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九十章:究竟是什麼懲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九十章:究竟是什麼懲罰?

"這是輕罰,不礙事的,我已經習慣的."朱珠說道……

"你說這是輕罰?!!"洛云橫震驚地說道,身後將她的裙子撩起來,若是現在的樣子還是輕罰,那重罰是什麼樣子了,而且她還已經習慣了?!!

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竟然會這麼對一個小瓜甯?!!她到底犯了什麼錯?!!

洛云橫緊緊抓著她的衣服,心中氣憤不已,抬頭問她道:"你擦過藥了嗎?!!"

"擦藥?!!"朱珠先是一愣,接著才說道:"不用擦藥的,我身體好,過幾天就好了."

洛云橫皺起眉,深吸了一口氣,只有這樣才能平複她心中的怒氣,"你過來,我給你上藥."

朱珠一聽她這麼說,有些受寵若驚,"不用,真的不用了,過幾天就好了."

"我讓你過來,你就過來!!"洛云橫沉著臉說道……

朱珠被嚇了一跳,連忙走過來,一邊還小聲地說道……"真的不用……"

洛云橫轉過身將門關上,讓她坐在床上,可是她死活不敢坐,洛云橫只能讓她坐在椅子上,將她端來的熱水拿過來,擰了毛巾要幫她擦拭腿上的血跡.

"洛云橫姑娘,那個是給你洗臉的……"朱珠小聲地說道……

洛云橫瞪了她一眼,她立刻不敢說話.

"昨天你領罰,究竟是什麼懲罰?!!"洛云橫一邊問道,一邊伸手將她的褲腿卷了起來,露出她血肉模糊的小腿.

就算之前已經有了心理准備,但是當她看到眼前這兩條腿的時候,洛云橫還是倒吸了一口氣.

朱珠兩條細細的小腿上滿是傷口,有的看上去已經有些年頭了,但是有的卻是剛剛才留下的,傷口上的鮮血已經凝固,變成了黑色的痂,剛才卷起褲腿的時候碰到了傷口,朱珠明顯地哼了一聲.

新傷和舊傷駁雜在一起,一雙腿上竟然沒有一塊好肉.但是朱珠卻已經習以為常,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說道:"只是三十次鞭刑,是最輕的處罰了."

"三十次鞭刑?!!"洛云橫驚訝地重複了一遍,她腿上的傷口看上去確實是鞭子弄成的.不過竟然是她心中最輕的刑罰,朱珠她以前過的到底是什麼日子?!!

"你知道到底是犯了什麼錯?!!他們竟讓要這麼對你."洛云橫忍不住問道.

"朱珠不知道,但是一定是很嚴重的錯誤吧……"朱珠笑著說道,確實是一定也不擔心.

洛云橫皺起眉,不滿地說道:"你從小就在這里生活,能犯什麼錯誤讓他們這樣對你?!!"

朱珠笑了一下,說道:"可能是我的家人犯了什麼錯誤了."

"你見過你的父母?!!"洛云橫問道.

朱珠搖了搖頭,似乎是因為洛云橫是她活了這麼久第一個對她這麼好的人,忍不住就和洛云橫說起話來,"我從小就沒有見過他們."

"那你怎麼知道你父母犯了錯?!!"洛云橫沒好氣地問道.

"應該是這樣的吧,我經常會聽到他們在說我父母的事情,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應該就是和我的爹爹和娘親有關."朱珠說道……

洛云橫歎了一口氣,就算是父母的錯,也罪不及妻兒,哪有把一個小孩子就關在這里讓她受這樣的罪的.

她將毛巾放在朱珠的腿上,讓那些風干的血跡都軟化下來,才一點一點輕輕開始擦拭,

朱珠似乎還沒有遇到了這樣的待遇,嚇得連忙拉住她的手,"洛云橫姑娘,你不用幫我,等晚上我自己回去處理就好了."

"你自己處理?!!這些傷不是昨天就弄的了嗎?!!昨天怎麼沒有處理."洛云橫將她的手推開,一邊說道……

朱珠咬著嘴唇,昨天領完罰之後因為太疼了,她沒有動,就這麼一直躺到了天亮才過來,雖然她說自己今天回去就處理,但是她手上根本沒有藥,就算是處理也只能用水洗一洗.

洛云橫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麼,又是心疼又是氣氛,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你被動,我幫你弄好了,女孩子的腿是最重要的,要是傷了就不好看了."洛云橫想起以前一道夏天滿街上都是大長腿,那些女人要是讓自己的腿留下一點疤,簡直就和要了他們的命一樣.可是眼前這人卻一點也不愛惜,雖然在這里,不能穿露出腿的衣服,但是女人的美都是留給自己欣賞的,偏偏她這麼不愛惜.

"魔幫也有刑堂嗎?!!竟然會下這麼重的手."洛云橫將她腿上的血跡都擦乾淨,一邊問道.

"魔幫這里並沒有刑堂,刑堂都是在外面,這是我自己打的."朱珠說道……

"你自己打的?!!"洛云橫震驚地抬起頭,朱珠腿上的傷口有的地方深可見骨,這樣的傷口竟然是她自己打出來了?!!

洛云橫依舊無法理解她了,既然沒有人打,也沒有會來監督,她為什麼要這麼老實地打自己?!!而且還下這麼重的手,就好像不是自己的腿打起來不疼一樣.

朱珠低著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但是卻蒼白得仿佛即將凋零的花朵,"若是不打重一些,被人發現了,就會變成重罰了."

洛云橫愣住了,這麼說來,朱珠以前也肯定自己偷偷沒有打,或者是打得輕了,但是很快就被魔幫的人發現,然後輕罰就變成了重罰.

"重罰是什麼?!!"洛云橫忍不住問道.

"重罰,就不是打小腿了."

洛云橫擰著眉,突然站了起來……

"朱珠,你把衣服脫了!!"她的聲音很冷,帶著濃濃的寒氣,這些人真的惹怒她了,洛云橫很少會為了與自己無關的人生氣,但是眼前的朱珠,實在是讓她氣憤不已.

朱珠也嚇了一跳,沒想到洛云橫會提出這樣的要求,臉上突然一紅,要在一個人面前脫衣服,她害羞起來……

"脫,脫衣服?!!"

"讓我看看你身上的傷口."洛云橫說道……

朱珠愣了一下,低下頭,有些自卑地說道:"沒什麼好看的,很丑."

"脫!!"洛云橫只說了一個字,氣勢洶洶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她.

朱珠猶豫了一會兒,但是因為十幾年來一直聽從所有人的命令讓她不敢反對,而且對于洛云橫她幾乎已經將她當成了世界上最好的人.會擔心她淋雨,關心她傷病,還會幫她處理傷口,這一定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無論洛云橫讓她做什麼,她都會義無反顧.

朱珠站了起來,她還是覺得有些害羞,便轉過了身背對著洛云橫,將外衫脫了下來,接著是內衫.

洛云橫最先看到的就是朱珠瘦弱的肩膀,上面有幾個醒目的疤痕,雖然已經好了,但因為傷勢很重,看上去凹凸不平.

隨著衣服一點一點脫下來,洛云橫看到了朱珠的背,上面全部都是斑駁的鞭痕,新舊交雜,有的似乎是不久前才留下,看著還沒有完全好,有的已經痊愈的.還有她的腰上也只是一個巨大的傷疤,和肩膀上的類似.

洛云橫深吸了一口氣,看著眼前的傷口久久不能言語.

過了半響,她才終于找回自己的聲音,"你背上的鞭傷是怎麼回事?!!"

"那是我犯錯的時候,會有人來懲罰我."朱珠說道……

"這就是你說的重罰?!!"

朱珠點了點頭,洛云橫抬起頭,目光落在她的肩膀上.

"那肩膀上的呢?!!"

朱珠伸出手摸了摸肩膀上的傷口:"這個是我小時候幫人取豹子奶,被咬傷了."

"腰上的要是豹子咬傷的?!!"洛云橫又問道,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只有極力克制才能讓她不會憤怒地沖上前去.

不知道朱珠是怎麼忍下去的,要是她……不會的,要是有人敢這麼對她,她一定會將其扔進暗無天日的地牢里關起來一輩子,讓他嘗嘗千倍百倍的痛苦!!

"這些都是以前受的傷了,等我十歲之後,我的動作就快了很多,也知道該怎麼躲避母豹的追趕,已經很少受傷了."朱珠說道……

洛云橫心里憋著一口氣看著朱珠身上的傷口,又聽著她小心翼翼的語氣,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你穿起衣服來吧……"

朱珠連忙將衣服拉起來穿好,轉過頭看到那盆水已經髒了,連忙說道:"洛云橫姑娘,我這就重新幫你打水去."

洛云橫已經無力在與她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望著她離開更是歎了一口氣.

好好一個姑娘家,到底是犯了什麼錯竟然會得到這樣的待遇.

正在想著,外面就已經傳來了吵鬧的聲音,准確地說,是一個人一直在罵罵咧咧的聲音.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

這個小小的,膽怯的聲音洛云橫一聽就知道是誰,她連忙走出去,果然看到朱珠正跪在地上,面前一個九尺大漢正怒氣沖沖地看著她,嘴里一邊罵著難以入耳的話一邊抬起腳竟然要朝朱珠踢過去.

"住手!!"洛云橫高聲喊道,一邊急匆匆地走過去.

但是那個男人根本不管洛云橫的聲音,他瞪著眼睛,狠狠朝著朱珠的背踢了一腳,朱珠被他踢得趴在地上,臉上擦到地上的石頭,變得鮮血淋漓.

洛云橫還沒趕到,看到此情此景,腦海中一串名為憤怒的火苗瞬間燎原,她足尖一點便飛了過去,落在朱珠的身邊,伸手將她扶起來,看到她的右臉滿是擦傷,鮮血淋漓.

"你一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有意思嗎?!!"洛云橫憤怒地朝著那人喊道.

黑鯊轉頭看到洛云橫,不滿地皺起了眉,"我教訓我魔幫的人,干你什麼事?!!"

洛云橫微微眯起了眼睛,眼前這人她認識,就是當日在星月神教的時候跟著屠生身邊的一個人,似乎是個堂主……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八十九章:為什麼不反抗
下篇:第五百九十一章:不見棺材不掉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