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一十二章:月痕傷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一十二章:月痕傷心

月痕歪著頭看著他們,過來一會兒才說道:"我正好遇到了一人老伯,他告訴我有一條小路可以進來,我不是從懸崖上下來的."

洛云橫恍然大悟,怪不得,又轉頭看了看這個房間,看到這里面桌子和椅子都很齊全,就連外面也搭建了院子,便問道:"還有這個房子……"

"我來的時候這個房子就空著,我不知道主人是誰就只好選住下了,等到主人回來了我會和他解釋."洛云橫問一句,月痕就回答一句.

雖然說這里家具齊全,又有房屋,但是房間里十分陰暗,黑乎乎的,有很潮濕,月痕什麼時候住過這種地方,更別說還是正在懷孕的時候.

"月痕,我也不現在就催你回去,但是你和北疆王到底是怎麼回事?!!"

月痕終于抬起頭來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冷清了一些,"他是怎麼和你們說的?!!"

"他?!!他什麼也沒說,只是一直說是自己的錯."

月痕冷笑了一聲,說道:"他當然不敢說了,要是他說出來,不知道你們會怎麼看他."

"到底怎麼回事?!!"洛云橫看到她這副表情,雖然露出一副絕情的樣子,但是能看得出心中也受到很大的煎熬.

"記得我之前還和你說過,北疆王答應了我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要求,他說這一輩子會寵愛我一個人,他說他一輩子只會守著我一人,獨寵我一人,他的身側,只會有我月痕一個人的存在."月痕緩緩的說著以前說過的話,也是北疆王答應月痕的誓言,但是月痕的語氣卻被悲傷,濃稠的憂郁化不開,仿佛一個虛幻的泡沫一般,只要輕輕一戳就會破裂.

"沒錯,你和我說過."洛云橫伸手抓住她的手,好像這樣就能給她一些力量繼續說下去.

"但是我後來才發現,這些都是假的."月痕臉上露出悲涼的笑,她搖了搖頭,恍恍惚惚地重複著:"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什麼只有我一個人,什麼為了遣散後宮,什麼一生一世一雙人,只不過都是說來哄騙我罷了,我竟然還真的相信了,我真是傻."

洛云橫聽到她這麼說,心中一驚隱約有了一個猜測,苦澀地說:"你的意思是……"

"沒錯,北疆王說要納妾!!"月痕咬牙切齒地說道,仿佛鼓足了勇氣才能將這句話說出口.

"真的嗎?!!"洛云橫皺起眉,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

月痕再次笑了起來,仿佛已經看穿了一切,"我親耳聽到的,我聽到了他和大臣的對話."

"既然如此,我知道了."洛云橫點點頭,月痕在這方便和她一樣,絕對不能容忍另一半的三心二意,若是烈西曉也說出了這種話,她也一樣會離開,無論是否已經懷孕,她都會選擇離開.

"我不會把你在這里的事情告訴北疆王的,但是同樣的,你現在已經懷有身孕,而且已經九個月了,不能繼續住在這里了."洛云橫站了起來,這個地方陰暗潮濕,與世隔絕,環境也讓人感覺不太舒服,月痕一個人住在這里對自己和寶寶都不好.

"不用了,我能來到這里,剛好這里了還有一間屋子留給我,就好像是專門給我的一樣,無情谷,看來這個名字我當初來取對了."月痕說道,她伸手摸了摸身邊的椅子,似乎不願意離開.

洛云橫回頭看了烈西曉一眼,說道:"既然你不願意走,那我也不勉強你,我下次會帶著一些東西過來,就算你不願意,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營養."

月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臉上這才露出了一絲暖暖的笑意,"多謝皇後娘娘."

"我們兩人還說什麼謝不謝的,你就安心住在這里,我明天會在過來的."

說著,洛云橫依舊站了起來,若是繼續留在這里,難保待會兒云爾和北疆王會不會找到這里.現在月痕真是情緒最不穩定的時候,要是兩人碰上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護月痕的安全.

洛云橫和烈西曉出了門,走到了瀑布邊上,讓月痕自己先回去,這才重新回到了濃霧之中.

"烈西曉,你覺得北疆王會是這樣的人嗎?!!"等月痕走了,洛云橫擔憂地問道,她雖然心里希望兩人之間的只不過是誤會,但是月痕說她是親耳聽到的.

"不知道,這件事情只能親自問他."烈西曉說道……

"他要是肯說實話就好了."洛云橫說了一句,聽到有人走近的腳步聲,問道:"是云爾嗎?!!"

"皇後娘娘."云爾的聲音從濃霧中傳來……

緊接著另外一個急促的腳步聲逼近,一個人出現在濃霧中,"怎麼樣?!!你們找到月痕了嗎?!!"北疆王焦急地問道.

洛云橫看了看烈西曉,搖頭道:"沒有,你們呢?!!"

"山谷的那邊是懸崖,我們走到了頭沒有任何發現就想要過來找你們."云爾回答道.

洛云橫暗暗慶幸,還好他們出來的早,要不要等兩人找過去了,就一定會發現月痕.

"月痕不在這里?!!不可能,我明明感覺她就在這里,她就在這里!!"聽到洛云橫的回答,北疆王著急地向四周看了看,當然只能看到大片大片的濃霧.

洛云橫伸手拉住他,擔心他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到時候會把月痕引過來,"行了,別找了,她不在這里,我們先出去吧……"

但是北疆王根本不聽,他似乎確認月痕就在周圍,叫喊著月痕的名字朝著前方跑去,那個方向剛好就是月痕的方向.洛云橫攔不住他,對云爾說道:"快點,打昏他!!"

云爾三步並作兩步沖上去,一個手刀砍在北疆王的肩膀上,北疆王身體一軟,倒在云爾身上昏迷了過去.

"可是現在他昏迷了,我們就更沒辦法從懸崖上爬上去了."云爾看了看被自己弄昏迷的北疆王,剛才洛云橫一發出命令,他就條件反射地執行了,根本沒有意識到這個困難.

洛云橫看了看他,剛才他們四人下來的時候已經十分困難了,本來要上去就會增加難度,現在北疆王昏迷,幾乎已經無法再上去,那就只能從另外一個出口.

"既然這樣,那我們只能從另外那邊的出口出去了,不過必須避開月痕."

洛云橫說完,云爾驚訝道:"什麼?!!找到月痕了?!!"

"對,就在前面的入口處,只不過她因為一些原因還不想看到北疆王,也不想回去,你以後不能告訴北疆王月痕的住處."洛云橫謹慎地交代.

云爾雖然不知道其中是怎麼回事,但還是點了點頭,"我會保密."

"好,那我們走吧……"

洛云橫帶著他們重新回到瀑布邊上,先是看了看有沒有月痕的蹤影,發現她還待在房間里,就讓云爾悄悄帶著北疆王走了出去,洛云橫和烈西曉緊隨其後,有驚無險地離開的無情谷.

等回到了皇宮之中,將昏迷的北疆王放下,另一邊接到消息的云洛和玉真公主才回來……

"怎麼回事?!!哥哥怎麼昏迷了?!!"玉真一進來看到昏迷不醒的北疆王,擔心地看了看.

"路上遇到了一些危險,不過他只是因為長期沒有休息和沒有進食才暈倒的.."洛云橫將早就准備好的借口說了出來……

玉真公主送了一口氣,又問:"那你們找到月痕了嗎?!!"

"沒有,她不在谷底."洛云橫說道……

云爾在後面驚訝地看著洛云橫,沒想到她連續說了兩個謊還臉不紅心不跳的,而且聽上去不會讓人覺得懷疑,要是他自己來說肯定會被識破的.玉真公主聽到沒有月痕的消息,有些失望,吩咐了下人去准備了一些吃的,准備等北疆王醒來之後吃一些.

"哥哥和月痕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記得我離開的時候他們兩人還如膠似漆,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而且之後的信上也是一樣的,怎麼突然月痕就走了呢?!!"玉真公主看著躺在床上的北疆王憔悴的臉色,不解地問道.

洛云橫之前已經從月痕哪里聽到了一些,此時只是說道:"那就只能等北疆王醒來,讓他告訴我們了."

若是北疆王真的想要納妾,想要撕毀當初的誓言,那洛云橫馬上就會帶著月痕離開,而且從此以後,暗宗,大烈都將于北疆決裂,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正想著,一直昏迷不醒的北疆王終于動了動,猛地睜開了眼睛.

"月痕!!月痕呢?!!月痕回來了嗎?!!"他一睜開眼睛就喊道,一邊問一邊坐了起來……

玉真公主伸手扶住他,勸道:"哥哥,你先別著急,先吃點東西,你的身體太虛弱了,在路上竟然暈倒了."

"不,我想見到月痕,她現在一個人在外面,不知道經曆著什麼痛苦,我要等她回來."北疆王搖了搖頭,一邊說著就要站起身來,但是他的身體實在太差了,連續十幾天的折磨已經將他想來強健的身體打垮,他才剛剛站起來就搖晃了一下,差點摔在地上.

"哥哥,你冷靜一點,先吃點東西."玉真公主擔心地扶住他.

"對啊,你要是再不吃,不能恢複你以前的狀態,我看你是等不到月痕回來了,也許會在哪天尋找月痕的時候一睡不起吧……"洛云橫一想到他有想要納妾的心思,就冷冷說道……

但是北疆王聽了她的話一瞬間醒悟過來,似乎是擔心洛云橫說的事情真的會發生,他一把抓過桌子上的東西狼吞虎咽起來,三兩下就把東西都吃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一十一章:魂不守舍
下篇:第七百一十三章:為什麼不拒絕?!!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