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八十章:難逃一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八十章:難逃一死

過了一會兒,床上才悠悠地傳來一個聲音,"嗯."

洛云橫和玉真公主繞過地上的血跡走過來,這才終于看到了周圍一直聞名卻沒有見面的南蠻皇後,

她看上去病得很嚴重,微微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身上蓋著金色的被子,臉上未施粉黛,看上去格外蒼白,頭發也散披著,十分干燥.南蠻的皇後應該也才四十多歲,之前之聽人說她當初選入宮中的時候號稱是南蠻最美麗的人,現在從五官來看也能看出當初的風光,只不過早就已經被長久以來的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她的右手已經放在了一個墊子上,准備讓洛云橫上前診斷.

"怎麼還不開始?!!"床上的南蠻皇後似乎是注意到這次的大夫一直不動手,不滿地睜開眼睛看過來,眼中滿是戾氣,但是雙眼有些渾濁,瞳孔顏色很淡.

她看到眼前這次來診斷的人竟然是個女子,語氣不由放好了一些,但還是透著濃濃的威脅,"快點,本宮已經不想再忍受了."

"是."洛云橫說了一聲,到那時也並沒有動手搭脈.

"你不號脈,怎麼看病?!!"南蠻皇後見她還是一動不動,竟然還膽敢盯著她看,更是不滿,要是眼前的是個男子,她早就已經讓人將她砍了,只不過因為對方也是女子才會顯露出了一些寬容,"樂逸,你是從哪里找來的人?!!"

"回皇後娘娘,這位姑娘是自己主動要來為皇後娘娘看病的."樂逸低眉順眼地說道……

"自己來的?!!"皇後又看了看洛云橫,說道:"那你可知道,要是你醫治不好我,就算你是女子,也難逃一死."

"民女知道."洛云橫點點頭,解釋道:"皇後娘娘,看病講究望聞問切,剛才我是在觀察皇後娘娘的臉色和狀態,最厲害的大夫,就算是不號脈,光是從氣色也能看出患者是什麼病."

洛云橫所言不假,只不過她卻並不會醫術,這麼做只不過是想要拖延一些時間,這樣才能找出一個很好的辦法.

"原來如此,那你繼續吧……"

正在此時,剛才看上去還只是臉色蒼白的皇後突然身體一震,似乎頭部突然傳來了痛苦,她雙手捧著自己的腦袋,眼睛大睜,瞳孔猛然緊縮起來,她疼得在床上打起滾來,不斷發出哀嚎.

洛云橫看著她這個樣子覺得有些眼熟,但是卻又想不起是怎麼回事.

樂逸看到皇後娘娘這麼痛苦,沖上來扶住了她,抬頭對洛云橫惡狠狠地說道:"快點讓皇後娘娘的頭痛停止,不然我現在就讓人殺了你."

洛云橫走上前看了看,南蠻皇後已經疼的渾身開始抽搐,若不是不能讓她停下來,自己被說是幫她治病了,當場就會被斬首.

"玉真,去端一碗水來."洛云橫吩咐道.

玉真公主雖然不知道她要水做什麼,到因為被南蠻皇後現在的樣子嚇了一跳,連忙去倒了一碗水過來……

"樂逸公子,還是我來吧……"洛云橫端著水走過去.

樂逸半信半疑地不願意走開,但是洛云橫語氣強硬地又說道:"要是樂逸公子不讓我來,皇後娘娘的病痛就好不了了."

樂逸聽了她的話不得不讓開,洛云橫這才端著水走過去,手指迅速在水面上彈了彈,似乎是放了什麼東西進去.她才剛剛在床邊坐下,皇後就迅速抓住了她的手,幸好洛云橫反應快,不然水就被打翻了.

"皇後娘娘,喝了藥就好了."洛云橫將她扶起來,一邊說著一邊將碗湊到她嘴邊.

南蠻皇後伸手抓住水碗,大口大口地吞咽著,洛云橫背過了什麼,讓樂逸看不到此時她的動作.皇後娘娘此時剛好看著她,只見洛云橫的眼珠微微一轉,眼底似乎蕩起了微波.

"皇後娘娘,你舒服一些了嗎?!!"

洛云橫一邊問道,喝完水的南蠻皇後就慢慢地放松下來,緩緩閉上了眼睛,洛云橫將她重新放回床上躺好.

"皇後娘娘睡著了,暫時可以讓她遠離痛苦,但是接下來的治療還需要等皇後娘娘醒來之後才能開始."洛云橫從床邊離開說道……

樂逸聽了她的話,走上前彈了彈皇後的鼻息,果然是睡著了,但是不知道她究竟是給皇後娘娘喝了什麼,不過她露了這一手,也應該能讓她留下來了.

"好,今天就多謝姑娘,還請問姑娘叫什麼名字?!!"

"洛云橫."

"好,我會讓人將洛云橫姑娘安排在皇宮之中,等皇後娘娘醒來之後再做定奪."樂逸說道……

"好的."洛云橫點點頭,跟著一個侍衛走了出去.

他們被帶到了後宮之中,這里以前是皇上妃嬪住的地方,但是現在已經閑置.

"你先走吧,如果有事情,我會讓人通知你的."洛云橫進了門,就對帶他們過來的侍衛說道……

侍衛之前一直守在皇後娘娘的寢宮,時不時就會看到皇後娘娘痛苦的樣子,看到了剛才洛云橫讓皇後安靜地睡過去,不再痛苦,此時已經對她十分尊敬.

等人離開之後,玉真公主走上前看了看外面沒有人,關上門.

"洛云橫,你剛才到底給皇後喝了什麼?!!"她好奇地問道.

"水."洛云橫淡淡地說道……"不是你給我拿來的嗎?!!"

"只有水嗎?!!那皇後怎麼就睡著了?!!"玉真公主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難道你什麼時候真的學了醫術?!!"

"我沒有學過醫術,不過我的迷魂術可是獨步天下,只要讓她睡下去就可以了."洛云橫笑著說道,她之前讓玉真拿水,還做出在水里放了東西的動作,就是要做一個掩飾,事實上,皇後喝下去的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水而已,最重要的是迷魂術.

"原來是迷魂術."玉真公主恍然大悟,但是很快又擔心起來,說道:"但是明天怎麼辦?!!不可能每次看診的時候,皇後都會發病啊."

"今天只不過是一個緩兵之計,接下來還要靠真正的大夫了."說完,洛云橫在房間里找了找,找出紙筆,仔細回想著剛才看到的皇後發病時候的樣子,將症狀迅速寫了一封信.

他們被安排在後宮之中,以前這里可是住著三千佳麗,但是現在因為後宮被遣散,只有幾個人而已,洛云橫倒是不擔心會被人聽到他們說的話.

她打開窗戶,對著天空吹響口哨,過了一會兒,一直碩大的海東青落了下來,親昵地蹭著洛云橫.

洛云橫笑著摸了摸它背上的絨毛笑著說道:"你又胖了,最近都吃了些什麼東西?!!"

"將這個送去給暗宗的赤炎,你應該減肥了."以前不斷有人說海東青胖,但是對于海東青這種鳥來說還算是正常體重,但是最近它是真的長胖了,比以前更圓潤了.

海東青輕輕啄了啄洛云橫的手,似乎是在抗議她說的減肥的事情,"行了,事情緊急,你快去吧……"

海東青這才展翅飛起來,迅速消失在天空中.

"這麼一來,在皇後醒來之後,赤炎的回信就能到了."洛云橫將窗戶重新關上,回到椅子上坐下.

"可是不看到人,只是聽你的描述,他就會知道嗎?!!"

"當然."洛云橫很有信心,赤炎的醫術天下聞名,就連懸絲診脈也不在話下,況且剛才看到皇後發病時候的樣子,雖然感覺有些熟悉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現在來到了這里倒是隱約有了一些想法.

玉真公主也松了一口氣,在洛云橫身邊坐下,一邊歎了一口氣.

"既然事情都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你歎氣什麼?!!"洛云橫問道.

"雖然我們這邊是沒有事情了,但要是被云爾和烈西曉知道我們擅自留在了這邊,肯定會擔心我們的."玉真公主愁眉苦臉地說道……

"是嗎?!!"洛云橫垂下眼睛,故意不去想烈西曉他們知道消息時候的樣子.

"當然,云爾還好,尤其是烈西曉,我想今天晚上他就會千方百計地闖進宮中吧……"玉真公主幸災樂禍地想著……

"不會吧……"洛云橫喝了一口茶,雖然說之前烈西曉也曾經這麼做過,但是現在南蠻皇宮中戒備森嚴,再加上現在他們正忙著對著虞鳳城中的奴隸場,應該分不出精神過來……

應該……

夜幕降臨,用完晚膳之後,玉真公主就帶著她的蠱蟲跑了出去,自從發現這里的水土有利于蠱蟲的生長之後,她就一心一意地開始飼養蠱蟲,手中沒有蠱蟲的感覺就好像缺少了什麼一樣讓她不安心,更重要的一點還因為她幾乎已經料定了烈西曉會來,為了不打擾他們兩人,她覺得自己先離開.

洛云橫哭笑不得,最後宮殿中只剩下她一個人,"玉真這個家伙,哪有這麼誇張,烈西曉就算是擔心,也分不開身過來,竟然還把我一個人留下這里……"

她才說完,站起來走到窗邊看了看,雖然心里知道烈西曉不會過來,但還是或多或少地希望他會突然出現.

只不過她就這麼在窗前站了一炷香的時間,還是沒有看到烈西曉到來……

"看吧,我就知道烈西曉不會來,玉真還走了,讓我一個人留在這里……"

洛云橫剛剛嘟囔了一聲,有些抱怨,轉過身准備去休息,可是才一轉身,就撞進一個人的懷里.

"橫兒不是一個人留在這里……"低沉溫柔的男聲在頭頂響起,獨屬于烈西曉的味道闖入鼻尖,一瞬間將洛云橫所有的感官都沾滿.

烈西曉竟然真的來了.

"你什麼時候過來的?!!"洛云橫感覺著他身上傳來的溫度,輕輕靠在他懷里.誰不甜蜜,不開心是不可能的,本來剛才還以為他不會來了,心中很是傷心,這才意識到自己是這麼希望他真的能夠到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七十九章:死馬當活馬醫
下篇:第六百八十一章:安全第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