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百一十章:你不怕我輸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一十章:你不怕我輸了?!!

兩人不由看得呆了,剛才那個一直看著畫舫生怕錯過杜小小的人此時早就已經將心中的人忘記,眼前只有洛云橫一人.

好美.此時兩人腦海中同時浮現出一個念頭.

"兩位大哥?!!"洛云橫見他們看著自己不說話,抬手在他們面前晃了晃.

那人剛才看著洛云橫發了呆,現在突然驚醒,自覺盯著一個姑娘有些失禮,便說道:"姑娘是第一次來?!!"

洛云橫點了點頭.

那人笑了笑,將洛云橫好好打量了一遍,看到她年紀輕輕還像一個未出閣的姑娘,但是懷里已經抱著一個孩子,一定會已經嫁做人婦,不覺有些失望,說道:"今年能夠評選花魁的人一共有三位,一是才女蘇小小,美貌如花,才貌雙絕,二是陳依依,身材就好似仙女一般,她的折腰舞不知道多少達官貴人擲出千金,想要一睹芳澤,不過這最後一個人,確實誰都不知道究竟是誰."

"不知道?!!你們沒見過怎麼選出來的?!!"洛云橫好奇地問道,還是第一次聽說誰也沒有見過人就已經選出花魁人選的.

那人搖了搖扇子,緩緩說道:"這件事情就說來話長了,姑娘且聽我慢慢和你說."

洛云橫點了點頭,轉頭看畫舫上還沒有開始,便仔細地聽著他說……

"第三人傳聞名字是叫柳飄飄,只不過只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卻沒有人真正見過她,傳說幾天之前都還是個未出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姑娘呢,而且是從鄉下來的,這里的人也沒有見過他.飄香院將她買下來之後,就不讓任何人看她,就是等著今天一舉驚豔所有人奪取花魁."

"飄香院?!!不是說是怡紅院嗎?!!"洛云橫之前就聽店小二說過,感覺好奇.

"姑娘有所不知,這三位姑娘都是來自三家不同的青樓,蘇小小來自怡紅院,陳依依是青衣館,最後這位柳飄飄就是來自飄香院,這三家是我們這里最大的青樓,里面的三位老鴇也是明爭暗斗,每年都用手底下的姑娘爭搶著花魁的頭銜.不過我看啊,那個什麼柳飄飄對上才貌雙絕的蘇小小的陳依依,怕是一點勝算都沒有."那人遺憾地說道……

"怎麼說?!!"

那人看到洛云橫不解,便低頭小聲說道:"你看那個柳飄飄來自鄉下,肯定粗野之輩,怎麼比得上從小就當做花魁培養長大的蘇小小的陳依依,況且她還是第一次登場,待會兒還不知道會表演什麼."

洛云橫微微一笑,不贊同地說道:"大哥,你這話可就說錯了,還沒看到人怎麼就知道她一定比蘇小小和陳依依差?!!沒准就是在窮鄉僻壤的地方,真的長出了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呢?!!"

那人看到洛云橫淡淡的小臉,整個人都呆住了,仿佛眼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朵深夜中淡淡開放的曇花,他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剛要說話,另一個低沉的男聲就傳了過來……

"橫兒,這位是?!!"烈西曉注意到洛云橫一直在和身邊的一個人說話,轉過頭問道.

"我問問這位大哥今天會出場的人,聽上去似乎很不錯."洛云橫轉過頭,臉上的笑意增加了一些,一邊說道……

烈西曉微微點頭,目光在眼前兩個男人身上一掃而過.

"問出什麼來了嗎?!!"

"今天晚上一個叫柳飄飄的似乎很不錯."洛云橫說道……

烈西曉微微點頭,卻能看出他其實對這個什麼柳飄飄並不是很感興趣,"表演就快要開始,你過來."

他伸出手,洛云橫將自己的手放進他手心,向前了一步,走到了最前面.

只剩下身後兩人望著洛云橫的背影,喃喃自語:"要是柳飄飄有這麼美,就算是什麼都不會,我也願意選她作為花魁."

現場人聲鼎沸,洛云橫並沒與聽到他說了什麼,剛才一直吵著要四處轉轉的玉真公主此時和云爾一起回來了.

"洛云橫,那邊有賭局,你要不要去看看?!!"玉真公主亮了亮手中的小木牌,上面寫著一個大寫的壹字.

洛云橫一聽她這麼說也提起了興趣,什麼賭局:"賭今天晚上的三位姑娘誰會奪得花魁的頭銜."

"那你投的是誰?!!"洛云橫問道.

"當然是蘇小小,現在選擇她的人是最多的,然後就是陳依依."玉真公主高興地說道:"我投了五兩銀子,要是蘇小小贏了,我明天就能回來兌換十兩."

云爾在她身後寵溺地看著她,這時說道:"不就十兩銀子,難道你還缺這點錢?!!"

"當然不是."玉真公主回頭看了他一眼:"我還是第一次還下注,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我不僅看到了花魁選舉,還第一次參加了賭局,洛云橫,你要不要也去試試?!!"

洛云橫想了想,卻是對剛才他們口說的那個從未出現過的柳飄飄十分感興趣,便問道:"那個柳飄飄呢,支持她的人多嗎?!!"

"柳飄飄?!!"玉真公主皺眉想了想,才說道:"你說的是第三個人吧,我沒注意看,不過在她身上下注的人一個也沒有,你不會是要投她吧?!!"

"我正有此意."洛云橫說道……

"我剛才在那里聽了一會兒,好像壓她會賠錢的,沒有人選她的,你真要壓她?!!"玉真公主猶豫地問道.

洛云橫堅定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就是因為壓的少,到時候要是她爆冷門贏了,那我豈不是賺的更多,你們的錢都會變成我一個人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真的沒有人說她有可能贏."玉真公主說道……

烈西曉看著洛云橫和玉真公主賊兮兮地討論著怎麼才能贏得更多的錢,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們是有多缺錢,其實這兩個人一個人是北疆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公主,另一個還是大烈的皇後,應該是說世界上最不缺錢的兩個人了.

"沒關系,趁表演還沒有開始,我現在就去下注."洛云橫回頭看了畫舫,要是待會兒開始就不能下注了.她低頭看向身邊的洛兒:"洛兒,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要去."云洛說道……

洛云橫點點頭,又對烈西曉說道:"西曉,我們去去就回,你在這里幫我們占著地方."

能讓一國之主擠在人群里幫她占地方,世界上也只有洛云橫一人了.但是這位九五之尊也甘之如飴:"小心一些."

"我知道."

說罷,洛云橫拉著洛兒剛要走,卻被烈西曉叫住.

"怎麼了?!!"她回過頭.

烈西曉將手中的荷包遞給她,說道:"既然是要下注,那就多下一些."

洛云橫將荷包打開,看到里面放著幾個大大的金元寶,笑著問道:"你不怕我輸了?!!"

烈西曉無所謂地說:"輸了就輸了,只要橫兒開心就好."

洛云橫點點頭,"我馬上就回來."

剛才和洛云橫說話的兩個男人剛才洛云橫打開荷包的時候,還將里面的東西看了清楚,不由咂舌,竟然要按著金元寶去下注,還是壓在柳飄飄身上,真是糟蹋.不過一看這幾人的樣子就知道他們一定是富甲一方,不在乎這麼一點錢,而在這位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就算是輸了又如何.

兩人正看著洛云橫離去的方向,突然感覺到一雙刀刃一樣鋒利的目光落在他們身上,轉過頭,看到一個衣服華貴的男人這個看著他們,面沉如水,鋒芒畢露.

"那是我的娘子."烈西曉說道……

兩人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是在說那個美麗的姑娘,難道自己盯著她,她的夫君不滿意了?!!

看眼前這位的氣勢非凡,而且能隨手就拿出幾個金元寶出去扔著玩(把錢壓在柳飄飄身上,不是任扔著玩是什麼),一定身份不一般,雖然懷里抱著一個可愛的小嬰兒,但是身上的其實卻不容小覷,頓時被他看到冷汗沁沁.

烈西曉盯了他們一會兒,正當兩人放松下來的時候,他才冷冷說道:"若是再盯著她看,我就把你們的眼睛挖出來."

兩人被語氣中蘊含的冷意和殺意嚇得渾身一抖,深知眼前這人一定會說到做到,額頭上瞬間落下幾滴冷汗.

"是,是,我們不敢了."

兩人低頭連連說道,甚至顧不上他們老早就來占據好的位置,擠開人群,只想要盡快離開這里.

烈西曉見到他們離開,此時才低頭看了看一直看著自己的逸兒,聲音柔軟了一些,"逸兒,看到了嗎?!!以後若是有人這麼看著你的娘親,就要像爹爹一樣教訓他們."

對著一個不滿周歲的小嬰兒說話,而且還是這麼認真地教導,尋常人肯定只會覺得這人腦子有問題,但是這個小嬰兒卻仿佛真的聽懂了一下,握起拳頭揮舞起來,嘴里咿咿呀呀地叫著,似乎還真的正對付膽敢欺負他娘親的壞人.

烈西曉滿意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臉蛋,說道:"逸兒也該學學說話了."

這話再次讓旁邊的玉真公主和云爾咋舌,皇上,皇子這才一歲不到,你現在就要讓他開口說話,那還不嚇到人?!!但是兩人誰也不敢開口,更何況,既然是烈西曉和洛云橫的孩子,就算是現在就說話,似乎也不是太讓人驚訝,畢竟這個孩子的父母都非同常人.

此時非同常人的洛云橫正一手抱著云兒,一手牽著洛兒往賭局下注的地方走去.此時表演還沒有開始,下注的地方就成了第二熱鬧的地方,所有賭徒都聚在這里,想要趁著這個時候賺一把,也有很多人持著看熱鬧的心情看著被人下注……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百零九章:運氣這麼好
下篇:第六百一十一章:今天怎麼有些反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