹木做成了,這個"另外一個草場"究竟是什麼地方?!!

距離比試的時候,部落一方已經換了一個對這方面更加擅長的人,他的手臂極長,而且手臂上的肌肉高高隆起,就像一座小山一樣.他還是部落中又名的神射手,無論多遠的距離都能射中,還曾經有人說過,他在草原的這頭射出一箭,就能擊中正在草原的那頭吃草的野兔.

當然這些都是誇張了的傳聞,但是也足以證明他的強大.他上一次還觀看了云洛的比賽,知道他上前直接將巨弓給拉斷了,心中對他一點也不敢放松,只是每次看到這麼強大的人竟然還只是個小孩子都有些不太習慣.

"你若是再繼續看著我,你就要輸了."云洛注意到對方探究的目光,不滿地說道……

那人才終于驚醒,轉過頭伸手拉住了自己的弓箭,為了讓兩個人的比賽更加明顯,這次兩人將會同時射箭,到時候一對比就知道誰輸誰贏,而且今天的箭靶還在上一次的基礎上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

第一箭,兩人都同時射在了靶心上,不偏不倚,打成平手.他們不得不將箭靶的距離再次拉遠,但是緊接著第二箭,兩人的箭矢還是一樣落在了靶心上.但是這次大家都看得出來兩人的實力已經到了盡頭,他們將箭靶再次拉遠,要一次決出勝負來……

云洛這次也緊張得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用自己的腳代替手拉開了巨大的彎弓,用頂級木料做成的彎弓徹底繃成了一個圓,云洛的身體徹底舒展,一邊瞄准遠處只剩下一個點的箭靶.

咻--箭矢飛出,一箭落在箭靶上,但是卻沒有射中靶心.云洛有些失望,轉頭朝另外那人的箭靶看去,卻看到上面空空如也,對方竟然脫靶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二十三章:掌握先機
下篇:第七百二十五章:險險勝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