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四十四章:很大的代價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四十四章:很大的代價

"那成傑呢?!!"洛云橫又問道,聽烈西曉的意思,就已經是決定重用李高水了,但是成傑這個人也不錯,雖然有些愛出風頭,但是頭腦十分聰明卻不是假的.

"成傑也不可缺少,畢竟同是官員,不同的性格才好揣測他們心中所想."烈西曉說道,他心中已經做好了計劃,到時候成傑在明,可以吸引外人的注意,李高水就在暗處,可以做一些不能讓別人知道的事情,相輔相成才是最好的辦法.

既然事情都已經解決了,洛云橫這才站起來舒展了一下身體,之前烈西曉還說秋獵之後的宴會十分精彩,但是今天卻硬生生被軒轅絕給搞砸了,沒看到好看的不說,還讓她一聲疲憊.再加上今天一直在外奔波,她早就有些困意.

云兒和逸兒早就已經睡著了,洛云橫走過去看了看,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對了,云爾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之前他們進宮的時候,云爾和玉真公主留在了宮外沒有進來,只有借用蠱蟲的時候聯系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消息了,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我之前問過,似乎是玉真公主一直沒有來過大烈,拉著云爾陪她倒出逛呢."云洛說道……

"他們竟然這麼悠閑."洛云橫伸手手指敲了敲額頭,"找個時間把他們叫進來吧……"

云洛聽了微微一笑,"我明天就讓海東青通知他們進來."

……

第二天一早,洛云橫還沒有醒來,就已經聽到外面傳來嘰嘰喳喳的的說話聲,洛云橫一睜開眼睛,外面的說話聲還在不斷變大,准確地說是兩個生意,一個聲音大大咧咧,不斷發出驚呼和贊歎聲,另一個聲音較小,不斷勸說著讓那個較大的聲音小聲一點.

洛云橫轉過頭看了看還在熟睡的云兒和洛兒,輕手輕腳地爬起來,外面這個聲音一聽就知道是玉真公主來了,北疆皇宮和大烈的皇宮有很大不同,難怪她會這麼驚訝.

洛云橫起身穿了衣服,烈西曉已經去上朝,云洛也早就已經起床了,看來是因為昨天太累了,她竟然睡到了現在,差點沒有起來.在宮女的腐蝕換了衣服梳妝之後,洛云橫才走出來.果然就看到玉真公主正坐在紅亭中,把她一直帶在身上的寶貝盒子放在桌子上,手里拿著一朵從院子里摘下來的花逗弄著那些蠱蟲,云爾就站在她身邊.

玉真公主一邊逗弄著,一邊發出清脆的笑聲,跟在他們身後的宮女一臉苦惱,想要讓玉真公主小聲一點,但是玉真公主根本不聽.

"姑娘,姑娘,皇後娘娘還正在睡,你小聲一點,不要把她吵醒了."那人著急地說道,還不知道洛云橫早就已經被吵醒了.

玉真公主正低頭看著盒子里的寶貝蠱蟲,也沒有抬起頭,說道:"都什麼時候了,皇後怎麼還沒醒,剛才我都看到太子已經去練武了."

宮女不知道玉真公主的身份,自以為她是皇後和太子的朋友,聽到她這些幾乎大不敬的話,更是嚇得臉色慘白,"姑娘,你可不能這麼說,皇後娘娘是因為昨天秋獵累壞了."

"她去秋獵了?!!"玉真公主有些驚訝,抬起頭來,說道:"竟然不帶我們去,秋獵完了才把他們叫出來,真是的."

云爾站在玉真公主身邊,一直低著頭,目光落在玉真公主身上,眼中似乎已經沒有其他人,三人都沒有發現洛云橫醒來,還自顧自都說著……

"不是你自己說要多在京城中逛逛嗎?!!當初皇後娘娘讓你進宮,你還非說不進來."云爾低聲說道,語氣中帶著一些責備,玉真公主撅起嘴轉過頭看著他.

自從兩人在花魁大賽的時候敞開心扉之後就一直關系不錯,還是第一次聽到云爾和她斗嘴,雖然完全聽不出責備的意思,但還是當玉真公主有些生氣.

"我又沒有真的怪皇後娘娘,只不過是覺得可惜,秋獵一年只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才來一個大烈的皇宮,竟然剛好就錯過的,能不可惜嗎?!!"

玉真公主的話說得十分委屈,眨眨眼睛,一臉傷感,在上次之後,她就發現自己面對云爾的時候,有時候以柔克剛要比硬碰硬要好得多,所以每次一斗起嘴來就衣服可憐兮兮的樣子,讓云爾啞口無言.

雖然知道這並不完全是自己的錯,而且玉真公主分明就是故意的,但就是拿她這個表情沒有辦法.

這次也是一樣,一遇上玉真公主,云爾就完全沒了辦法,張了張嘴,猶豫了一會兒才柔聲說道:"好了,我知道錯了."

"玉真公主,你又欺負云爾."洛云橫聽到他們之間的對話,忍不住笑了起來,看到云爾還真是被玉真公主吃得死死的,不知道是該說他幸福還是不幸福.

亭中的三人轉過頭來……

"皇後娘娘."

洛云橫擺了擺手,讓宮女先下去,這才對玉真公主說道:"不是我不讓你來,而是皇宮中的秋獵女眷本來就不能參加."

"你不是也去了嗎?!!"玉真公主問道.

"我不一樣."洛云橫在她對面坐下來,臉上流出一絲得意,"我是烈西曉同意我去的,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可以說是很大的代價,因為她在秋獵之前的幾天一直都在乖乖的喝湯藥,雖然感覺身體真的比以前更加健康了一些,但也是用很大的代價換回來的.

"而且我之前聽洛兒說,你們本來還不想回來?!!"洛云橫看了看對面的玉真公主,她小心地將盒子重新蓋上,知道洛云橫不喜歡這些蛇蟲鼠蟻,就不讓她看到為好.

"我們只是不知道要不要進來而已,聽說現在皇宮內很忙,我們進來能做什麼?!!"玉真公主說道,昨天他們收到海東青送來的信時候也有些猶豫,畢竟現在因為慈安太後的死,大烈皇宮之中有些混亂,她的身份怎麼說也是北疆的公主,貿然參合進來有些不太妥當,隨意才會有些猶豫,一直到後來云爾說想要來看看,他們今天早上才會進宮來……

好在一路上都沒有遇到認識她的人,不然在這個敏感的時候,身為北疆的公主的她進宮來,別人不知道又會怎麼想.

"讓你們來幫忙啊."洛云橫說道……

"幫什麼忙?!!"玉真公主瞪大了眼睛問道.

"一個很大的忙."洛云橫微微一笑,將現在軒轅家的事情和大烈的糾葛都說了一遍.

"你是要我們將軒轅絕趕回去?!!"玉真公主聽完之後,只能想到這麼一個可能.

"不是."洛云橫被她直白的說法逗得笑了起來,雖然說最後的目的確實是要將軒轅家的人趕回去,但是卻不是現在她想讓玉真公主和云爾做的.

"我想要讓你以北疆公主的身份,幫我去探了探軒轅絕的真實想法."

"軒轅絕的真實想法?!!"玉真公主皺起眉想了想,還有不解:"軒轅絕不就是想要讓烈西曉納妃,和軒轅家聯姻嗎?!!"

洛云橫搖了搖頭,玉真公主更加驚訝,"不是?!!那是什麼?!!"

"經過我這幾天的猜測,軒轅絕的目的絕對不是單純地想要與大烈的聯姻,不然之前秋獵時候的賭約就不會這麼容易就答應下來,他幾次三番提起來,只不過是想要看看大烈這邊的想法."洛云橫微微眯起眼睛,回憶著昨天晚上宴會上她和烈西曉拒絕了軒轅絕聯姻的提議,但是他卻沒有半點不滿,甚至還一副笑嘻嘻的樣子.就算是軒轅絕再會掩飾,洛云橫也相信,只要他心中有一點不快,她就能察覺出來……

上一世的時候她學過一些刑偵學,能夠通過人微小的肢體動作來解讀人的想法,但是昨天晚上,無論洛云橫怎麼觀察,也看不出軒轅絕有不愉的心情,也就是說,他並不在意這次的聯姻能不能達成,那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這是洛云橫從發現這一點之後就一直困擾的問題,除了聯姻,遼東還想做什麼?!!無非也就是合作和侵吞兩種,但是面對現在強大的大烈,她相信軒轅絕絕對不會做出侵吞大烈這種愚蠢的舉動,那就只有合作了.

但是他想合作的是什麼?!!為什麼不願意明說?!!這些就是洛云橫希望玉真公主能幫她調查清楚的.

"為什麼是我?!!"玉真公主問道.

洛云橫轉過頭微微一笑,將精力從複雜的思緒中拉出來,"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好像有一種偷聽蟲,是不是?!!"

"你想要讓我用偷聽蟲監視軒轅絕?!!"玉真公主驚呼一聲,隨即又發現自己的聲音太大了,連忙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

"是有這個想法."洛云橫點點頭說道……

"可是現在還不行."玉真公主皺起眉搖了搖頭,說道:"之前在魔人窟的時候,我手上的蠱蟲都已經死得七七八八了,而且我這次出門根本就沒有帶著偷聽蟲."

"沒有帶嗎?!!"洛云橫低頭想著,要是沒有偷聽蟲,那想要知道軒轅絕的想法就有些困難了,不過現在玉真公主從來沒有到過大烈皇宮,在這里已經說沒有人認識她,總比自己方便.

"對了,你說的那個軒轅絕,到底是什麼樣子?!!"玉真公主一直聽洛云橫說,但是卻沒有見到過在那個傳聞中的軒轅家家主.

"滿臉大胡子,視線很是讓人不舒服,到時候你看了一眼就能認出來."洛云橫微微皺起眉說道,會留滿臉胡子的人,在皇宮之中也只有軒轅絕而已,到時候玉真公主一眼就能看出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四十三章:三個謎團
下篇:第六百四十五章:心中的人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