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七十七章:自取滅亡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七十七章:自取滅亡

"那個人為什麼能騎馬?!!"

太子殿下轉頭看去,臉色瞬間一黑,說道:"全皇宮只有皇娘和他例外."

"為什麼?!!"洛云橫執著地又問了一遍.

太子不滿地磨著牙齒,目光在那個騎馬的人身上狠狠瞪了一眼,說道:"那個人就是皇娘最寵愛的男寵,樂逸,以後你看到要躲著走,千萬不要和他接觸,這個人十分陰險狡猾,恃寵而驕,也不知道皇娘為什麼對對他這麼好,千依百順,要什麼就給什麼."

洛云橫了然地點點頭,這個人她之前就聽說過,烈西曉之前和她說過,南蠻的皇後之所以敢頻頻在大烈的邊境做小動作,其中就是因為眼前這個男寵在旁邊煽風點火,枕頭風不僅對男人管用,對女人來說也是同樣的效果.

太子殿下雖然想讓他們躲開這個人,但是眼下這里只有一條通道,他們有事面對而行,可以說是避而可避.

太子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看了看前面,又轉頭看了看身後,咬咬牙.

"我們走吧……"

三人繼續向前,太子本來還想迅速走過去,他低下了頭,似乎他也不想對方看到他,認出他來……

但是眼前的樂逸卻直直地朝著他們走過來,他看到了太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洛云橫一直在打量著這個男寵,他臉上還擦了粉黛,衣服也和男子的衣服不同,腰上沒有腰帶,長發散披著,只有上面點綴著幾顆寶石,白色的寬大袍子上繡著巨大紅色牡丹,看上去十分豔麗,讓眼前這個人平添了幾分妖異.

南蠻皇後寵愛的男寵,竟然會是這種樣子.

"這不是太子殿下嗎?!!"樂逸的馬走到了太子面前緩緩停了下來,微微低下頭,看著下面的太子.

此時他們兩人的身份十分尷尬,誰也沒有行禮.在任何一個國家中,太子的地位都遠遠大于一個小小的男寵,但是在南蠻,因為皇後專政和她的寵愛,太子已經徹底失勢,反而讓一個男寵成為了比他地位更好的人.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太子也就不願意再躲藏,他是太子,心有傲骨.

"太子殿下今天是進宮來觀看選拔的吧?!!"樂逸見他不說話,便又問了一句,但是他並沒有從馬上下來,坐在馬上和一個不坐在馬上的人說話,是一個非常無禮的行為,但是這個樂逸卻根本不在乎,或者說他就是故意要這樣羞辱他.

太子殿下也聽了出來,他不滿地抬起頭,說道:"你看到太子,不行禮也就算了,竟然還坐在馬上和我說話,難道你還希望我會回答你嗎?!!"

樂逸聽到這句話笑了起來,和對面氣得臉色發白的太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笑得花枝亂顫,胯下的馬匹動了動,他又連忙拉住缰繩.

"太子殿下,這課不是我不願意下來,這匹馬是皇後娘娘上次給我的駿馬,因此我才能從這里騎馬路過,你怎麼不想想,為什麼是我下來,而不是你也騎上一匹馬呢?!!"

太子的臉色青了又白,目光狠狠地瞪著坐在馬上的樂逸,譏諷道:"不過是一個出賣色相的男人,一身臭皮囊,有什麼好驕傲的!!"

樂逸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僵了一下,眼中露出不滿,說道:"我這身臭皮囊,皇後娘娘可是很喜歡呢,太子殿下你這個話要是被皇後娘娘聽到了,可能就一輩子都進不了宮了呢."

太子梗著脖子,似乎要和他爭斗到底,"你去啊,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每次都是你和皇娘告狀的,卑鄙小人!!"

"沒錯,是我,可是你又能拿我怎麼樣?!!你也去和皇後娘娘說我的壞話啊,哦,對了,你現在來拿見皇後娘娘都困難了吧……"說著,樂逸又被自己逗得笑了起來,一只手捂著嘴.

他說的確實是事實,太子殿下心中不滿,但是卻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咬牙忍耐.樂逸看到太子身後的洛云橫和玉真公主,臉上的笑意收了回來,問道:"你們二位又是誰?!!"

太子往洛云橫和玉真公主身前一站,怒斥道:"這是我的朋友,用不著你管!!"

樂逸微微一笑嘲諷著說道:"原來太子殿下竟然可以帶自己的朋友進宮了,真是厲害呢."

他的目光落在洛云橫身上,從剛才開始,他就注意到,眼前這個人一直在看著自己,膽子很大,既然跟在太子身邊,就應該知道他的身份才對.

如果這樣,還敢這麼看著他,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樂逸多看了一會兒,卻看不出什麼特別的,重新將目光放到眼前的路上,卻是在對太子說話:"今天可是皇後娘娘選出貼身婢女的日子,太子殿下還是小心一些為好."

說完,他揮動缰繩,騎著馬朝著宮門走出去.

"這麼重要的時候,他出宮做什麼?!!"洛云橫看著他的背影,疑惑地問道.

太子而已同樣瞪著他,只不過確實不滿的說道:"誰知道,我們進去吧……"

"不過這個男寵去哪里也太大了吧……"玉真公主小聲地說了一聲,雖然有的國家的人也會圈養男寵,但是都是偷著躲著,從來不會像這樣明目張膽的,甚至還讓男寵的地位爬到太子頭上,還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太子冷笑了一下,說道:"這都是我的皇娘大人促成的,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說完,他帶著洛云橫和玉真公主穿過長長的通道,來到一個廣場前,說道:"我現在要去和皇娘請安,你們就現在這里等一會兒吧……"

洛云橫看了看眼前的廣場,這里已經被鋪上了地毯,周圍擺放著椅子,看來待會兒貼身婢女選拔的事情就會在這里展開.

"南蠻似乎還不算富裕,沒想到為了一個婢女,這個皇後竟然能這麼鋪張浪費,就這樣還想要攻打其他國家嗎?!!光是國庫的錢就遠遠不夠吧……"玉真公主看到眼前的景象都為之乍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選秀女呢,誰會想到竟然只不過是一個婢女呢?!!

"所以烈西曉才會說南蠻要是繼續在這個皇後的統治下,肯定會自取滅亡."洛云橫說道……

玉真公主點點頭,現在廣場中還一個人也沒有,看來離開始的時間還在,兩人朝四周看了看,看到幾個宮女緩緩走了過來,領頭那人看上去十分眼熟,四十多歲的年紀,表情十分冷漠.

是那天在煉獄買走慕枼的人!!之前他們還一直在尋找這人的身份,沒想到她竟然是皇宮內的人.

這麼說慕枼這是被買進了皇宮,難怪他那個時候會讓自己不要繼續喊叫,竟然都是計劃好的,想要通過這個手段進入層層封鎖的皇宮嗎?!!

玉真公主看到了那幾個宮女領頭的人也認了出來,拉拉洛云橫道:"洛云橫,你看那個人."

"我知道,我們能認出她來,她也能認出我們,我們先離開這里……"說著,洛云橫已經拉著她轉過了身,趁對方還沒有發現他們,迅速離開了這個廣場.

過了一會兒,太子從皇後的宮殿請安回來,因為皇娘冷漠的態度而臉色有些不愉,走到廣場看了看,卻發現洛云橫他們兩人已經不見了.

"你們看到剛才站在這里的兩個姑娘了嗎?!!"太子抓住一個宮女問道.

宮女想了想,之前確實看到了兩個人,便說道:"看到了,不過她們早就離開了."

"走了?!!"太子皺起眉看了看這個廣場的幾個出口,問道:"她們從哪里走得?!!"

宮女指了一個方向,太子才急急忙忙地追了出去.這兩個人不是說好在這里等他嗎?!!怎麼說走就走了,要是真的在今天出了什麼事情,是他將人帶進來的,皇娘肯定會責怪他.

想到這里,他加快了步伐,沿著路繼續尋找.

洛云橫和玉真公主離開了廣場,因為兩人對皇宮還不太熟悉,走著走著就來到了禦花園中,這里的禦花園因為四季如春而長得十分繁茂.

"你們怎麼在這里?!!"正走著,一個驚訝的聲音突然響起.

洛云橫轉過頭,看到之前他們找了很久的慕枼正穿著一身灰色的衣服站在禦花園中,手里拿著一個水桶,看樣子正在提水.

"慕枼?!!你在這里?!!"

慕枼向四周看了看,讓洛云橫他們跟著他,走進了一處假山中,這才說道:"你們怎麼進宮了?!!"

"是太子帶我們進來的."洛云橫說道……

"太子?!!"聽到這個稱呼,慕枼皺起眉來,他來到皇宮之中這麼多天,但是對于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哥哥卻一直沒有看到過,沒想到洛云橫他們已經和太子說上話了,還利用他進了皇宮.

"這兩天看不到你,原來你竟然是在皇宮里澆花?!!"玉真公主看了看他的樣子,不敢相信地說道……

"我那天接到消息,皇宮中負責買奴隸的人回到煉獄購買一些奴隸才宮中從事一些重活,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剛好那個時候我正在調查奴隸場的事情,就一起進來了."慕枼將這幾天自己的計劃和做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洛云橫點點頭,笑著問道:"你進宮真的是因為想要調查事情,而不是想要看看夢溪?!!"

慕枼一愣,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兩者都有."

洛云橫滿意地笑了起來,問道:"那你看到了嗎?!!"

慕枼搖了搖頭,"她們住的地方誰也不能進去,只有每天去送飯的人才能進去,都是女子,我這個男人就更不用說的,別說和她說話,就連想要遠遠看一眼都不可能."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七十六章:需要進宮
下篇:第六百七十八章:變身禦醫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