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是奸商,而是計謀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是奸商,而是計謀

飄香院的老鴇微微笑了笑,但是卻能看出她的笑容並不是出自真心,她剛才其實早就到了,只不過是知道一上來肯定會被另外這兩人冷嘲熱諷,這才一直躲到現在.沒辦法,誰讓過去幾年的花魁都是青衣館和怡紅院的人呢?!!

她咬了咬牙,不過這次不一樣了,她手中有柳飄飄,這次一定能拿到花魁.

雖然是心中不滿,但是她還是笑著開口道:"我剛才有些事情,遇到了一個熟人,這才晚來了,怎麼樣?!!你們兩家都表演完了?!!"

"可不是嗎?!!就等你了."怡紅院的老鴇也說道,她身材更胖一些,圓鼓鼓的像一個木桶,但是皮膚很白,再加上臉上擦了很多粉,更是白的有些不敢直視.她是幾人中最年輕的,而且她帶領的怡紅院也隱隱成為了鎮子上青樓中的第一家,自然是傲氣十足.

"你那個從鄉下找來的野丫頭准備好了嗎?!!"她問道.

野丫頭?!!飄香院的老鴇聽到這三個字明顯有些不滿,但是卻不能反駁,也不能生氣,心中只能暗暗較勁,說我家飄飄是野丫頭,到時候出來可有你們好看的!!

"准備好了,准備好了,這就出來了."她笑著說道……

只不過說完之後等了一會兒,卻不見畫舫中有任何人走出來.此時岸上已經討論了一會兒的群眾終于想起了還有第三個人的存在,雖然說對她並沒有什麼期待,但是就算是美是丑,也要看看長什麼樣子不是嗎?!!

"喂!!人呢?!!怎麼不出來?!!"有人開始不耐煩地大聲喊道.剛才是因為要等蘇小小和陳依依,以兩位的人氣,就算是要讓他們等一晚上也甘願,但是面對一個不知道從哪兒來的丫頭,他們是一點耐心都沒有.

"還出不出來啊,不出來我們可走了!!"另一個人也喊道.

岸上的人怨聲載道,畫舫上的幾位老鴇看到此情此景表情不一.

"我說你家的人不會是不敢出來了吧?!!"青衣館的老鴇嘲諷地說道……

"要是你們不出來,就從依依和小小兩人中選一個算了,反正她出不出來都是一樣的."怡紅院的老鴇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

就連跳完舞坐在一旁休息的陳依依也有些不滿,對自家的老鴇嬌聲說道:"媽媽,她要是還不出來,我可就回去了,今天晚上說好要早點休息的."

另一邊的蘇小小雖然性格恬靜,但是因為久久等不到人,臉上也有些不喜,抱著琵琶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

"聽到我們,我們姑娘可已經等急了."青衣館的老鴇再次催促道.

飄香院的老鴇也有些下不來台,心里打起鼓來,前幾天的時候明明說的好好的,這個柳飄飄不是這個時候給她出什麼幺蛾子吧?!!

她抬起腳正准備走進畫舫中看看,就在此時,一道清麗的歌聲從畫舫中傳了出來……

這聲音婉轉動聽,如同吟唱的夜鶯,只是一開口,就讓左右人為之震驚.

飄香院的老板頓時松了一口氣,心中暗暗高興起來,看來柳飄飄並沒有食言.她轉過頭,看到畫舫上的幾個人,青衣館和怡紅院的老鴇,蘇小小,陳依依,還有那些彈奏樂曲的人,全部都停下了動作,臉上的表情皆是震驚,心中更是高興起來……

在往遠處看去,岸上的人鴉雀無聲,表情又是震驚又是陶醉,紛紛看向畫舫之中.整個湖面上只有柳飄飄的歌聲在回蕩,沒有任何樂曲伴奏,也沒有讓人眼花繚亂的舞蹈,只有清麗的歌聲,仿佛從天上而來……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歌聲中帶著淡淡的憂愁,讓人聽了忍不住猜想歌者究竟是在為誰而煩惱,是為心上人,還是為了其他的事情.

不算長的一首歌很快就結束,但是所有人還意猶未盡,就算到了歌曲結束,柳飄飄也沒有從畫舫中走出來……

"小女子柳飄飄今日偶感風寒,不便出來見客,獻上一曲《蒹葭蒼蒼》,還請各位海涵."婉轉動聽的聲音繼續說道……

只不過是聽著這個聲音,就能猜到這人一定是生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具有驚世之貌,而且謙謙有禮,這哪里像是鄉下來的野丫頭,怎麼更像是一個大家閨秀.

"這個不就是柳飄飄?!!"有人這時候才終于回神,震驚地問道.

"好美的聲音,好美的歌聲,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妙的歌聲!!"另一人說道……

周圍都是數之不盡的贊美之詞,剛才還在贊美著蘇小小琵琶和陳依依折腰舞的人們此時瞬間倒戈,同時將贊美毫不吝嗇地送給了這個還未露面便已經贏得一片喝彩的柳飄飄.

"看來之前老鴇的話不假,這個柳飄飄的歌聲還真是天下一絕!!就連樣貌肯定也是天下第一了."之前還在支持蘇小小的玉真公主此時忍不住說道……

但是洛云橫卻有些疑慮,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感染了風寒,這可是在比賽,就算是風寒,大多數人也會堅持參加,更何況之前就一直沒有露面,此時更是應該讓所有人都驚豔一把才對,但是看柳飄飄這個樣子,更像是不想讓大家看到一樣.

"洛云橫,你怎麼不激動?!!看這個樣子,你壓的柳飄飄是要贏了啊!!"玉真公主看到洛云橫的樣子,好奇地問道.

洛云橫笑了笑,確認柳飄飄不會出現了,才轉過頭說道:"贏是贏了,不過我卻更加好奇柳飄飄到底長什麼樣子了,這個飄香院還真是會做生意,你看看周圍,這些人,哪個不是心心念念想著要看看柳飄飄的樣子,不知道今後會有多少人爭著搶著想要一睹芳澤."

玉真公主轉頭看了看,可不是嗎,所有人的人都對著畫舫望眼欲穿,更不得用一雙眼睛將畫舫上阻攔他們實現的紗幔給拆了,好看看有著如此美妙聲音的柳飄飄究竟是什麼樣子.

"啊,好狡猾的奸商."玉真公主忍不住說道……

洛云橫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道:"這可不是奸商,而是計謀."

"橫兒對這個柳飄飄感興趣?!!"烈西曉此時問道.

"倒是也不是感興趣,而是之前才在來的路上剛好碰上了飄香院的老鴇,還有另外一個似乎認識柳飄飄的人,兩人發生了爭執,而且,難道你不想知道柳飄飄的樣子嗎?!!"洛云橫好奇地問道,從剛才蘇小小第一個表演開始,她就能感覺到烈西曉一直看著自己,難道就連最後讓所有人驚豔的柳飄飄也沒有引起他的注意?!!

沒想到烈西曉果然搖了搖頭,"不想知道."

"騙人."洛云橫根本不相信,就連她自己都十分好奇了.

烈西曉伸出手,輕輕撫摸過洛云橫的臉頰,緩緩說道:"我眼中只有橫兒一人,其他人在我看來都是一樣的,蘇小小亦然,柳飄飄亦然,都和宮中做飯的廚娘都是一樣的."

噗!!洛云橫聽他竟然把美貌如花的蘇小小,陳依依和皇宮中做飯的廚娘相提並論,要知道,那個廚娘可出出了名的彪悍,五大三粗,甚至比當初星月神教中的安平還要高大,不知道蘇小小和陳依依要是知道烈西曉是這麼看他們的,她們會怎麼想.

三人此時已經完全表演結束,接下來就陷入了痛苦的抉擇時間,本來以為只需要在蘇小小和陳依依之間選擇,沒想到卻突然冒出來一個柳飄飄一曲驚豔世人,現在要在三個人之間選擇更加艱難起來……

尤其是那些已經下注的人更是表情痛苦,不知道是要想著讓自己賺一把,按照原來的計劃投票給自己喜歡的人,還是跟隨自己的心選擇讓人驚豔的柳飄飄,畢竟他們真的是很想看看柳飄飄到底長什麼樣子,是不是也像她的歌聲一樣讓人沉迷其中.

好難選!!

幾乎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是糾結的,選擇的機會只有一次!!

烈西曉幾人倒是沒有任何猶豫就選擇了最後出場的柳飄飄,之後也有人陸陸續續做出了選擇,臉上一副再做生死抉擇的表情將投票的木簽扔了進去.

"橫兒,你覺得最後花魁會是誰?!!"烈西曉問道.

云轉頭將所有人都看了一圈,微微一笑自信地說道:"定是柳飄飄."

她說的十分肯定,沒有任何猶豫,烈西曉也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洛云橫還以為他不信,便拉著剛剛投票回來的玉真公主問道.

"玉真公主,你選的誰?!!"

玉真公主臉上的表情也有些糾結:"剛才我去投票的時候,聽到有人說明天當選的花魁會游街,我最後就選了柳飄飄,好好奇她到底是什麼樣子!!"

洛云橫轉過頭得意地看了一眼烈西曉,說道:"為了明天一睹芳澤,他們都會選擇柳飄飄."

"橫兒也想看?!!"烈西曉只是問道.

"我?!!不過我們明天不是要出發了嗎?!!"洛云橫猶豫地說道……

"若是橫兒想看的話,我們可以在這里多留下兩天,准備的事情可以讓朝中的大臣處理,他們一直閑著,是時候發揮一下作用的."烈西曉寵溺地看著洛云橫說道……

"真的?!!"洛云橫驚喜地問道.

烈西曉點了點頭說道:"從這里到皇宮只需要一天的路程,遼東的隊伍還有三天才回到."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一十二章:蘇小小
下篇:第六百一十四章:一個比一個精彩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