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九十六章:我又沒有怪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九十六章:我又沒有怪你

一會兒的時間就已經到了,朱珠懷里正抱著一個楊皮帶,里面裝得鼓鼓的,也不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後面那只黑豹已經沖著她追了出來……

朱珠腿上本來就帶著傷,身體又虛弱,跑得很慢,很快就被黑豹追上了,洛云橫趕到的時候,黑豹正一掌拍在朱珠背上.她被推得向前幾步,摔在地上滾了幾圈撞在樹上才停下來……

黑豹怒吼了一聲,張口就要朝著朱珠的頭咬去.

洛云橫眼疾手快,迅速將她拉開,提著她躍上了樹上,好在朱珠瘦弱,體重很輕,洛云橫就算拖著她也能運轉輕功在竹林間游走,那只豹子追著他們跑了一會兒,但是因為知道抓不到洛云橫他們,只能悻悻離去.

洛云橫帶著她又跑出去一短路,確認黑豹已經找不到他們了才落下來,一踩到地面就呵斥道:"我不是說過讓你不要聽含煙他們的話,不要被他們奴役嗎?!!子竟然還不顧自己的生命!!難道真的是不想活了?!!"

朱珠抱著那瓶豹子奶怯怯地不敢說話,洛云橫見她這個樣子更是生氣,伸手將她拉起來……

"我們回去吧,以後不能再來了,這次有我幫你,下次誰來幫你?!!就算你死在這里,也不會有人關心!!"

朱珠站了起來,跟著洛云橫的身後慢慢往回走,過了一會兒才小聲地說道:"這個豹子奶我不是給含煙取的."

她的聲音很小,洛云橫聽不清楚,她回過頭,問道:"你說什麼?!!"

"我是說."朱珠的聲音終于變大了一下,將手中的羊皮袋遞給洛云橫:"這是給兩個寶寶吃的."

洛云橫一愣,看著手中還帶著溫度的羊皮袋,里面鼓鼓的,"你說這是給云兒和逸兒的?!!"她震驚地問道.

以前朱珠確實說過會幫她取豹子奶,可是沒想到真的……

朱珠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洛云橫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中的袋子,真是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感動,她說道:"我問你,是我的武功高,還是你的武功高?!!"

朱珠不知道為什麼洛云橫會這麼問,但還是老老實實地回答:"洛云橫姑娘的武功高,朱珠不會武功."

"好,既然是這樣,如果我自己需要豹子奶,我就會去取來,何必要你一個不會武功的幫忙?!!以後你不用再去了,那只豹子已經夠可憐的了."洛云橫說道……

朱珠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洛云橫歎了一口氣,聲音柔下來一些,說道:"回去吧,我看看你剛才的傷,你怎麼每天都會受傷?!!"

朱珠跟在她身後朝著房間走去,雖然身上剛才被黑豹拍中的地方很痛,但是卻比不過心中的暖意.

洛云橫將她帶到房間,解開衣服看到她肩膀上已經一片紅腫,有的地方已經破口,是黑豹的爪子抓進皮肉里.

"這麼下去,你就真的全身上下都是傷口了."洛云橫幫她擦了擦,在有傷口的地方撒了一下藥,再重新幫她包紮起來,說道:"也不知道是誰照顧誰."

"對不起."朱珠小聲地說道……

"我又沒有怪你."洛云橫沒好氣地說道,一邊將她的衣服拉好,想起了之前要幫朱珠尋找身世之謎的事情,便問道:"朱珠,我看了長老寫的書,沒有發現任何姓朱的人啊?!!你的父母到底是誰?!!"

朱珠驚訝地回過頭,說道:"我的爹爹不姓朱啊."

"那你不是叫朱珠嗎?!!"洛云橫愣住了,她一直都是憑著朱珠這個名字去找的,怪不得找不到.

"朱珠這個名字是我自己給自己取得,我父母叫什麼名字我並不知道,也沒有人告訴我."朱珠說道……

洛云橫恍然大悟,怪不得她一直找不到線索,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朱珠身上這麼多傷口,但是卻一直都安然無恙,魔幫之中是不會有人給她藥的,但是她身上的傷口隨便一處放在一個像她這麼大年紀的人身上,要是沒有仔細醫治,早就已經死了,可是朱珠卻一直活了下來,而且魔幫的人似乎都恨她,卻又不殺她,這是為什麼?!!

她看了一眼她肩膀上的傷口,看上去和昨天黑鯊的傷一樣,黑鯊這麼強壯的身體被咬了一口都已經連路都走不了,朱珠一個人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朱珠,我有件事情想要問你."洛云橫坐在椅子上,看著低著頭的朱珠,見她抬起頭來,又繼續說道:"你身上的傷口,其實有人在幫你對不對?!!"

朱珠緊張地瞬間低下了頭,猶豫了很久才說道:"本來他是不讓我告訴別人的,但如果是洛云橫姑娘的話,我覺得應該沒有關系."

"這麼說真的有人在幫你?!!是誰?!!我認識嗎?!!"洛云橫連忙問道.

"是長老,從我有記憶開始,只要我一受傷,都是長老幫我治好的."朱珠微微低著頭,聲音不大,但是洛云橫聽得很清楚,長老一直在幫她療傷,把她一次次從鬼門關救了回來……

洛云橫想起昨天的事情,長老的樣子看上去確實是會做這種事情,"他為什麼不讓你告訴別人?!!"

"長老沒有說,只是讓我一定要忍耐,就算別人打罵,也一定要忍著."朱珠這麼說道……

看來朱珠會變成這個樣子,和長老的囑托也有一定的關系,可是這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幫她治傷,卻又讓她忍耐?!!為什麼還不能讓別人知道?!!

洛云橫正想著,緊閉的門卻已經被人敲響,朱珠走上前去將門打開,含煙正站在門外.

她本來是在房間里等著,但是卻久久不見回來,便找上門來,本來還以為她已經死在竹林里了,沒想到倒是安然無恙,開口便問道:"怎麼這麼晚回來也不去我那兒?!!東西拿來了嗎?!!"

洛云橫聽見聲音站了起來,沒想到含煙竟然還上門來要東西.她冷笑一下走上前來:"含煙姑娘要的是什麼東西?!!"

含煙看了她一眼,說道:"我讓朱珠取的豹子奶,我准備洗臉的,難道沒有拿到嗎?!!沒用的東西!!"

洛云橫伸手將桌上的羊皮袋拿過來,"你說的是這個嗎?!!"

含煙眼前一亮,伸手要去搶過來,但是卻被洛云橫先一步躲開.

"真是不好意思,這個東西我要了,既然我的下人拿來的東西,沒道理還被別人拿走."洛云橫笑著說道,一邊將羊皮袋放回桌上.

含煙看著她將東西收走,皺起眉不滿地看著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洛云橫瞥了她一眼,漠然地說道:"就是你聽到的意思,從今天開始,朱珠必須要跟在我的身邊照顧我,誰也不能指使她,要是我出了一點事情,到時候幫主怪罪下來,不知道誰會受罰."

含煙瞪大了眼睛,震驚地看著洛云橫,"你,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洛云橫目光一厲,眼中精光閃爍,抬手給了她一巴掌,聲音響亮.

"現在你知道了嗎?!!"

含煙捂著被打的臉,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挨了打,眼中爆出怒火,"你敢打我……"

洛云橫只是微微一笑,但是眼中卻冰冷得如同冬日的冰雪,"我數到三,若是你還不走,我還會打你,你信不信?!!"

含煙瞪著洛云橫,忿忿不平地退後了一步,目光落在洛云橫身後的朱珠身上.

"你給我等著!!"說完轉身離去.

洛云橫重新關上門,轉頭對朱珠說道:"從今天開始,你要和我寸步不離,誰也話你也別聽,只能聽從我的吩咐."

朱珠點點頭,"是."

"今天晚上你也在這里睡吧……"洛云橫繼續說道……

朱珠有些遲疑,洛云橫緊接著說道:"這里有軟榻,難道還步比你那間隨時會倒塌的房間強?!!"

"不是,不是."朱珠連忙搖了搖頭,小聲說道:"我是擔心我會把這里弄髒."

"什麼弄髒,我讓你住下你就住下."洛云橫語氣強硬地命令,就從剛才含煙的態度來看,接下來肯定會找朱珠的麻煩.她隱隱約約感覺朱珠在魔幫中其實很重要,不然長老也不會來幫她,還不讓別人知道.

她現在的身份其實就和自己差不多,所有人都恨,但是卻不會動手親自殺她.但是自己是因為幫主想要她留下來成為魔幫一份子,可是朱珠本來就是魔幫的人,究竟是為什麼呢?!!

洛云橫看到床上的云兒和逸兒已經醒來,因為肚子餓得不斷哼哼唧唧地叫起來,她拿著羊皮袋走過去,一邊說道:"真是聰明,你們怎麼知道有吃的東西了?!!"

她將羊皮袋打開,濃濃的奶香飄散在空氣中,云兒和逸兒抱著羊皮袋喝的酣暢淋漓.

"看來他們很喜歡喝呢."洛云橫笑著說道……

朱珠也在床邊看著這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高興地笑起來,"太好了,那我……"

"不用你去,我會自己來."洛云橫開口打斷她.

朱珠張開的嘴又重新閉上,看著兩個孩子說道:"真是可愛."

"當然可愛,簡直和他們的哥哥小時候一模一樣."洛云橫伸手摸了摸他們的小臉蛋,軟軟的觸感讓她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還有哥哥?!!"

"當然了,我的大兒子,洛兒,過幾天他們就會到了."洛云橫說道……

朱珠猶豫了一會兒,按照她在這里住了十多年,從來沒有外人進來過的經曆,其實她對于洛云橫一直說的會有人來找她一直都保持著懷疑的態度,雖然她很相信洛云橫,到那時這在她看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也並沒有直接告訴洛云橫,而是點了點頭,說道:"我也好想見見他們."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九十五章:勢不兩立
下篇:第五百九十七章:現在該怎麼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