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七十八章:你不是最喜歡蛇的嗎?!!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七十八章:你不是最喜歡蛇的嗎?!!

他們兩個人無父無母的孩子在叢林里游蕩著,每天為了躲避野獸和尋找食物而忙碌.

"霓虹,你吹的短笛真好聽."小男孩站在他身邊羨慕地說道……

兩人身上都穿著撿來的破衣服,不過好在他們經常去山間的溪水清洗,所以身上十分乾淨,兩張白白嫩嫩的臉,從小時候就能看出他們長大以後的模樣,一定是男的英俊,女的俏麗.

霓虹比男孩的年紀要更小一些,但是因為女孩身體發育得早,所以看上去要比男孩還要高.

她從石頭上跳下來,笑著對男孩說:"你要是喜歡,我可以教你啊."

男孩抓著頭笑了笑,"不了,我學不會的,我只要聽霓虹吹就好了."

"那我以後每天都吹給你聽,怎麼樣?!!"霓虹笑著說道……

男孩點點頭,雙手藏在身後,神秘地說道:"你猜猜我剛才出去摘果子的時候找到了什麼?!!"

霓虹看了看他,眼睛一亮.

"野雞?!!"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過肉了,只要一想起來都會饞的流口水.

男孩搖了搖頭,"不對."

"那是好吃的果子?!!還有衣服?!!"霓虹又猜.

"都不對."

"那是什麼?!!"霓虹有些不耐,小孩子的性格就是容易急躁,她扭過頭不滿的說:"你要是再不說,我就不猜了."

男孩一見她生氣,連忙走過去將手伸到她面前攤開.

"我找到了這個!!"

霓虹低下頭看了一眼,瞬間就呆住了.

"好漂亮!!"她忍不住驚歎了一聲,伸出手將他手中的紅色珠子拿了起來,晶瑩剔透的紅色珠子十分好看,仿佛帶著一道光一樣炫彩奪目.

她抬起頭對著太陽看了看,"里面還有東西!!"

男孩見她這麼高興,也跟著笑起來,"是一條蛇,你不是最喜歡蛇的嗎?!!"

"嗯,真的是一條蛇."透過陽光,可以看到珠子中央的形狀是一條纏繞著的小蛇.

"你喜歡嗎?!!"男孩問.

"喜歡!!"霓虹重重地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來什麼,難過地說道:"可是我沒有要送你的東西,我今天一早上都在吹笛子."

"你不用送我東西,只要給我聽你吹的笛聲就好了."男孩說道……

"不行,我一定要送你東西!!"霓虹皺起眉說道,一邊不斷思索著自己能送他什麼,可是想來想去去而沒有任何能夠送出手的東西.

男孩笑著,目光很是寵溺,"霓虹可以慢慢想,我不著急."

過了今天,就連男孩自己都忘了這件事情的時候,霓虹突然高興地跑來找他.

"我想到要送你什麼了!!"那枚珠子被她用繩子綁起來掛在腰上,跑動間閃耀著淡淡的紅光,十分好看.

"送我?!!什麼?!!"男孩好奇地問.

霓虹神秘地笑了一下,說道:"你不是一直沒有名字嗎?!!我的名字就是自己取的,我也給你取一個名字,當做送給你的禮物."

"名字?!!"男孩重複了一遍,他的父母早在他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死了,他從小就是孤兒,一直都沒有名字,被人都是叫他小乞丐,對于名字這兩個字有些陌生.

"沒錯,我昨天特意下山卻私塾門口聽了,幫你取好了名字."霓虹高興地說道……

"是什麼名字?!!"男孩被她激動的情緒感染,也跟著期待起來……

"南渡."霓虹一邊說著一邊學著昨天在私塾看到的那些學生一樣搖頭晃腦起來:"私塾先生說,當陵陽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南渡,你覺得這個名字怎麼樣?!!"

小孩子根本沒有上過私塾,也根本不懂是什麼意思,只覺得這兩字很好聽,便點了點頭:"好聽."

"以後你就有名字了,叫南渡,我叫霓虹."霓虹高興地說道……

南渡,南渡,渡水而南.

當初取這個名字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想到兩人今後會一南一北,各分東西?!!

霓虹心情沉重地走進了星月湖,一眼就看到正站在湖畔的教主.

時隔數月,他身上的衣服更加華麗,可是卻不見他臉上的生機.

霓虹幾度張口,才終于將這個名字叫了出來……

"南渡."

湖邊的人渾身一震,抬起頭來,臉上帶著一抹苦澀的笑容.

"霓虹,你終于來了,這世上,也只有你會這麼叫我,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過你的短笛聲了."

教主說話的聲音如同歎息,讓霓虹聽了心中苦澀,她緩緩走過來,看到了站在教主身後兩位目光呆滯,形同癡人的彪形大漢,心中更是苦澀.

看來洛云橫所說,是真的.

"你是來看我最後一眼的嗎?!!"教主轉過頭看向她,語氣淒涼悲傷.

霓虹搖了搖頭,走過來說道:"我是來救你了,我不會讓你出事."

"你都已經知道了?!!是誰告訴你的?!!"教主有些驚訝地問道.

霓虹想了想,隱瞞了洛云橫他們的身份.

"不用誰告訴我,只要出去一看就知道不是嗎?!!不然你不會不用那些守城軍,而是讓聖子聖女們自己出去找,也不會拿出這個東西."霓虹拿出那枚紅色珠子放在手心,說到最後的時候聲音已經有些哽咽.

只有他們兩人才知道這枚珠子對他們的意義,若不是倒是無法挽回的地步,怎麼會願意拿出它來找自己.

南渡轉過頭看到那還枚漂亮的珠子,瞳孔驟然緊縮,藏在華麗衣袖後的手握緊了拳頭,咬著牙問道:"這位珠子,你不是不要了嗎?!!"

當初霓虹因為不滿意那些守城軍,雙方不斷發生沖突,南渡百般勸說之下無果,兩人吵了一架,霓虹一時氣憤,扔下這枚珠子就走了,進入神殿後面的別院,不願踏出一步.

霓虹聽他這麼一說,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似乎是想起傳出的事情表情感傷,將那枚紅色的珠子拴起來掛在腰上,說道:"我想事情應該還沒有到無可挽回的地步."

"你找的大祭司了嗎?!!"南渡問道.

霓虹皺起眉:"現在什麼時候了,你還只想著大祭司,那些魔幫的人怎麼辦?!!"

"他們說只要我聽他們的話,他們的計劃完成之後就會離開."南渡將之前黑鷹和他說的話都說了一遍,雖然要讓他聽他們的話有些憋屈,但是只要熬過了這段時間,就可以將整個星月神教握在手中.

"你是不是糊塗了?!!"霓虹見他還執迷不悟,震驚地說道:"那是魔幫!!殺人如麻的魔幫!!你要和他們合作?!!當初我就說過將他們趕出去,你不聽,甯願和他們弄出什麼瘟疫,難道看著這些人死你不會感覺到自責嗎?!!"

"自責?!!"南渡嗤笑了一聲,反問道:"我為什麼要自責?!!霓虹,你別忘,這些人,城中的這些教徒,全部都是當初殺害我爹爹的人!!就算讓他們全部都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一定強求一群殺父凶手的信仰?!!"霓虹很是不解,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想不通,既然他不喜歡,既然是殺父仇人,為什麼還要庇護他們?!!還要得到他們的敬畏,為什麼還要回到當初南渡爹爹的老路上?!!

南渡臉上的笑變得有些淒涼,搖了搖頭道:"你不懂,有些事情你不會懂."

他的目光務必痛苦,仿佛陷入了自己創造而出的泥沼中,卻不想爬出來,還要繼續向前.這個眼神讓霓虹心口一疼,說道:"我不懂?!!如果要說世界上還有誰會懂你的一切,那就是我,是我霓虹,現在你說我不懂,那你將我叫出來做什麼?!!就為了和我說這樣一番話?!!"

"我將你叫出來,是讓你幫我尋找大祭司."南渡說道……

"只有這樣?!!"霓虹有些不敢相信,望著南渡說道……

南渡猶豫了一會兒,無比艱難地點了點頭,"等你找到了大祭司,你就走吧……"

霓虹渾身一震,仿佛被錘子擊中,讓她險些站不穩.她搖了搖頭,握緊了拳頭,"你,你說什麼?!!"

"我說,等到大祭司找到,事情結束之後,你就走,離開星月神教."南渡緩緩地說道……

霓虹深吸了一口氣,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伸手蓋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表情,也不想看到這個和自己一起長大的人臉上冷漠的表情.

她的聲音帶上了哭腔,一字一句地說道:"離開星月神教?!!離開你?!!那你要我去哪里?!!"

南渡臉上的冰冷瞬間潰敗,如同戰敗的軍隊一樣潰散得幾乎無路可逃,他不用再擔心被霓虹看到他的表情,望著霓虹的目光深情又痛苦.

"任何地方,只要想去,你都可以去,到時候你孜然一身,不用和以前一樣,背負著我身上的仇恨,你自由了."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平穩一些,但是說到最後卻抖了起來……

他何嘗又不想講霓虹留下來,何嘗又不想和她一起離開,二十多年來,在他心里,只有兩人一起在山間流浪的時候,才是他最開心的時候.只要來到這個星月神教,他的心里只有痛苦和束縛,要是能與霓虹一起離開該有多好.

可是他不能,他還要我為爹爹報仇,還要殺了大祭司,要想殺了大祭司,就必須和魔幫合作.魔幫的行事作風他十分清楚,只要事情一結束,他也活不長久了,還不如趁這個時候,將霓虹送走了.他死了就死了,但是霓虹不可以.

他放不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七十七章:你們說的都是真的?!!
下篇:第五百七十九章:永遠也不會回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