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三十七章:他可能腦子有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三十七章:他可能腦子有問題

洛云橫張了張嘴,注意到烈西曉的目光,本來還想著找個借口搪塞過去,但是一想到烈西曉還是把整個想法給扔出了腦外.原來自己變化這麼大,就連洛兒也察覺出來了,自從和烈西曉在一起之後,她確實已經妥協了不少.

"還不是因為你們一直在我耳邊吵鬧,既然你們關心我,我怎麼能還能置之不理呢?!!"洛云橫剛開始說的時候還氣勢洶洶,到那時說到後面的時候已經柔和下來,一邊抬頭看了烈西曉一眼,本來只是想要看一眼,但是目光一撞進對方的眼睛中就挪不開了.

那邊的侍衛已經清點完了所有的獵物,自然是烈西曉名下的最多,然後就是軒轅絕的.包含了兩場賭局的秋獵此時才終于結束,回去的路上,洛云橫才終于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西曉,之前你說過,如果我贏了,晚上就能一起去參加宴會,現在我和洛兒打成平局,我要去."洛云橫掀開簾子對策馬走到馬車邊上的烈西曉說道……

"我知道,你可以一起去."烈西曉轉頭對她露出一個笑顏,伸手將簾子拉下來,說道:"很快就回宮了,再忍耐一會兒."

他知道洛云橫不太喜歡其他人騎馬,只有她一個人坐著馬車,到那時因為秋獵的隊伍活動集市中路過,要是讓人看到這次連皇後也一起來參加了狩獵,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你答應我的哦."洛云橫說了一聲,正准備抽身退回去,突然看到後面的軒轅絕一直看著自己,動作停了一下.

"西曉,我看那個軒轅絕是不是和我不太對盤,我總感覺他用那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洛云橫小聲地說道……

烈西曉笑著安撫她:"別擔心,就像你說的,他可能腦子有問題."

這句話還是之前在接風宴上的時候自己和烈西曉說的,現在聽到他又說了一遍,洛云橫被逗得笑了起來,放下簾子回到轎中.

此時烈西曉才回頭看向身後的軒轅絕,軒轅絕為什麼一直盯著洛云橫看,他自然是知道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是這個淑女既然已經是自己的人了,被人就已經沒有了逑的機會,甚至說如果可以,烈西曉很想洛云橫只有自己一個人能看到,能摸到,別人都休想看到她.

但是他知道,以洛云橫的性子,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烈西曉一直忍耐著,洛云橫想要出去游玩,他就跟在身邊,洛云橫想要什麼東西,他就去找來,就是想要用這種方法將洛云橫一直放在自己身邊.

這麼美麗的洛云橫,這麼可愛的洛云橫,只要是看到她的人,一定會喜歡她,他絕對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他微微拉了拉缰繩,放慢馬匹的速度,走到了軒轅絕的身邊,冷冷說道:"我們的賭局已經結束,從現在開始,朕不想聽到任何關于軒轅家和大烈聯姻的事情,你懂嗎?!!"

"臣知道."軒轅絕在馬上不好行禮,只是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烈西曉為何衣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笑著說道:"不過皇上真的不想知道,當初的賭約,若是臣贏了,臣會提出什麼條件嗎?!!"

"事情已經過去,朕並不想知道."烈西曉的回答和以前一樣,對這件事情並沒有興趣.

但是軒轅絕卻搖了搖頭,堅持說道:"皇上,臣本來在想,要是自己這次真的贏了,便讓皇上迎娶臣的妹妹作為皇後,就和慈安太後一樣,從此以後大烈和遼東還是很好的合作關系."

烈西曉瞳孔猛縮,如刀子一半的目光剜了軒轅絕一眼,"朕的皇後只有洛云橫一人."

"皇上和皇後的感情還是一樣深厚."軒轅絕不咸不淡地說道……

烈西曉冷哼了一聲,策馬向前,重新回到了馬車邊上,雖然是皇上,但此時卻像是一個忠實的護衛一樣,一直守護在洛云橫的身邊.

他一走,跟在軒轅絕身後的大木就皺起眉來說道:"家主,當初您說的不是這個條件啊."

"我知道."軒轅絕的目光落在馬車上,仿佛這樣就能看到里面坐著的人一樣,"我只不過是突然想這麼說,我家中的妻妾如何,你說說."

軒轅絕突然這麼問道,大木有些驚訝,但還是老老實實地說道:"家主一共有一位妻子,三位妾室,每一個都為家主產下了軒轅家的孩子,對家主也很好."

"只有這樣嗎?!!"軒轅絕問道.

大木不知道軒轅絕還想要聽什麼,想了一會兒又補充了幾句,都是贊美幾位妻妾的額,但是看著軒轅絕的表情沒有變化,等他說完了才說道:"我原來也覺得不錯,我的妻子和妾室都很聽我的話,我讓他們往東,他們不會往西,每一個人都聽命于我,但是自從看了大烈的皇後,我才終于發現,原來這樣的才叫做夫妻."

大木更是疑惑,在他看來,家主的妻妾都是極好的,要真是像這個大烈的皇後一樣,才真是讓人費心費力,只是從這幾天他們的所見所聞來看,就知道這個皇後離經叛道,不遵紀守法,這樣的人,為什麼家主會對她稱贊有加?!!

雖然想不通,但是家主的想法他們一直都猜不到,也自以為是因為他們的計劃才會對皇後另眼相待.

"好像找一個洛云橫一樣的妻子."軒轅絕感歎了一聲,這次他並沒有叫皇後,兒還是直接稱呼了洛云橫的名字,若是被其他人聽到了定會治他一個以下犯上,對皇後大不敬的罪名,但是此時只有他的心腹大木聽到.

大木頭腦有些遲鈍,自然不會多想.

洛云橫此時正坐在馬車中,好不容易才將軒轅絕的視線阻隔在外,以前她是不喜歡乘坐馬車的,但是今天卻有些慶幸馬車能夠將軒轅絕那些令人不喜的視線隔開.

"娘親,你在擔心什麼?!!"云洛因為只有五歲的原因,也不能乘坐馬匹,便和洛云橫一起乘坐在馬車上,看到洛云橫和烈西曉說完話之後皺起眉頭,似乎不太舒服的樣子.

難道是父皇惹娘親生氣了?!!不對啊,就算是天塌下來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才對,父皇恨不得事事都順著娘親,更別說是惹娘親生氣了.

"我只是不太喜歡跟在我們後面的軒轅絕."洛云橫皺起眉說道……

"軒轅家的家主?!!洛兒不喜歡他."云洛緊跟著說道……

洛云橫笑了起來,"你為什麼不喜歡他?!!"

"反正就是不喜歡,他給人的感覺不好,不過現在為了太後的事情,父皇才會一直將他留在這里罷了."云洛清楚,沒人會喜歡這個軒轅家的家主,若不是因為他是慈安太後的本家家主,才不會留他到現在.

"可是慈安太後的死確實是突然疾病,人已經下髒,更是找不出原因了."洛云橫皺起眉說道,正如他們之前所擔心的一樣,雖然覺得慈安太後的病逝和軒轅絕有關系,但是卻找不到任何的證據,"對了,今天烈無非怎麼沒有來?!!"

洛云橫突然想起來,烈無非是烈西曉的表弟,今天的秋獵可以說所有的皇親國戚都已經到了,但是唯獨不見烈無非.

"昨天我問過他了,他說他不想過來,說是甯願在家里多練習練習武功."云洛說道……

"看來洛兒和這個弟子十分上進,竟然連秋獵都不來了,他不是最喜歡熱鬧的嗎?!!"洛云橫好奇地問道.

"不清楚,不過既然他這麼喜歡練武,那就讓他多練習練習,這麼久了,還練不好一套拳法,當初我十天就已經熟練了."

洛云橫笑了起來,誰不知道云洛是練武奇才,再難的武功到了他手里都能很快就學會,若不是因為年齡和身體限制,他還能更快,不知道他長大之後的武功會達到什麼程度,也許和烈西曉一樣高,甚至會超過烈西曉,不過烈西曉武功的最高點,就連洛云橫都不知道,看來洛兒要超過烈西曉還很難.

馬車足足搖晃了一個多時辰才終于進了宮門,到了廣場之後就各自散去,洛云橫走下馬車,看到烈西曉已經吩咐了侍衛和宮女准備晚上的宴會,他正要走過去,卻看到軒轅絕擋在了她面前.

"你想做什麼?!!"洛云橫皺起眉來,毫不客氣地說道,對于不喜歡的人,洛云橫向來連掩飾都不願意,就算對方是軒轅家的家主,也沒有絲毫好臉色.

但是軒轅絕每次面對洛云橫這樣的態度都不會生氣,又或者是就算生氣也沒有表現出來,"皇後娘娘,今天晚上的宴會你會來嗎?!!"

"我來不來管你什麼事情?!!"洛云橫沒好氣地說道,但是礙于現在還有不少官員在場,洛云橫並沒有直接離去,而是和他說起話來……

"若是皇後娘娘能來,臣會很開心的."軒轅絕說道……

洛云橫皺起眉來,覺得對方有些不依不饒,"你開心不開心?!!應該也和我無關吧……"

軒轅絕只是微笑,並沒有說話,這種表情讓洛云橫感覺到不快,皺起眉說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臣只是想知道今天晚上還能不能看到皇後娘娘而已."軒轅絕微微拱手,態度十分恭敬,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不滿.

洛云橫冷冷一笑,雖然沒有任何溫度的,但是卻依舊顛倒眾生,"你這樣的態度,若是我稟告了皇上,恐怕軒轅家主連遼東都回不去了."

"如此自然是最好,這樣我就能日日陪伴在皇後娘娘身邊."軒轅絕馬上說道,這句話中的意思十分明確,讓洛云橫皺起眉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三十六章:皇家狩獵
下篇:第六百三十八章:用聯姻來控制遼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