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百一十一章:魂不守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百一十一章:魂不守舍

北疆王魂不守舍,仿佛行尸走肉,月痕消失的這幾天他就一直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悲痛地捶打著自己的胸口說道:"若是月痕出了什麼事情,我願意以死謝罪."

過來一會兒,洛云橫將兩個孩子都放到床上讓他們睡下,這才臉色不好地來找到北疆王.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她說道……

北疆王正沉浸在痛苦中,卻只會說一句話,"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洛云橫歎了一口氣,知道這樣也問不出什麼,只好說道:"你想一想,北疆之中有沒有什麼地方是有你和月痕共同回憶的地方?!!"

北疆王聽到月痕的名字抬起頭來,"有,可是那些地方我都已經親自帶人去找過好幾遍了."

洛云橫想了想,月痕這人十分冷情,當斷則斷,就像是當初若是北疆王不同意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要求,她甯願選擇離開,那就應該反著來才是.

"那有什麼地方是你們兩人沒有一起去過的?!!找過了嗎?!!"

北疆王想了想,突然那跳了起來……

"對了,對了,有幾個地方月痕可能回去,她以前和我說過,我竟然滅有顯得高!!我真是該死,真是該死!!"

洛云橫看到他又開始自己捶打自己,連忙問道:"什麼地方?!!你帶我們去!!"

聽到洛云橫這麼一說,北疆王又猶豫起來,說道:"那個地方很難去到,路途陡峭,月痕懷有身孕,她要是真的去了那里就糟糕了!!"

"到底是什麼地方?!!"洛云橫著急地問道.

北疆王看了看洛云橫,終于說道:"無情谷底."

北疆王還記得當初他們一起來到了這里,看著腳下陡峭的石壁,月痕高興地說道:"傳聞但凡陡峭的山崖谷底和山洞中都會有奇遇,我們一起下去看看吧……"

"不行,月痕,你現在懷有身孕,那等你行動方便之後我們再一起下去,我陪你."北疆王擔心地拉著她的手,看到月痕冷清的臉上慢慢浮起一層紅暈,心中就像被小貓的爪子摸了一下,癢癢的.

"我現在行動也很方便."月痕低著頭,小聲地說說道……

北疆王還是搖了搖頭,為了月痕的安全堅定地說道:"不行,我擔心你,等到幾個月之後,我一定會陪你一起過來,到時候帶上我們的孩子一起."

月痕聽到他說他們的孩子,臉上又變紅了一些,這才終于點點頭,指著深不見底的谷底問道:"可是這是什麼地方?!!有名字嗎?!!"

"這個山谷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會知道了,沒有名字,大家都叫它無名谷."

月痕搖了搖頭,緩緩說道:"無名谷無名,實在可惜,不如就叫無情谷吧……"

"無情二字未免聽了讓人覺得趕上,何不叫情谷?!!"北疆王說道,他攬著月痕,心中甜蜜,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若是叫情谷的話,倒是很符合他們兩人此時的感覺……

但是月痕卻是搖了搖頭,堅持道:"世上的人本無情,就叫無情谷吧……"

當時聽了這話,北疆王還不懂其中的意思,如今再次來到了這里,他心中感概萬千,烈烈寒風吹著他的衣角,打在臉上像是針紮一樣疼,但是卻遠遠沒有心口傳來的疼痛讓人絕望.

"月痕,難道你真的在這里,真的要變得無情嗎?!!"他望著腳下深不見底的山谷喃喃自語.

洛云橫幾人已經准備好了,正准備要下去,看到北疆王一個人站在懸崖邊上搖搖欲墜,呵斥道:"你在干什麼!!還不快點過來!!"

北疆王猛然從回憶中驚醒,看到其他人擔心地看著自己,連忙從懸崖邊上下來,跟著其他人往懸崖下面走去.他們越是往下走越是眉頭緊鎖,這里的路十分陡峭,若是月痕真的從這里下去了,懷著九個月的身孕,不知道會有多危險!!

而且這個山谷非常深,好不容易到底谷底,這里因為常年彌漫著霧氣,地上的石頭又濕又滑,人走上去很容易就會滑到,眾人越來越擔心月痕的安危都不約而同地加快了步伐,倒是北疆王都在了最前面,似乎因為心神不定而連續摔倒了好幾次.

"你若是繼續這個樣子,還不如就這麼回去吧,你在這里也是添麻煩."洛云橫說的毫不客氣,因為月痕現在已經夠讓人擔心了,北疆王的樣子也讓他們提起了心,要是好不容易找到月痕,北疆王又出事了,那就真的是陰差陽錯了.

"不,我會小心的,我一定要見到月痕."北疆王從地上拍起來,他的臉色鐵青,形容鬼魅,已經瘦得皮包骨頭了,再加上摔了一跤一身狼狽,感覺隨時可能昏迷過去.

"月痕只是可能在這里,並非一定就在這兒."洛云橫說道……

北疆王只是搖了搖頭,肯定地說道:"月痕一定在這里,我知道,我能感覺到."

洛云橫搖了搖頭,感覺他已經魔障了,只是讓他千萬小心之後,幾個人就分散開來,朝不同大方向尋找.

洛云橫和烈西曉一隊,玉真公主因為不會武功而留在了外面,云爾就和北疆王一組,兩撥人分頭去找.

洛云橫走了一會兒,回頭看了看,山谷中濃霧彌漫,已經看不到剛才他們下來的地方,也找不到了北疆王和云爾的蹤影.

"烈西曉,你說這個山谷到底有多大?!!"洛云橫看了看四周,隱隱約約能看到一些樹木,但是卻因為濃霧的阻隔看不遠.

"能夠聚集這麼大的霧氣,這個山谷一定很大,而且一定有水."烈西曉一邊說著,一邊接下身上的衣服給洛云橫披上,說道:"這里的霧氣很重,很快衣服就會被打濕,一打濕就……"

"一打濕就容易生病,生病了就要喝藥,我知道的."洛云橫笑著接著他的話說道,她早就猜到了下面的狀況,出門之前特意多穿了衣服.

她將衣服重新解下來給烈西曉說道:"難道你就不怕生病?!!"

烈西曉微微一笑,還是講衣服重新給洛云橫穿上,說道:"可是我不怕吃藥."

洛云橫撇撇嘴,將衣服裹緊,跟在烈西曉的身邊繼續向前走去,走了一會兒果然聽到了嘩啦啦的水聲.

"這麼大的水聲,難道是瀑布?!!"

兩人朝著水聲傳來的方向走過,水聲越來越大,又往前走了幾步,眼前豁然開朗,周圍的霧氣似乎一到這里就消失了一樣,嘩啦啦的瀑布仿佛從天而降,真是的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這里好奇怪,怎麼那些霧氣到這里就突然消失了?!!"洛云橫問道,他們就站在兩者的中間,左邊是清新的空氣,沒有一點霧氣,一眼就能將周圍的一切都看清楚,但是另一邊確實濃得化不開的白霧,中間的瀑布就好像將兩者分隔開一樣.

一陣微風吹過,揚起瀑布濺起來的水花,洛云橫迅速向後退了一步躲避開,生怕自己被水打濕.

"前面就是山谷的出口."烈西曉在此時說道……

"出口?!!"洛云橫轉過頭,果然看到那邊不斷吹來微風,濃霧本來還想繼續前進,但是剛剛蔓延過來一點就被風吹了回去,怪不得兩邊形成了完全相反的局面.

"走,我們過去看看."

烈西曉點點頭,拉著洛云橫朝那邊走去,這里沒有濃霧來阻礙視線,一眼就能將周圍的景色看過來,此時洛云橫才發現原來這個山谷中竟然這麼美.

"好漂亮的地方,竟然一直都沒有人來過."洛云橫說著,此時正是冬天,但是谷底卻是溫暖的,剛才洛云橫身上落了霧氣中的水珠沒有及時發現,直到身上的水珠干了,她才感覺到這里的溫度要比上面要高,可以說是溫暖如春.

周圍的樹木長的十分茂盛,地上開著黃色和白色的小花,洛云橫繼續往前走,突然看到樹林中竟然有一件茅草做成的簡陋小屋.

"烈西曉,你看!!"洛云橫抬起手指了指,兩人對視一眼,同時走了過去.

小屋里面似乎有人居住,因為門外還晾曬這幾件衣服,都是女子的衣裙,院子里也有人居住的痕跡.

"會不會是月痕?!!"

兩人才剛剛走過去,果然看到了月痕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只不過她看上去臉色憔悴,有些蒼白.

"月痕."洛云橫輕聲呼喚道.

正拿著東西走出來的月痕聽見聲音抬起頭看去,看到洛云橫和烈西曉驚訝地愣住了.

"你們怎麼會來到這里?!!"愣了好久她才終于問道.

洛云橫松了一口氣,看到月痕還挺著大肚子,走過去扶住她,一邊說道:"我聽說你出事了就過來,沒想到你竟然真的在谷底."

月痕聽到她這麼說微微低下頭,貝齒咬住下唇,猶豫了一會兒才說道:"是北疆王被你們來的吧?!!"

"是,要是他不通知我們,我們還不知道你竟然在受這樣的苦."洛云橫不滿地說道,月痕的性格洛云橫十分清楚,要不是真的收了極大的委屈,她是不會獨自一個人來到這里了.

月痕抿起嘴,看了看兩人,說道:"你們要不要進來坐?!!"

洛云橫點點頭,這種事情急不得,還是先進去把事情問清楚吧.

"對了,我們剛才下來的時候路途陡峭,好幾次都差點遇到了危險,你一個人這樣是怎麼下來的?!!"洛云橫指了指她碩大的肚子,要知道洛云橫懷孕的時候可是動都不願意動,就好像脖子上掛了一塊大石頭,更別說還像月痕這樣從懸崖上下來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百一十章:北疆王的歉意
下篇:第七百一十二章:月痕傷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