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一十三章:為什麼不拒絕?!!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一十三章:為什麼不拒絕?!!

洛云橫看到他吃完了東西,這次開始談正事:"北疆王,你先來和我說說,你究竟做了什麼對不起月痕的事情?!!按照我對月痕的了解,要不是因為是在委屈得不願意繼續和你在一起,她是不會離開的."

北疆王身體一震,再次低下頭,還是只會重新著那句話,"都是我的錯."

"到底是什麼錯?!!要是你們永遠不解決,月痕就永遠不會見你."洛云橫皺起眉不滿地問道.

北疆王猶豫了一會兒,正要說話,外面一個侍衛就通告起來……

"思雁郡主求見."

洛云橫一聽到這個稱呼就皺起眉來,也看到北疆王皺起了眉頭.

"不見!!"他說道……

可是他才剛剛說完,一串腳步聲就穿了進來,緊接著,一個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了進來……

"王上,聽聞你手上了,思雁特意前來探望,你沒事吧……"

她本來還距離北疆王幾步遠,每說一句就向前一步,最後一句走到了北疆王身前,伸手要去碰他的額頭,到那時下一瞬就被北疆王避開.

"你怎麼進來了?!!"北疆王不滿地說道……

"我是你未過門的妻子,當然能進來啦."思雁郡主笑嘻嘻地說道……

眾人聽到這個稱呼,全部都是瞪大了眼睛.

"妻子?!!"

玉真公主震驚地看著眼前這個女人,不敢相信地問道:"哥哥,這是怎麼回事?!!"

北疆王極力忍耐著,不讓自己露出任何厭惡的情緒,說道:"玉真,這位是思雁郡主,你以前見過的."

玉真看了看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只是看到她一直坐在北疆王身邊,剛開始是不敢相信,但是又聽到北疆王這麼說,臉上的表情變為憤怒.

"哥哥,我終于知道為什麼月痕要離開了!!"她一甩袖,猛地站起來,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

洛云橫看了看那個女子,又看了看北疆王,也冷冷地站起來,說道:"北疆王,我給你一次機會解釋."

北疆王掙脫開身邊的女子,那人又撲上去.他還沒有說話,反倒是思雁郡主看了看洛云橫,上下打量的目光讓人感覺到不屑.

"你是誰?!!"

洛云橫根本沒有看這個女人,只是看著北疆王,要求他給出一個解釋.

北疆王皺起濃眉,艱難地說道:"都是誤會,其實我……"

"王上,我們什麼時候成親?!!"北疆王還沒有說完,思雁郡主公主就已經搶著問道.

北疆王伸手推開她,"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洛云橫聽到他這麼回答,了然地站起來,說道:"沒想到北疆王竟然會是這樣的人,若是我有一天找到了月痕,一定會將她從這里帶走."

說完,洛云橫不再理會北疆王,轉身離開了房間.

"不對,洛云橫姑娘,你們聽我說!!"

北疆王在身後叫喊著,但是洛云橫並沒有回頭,她直接回到了房間.北疆王剛才沒有反對,那也就是說那個思雁郡主說的是真的,北疆王真的要納妾,難怪月痕會這麼傷心地離開,甯願一個人住在無情谷中.

傍晚時候,洛云橫的房門再次被敲響,"洛云橫姑娘,你能聽我解釋解釋嗎?!!"

洛云橫上前將門打開,"你還想解釋什麼?!!你說,我聽著."

北疆王沒想到洛云橫會突然願意聽他解釋,連忙說道:"那個思雁郡主確實是想要和我成親,但是我並沒有一點想要娶她的意思啊."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拒絕?!!"洛云橫問道.

"這其中還有原因."北疆王臉上露出難色,搖了搖頭,似乎自己也十分苦惱.

"算了,你進來說吧,"洛云橫說完,側開身體讓他走進來……

北疆王一進來才看到所有人都聚集在這里,玉真和云爾也在.玉真公主看到他進來,不滿地轉過頭故意不看他.

北疆王心中苦澀,在桌邊坐下,洛云橫說道:"你說吧,有什麼原因?!!"

北疆王歎了一口氣,說道:"玉真,那個思雁郡主你確實是認識的,你不記得了嗎?!!以前你們小時候還見過,他就是西邊那塊無人之地的領主."

"她是誰我不想知道."玉真公主說道……

"但是她卻十分重要,你一直生活在皇宮之中,對于外面的事情不甚了解,後來又直接離開了北疆,到了大烈和其他國家,這里的事情那就更不清楚了,所以你也就不知道,北疆旁邊的那塊無人之地,此時已經漸漸壯大起來,與那里毗鄰的地方,是我北疆最大的放牧地,他們想要將那一塊地方據為己有."

聽到這里,玉真公主才回過頭來,不滿地說道:"那還是我們北疆的領土,他們有什麼權利據為己有?!!"

但是北疆王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那里本來就是他們的領土."

"不低,不是我們的嗎?!!我以前還到那里騎過馬."玉真公主驚訝地說道,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竟然是其他人的.

"父王以前和那里的領主簽訂了一個協議,他們會將那塊地方借給我們使用五十年,而今年,五十年的時間就到了."北疆王說道……

"可是就算這樣,那和那個思雁郡主有什麼關系?!!就因為這樣,你就一定要娶她嗎?!!"

"不,我不會娶她."

"那你剛才……"

"我剛才只是緩兵之計,雖然北疆這幾年來已經在另外的地方准備了新的放牧的地方,那是那片地方上居住了不少人,要將他們全部搬離哪里還需要一些時間.而協議上寫的時間,到半個月之後就已經到了,到時候無人之地的人就會湧進來.他們會將看到的一切都搶走,那些牧民的牛羊,家產,甚至是人都會被他們搶走,以你為在他們的意識內,只要是在他們土地上的東西,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是他們的."北疆王的語氣沉重,似乎這件事情十分重要,他一說起來就緊皺著眉頭.

"然後你就假裝答應和思雁郡主的親事,這樣來拖延時間?!!"洛云橫從北疆王說的這些中已經猜測出了一些,說道……

"沒錯."北疆王深吸了一口氣.

"既然如此,讓他們快點搬走不就可以了."云爾聽到他們這麼說,卻不知道有什麼好困難的,只不過是搬個家而已.

"不,很困難."玉真公主此時也皺起眉來,緩緩說道:"我記得小時候我曾經和父王一起去過那邊,那個時候距離現在已經十多年了,父王說想要讓他們從哪里搬離,但是沒有一個人同意,甚至最後父王動用了軍隊,讓軍隊的人驅散他們,但是最後只是落得兩敗俱傷,不少人都在反抗中喪生,就是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父親最後CIA帶笑了念頭.十幾年前做不到,現在更不可能做到了.北疆的人領土意思很強,他們一定紮根的地方,好幾代人都不會離開,他們已經在那里定居,他們就不會走,就算是知道要是不走就會被無人之地的人搶走東西,他們也不會同意,相反,他們會開始和無人之地的人斗爭."

"但是他們絕對打不過無人之地的軍人."北疆王接著她的話說道……

"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嗎?!!威逼?!!利誘?!!"云爾又問道.

玉真公主搖了搖頭,"不行,每一種我們都試過了,北疆人對土地的感情濃厚,他們不會離開生養他們的地方,就算把他們打昏帶走,等到醒來之後也會回來,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死."

洛云橫看了看表情凝重的北疆王和玉真公主,問道:"就算是你想要利用親事拖延一段時間,難道就能讓所有人離開?!!你們不是說十多年前就不能辦到嗎?!!"

北疆王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想到了一個辦法,要是那塊土地已經被毀了,不能繼續放牧,他們是不是就會離開."

"毀了?!!我聽你們這麼說,哪里應該不小吧,你們怎麼毀了他們?!!"洛云橫皺起眉,覺得這個辦法太不靠譜.

北疆王失望地低下頭,"具體的辦法我還沒有想到."

"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不和月痕說清楚?!!"洛云橫問道.

"因為月痕肚子里的孩子已經九個月了,大夫說她不能受到刺激,我就沒有告訴她,可是沒想到她竟然聽到了我和大臣的談話,氣得消失了,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有被找到."一想到月痕還不知道在哪里受苦,北疆王就痛苦地抓住了頭,低下頭痛苦不堪.

洛云橫看了看烈西曉和云爾,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我們之前已經找到月痕了."

正在痛苦中的北疆王抬起頭來,震驚地看著洛云橫,"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就在我們之前去過的無情谷谷底."

北疆王震驚地站起來,轉身要出去.

"你去干什麼?!!"洛云橫喊住他.

"我去接她回來!!"

北疆王伸手打開門,但是洛云橫身後的一句話卻讓他停住了動作.

"你想要刺激月痕嗎?!!現在她一看到你,還不用聽你說話就會生氣,之前大夫不是說過,不能讓她情緒激動嗎?!!"

北疆王艱難地將手收回來,一個九尺大漢,竟然差點要急哭了,說道:"那該怎麼辦?!!"

洛云橫看到他這樣子,知道他對月痕用情至深,之前的不滿也消散了一些,說道:"我和月痕說了,我明天會過去,到時候我會把事實的真相告訴她,看看她願不願意回來."

北疆王忙不迭地點點頭,然後又走過來,小心翼翼地問:"月痕她的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一十二章:月痕傷心
下篇:第七百一十四章:反敗為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