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五十五章:慕枼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五十五章:慕枼

"但是云兒和逸兒怎麼辦?!!"云洛又問道.

"當然是和我們一起去了."洛云橫轉頭看了看已經睡著的云兒和逸兒,雖然他們才一歲不到,但是當然是洛云橫去哪里,他們就跟著去哪里,怎麼能分開.

"是嗎?!!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云洛也不驚訝,反正之前在外面的幾個月,云兒和逸兒也是一直和他們在一起的,要是真的要把云兒和逸兒留在皇宮之中,云洛還會有些不放心,還是帶在身邊最好.

"還不著急,我們先給南蠻寫一封信,看看他們對于慕枼的態度如此在做打算."說著,洛云橫已經走到書桌邊,拿過毛筆親自寫了一封信,回到烈西曉身邊.

"你看看."

烈西曉接過來看了看,上面是警告南蠻不要繼續在大烈的國土上造次,若是他們還是不聽,就會將怒氣發泄在質子慕枼身上,很明顯就是想要試試南蠻那邊的態度.

烈西曉看完之後,知道洛云橫的意思,拿出玉璽來蓋上,證明這是大烈皇上的意思.隨即又叫進來一個侍衛,讓他連夜將這封信送給南蠻的皇後.

"這樣可以了吧?!!"做完這一切,烈西曉才問道.

洛云橫點點頭,"要幾天才能收到回信?!!"

"若是南蠻皇後真的回信的話,應該五天之內就能收到."南蠻雖然和大烈相鄰,但是大烈皇宮的位置和南蠻皇宮的位置剛好相隔最遠,就算是日夜兼程,快馬加鞭也需要五天的時間才能來回.

"那我們就靜靜等待吧……"洛云橫伸手摸了摸身後的頭發,已經完全干了,轉身去將云兒和逸兒抱起來……

"寶寶,我們又能出去游玩了."

烈西曉聽了她的話苦笑起來,他們哪里是要去游玩,而是要去扳倒一個國家的統治者,重新換上另外一個人.

五天之後,南蠻皇後的回信還是沒有傳來,之前送信的人已經確定親自送達皇宮,既然南蠻的皇後沒有任何回應,態度也已經很明確了,就是無論大烈如何對待慕枼,她都不在乎.

洛云橫搖了搖頭,終于帶著云洛一起來到了宿飄宮.

位于大烈皇宮西面的宿飄宮,這里本來是給失勢的皇子皇女和妃子住的地方,里面的環境可想而知.周圍的也都是些荒廢了的宮殿,看上去荒無人煙,很少會有人來這邊走動,聽說就連侍衛和宮女也很不情願過來……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就算是底層的人也會想著多和一些皇子皇女,妃子之類的人多多走動,就好像上次云洛去到翰林院上課的時候,遇到很多孩子帶著禮物來送給他的一樣.

洛云橫身邊只帶著一個宮女,從剛才說起要來宿飄宮,宮女的樣子就十分驚訝,似乎沒想到皇後竟然會來這種地方.一路走過來也沒有看到什麼人煙,明明就是在皇宮之中去,去給人一種自己就走在荒蕪的街道上的感覺……

越是朝那個方向走去,越是蕭條,滿地的雜草,長期沒有人修剪而長得十分凌亂的樹木,干枯的花朵,髒兮兮的地面,這一切都似乎不應該出現在皇宮之中.

洛云橫越往里走,眉頭皺得越深,她以前還在太子妃的時候也來到宿飄宮,但是那個時候看上去還明顯沒有現在的樣子這麼荒蕪,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因為南蠻皇後不斷開始對大烈邊境挑釁,而讓這些宮女侍衛也聞風而動,開始對這位質子的死活不管不顧了嗎?!!不過說起來,南蠻的皇後是從這兩年開始就這樣了吧,這麼說來,慕枼已經維持這樣的生活狀態兩年了嗎?!!

想到這一點,洛云橫轉過頭對著身邊的宮女吩咐道:"下去查查,這片地方是哪個宮女侍衛在管理,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樣子?!!里面住的人可是南蠻的質子,也是皇子,怎麼能讓他住在這種地方?!!"

宮女連忙點頭,雖然在她看來不過是一個已經被南蠻遺棄的質子,就算是死了,南蠻都不會介意,給他吃住已經不錯了,現在他在宮中的狀況也是眾所周知.拿不到好處,難怪這里的宮女就這樣放縱.不過既然皇後娘娘吩咐了,她也只能照做.

"是,奴婢遵命."

洛云橫點點頭,穿過了幾條十分荒蕪的小路才終于來到了宿飄宮,門口的牌匾早就已經不堪重負掉了下來,被人放在門邊,上面的字跡也很斑駁,只能依稀辨別得出來上面寫的是"宿飄宮"這三個字.

門口滿是雜草,只有一條很小的路可以走進來,看來還是有人在進出,所以才能踩出一條小路.不過在鋪滿青石板的路上都能長出這麼茂盛的雜草,可想而知這里是多久沒有人打掃過了.

宿飄宮的大門虛掩著,洛云橫走進一看,不是關不上,而是門上的鎖也懷了,門只能這麼關著,一推動就發出吱吱呀呀的聲音.

洛云橫走進去,看到院子里也滿是枯黃的雜草,角落里放著幾把已經破碎的椅子,上面結滿了蜘蛛網,正對著大門的前廳里一個人也沒有,不過能看到里面空空蕩蕩的,連一把椅子都沒有,前廳的大門上,紙糊的門也已經破了好幾個大洞.

"皇後娘娘駕……"宮女看到沒有人出來迎接,放開的嗓子正准備通報,可是被洛云橫伸手攔住了.

"不用了."洛云橫說道……

看到眼前的情形,洛云橫不由想起自己之前答應了慕枼會幫他奪取皇位,沒想到卻就這麼晾了他一年多的時間,更是讓他遭受到這種苦難.

"是我忘記了這件事情,竟然讓慕枼公子受苦了."洛云橫說了一聲.

"皇娘."走在她身邊的云洛伸手拉了拉他,說道:"皇娘以前不是曾經說過,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筋骨,餓其體膚,勞其筋骨嗎?!!現在不就是慕枼的磨難嗎?!!若是不經曆這些,皇娘怎麼知道自己一定就救對人了呢?!!"

這是之前洛云橫和云洛說起過的,沒想到他就這麼記住了,現在還用來開導洛云橫.

洛云橫微微一笑,說道:"洛兒說的也有道理."

說著,他們穿過前廳正准備朝後面走去,可是才剛剛走出前廳,一個宮女打扮的小姑娘就走了出來,她手上端著一盆水,看上去也才十多歲的樣子,紮著可愛的小辮子,小臉紅撲撲的,低著頭走出來,一看到他們嚇了一跳.

"你們……"她正要詢問,但是看到洛云橫的衣著,以前她也在禦花園中遠遠看到過皇後,認出眼前的人就是皇後,臉上的紅暈迅速散去,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奴婢參見皇後娘娘."

洛云橫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長相十分討喜,圓圓的眼睛,粉嘟嘟的臉蛋,雖然五官還沒有徹底張開,但也能看出是個美人胚子.

"你是宿飄宮內的宮女?!!"洛云橫問道.

宮女搖了搖頭,說道:"回皇後娘娘,我是禦膳房的宮女."

"那你怎麼會來到這里?!!"洛云橫看到她圓圓的臉,倒也確實有點像是禦膳房出來的.

"是因為,是因為……"宮女有些猶豫起來,哆哆嗦嗦不敢說話,正在此時,房屋內又傳來了另一個聲音,剛好替她解圍.

"是皇後娘娘來了嗎?!!"優雅宛若暖玉的男聲平淡地說道,洛云橫聽出這個聲音就是慕枼.

還沒等她回答,緊閉的房門已經被人從里面打開了,慕枼穿著一身青衣正在門內.

"皇後娘娘請進來吧……"他並沒有行大禮,只是微微拱手.

洛云橫點了點頭,朝著慕枼的房間走去.慕枼轉過頭去,對著還跪在地上的宮女說道:"夢溪,起來吧,今天也多謝你了."

本來被洛云橫嚇得有些燦白的臉蛋因為這句話一瞬間飄上紅暈,夢溪站起身來,朝著洛云橫的方向福身行禮,拿著手里的盆轉身走了.

等人已經離開了宿飄院,慕枼才轉過身來……

"皇後娘娘終于來了,我等了五天,還以為皇後娘娘已經忘記了."他面對洛云橫的態度不卑不亢,雖然是有求于人,但是因為是洛云橫主動與他結下的約定,看上去並沒有低人一等的意思,反而能聽出他語氣中的一些不滿.

看來這五天來他也十分煎熬,雖然剛才一眼看上去他並沒有著急,但是一開口還是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心情.

"我不是忘記了,而是抽空去求證了一件事情."洛云橫一邊說著,一邊朝身邊的宮女擺了擺手,讓她去外面等候,一直到等人走了,才繼續說道:"慕枼公子,你可知道最近南蠻的情況,皇後早就已經把持朝政,並沒有將皇位讓給太子,而是將朝廷中的人大換血,很多官員都是女子身份,而且這些人對她十分擁護,幾乎是唯命是從.在她的指揮之下,南蠻還頻頻在大烈的邊境上生事,可以說是是扥膽大妄為."

慕枼的目光在房間里掃了一眼,緩緩說道:"雖然我此時身處大烈,但是對南蠻的情況還會有一些了解,更何況,從第一次南蠻挑釁大烈開始,我就已經知道了,不然宿飄宮變成現在這樣子,可不是一天就沒落的."

自從南蠻開始和大烈挑釁,宿飄宮的宮女和侍衛就聽到了風聲,開始對身為南蠻質子的慕枼不理不睬,到後來竟然連每天的飯菜也沒有了,到了最近半年,就連宮女都已經跑了,只剩下夢溪一個人.

"五天前我收到你的信之後,就以皇上的名義馬上給南蠻的皇後修書一封,說若是她在不停止現在的行為,還繼續在大烈的邊境頻頻動作的話,我們就會處置作為質子的你.你猜她說了什麼?!!"洛云橫翻開桌上的茶碗,卻發現茶壺里面什麼茶都沒有,有些失望地重新放回去……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五十四章:讓他死心
下篇:第六百五十六章:不能再耽擱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