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八十三章:鞍前馬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八十三章:鞍前馬後

洛云橫只是微微笑了笑,說道:"好了,雖然說之前我告訴皇後娘娘解藥很難做,但是我們也要先准備好,萬一到時候要用到拿不出來就露陷了."

"可是你知道怎麼做嗎?!!"玉真公主擔心地問道.之前她也看了赤炎傳來的解藥方子,但是上面列出來的藥材有幾十種,還要經過幾次煉制才能做出來,看上去十分複雜.

"沒關系,雖然我們不會,但是皇宮中的禦醫肯定會,我們只要拿給他們幫忙就可以了."這一點洛云橫倒是一點也不擔心,南蠻皇後已經說了宮中的東西只要她需要都可以直接使用,那麼就連禦醫也只是一樣,只要她提供方法,指揮他們做出來就好了.

說完,洛云橫才拿過一張紙來,回憶著之前赤炎信上的方子,將一部分寫了出來,說道:"先讓他們做一部分,一次性全部拿出來的話,一做好,我們就要離開了."

寫完之後,洛云橫拿起來滿意地看了看,說道:"不錯,明天我們就一起去找禦醫,看看他們會怎麼做."

傍晚,因為今天南蠻皇後已經答應了他們,晚上的晚膳就比昨天的時候已經豐盛了不少,吃完飯之後,皇後派來的侍女將東西都收下去,拿著一些點心的茶水重新走上來.雖然今天她沒有進來,但是也知道洛云橫兩人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去,看她們正在喝茶,便小聲說道:"兩位姑娘,你們不准備藥材嗎?!!"

洛云橫喝茶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抬眼看了她一會兒,緩緩說道:"這件事情我們已經有了打算,今天一直在討論,你既然是來伺候我們的,此時就不要管了,我們自然會處理."

侍女聽到洛云橫的語氣,就知道是自己逾越了,連忙點點頭,"是."

"你先下去吧……"洛云橫淡淡地說道……

侍女走了之後,玉真公主才說道:"這人不會是皇後派來監督我們的吧?!!"

"難道你還真的以為皇後給了我們這麼多好處,還賞賜一個侍女為我們鞍前馬後?!!"洛云橫反問道,從看到這個侍女的時候,洛云橫就已經知道,這只不過是皇後派過來督促她們煉藥的人罷了.

"你早就知道?!!"玉真公主看著她的表情,自己怎麼沒有發現?!!

"就算是來督促我們的也好,監視我們的也罷,如果沒有在我們身邊,南蠻的皇後反而會不安心,這樣也好,既然已經知道了,避開她就是."洛云橫但是一點也不擔心,現在南蠻皇後在暗處,她們已經在明處,更加方便她們動手.

玉真公主看到洛云橫如此自信的樣子,不由說道:"難道你不擔心因為她,烈西曉來不了這里,或者是被她發現嗎?!!"

"當然不擔心,烈西曉要去的地方還沒有人能攔住他,況且他要是來不了,今天就不會過來."洛云橫的目光從房間里微微晃動的紗幔上一晃而過,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過來?!!"玉真公主還不懂她話里的意思,正准備詢問,就聽到烈西曉的聲音.

"橫兒怎麼知道我來了?!!"

玉真公主迅速轉過頭,看到烈西曉不知何時竟然已經站在了房間內.

洛云橫這才轉過頭,笑著對他說道:"上次就被你捉弄了,難道這次還會被你得逞?!!"

烈西曉臉上也露出一個笑容,朝玉真公主看了一眼.

玉真公主有些莫名其妙,"你來就來,看我做什麼?!!"說道一半,她看了看洛云橫和烈西曉臉上的同款微笑,才終于恍然大悟:"真是的,要我出去也不直接說,我出去就是了,又不是所有人都像洛云橫一樣,只是看著你的眼神就知道你要說什麼."

她一邊低聲抱怨,一邊走了出去,隨手還將門關了起來……

房間里再次只剩下洛云橫和烈西曉兩個人,烈西曉來到洛云橫身後,笑著說道:"橫兒是不是知道我在場,才會故意稱贊我的."

他說的應該是剛才自己說他沒有到不了的地方.

"誇你還不高興."

烈西曉在她身後搖了搖頭,說道:"可是橫兒說錯了."

"我怎麼說錯了?!!"洛云橫好奇地轉過頭來,正好看到烈西曉似乎已經預料到一樣彎下腰,兩人之間的距離迅速逼近.

烈西曉的五官迅速在洛云橫的視野中放大.

"有一個地方只要是有人說不讓我去,我就一定不會去的."他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笑意,但是又感覺實在和捉弄,這種語氣讓洛云橫聽了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小貓抓了一下,癢癢的,但是很舒服.

"什麼地方?!!"洛云橫聽到自己問道.

烈西曉眼中的笑意明顯加深,這個過程十分緩慢,緩慢到洛云橫能夠觀察到他的每一點變化.就好像是在海邊的時候遠遠看到了一道海浪翻滾起來,靜靜地等到著它由遠及近,最後綻放在自己眼前時候帶來的喜悅.

"只要是橫兒一句話,我就一定會聽話,不是嗎?!!只要是橫兒,橫兒說這里不能去,我就不會去,橫兒說快來到我身邊,無論多遠,我都會來到你的身邊站好."

"我什麼時候說過讓你快來到我的身邊?!!"洛云橫被他的語氣逗笑了,笑著說道……

"雖然橫兒沒有說,可是我一直在聽著洛云橫心里的呼喚,一直在讓我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烈西曉伸出手捧住洛云橫的臉,目光如同就細小絨毛的撣子,輕輕地,一下一下地拂過洛云橫的心頭.

洛云橫被他的話說得臉色一紅,迅速飛上兩朵紅暈,將他的手推開,說道:"難怪剛才要將玉真公主叫出來……"原來是要說這樣的話,要是被玉真公主聽到,過幾天就所有人都知道.

"因為這樣的話我只想說給橫兒一個人聽."看到洛云橫轉過了頭.烈西曉並沒有來到洛云橫身前,而是一直站在她的身後,保持著彎腰的姿勢,鼻尖洛云橫的秀發上嗅了嗅.

"你今天過來,就是來說這些的嗎?!!"洛云橫的臉很紅,但是因為不想在烈西曉面前丟臉,就故意這麼問道.

似乎已經猜到了洛云橫的心思,烈西曉在他身後露出微微一笑,寵溺地看著眼前的洛云橫,說道:"虞鳳城中的奴隸場我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

"這麼快!!"洛云橫驚呼一聲,昨天才聽烈西曉說要開始調查,才不過一天的時間就已經調查清楚了.

"我們打算今天晚上就行動."烈西曉繼續說道……

"今天晚上?!!"洛云橫再次驚訝地轉過頭來,說道:"今天晚上你們行動怎麼還過來了?!!"

"因為昨天答應過橫兒要來看你."烈西曉理所當然地說道……

洛云橫終于站了起來,擔心地說道:"這都是小事,要是你不在,他們出了一點差錯怎麼辦?!!"

"橫兒的事情就是大事,天下第一的大事."烈西曉一本正經,堅定地說道……

洛云橫被他的態度逗得笑了起來,又馬上正色:"可以了,那你今天已經來過了,可以安心走了吧?!!奴隸場的事情很重要."

"我知道."烈西曉的語氣中流露出一絲遺憾,似乎是在歎了一口氣.

"行了,你快去吧……"洛云橫說道,推著烈西曉來到門前,但是又想到可能會碰見皇後派來監視他們的侍女,又重新將他拉到窗戶邊,甚至將窗戶也一起打開.

"你回去吧……"

"那橫兒,我走了."烈西曉萬般不舍地說道……

洛云橫點點頭.

烈西曉這才身形一晃,下一瞬只看到一道黑影飛了出去,看來是真的走了.

洛云橫站在窗前看了看,看著漆黑的夜空,以烈西曉的輕功應該早就離開了吧.但是她還是舍不得離開,又開了一會兒才終于將窗戶關上,回到位置上坐好.

就在她將窗戶關上之後,一道黑影才從皇宮迅速略出,一個人也沒有發現,一出了皇宮,烈西曉就直奔煉獄,此時這里儼然已經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煉獄.

火光在黑夜的掩護下迅速瘋長,不一會兒就將整個房屋都燒了起來,但是這里沒有和火光同時出現的尖叫聲和慘叫聲,有的只是井然有序.

"都在這里了嗎?!!"烈西曉緩緩落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看著眼前這些被抓來充當奴隸的男人說道……

云爾剛才正准備行動呢,突然聽到烈西曉說他要離開一會兒,還好夜蝠團和因為都訓練有素,就算烈西曉不在也能完成,沒想到才剛剛拿下,烈西曉又回來了.

"一共四百五十三人,全部都在這里了,因為之前已經和他們說過,所以一個人都沒有走."

烈西曉微微點頭,又問道:"那煉獄的人呢?!!"

"她們之前已經中了迷藥,現在已經被夜蝠團的人送出去了,要想回到虞鳳城中還需要七八天的時候.不過他們還是會回來的,到時候又會創立新的奴隸場,為什麼不直接把他們殺了?!!"云爾不解地問道,不是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嗎?!!

"橫兒會不高興."烈西曉如此說道……

云爾一愣,有些不明白,他為什麼會知道洛云橫會不高興?!!

"上次封安和房劍說他們都是青樓子女的時候,洛云橫的態度,能看出來她十分同情他們.放心,奴隸場一切的根源都是南蠻的皇後,只要換一個新的皇帝坐上皇位,再廢除什麼女尊男卑,奴隸場自然就沒有了."烈西曉難得地解釋道.

"原來如此."云爾說了一聲.

前面被救出來的奴隸聽到烈西曉的話,知道他就是拯救他們的人,哭喊著對他磕起頭來:"恩公,恩公,你是我們的大恩人!!我們願意為你當牛做馬!!"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八十二章:謹慎行事
下篇:第六百八十四章:怒急攻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