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一十四章:反敗為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一十四章:反敗為勝

洛云橫知道他是在問什麼,只是答道:"她沒事,她不是從懸崖下去的,而是從無情谷另一邊的出口."

北疆王松了一口氣,喃喃道:"還好,還好."

……

第二天,洛云橫帶著幾人來到了無情谷的入口,特別叮囑了北疆王.

"待會兒你就一直待在外面,千萬不能進去,要是月痕沒有原諒你,一看到你就會生氣."

北疆王乖乖地點點頭,"我知道,洛云橫姑娘,你一定要將月痕帶出來."

"不是我想讓她出來她就會出來的,要看她自己."洛云橫說了一聲,轉身走入了谷中,才進來就看到月痕拿著一個木盆正端著水從瀑布那邊走過來……

洛云橫看到她步履蹣跚,又被她嚇了一跳,走過去將木盆接過來,"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要是摔倒了怎麼辦!!"

月痕倒是不在意地笑了笑,說道:"我習過武,不會摔倒."

洛云橫不滿地搖了搖頭,"要論輕功,你根本比不上我,但是我當初也沒有像你一樣."

"那還是因為有烈西曉一直照顧你,我沒有人照顧,所有事情都要親力親為,我已經習慣了."月痕雖然是笑著說的,但是聽來卻十分苦澀.

洛云橫跟著她回到了房間,這才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你和北疆王之間可能有什麼誤會?!!"

"能有什麼誤會?!!那句話我是親耳聽到他說的."

洛云橫想了想,說道:"你知道北疆與那片無人之地比鄰的地方嗎?!!"

月痕轉過頭來,不解地看著她.

洛云橫繼續說道:"那片地上應該住了不少人吧,但是其實那片地方並不是北疆的,而是五十年前無人之地的首領借給了北疆,到那時現在時間已經到了,無人之地要求北疆將那片土地歸還.你在北疆住過這麼長時間,應該也知道,要北疆的人離開自己的家園是多麼不容易,幾乎不可能."

月痕點了點頭,這也是她佩服北疆人的地方,之前她和北疆王還一起去想要讓那片土地上的人離開,但是最後竟然遭到了當地人的驅趕,北疆王回來之後並沒有生氣,而是特別愁苦的樣子,還說不怪他們.

"你要說什麼?!!"月痕不解地問道.

"其實土地歸還的時間就在下個月,但是那里的人一個人也沒有搬走,要是他們再不走,到時候土地交接,無人之地的人就會占領那片地方,他們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還是家里的東西,只要是他們喜歡的都會搶走.北疆王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才會假裝要和思雁郡主成親."

"假裝?!!這又是怎麼回事?!!"月痕皺起眉來,不太清楚兩者之間的聯系.

"思雁郡主就是現在無人之地的首領,北疆王是想要借成親的借口拖延時間,然後想辦法將那里的人都送出去."洛云橫將昨天北疆王說的事情都說了出來,看著月痕的態度,要是她還是不原諒北疆王,那她也不能勉強.

月痕聽到竟然是因為這樣,十分驚訝,她相信洛云橫不會騙她,"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他不告訴我?!!"

"因為有大夫說過你不能受刺激,就決定不告訴你,沒想到你卻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問也不問就離家出走了."洛云橫說著還笑了起來,以前這麼冷靜的月痕,沒想到在這件事情上會這麼沖動,一定是因為被愛情沖昏了頭腦,才會燒斷了理智的神經吧.

月痕抿抿嘴,過了一會兒說道:"你是來勸我回去的嗎?!!"

"不是."洛云橫微微一笑,說道:"我是來教你怎麼反敗為勝的."

"什麼反敗為勝?!!"月痕摸不著頭腦地問道.

洛云橫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若是被云洛看到,就一定知道,洛云橫露出這樣的表情,就代表某個人要倒黴了.

"你過來,我悄悄和你說."

北疆王在出口處等得心急如焚,他不知道月痕會不會原諒他,雖然說這件事情都是因為誤會,但是起因確實因為自己這麼重要的事情隱瞞沒有告訴月痕.

"不行,我要進去看看."北疆王按耐不住站了起來,向前走了幾步,但是很快就被玉真公主拉住.

"不行,說了不能讓你進去."

北疆王看了看拉住他的妹妹,又看了看那個近在咫尺的房屋,他心心念念了半個多月的人兒就在里面,他只是想看一眼,但是每次冒出這樣的想法的時候,洛云橫之前的話就會在腦海中響起.

他邁出去的腿艱難地收回來,緊接著就看到房屋里走出了兩個人,一個人攙扶著另外一個人人,那人大腹便便,是月痕!!

北疆王幾乎要跳起來,他顧不上洛云橫之前說過的話,甩開玉真公主沖了過去,一直來到月痕身邊卻又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伸出手想要去扶著月痕,但是卻又害怕她拒絕自己活著是不開心.

他伸出的手停在半空,圍著月痕轉了幾圈.

"月痕,月痕,月痕……"

他卻想不起自己要說什麼,只是一直叫著他的名字.

"什麼事情?!!不要吵了,我頭疼."月痕不滿地說了一聲,北疆王馬上閉了嘴,乖乖地跟在她身邊,一下子就好像是回到了之前走火入魔時候的樣子,但是大家都知道,此時北疆王正常地不能再正常了.

月痕被洛云橫攙扶著,她一直走到了其他人身前,才說道:"讓各位擔心了."

"王嫂,你願意回來就好."玉真公主看到她十分激動地走上前來拉住她的另一邊手,將本來走在月痕身邊的北疆王擠了出去.

"嗯,我們回去吧……"月痕淡淡地說道……

走在她身後的北疆王眼睛一亮,張開嘴想要說什麼,但是想到剛才月痕一聽到他的聲音就說頭痛,硬生生就將到嘴邊的話給吞了回去,只能跟在她身後,貪婪地看著她的背影.

好不容易坐上了准備好的馬車,洛云橫和月痕上去之後,玉真公主坐了上去,對著准備上來的北疆王說道:"人滿了,坐不下來."

北疆王沒有辦法,只好跟在馬車旁邊,跟著隊伍緩緩朝著王宮走去.

馬車之中,月痕悄悄看了看走到馬車旁邊的北疆王,擔心地看了他一眼,只不過十多天的時間,北疆王看上去已經十分狼狽,聽說他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沒有好好休息,過不得瘦了這麼多.臉上發青,眼睛上也布滿血絲,但是似乎是因為終于找到了自己,北疆王臉上一直帶著笑,心甘情願地跟在馬車邊.

"行了,別看了,烈西曉也在走路,我都沒有心疼."洛云橫伸手將簾子合攏,笑著說道……

月痕被洛云橫說的臉色一紅,說道:"我還沒有原諒他,這麼大的事情他竟然要一直瞞著我,以後是不是也會一樣對我隱瞞."

玉真公主聽到他這麼說,著急地說道:"不會的,不會的,這次是因為哥哥聽大夫說不能讓你受到任何刺激,這才隱瞞了你."

"就算是這樣,我也希望他能對我坦誠相對."

玉真公主看到她這麼執著的樣子,歎了一口氣說道:"我還以為王嫂你是因為原諒了哥哥才會決定回來的."

"不.我不是因為他回來的."

"那是因為誰?!!"玉真公主好奇地問道.

月痕抬起頭來,眼中閃過一道光,"思雁郡主."

玉真公主瞪大了眼睛,沒想到竟然會是因為這樣,轉過頭看向洛云橫,不知道她在里面對月痕說了什麼,但是洛云橫卻只是對她眨了眨眼睛.玉真公主突然那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或許哥哥真的要開始倒黴了.

眾人回到了王宮,洛云橫就說道:"先讓月痕回去休息吧,雖然是谷底有房間,但是那里又濕又潮,住起來肯定不舒服,先去換一身衣服,好好休息休息,養精蓄銳,接下來的事情才有精力."

月痕點點頭,跟著宮女走了.

北疆王看著月痕的背影,心中喜不自勝,激動地對洛云橫說道:"多謝皇後娘娘,要不是因為你,月痕可能就不會回來了."

"現在你還不用謝我."洛云橫笑著說道……

"不,我應該謝你,是你們幫了我,待會兒我會有厚禮送去,我就不多停留了."

洛云橫看出他的整顆心早就已經飄到了月痕那邊,點點頭,"你去吧……"

北疆王興奮地整理了衣服,緊跟著月痕的腳步離去,洛云橫看著他的背影,這時候才說道:"都已經和你說了現在還不太用謝我的,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玉真公主聽到洛云橫這句話,不由打了一個寒顫,問道:"洛云橫,你到底和月痕說了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告訴她,不要輕易原諒北疆王而已."洛云橫說完,轉過頭問道:"對了,那個思雁郡主是住在王宮中嗎?!!"

"沒錯,我昨天問了人,她是自己搬進來的."玉真公主一提到這個人就十分不滿,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竟然要挾別人和她成婚,真是可惡.

"既然如此,那身為王後的月痕到時候應該過去看看吧……"洛云橫若有所思地說了一聲,還不等玉真公主咀嚼出這句話的意思,洛云橫依舊和烈西曉云洛一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娘親,到底是怎麼回事?!!"一進來門,一路上都一頭霧水的云洛終于問道.

洛云橫只是在椅子上坐下,十分深奧地說道:"女人的世界很複雜,洛兒你明天只要跟著去看好戲就是了."

"什麼好戲?!!"

"月痕和思雁郡主的好戲."洛云橫微微眯起眼睛,興致大起,"一定精彩絕倫."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一十三章:為什麼不拒絕?!!
下篇:第七百一十五章:你是來找我示威的嗎?!!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