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八十一章:安全第一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八十一章:安全第一

"一炷香之前."

洛云橫一愣,有些抱怨地說道:"既然你早就來了,為什麼一直不出現."

還讓她剛才以為他不會來了,心中那麼失望,原來他一直都在房間里看著自己,就是不出現.

"這是懲罰."烈西曉笑著說道……

"什麼懲罰?!!"洛云橫心中頓時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你出門的時候我們的約定是你進宮一趟看看夢溪的情況,可是等南蠻太子回來的時候,卻告訴我們,你突然決定要去給皇後治病了,你說這算不算懲罰?!!"烈西曉將她稍稍拉開一段距離,眯起眼睛看著她,從聽到這個消息開始,他就一直在擔心,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才進來皇宮.

才一過來就看到洛云橫站在窗子面前,心想她一定是在等待著自己,就決定稍稍懲罰,看她以後還敢不敢讓他擔心.見過無數大場面的大烈皇帝,什麼也不怕,最擔心的就是眼前這個被自己放在心尖上疼愛的女子會受傷.

本來他是計劃著讓洛云橫就這麼擔心半個時辰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看著她臉上浮現出難過的表情,越來越失望,他就忍不住走了出來,他卻忘記了,自己最擔心洛云橫會受傷,但是也絕對不想在她臉上看到難過的表情.

若是洛云橫難過一分,他就會難過兩分,看到她這個樣子,自己都快要心碎了.

"就這樣你也要懲罰?!!"洛云橫撅起嘴,不滿地說道,還在狡辯.

"當然,橫兒不停為夫的話,私自留在宮中,南蠻的皇後暴躁易怒,因為她身上的隱疾,不知道已經砍殺了多少人,要是你……"

想到這種可能,烈西曉已經說不下去了,伸手緊緊抱住洛云橫,他不敢繼續往下想.

"這你可猜錯了,我可以取得了皇後娘娘和她身邊男寵的信任,等皇後醒來之後,我就可以按照赤炎教的方法進行醫治,到時候一定是藥到病除."洛云橫得意于自己的計劃,笑著說道……

看到她說得眉飛色舞,烈西曉拿她沒有辦法,只好笑著歎了一口氣,"你啊."

洛云橫得意地笑著,說道:"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要准備處理煉獄奴隸場的事情嗎?!!"

"對啊,要不是因為橫兒今天沒有回來,為夫夜不能寐,這才會千里迢迢來看你啊."烈西曉笑著說道……

洛云橫被他的語氣逗笑了,說道:"和你說正事呢."

烈西曉表情才終于嚴肅起來,到那時還是帶著淡淡的笑意,"都已經安排好了,過幾天將剩下的幾個奴隸場都看看,到時候就可以行動了."

"你不用督促他們罵?!!"洛云橫問道.

"不用,我養他們是做什麼的?!!當然就是要在為夫與橫兒在一起的時候,他們還能夠自己行動了."烈西曉理所當然地說道……

洛云橫笑了起來,心中甜蜜蜜地就像被狠狠為了一口甜甜的蜂蜜,"對了,我今天還看到慕枼了,原來當初在煉獄將他買走的人就是皇宮中的人,他現在在禦花園中.還有夢溪,沒想到她被選中留了下來,成了皇後娘娘的貼身婢女."

烈西曉淡淡地點了點頭,似乎對她的話不是很驚訝,過了一會兒才說道:"你在皇宮之中一定要小心,我會讓影衛跟著你,要是有什麼危險我就會趕過來."

洛云橫知道只有這樣烈西曉才會放心,便沒有拒絕,而是點了點頭,"我知道."

烈西曉將她重新攬進懷里,歎息著說道:"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橫兒平安無事,快快樂樂."

洛云橫伸手拉著烈西曉環繞著自己的手臂,在他懷里笑彎了眼睛,小聲地說道:"我的願望也是一樣."

"一樣什麼?!!"烈西曉問道.

洛云橫知道他的故意的,但還是繼續一字一頓地說道:"我的願望也和烈西曉一樣,希望我身邊的人能夠平安無事,快快樂樂."

就算不看著烈西曉,也知道他此時臉上一定露出了微笑,因為他說話的聲音中帶著濃濃的笑意,"能有橫兒在身邊,我就是最快樂的."

洛云橫伸出手緊緊地拉著烈西曉,感覺他環繞著自己的手臂越來越緊,正在這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歡快的腳步聲,緊接著就是玉真公主的驚呼聲.

"啊,看來我來早了."

洛云橫和烈西曉松開對方,轉過頭去,看到玉真公主此時正背對著他們,雙手擋在眼睛前面.

"你這是干什麼,難道還沒有見過?!!"洛云橫笑著說道……

玉真公主想了想,說道:"說的也是."

說著才轉過身來,得意地對洛云橫說道:"看吧,我早就說過,烈西曉一定回來找你的,你剛才還不信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厲害,可以了吧……"洛云橫沒好氣地說道,轉過頭來對著烈西曉說道:"你什麼時候回去?!!"

烈西曉一挑眉,看到洛云橫才見面就開始趕人,又注意到洛云橫的目光朝玉真公主看了看,終于了然,只好說道:"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他向外走了兩步,洛云橫突然感覺有些不舍,連忙問道:"那你明天還來嗎?!!"

烈西曉轉過頭,對著她微微一笑,"當然."

"那明天見."洛云橫擺了擺手.

烈西曉又走了兩步,突然停下來再次轉過頭,這次是看向玉真公主,語氣平淡地說道:"云爾讓我告訴你……"

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玉真公主一下子緊張起來,問道:"他說什麼?!!"

"他讓我告訴你,等你回去,他有事情要和你說."

玉真公主聽完臉色一垮,一定就是今天留在皇宮的事情,垂頭喪氣地走在椅子上坐下.

洛云橫目送烈西曉離開,心中正甜蜜,看到玉真公主這麼擔心,才將臉上的笑意掩去了一些,說道:"不用擔心,云爾不會說什麼的,再說你會留下來還是因為我,我到時候幫你說話."

玉真公主聽了他的保證才松了一口氣,說道:"你就好了,明天烈西曉還要來,還真當戒備森嚴的皇宮是無人之境,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洛云橫得意地站起來,說道:"要是云爾的武功也能這麼高,他也可以來啊."

說完,留下獨自一人氣得牙癢癢的玉真公主,洛云橫出了門,朝自己的房間走去,"我先去休息了,明天早上赤炎的消息應該就會到了,到時候南蠻皇後一醒,肯定會讓我們過去."

玉真公主也只能暫時將心中的擔心重新放回去,安心想著明天要怎麼面對南蠻這個性格殘暴的皇後.

……

第二天一早,果然被洛云橫說中,皇後今天早上一醒來,因為足足睡了一覺,精神已經有些恢複過來,聽說了洛云橫他們的事情之後就派人來召見.

洛云橫此時已經將赤炎從來的信都看了一遍,燒了毀滅蹤跡,和玉真公主一起跟著他們走出了房間,來到了昨天的地方.

地上沾滿地毯的鮮血已經被清理乾淨,那蠻的皇後還是坐在床上,她只不過是好好休息了一晚上,並不是痊愈,所以並沒有下來,只不過她的臉色確實已經好了很多.

"皇後娘娘的氣色不錯."洛云橫說道……

南蠻皇後這時候才好好將洛云橫打量了一遍,昨天她剛剛斬殺了一個大夫,再加上後來病情突然發作,根本沒有將洛云橫看清楚,此時才看到她竟然這麼年輕.

"真是英雄出少年,沒想到洛云橫姑娘竟然這麼年輕!!"她心情大好地說道……

"是皇後娘娘謬贊了."洛云橫謙虛地說道……

"不,我這頑疾這麼就了,一直沒有好轉,每次一發病就生不如死,直到昨天晚上,洛云橫姑娘讓我喝了藥之後才終于能夠好好休息一晚上."說道這里,皇後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變得擔心起來,語氣也低落了一些,"只不過昨天的藥解得了一時,解不了一世,不知道洛云橫姑娘可有什麼辦法能夠將頑疾解除?!!"

洛云橫點點頭,說道:"我今天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皇後娘娘身上的頑疾,我已經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皇後驚喜地說道,昨天她雖然發病了,但也知道洛云橫姑娘並沒有給她診脈,只是看看難道還能看出她這個求遍天下名醫都沒有辦法的頑疾?!!

洛云橫微微一笑,今天早上赤炎傳來的信中確實和她之前猜想的一樣,"對,昨天我看到皇後娘娘發病的時候,突然想起來和之前我曾經見過的一個病例一樣,所以有了大膽的猜測,只不過今天還需要等皇後娘娘醒來之後親自驗證一番才行."

"是嗎?!!那你上前來吧……"經過昨天之後,南蠻皇後並沒有懷疑洛云橫,而是伸出手放在了墊子上.

洛云橫點點頭走上前來,剛剛要將手放在皇後的手上,一直站在身邊的樂逸突然說道:"洛云橫姑娘可要小心了,不要傷了皇後娘娘的鳳體."

洛云橫看了他一眼,感覺他這話別有生意,還是點點頭,將手輕輕放在南蠻皇後的手腕上,露出一副十分認真的表情,其實她雖然能感受到脈動,但是卻根本感覺不出什麼變化,這一切只不過都是要做給現在的人看的.

看了一會兒,洛云橫又假裝看了看對方的臉色,這才語氣沉重地緩緩說道:"如果我沒有診斷錯誤的話,皇後娘娘之所以會這麼痛苦,不是因為頑疾,而是中了毒!!"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十分震驚,樂逸猛地站起來,"一派胡言,皇後娘娘的吃穿用度,全部都是僅有宮中的人層層選擇,多少人試過之後才能夠讓皇後娘娘享用,怎麼會中毒?!!"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八十章:難逃一死
下篇:第六百八十二章:謹慎行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