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六十二章:你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六十二章:你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我要的是獨立的院子,不希望有人打擾."洛云橫補充了一句.

"沒問題,我家現在已經搬家不住在那里了."那個姑娘迅速說道……

洛云橫轉過頭仔細將她的樣子看了看,這個姑娘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就連色眯眯地看著烈西曉的目光都不會讓人覺得不喜,只會覺得她十分可愛,手里還拿著一個大餅,一邊說著一邊還啃了一口.

"這不是文將軍家的女兒嗎?!!"洛云橫聽到周圍的人小聲地說道,明顯就是認出了眼前這個胖乎乎的姑娘.

如果眼前這人的家中的做官的,那就更好了.

"好,那就請姑娘你帶路吧……"洛云橫馬上答應下來……

那個胖乎乎的姑娘點點頭,三兩口將手上的大餅吃了,對洛云橫憨厚地笑了笑,"你們跟我來吧,我說的那個院子很大,祝你們綽綽有余了,而且是獨門獨戶,也不會有人來打擾哦."

"那真是太好了,我叫洛云橫,姑娘叫什麼名字?!!"洛云橫笑了笑,跟在她身後走出了人群,沿著街道緩緩走著……

"我叫文雯."文雯一邊走著,又在路邊買了幾個包子拿在手里,回頭看到她抱著的云兒和逸兒,問道:"對了,這兩個都是你的孩子嗎?!!"

"沒錯."

"那他們的爹爹呢?!!"

"他們的爹爹?!!"洛云橫有些猶豫,總不能說他們的爹爹就是他們剛才認為是男仆的烈西曉吧,想了一會兒只好說道:"他們沒有爹爹."

烈西曉,抱歉了.

可是聽到她這麼說,走到前面的文雯突然震驚地轉過了頭,目光中似乎有些憐憫和同情地看著洛云橫.

"我知道了,唉,你真是可憐."她說了一聲,把手里地包子遞給她,"你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用了."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話又被她誤會成了什麼,洛云橫也沒有解釋,就這麼將錯就錯下去也好.

文雯帶著他們穿過了幾條街區,拐進另外一條街,這里都是一些小院子的住宅,倒是十分僻靜,緊挨著的就是一條碧波蕩漾的小河,河邊種著垂柳,是個不錯的地方.

"就是在這里……"文雯將他們帶到了一間房屋前面,此時她在路上買的包子剛好吃完,拿出身上的手帕擦了擦手,一邊說道……

文雯說的地方確實是一個獨門獨戶的小院子,門頭上看得出以前還掛著牌匾,但是因為搬家了就被拿了下來,上面還留著一道很深的痕跡,房子不算老舊,但是十分有問道,應該才剛剛搬出去不久,也不見門上有什麼灰塵和蜘蛛網,真是很不錯的地方.

文雯從腰上摸出一串鑰匙來,走過去將掛在門上的鎖打開,推開涼山大門,說道:"你們進來吧……"

洛云橫點點頭,率先跟著她走了進去.

"這里是我家以前住的地方,不過我們才搬出去只有兩個月,里面的家具也都還在,你們就繼續接著用吧……"文雯一邊說著,帶著他們穿過了種滿花草和樹木的前院,走進前廳中.

這個房屋不算小,而且因為閑置的時間不算長,東西都還完好無損,院子里開著花,要不是洛云橫知道現在是冬天,肯定會以為現在是百花盛開的春天,這就是南蠻四季如春的地方,一年四季都有鮮花和綠樹.

"這里有五間臥房,後面還有三件,足夠你們幾個人睡的了,而且家具也不用買,東西都還在,要是你們不嫌棄都可以用,最後面還有一個後面,那里種滿了花,你們可以去看看散散心,這里很不錯哦."文雯指著房子的各個角落都介紹了一遍,最後將目光移到洛云橫身上,說道:"我會算你們便宜一點,不過你之前答應我的事情,就告訴我吧……"

洛云橫知道她說的就是詢問烈西曉他們幾人是從哪里買來的事情,連忙點頭:"當然."

文雯高興地笑了笑,說道:"那就好,你們要住多長時間."

"具體時間還不知道,那就先租借一個月吧,若是我們還要繼續留下來,到時候會告訴你."洛云橫說道,畢竟是慕枼爭奪皇位的事情,他們現在對情況還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會花費多少時間.

文雯自從聽洛云橫再次保證了一定會告訴她烈西曉幾人是在哪里買到的時候就十分激動,變得更加熱心起來,紅著臉說道:"我帶你們到後面去看看."

云爾跟在洛云橫身後,見她走得遠了一些,小聲地問道:"夫人,你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別擔心,我當然有辦法."洛云橫同樣低聲回到.

文雯帶著他們看了後院之後,將鑰匙給了她們,收了一個月的銀子,最後扭扭捏捏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洛云橫看到她這個樣子就已經猜到所為何事,笑著說道:"之前答應文雯姑娘,會告訴你他們是從哪里買來的,我現在就告訴你吧,其實他們都是我從大烈那邊買過來的."

"大烈?!!是旁邊的國家嗎?!!"萬萬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答案,文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沒錯,就是因為現在南蠻和大烈的關系不太好,所以我剛才一直沒有告訴任何人,文雯姑娘,你也不能把整個秘密泄露出去,好嗎?!!"洛云橫半真半假地說著,他們確實是從大烈來的,只不過烈西曉三人卻不是她買來的而已.

文雯有些失望,她剛才看到眼前的幾個男仆十分好看,再過一段時間她就成年了,可以請母上大人給她購買幾個男仆,還以為能找到和他們一樣好看的人,沒想到竟然會是在大烈買的,這樣的話母上大人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我會保密的."

"那就多謝你了."

洛云橫將文雯送出了門,看著她消失在路口,這才將門重新關上回到院子中,烈西曉正抱著云兒正在給她喂東西,玉真公主和云爾在院子里走著,似乎對這里的環境十分驚奇.

"洛云橫姑娘,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去看看夢溪,我有點擔心她."慕枼看到洛云橫一回來就迅速問道,擔心的表情溢于言表.

之前他還故意不將自己的心情說出口,現在因為一直看不到夢溪,已經吃得著急起來,顧不得之前說過的話了.

"別擔心,她不會出事的,等我們安頓好之後就去找找看."洛云橫倒是十分冷靜地說道:"而且如果我沒有在身邊,你絕對不能出門,要是再被人當做出售的男仆,或者被被人抓進了官府,可沒人來救你.如果你實在擔心夢溪,還不如多想想該怎麼將皇位奪回來,從現在的困境中擺脫."

慕枼被她說得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嚴肅起來,不再詢問關于夢溪的事情,而是走到一邊開始不斷思考著洛云橫的話,該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皇位奪過來.皇後娘娘說的對,就算是現在擔心,還不如早點擺脫現在的狀況,將夢溪納入自己的羽翼中.

納入自己的羽翼?!!

慕枼突然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嚇了一跳,原來自己早就已經有了這樣的計劃了嗎?!!

洛云橫走到云洛身邊,將他懷里的逸兒抱起來,說道:"先去臥房看看吧,他們自己找一件自己喜歡的住下就好."

說著,洛云橫已經和烈西曉,洛兒一起離開了前院朝著後面的臥房走去,房間里HIA放著被褥,看上去很安靜,也沒有灰塵.洛云橫掃了掃床鋪,將云兒和逸兒放上去,再好好將房間掃視了一遍.雖然里面的貴重的東西都已經被搬走了,但是房間里的東西一應俱全,桌子上還放置著一面銅鏡.

銅鏡這種東西就算是在現在也十分昂貴,只有大富人家才能使用,而文雯家的人卻直接將它仍在了這里,可見他們家是十分富裕,並不在乎這一點小銀子.

洛云橫又想起了之前聽到有人說文雯是朝廷中將軍的女兒,家里一定很富足才是.

烈西曉正低頭逗弄著躺在床上的云兒,他的頭發因為沒有固定的東西而散落下來,隨著他的動作垂在云兒的眼前.

云兒玩得真高興,粉嫩嫩的手伸手一抓,就將烈西曉的一縷頭發抓在手里,開心地扯著玩.

"云兒,不能抓爹爹的頭發."洛云橫走過去將云兒的手指松開,才終于將烈西曉的頭發拯救出來,心里想著不能讓烈西曉的頭發一直這樣,但是用什麼來固定呢?!!

簪子的話洛云橫身上也只帶了當初烈西曉送她的這個翡翠玉簪,再沒有其他了,既然烈西曉之前喜歡用絲帶來固定,那就找一個類似絲帶的東西吧.

這麼想著,洛云橫站起身來在房間里翻找了一會兒,終于找到了一把剪刀,沒有現成的絲帶,就只能從衣服上剪下來了.

洛云橫拿著剪刀從臥房走出去,剛才被站在庭院里的玉真公主和云爾看到.

"皇後娘娘,你手里拿著剪刀要做什麼?!!"

洛云橫先是看了看他們身上的衣服,不太滿意地轉過頭,"剪衣服."

她一直走到了前院,看到了慕枼,也沒有看到自己滿意了,又將帶來的包袱都打開,一件一件地翻找著自己的衣服,最後終于看到了一件和之前烈西曉頭上的絲帶差不多的衣服,高興地放出來,剪刀毫不猶豫地在上面剪裁起來……

跟著洛云橫過來的玉真公主和云爾看到她突然那剪起了衣服,更是奇怪,走過去,看到著她只是拿著一件衣服在剪,一直到烈西曉也跟著走了出來,手上還抱著一直都不肯睡覺的云兒……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六十一章:你怎麼這麼高興?
下篇:第六百六十三章:很是感動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