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一十二章:蘇小小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一十二章:蘇小小

洛云橫點點頭:"我知道,要是沒有事情我就要走了,表演很快就要開始了."

遠處的畫舫上已經開始有人出現,奏樂也已經停止,看來很快三個花魁候選人就會出來,洛云橫不由有些急切.

老鴇又是呆了呆,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受到這樣的待遇,正要說話,此時一個男子卻突然闖了進來……

"飄飄,她被你帶到哪里去了?!!"

突然傳入的男聲讓洛云橫轉過了頭,注意力落在了來著的身上,只看到對方穿著一件單薄的藍色長衫,衣服已經發白,一看就知道是洗了很多次,在一些隱蔽的角落里還能看到幾個補丁.

鞋子也已經破破爛爛的,但是還算乾淨,男子身材十分瘦削,臉色蒼白,但是卻十分清秀,可以稱得上是英俊,不過此時他緊緊皺著眉,拉著那個飄香院的老鴇,一遍一遍地問道:"飄飄呢?!!飄飄呢?!!你把飄飄弄到哪里去了?!!"

老鴇看到她臉色就沉了下來,不滿地伸手推開他,那個男子比老鴇還要高,但是卻手無縛雞之力,被老鴇推了一下就推開了.

"我和你說了幾遍了,是她自己要來的,不是我們逼她的."

"我不信!!"男子憤怒地說著,又要上前來拉住老鴇.但是老鴇剛才是一絲不備才會被他拉住,此時已經有了防備,直接抬起手拍了拍,兩個彪形大漢就走了出來,一左一右,夾著那個瘦削的男子離開.

一看這架勢也知道那個男子已經會被狠揍一頓,老鴇看向洛云橫的時候臉上已經再次露出了略顯諂媚的笑容.

"姑娘,這人就是胡攪蠻纏,明明是柳飄飄自己願意賣身進飄香院的,沒想到他卻天天上門來糾纏,我們飄香院可從來不會為難姑娘."老鴇解釋道.

洛云橫的目光還停留在剛才被帶走的那人身上,只是聽稱呼就知道他和柳飄飄一定很熟悉,不過其中的糾葛,洛云橫卻並不想管.

正在這時,湖中心的畫舫上突然傳來一聲鼓響,云洛拉了拉洛云橫的衣服,"娘親,開始了."

洛云橫聞言轉過頭去,果然看到畫舫上已經走出了幾個人,因為距離是在是有些遠,看不清樣貌,但是卻能看得出個個都是身材婀娜多姿.

"走,我們去看看."她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不再理會那個飄香院的老鴇,帶著云洛擠進了人群中.

飄香院的老鴇看著洛云橫走了,心里有些可惜,剛才她下注的時候說是幫相公下的注,心想著這人在家中事事都是聽男人的,而且肯定十分富足,這才想上來熱絡熱絡,心想著以後能夠將她家那種出手闊綽的男人叫過來,以後飄香院的生意也能蒸蒸日上.

"算了,算了,只要這次柳飄飄能得到花魁,以後的銀子還會少嗎?!!"一想到以後源源不斷的銀子,老鴇臉上就笑開了花,哼著小曲朝著湖邊走去.

洛云橫此時已經帶著云洛好不容易擠進了人群中,千辛萬苦才來到剛才的位置.

烈西曉不知道是用了什麼辦法,在這麼擁擠的情況下,竟然還留出了一塊特意為她留下來的空地.

"下完注了?!!"烈西曉看到她回來,臉上露出一個微笑,剛才一直覆蓋在臉上的寒冰瞬間融化,化作一江春水.

"下完了."洛云橫轉頭看向湖中心的畫舫,問道:"開始了嗎?!!"

"還沒有呢."烈西曉說道……

洛云橫微微眯起眼睛,看著畫舫中出來的幾個人,剛才她遠遠看去只能看到他們的身材,現在離得近了,能看清楚她們的臉,卻感覺有些一言難盡.

"這個……不是選花魁嗎?!!"洛云橫斟酌著腦海中的詞語,不知道該怎麼說才能表達自己的心情.

但是烈西曉已經猜了出來她要說什麼,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早就猜到洛云橫一定是誤會了,以為青樓中的女子都是才貌雙全,卻不知道大烈雖然並不禁止青樓的開設,卻絕對不允許買賣人口,這一關設得很嚴格,誰也不敢觸犯.

這樣一來,青樓中的女子都是自願賣身賣藝的,有的是因為家中實在貧困走不下去,有的卻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總之,若是實在美貌的人,才不會淪落到青樓這種煙花之地.

所以最後篩選下來的,就剩下一些姿色一般,甚至是長相不佳的女子了.但是在洛云橫一直以來的印象中,都以為青樓的女子都是一個比一個美麗,一個比一個漂亮,所以才會一聽到選花魁就急急忙忙跑來參加.

眼看洛云橫一臉失望,烈西曉只好說道:"這些還不是選花魁的人選,只是三家青樓的人共同表演,過一會兒才是真正的三位女子表演."

洛云橫聽完松了一口氣,要是她心心念念的花魁長成這樣子,她真是恨不得重回賭場將剛才她壓下的金子都收回來……

耐心地等待著兩個舞蹈之後,才終于迎來了洛云橫一直期待的花魁表演……

第一個人還沒有走出來,洛云橫就聽到周圍的人開始起身呼喚起來:"蘇小小,蘇小小,蘇小小……"

這麼說第一個出來的是蘇小小?!!

洛云橫才剛剛在心里這麼想到,一聲清脆的琵琶聲凌空響起,全場瞬間安靜下來,寂靜無聲,隨即又想起了更加的呼喚聲.

畫舫中的琵琶聲也繼續響起,正在最精彩的地方,只見畫舫中輕薄的紗幔緩緩掀開,一個婀娜多姿的女子正坐在椅子上,手中抱著一把琵琶,正在垂目彈奏.

蘇小小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仿佛一雙蝴蝶的翅膀,一聲淡紅色紗裙長長地垂在地面,略施粉黛,頭上挽著漂亮的青云髻,眉角勾畫者漂亮的彩蝶,在燈火的映照下美豔絕倫.

所有人的呼喚聲在看到眼前的女子時都安靜了下來,他們只是看著船上的人久久不能移動,略顯悲涼的琵琶聲不斷響起,和著晚風讓人聽了更是心中悲傷.

就連洛云橫也忍不住驚訝,沒想到這個蘇小小竟然這麼好看,而且彈得一手好琵琶,怪不得這麼人都喜歡她.

洛云橫看著周圍癡癡呆呆的人,再一次感歎,卻看到烈西曉一直看著自己,目光似乎並沒有在船上的蘇小小身上停留一瞬間.

"你不看船上,看著我做什麼?!!"洛云橫問道.

烈西曉微微一笑,緩緩說道:"在我眼中,任何景色都比不上橫兒."

洛云橫微微一愣,目光轉到船上,但是卻已經不能繼續專心傾聽美妙的琵琶聲,因為身邊的烈西曉真的一直在看著自己.

一直到蘇小小的表演結束,所有人才意猶未盡地發出歡呼聲,喊著要讓蘇小小再彈奏一曲,但是蘇小小卻並沒有停留,她只是站起來對著所有人矮身行禮,動作優美,做完便轉身離開了.

為了讓比賽更加公平,三位候選人只能表演一向才藝,但是所有人似乎還不願意讓她走,不斷呼喚著她的名字.

但是漸漸的,在齊刷刷呼喚"蘇小小"的聲音中,出現了一些不一樣的聲音,剛開始還有些聽不清,但是漸漸的,那個聲音越來越大,很快就將呼喚蘇小小的聲音蓋了過去,洛云橫這才聽到了他們在叫什麼.

他們在叫陳依依!!

剛才洛云橫就聽說了,陳依依的折腰舞天下一絕,更是千金難求,多少達官貴人都趨之若鹜.

不知道陳依依的折腰舞和剛才蘇小小的琵琶比起來,哪一個更強?!!

正想著,一個人影已經從紗幔中飄出,她的動作十分輕盈,真的好像腳下踩著一朵云一樣,但是卻又不像是輕功,卻比輕功更加飄逸.

只是從周圍的呼聲來看,就知道此時出來的人就是著名的陳依依,一曲折腰舞名動天下.

古箏的聲音突兀響起,全場瞬間漸進下來,古箏的聲音不像琵琶這麼大,所有人都不喊再繼續呼喚陳依依的名字,擔心要是喊了名字就聽不到古箏的聲音,繼而就感覺不能感受陳依依的折腰舞了.

陳依依穿著一身淡青色的水袖長裙,手臂揮動間帶動著漂亮的水袖在空中呈現出絕美的弧度,如同岸邊的拂柳一般,仿佛有一陣風帶著她飄動一般,洛云橫有時候都會擔心她跳著跳著就飄了起來……

陳依依的腰身尤其苗條,柳腰更是不盈一握,再加上她此時穿上身上的紗裙做了特殊處理,露出了腰上最細的一部分,這種衣服要是在現代的話倒是普遍,但是放在古代就有些離經叛道的感覺,但是在燭火的照應下卻顯得更加撩人.

一舞結束之後,全場就吵鬧了起來,大多是在爭論著這個花魁之選應該是陳依依還是蘇小小,兩人各有千秋,蘇小小安靜婉約,如同今晚的月光一樣慢慢撒入人心,到那時陳依依卻性格火辣,如同正午的太陽一樣張揚,吸引著所有人的目光.

陳依依和蘇小小,一直都是大家爭論的焦點,只不過洛云橫此時心里想的卻是另外一個人.

現在前兩人都表演完了,最後應該輪到飄香院的柳飄飄了吧?!!不過看著周圍的人,似乎並沒有關心最後出場的柳飄飄,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人,在他們心中根本不能和蘇小小和陳依依相比.

此時在畫舫之中,青衣館和怡紅院的老鴇看著眼前熱鬧的景象都露出會心一笑,不小心看到對方的樣子又不滿地同時扭過頭去.

此時剛好看到飄香院的老鴇走過來,兩人臉上同時露出不屑的表情.

"哎喲,這不是飄香院的媽媽嗎?!!你怎麼現在才來,我們依依的舞蹈你都錯過了,這次要是錯過了,下次要想看,可就要花十兩銀子了."青衣館的老鴇提高了聲音,就有些尖銳的嗓音聽了讓人不適,她的身材尤其瘦削,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竹竿,身材干癟,臉上畫著濃妝,聽說她年輕的時候也是一位舞姬,不過年紀大了就開始做老鴇,教導手下的女子跳舞.青衣館是出了名的賣藝不賣身,所有人都是舞姬,也算得上是青樓之中的一朵青蓮……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一十一章:今天怎麼有些反常?!!
下篇: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是奸商,而是計謀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