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九十章:永生道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九十章:永生道人

她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跑,但是才沒跑出幾步就被人拉了回來……

"你還想跑?!!給我回來!!"

兩個侍女似乎練過武功,一只手就將身材嬌小的夢溪拉了回來,說道:"看來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告訴你,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兩人拉著夢溪走了出去,將她綁在柱子上,拿出一截皮鞭,啪一聲抽打在她小腿上.

"吃不吃?!!"

"不吃!!"

啪又是一聲!!

夢溪疼的哭了起來,但是還是搖搖頭:"不吃,我不吃."

"你這丫頭嘴還真硬,你來將她的嘴掰開,我把要灌進去!!"兩人交換了位置,一個人擰開夢溪的嘴,將藥材全部塞進她嘴里,另一個人用皮鞭不斷在她的小腿上抽打著……

足足打了半個多時辰,所有的藥材都已經吃了,兩人才停手,但是卻並沒有將她松綁,而是繼續讓她在烈日下暴曬.

"你就好好在這里待著,看你以後還聽不聽話!!"

夢溪一肚子都是藥材,想要吐出來,但是因為雙手被綁了起來,根本不能行動,一想到要是自己也吃了足夠的藥材,一定也會被拉出去,挖出心髒,拿出里面根本不存在的丹藥,她就放聲大哭了起來……

兩個侍女教訓完她之後,轉身再次呵斥起了另外出來看熱鬧的人.

"看什麼看,要是你們也反抗,她就是你們的下場!!"

眾人嚇得臉色發白,迅速里面,連忙回到房間中重新將剩下將藥材狼吞虎咽.

將那天的經曆說完,夢溪此時已經是淚流滿面,其他人同樣震撼,久久不能說話,但還是夢溪還沒有說完.

她的噩夢才剛剛開始而已.

"從那天開始,因為擔心我和之前看到的那個人一樣,我什麼都不敢吃,但只要我說我不吃,或者是將藥材偷偷倒了,只要被他們發現,他們就會將我拉出去毒打一頓."

夢溪站了起來,伸手拉住自己極地的裙擺,緩緩拉了起來……

洛云橫的目光落在她全是傷口的小腿上,上面新傷覆蓋著舊傷,重重疊疊,已經看不到一塊好肉,有的還是昨天就鞭打的,上面還留著血跡,看了讓人觸目驚心.

怪不得從剛才夢溪進來的時候,洛云橫就覺得她走路的樣子有些奇怪,竟然是因為這麼多天來一直在被毒打,才會不能走路嗎?!!

要是當初自己沒有說想要去參加選拔,夢溪或許就不會代替自己參加,更不會遇到這樣的情況.之前慕枼離開的時候,洛云橫還信誓旦旦地保證,絕對會保護夢溪的安全,而就是在那個時候,夢溪或許就正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洛云橫自責不已,突然感覺肩膀一重,烈西曉看出了洛云橫的心思,將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無聲地安慰著……

"洛兒,去將我的金瘡藥拿出來."洛云橫說道……

云洛點點頭,將洛云橫一直帶在身上的金瘡藥拿出來……

"夢溪,我來給你上藥吧……"洛云橫站起來說道……

沒想到夢溪卻搖了搖頭,"不,我還是把事情都說完之後再上藥吧,我擔心下次我會沒有勇氣繼續說下去."

"好."洛云橫將金瘡藥重新放下,說道……

夢溪重新坐了回去,緩緩說道:"每天我都盡量不吃晚上參了迷藥的藥材,發現他們每三天會殺一個人,但是我聽他們的對話,知道這個神秘的長生不老丹藥根本練不出來,無論他們殺多少個人,體內永遠也不會出現丹藥."

"當然不會出現."一直不太說話的烈西曉突然開口,說道:"長生不老丹,相傳吃了能夠長生不老,永葆青春,不少帝王都曾經尋找過,但是世界上絕對沒有這種東西,有的只不過是一些旁門左道宣傳的巫術,都是假的,根本不可能練出來."

"那南蠻皇後究竟是聽誰的話在煉丹?!!竟然害了這麼多人."洛云橫忍不住問道.

"我之前聽他們說過,那個人好像叫什麼永生道人."夢溪回憶著說道……

洛云橫想了想,問道:"永生道人?!!你們聽過嗎?!!"

眾人都搖了搖頭,只有云洛緩緩說道:"我以前曾經聽過,我們不止聽過,我們還見過,娘親,你還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路上游玩的時候,碰到了一個心狠手辣的道人嗎?!!"

洛云橫皺眉想了想,"什麼時候?!!"

"兩年之前,我們從暗宗出來,剛好遇到一家人的小姐被人綁架了,我們正好沒事,就一路追蹤,最後發現綁架人的是一個道士,當時他就是自稱永生道人."

洛云橫聽他這麼一說才終于想起來,說道:"可是當初我們不是將人押送官府了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云洛搖搖頭,對于這一點他也有些不解,那個永生道人尖嘴猴腮,長得一副十分精明的樣子,"可能是用了什麼方法逃出去了."

洛云橫想了一會兒,看到夢溪因為長時間以來的精神緊繃,現在一放松下來就開始昏昏欲睡,便說道:"玉真,你陪夢溪先下去休息吧,我和烈西曉他們還有事情想要商量."

說完,她將桌上的金瘡藥遞給玉真:"你幫我給他上藥吧,我暫時不能過去了."

玉真扶著精神衰弱的夢溪正准備出門,洛云橫突然叫住她:"夢溪,你上一次看到他們殺人,是什麼時候?!!"

夢溪想了想,說道:"六天之前."

說完,玉真公主才扶著她離開.

兩人一走,云洛就問道:"娘親,你不會是想要去看看吧……"

洛云橫表情沉重地點點頭,"夢溪因為我而受苦,算算時間,今天剛好已經到了他們交人的時間,我們正好可以跟上去,看看是不是上次我們抓過一次的那個永生道人!!"

洛云橫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椅子上的扶手,心中的憤怒難以平息,一直到烈西曉溫暖的大手覆蓋在了她的手背上.

"我和你一起去."他溫柔地說道……

洛云橫緩緩一笑,有聽到云爾和云洛也跟著說……

"我也去."

"還有我."

洛云橫轉頭看了看他們,說道:"夢溪需要玉真公主來照顧,洛兒,你出宮一趟,將這里的事情和慕枼說了,讓他不用擔心,我們會處理.至于云爾,你留在這里照顧u云兒和逸兒,這次就讓烈西曉和我一起去就好."

兩人雖然很想跟著去,但是洛云橫的話很有道理,也是最冷靜的處理辦法.

"娘親,你要小心."

洛云橫目光落在外面的庭院中,冷冷一笑,說道:"放心吧,要是讓我知道真的是那個永生道人在背後做手腳,我能抓他第一次,就能抓他第二次!!"

烈西曉伸手將洛云橫頸邊的頭發輕輕拂開,說道:"放心,還有我."

洛云橫伸手拉住烈西曉溫暖的大手,強行驅散心中的不滿和憤怒.

深夜,在南蠻皇宮最偏僻,最冷清的冷宮之中,這里本應該是寂靜無聲,但是現在在黑夜的掩護下,竟然有人在說著話.她們似乎並不擔心自己的話被人聽到,說得聲音絲毫沒有掩飾.

"你說那個夢溪會不會把這里的事情說出去?!!"一個人擔心地說道……

"說出去又怎麼樣?!!說我們讓她吃藥?!!那是為她的身體著想看,難道還能怪我們?!!"另一個人冷笑一聲,倒是一點也不擔心,她踢了一腳地上已經昏迷的女子,說道:"快點吧,我還想早點睡呢."

兩人拉著已經昏迷的女子一步一步走出了冷宮的大門,熟悉地朝著冷宮後面的菜園走去.

這里已經有幾個人已經在等待了,看到他們走過來不滿地抱怨道:"今天的時間有些晚了."

"大人,是因為我們之前聽你的吩咐,將每日的藥材用量增加了,他們似乎都長胖了,我們根本搬不動."一個侍女一點也不敢生氣,只能笑著說道……

那人不耐煩地將人拉起來看了看,滿意地點點頭,"好了,可以回去了."

說完,他將手中的人扔給身後的人,迅速離開.

一直躲在黑暗中的洛云橫和烈西曉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那幾個黑衣人走得很快,但也趕不上洛云橫和烈西曉的輕功,他們因為這麼做的次數多了,倒是不擔心會有人跟著他們,頭也不回地往前走,走了一會兒,來到了皇宮的另外一邊.

剛才那人走上前在門上有規律地敲了幾下,門被人從里面打開,一個人走出來,著急地說道:"你們怎麼才來,大師已經等急了."

說罷,幾個人抬著女子迅速走了進去.

洛云橫和烈西曉站在宮門前,抬頭看著上面的牌匾.

"竟然是這里……"

華麗的宮殿大門上懸掛著一個牌匾,上面用金色的字體寫著三個大字.

凌華殿.

這里本來是太子居住的地方,但是卻因為太子被掌管朝政的皇後轟出了皇宮,這里本來應該是閑置的,沒想到竟然成了一個魔窟.

"進去看看."洛云橫迫不及待地說道……

兩人再次施展輕功,飛躍宮牆,來到了太子的寢宮中.才落地,洛云橫就尋找著剛才那幾個人的蹤影,終于看到那個人還抬著那個女子急匆匆地走著……

"走."

她們緊緊跟上,看著這偌大的太子宮殿中竟然沒有點燈,這倒是方便了她們的行動.走了一會兒,他們才來到一間房屋前,敲了敲門,里面傳來一個聲音.

"進來吧……"

幾個人魚貫而入,洛云橫看著那個亮著微光的房間,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草藥味,應該就是那里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八十九章:這又是怎麼回事?!!
下篇:第六百九十一章:趁機准備逃跑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