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七十七章:你們說的都是真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七十七章:你們說的都是真的?!!

"是真是假,我們只能說到這里,不過還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告訴你."洛云橫看了看其他人,這件事情她一直沒有告訴他們.

"你們還記得在苗疆的時候袁歡顏求耶律軒做的事情嗎?!!"

洛云橫才提起這個人,玉真公主就皺起了眉,問道:"什麼事情?!!"

"其中一件,就是為她的娘親報仇,而殺了她娘親的人就是星月神教,所以當初耶律軒就給魔幫支付了一些錢,讓他們毀了星月神教."洛云橫將自己從黑鷹口中問出的消息告訴所有人.

"可是耶律軒不是已經死了嗎?!!"玉真公主問道.

云爾皺著眉,臉上的表情十分凝重,說道:"魔幫只要收到了錢,就算是委托人已經死了,他們還是會將任務完成."

"這麼說他們根本就不是在幫教主,而是想要就此機會將星月神教毀了?!!"霓虹震驚地站起來說道……

"可是這整個鎮子都是星月神教的信徒,難道他想要把整個鎮子的人都殺了?!!"玉真公主緊接著她的話說道,因為過于震驚,她的聲音又高又尖,驚呼尖叫起來……

"他們花費了這麼人力物力布置了這樣一個地方,就算是現在整個鎮子的人都死了,因為之前一直流傳的謠言,大家也會因為這個,以為他們是因為瘟疫而死的."烈西曉此時才淡淡地說道,他的語氣很平淡,但是這句話說完之後,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要真的這樣,魔幫豈不是要瞞天過海?!!

"不行!!如果是這樣,教主一定會崩潰的."霓虹驚慌失措地說道……

"崩潰?!!如果他還有命來崩潰的話就好了."云洛冷冷地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霓虹皺眉,看向這個大祭司的師弟,年紀小小卻心狠手辣,不知道他的年輕是怎麼想的.

洛云橫正擺弄著烈西曉修長的手指,突然感覺霓虹朝自己看了過來,笑吟吟地回看了過去.

"星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我不殺他,你覺得魔幫的人不會殺他嗎?!!既然都已經死了,為什麼要獨留他一人的性命?!!"云洛如此說道……

霓虹渾身一震,他說的沒有錯,最後不止是教主,所有人都會死.

不過前提是,這些人說的都是真的……

"我怎麼知道,你們說的都是真的?!!"問題又回到最初,霓虹皺著眉,下意識地不想相信這件事情.

"你信也好,不信也罷,待會兒只要你自己回到星月神教中看看便知道了."洛云橫說道,這樣的事情要她麻黃素那個相信也不太可能,洛云橫也不勉強他,只是這麼對她說道……

霓虹抿起嘴,有些驚訝:"你還還讓我回去?!!"

洛云橫笑起來:"當然,不然我留你在這里做什麼?!!"

"你們不怕我到時候揭穿你的身份,然後稟告教主,帶著人來將你們全部都抓起來."霓虹又問.

洛云橫依舊是淡淡地笑著:"不怕."

且不說她會不會真如她所說的去稟告,就算是她真的去了,他們一可以換一個地方,二,現在守城軍們都不停教主的吩咐,難道他要帶著一群聖子聖女來抓他們?!!

霓虹站了起來走到門口,試探地說道:"我要走了."

但是沒有一個人理她.

"洛云橫,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嗎?!!"她又問.

"我回去做什麼?!!"洛云橫反而問她.

霓虹扭頭看了看他們,抬腳踏了出去,一邊說道:"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到時候再做決定."

玉真公主看著霓虹的身影消失在門後,擔心地問道:"皇後娘娘,你不怕她真的去告訴了別人,就算不和幫主說,萬一她去告訴了魔幫的人怎麼辦?!!"

洛云橫搖了搖頭只是道:"她不會."

此時,云兒和逸兒已經睡醒,兩個孩子似乎感覺到娘親已經回來了,正哇哇叫著……

洛云橫走過去,兩個小娃娃就停止了叫聲,伸長了手要抱抱.

她兩只手一邊一個抱起來走到桌邊,高興地逗弄著他們.烈西曉看到他們三人微微一笑,走過來站在她身側.

"這次不去了?!!"他問.

"不去了,該調查的秘密已經全部調查清楚."洛云橫笑著說道,過了一會兒她才突然想起來道:"不過還有最後一個秘密."

"什麼?!!"烈西曉有些緊張,擔心洛云橫吐納改變主意.

"霓虹和教主,究竟是什麼關系?!!本來安平說等我今天回去之後再和我說的,但是我現在不回去,自然就不知道了."洛云橫說道,卻並沒有說自己要回去,這種秘密並不影響事情的發展,就算不知道也無所謂,何況,就算沒有安平,他們這里不是還有一位大祭司嗎?!!

洛云橫轉過身看向他,問道:"大祭司,你可知道,霓虹和教主他們兩人究竟是什麼關系?!!"

大祭司想到他們兩人微微一笑,說道:"我當初找到教主的時候,他正在山林中游蕩,身後就跟著霓虹,兩個孩子無父無母,整日與山林野獸為伍.我將教主帶回來之後,霓虹也跟了過來,兩個孩子還以為我不知道,我只不過沒有拆穿罷了."

"既然他們的關系這麼好,霓虹為什麼會被關在神殿後面的院子里呢?!!"洛云橫又問道,而且聽他們的口氣,應該是關了很久了.

大祭司談了一口氣,緩緩道:"她不會被關起來,是自己把自己鎖在里面的."

"自己鎖的?!!"洛云橫想起來之前她問霓虹,霓虹也說自己不是被關起來的,那一個女孩子到底為什麼會自己把自己鎖這麼久?!!

"那時候守城軍剛剛出現,教主很相信他們,但是霓虹不然,她覺得他們一定另有目的,所以一直勸教主把他們趕出去,還多次與守城軍之間發生矛盾,不少人都被她驅蛇咬傷."

"怪不得之前那些守城軍和聖子聖女看到她的時候都這麼驚慌,原來是以前就被她的蛇咬過."洛云橫插了一句說道……

"但是教主很不滿,他從小到大的願望就是將我殺了取而代之,成為星月神教最受敬仰的教主,如果沒有守城軍的幫助,他也清楚,他是絕對做不到的,于是教主在星月神教和霓虹之間,選擇離開星月神教.我只記得兩人大吵了一架,然後霓虹就把自己關在了院子里,說要親眼看著那些守城軍將星月神教毀了,親眼看到教主的計劃落空,看他後悔."

"沒想到,霓虹竟然說對了."洛云橫歎了一口氣,想起之前教主讓她去找霓虹的時候語氣自責,他應該也是後悔了.

他們說了一會兒,大祭司又劇烈咳嗽起來.云洛皺起眉,擔心地說道:"師兄,你還是去休息吧……"

大祭司點了點頭,被云洛攙扶著走進來臥室.

洛云橫看他走了,忍不住說道:"你說教主如果是因為自己的爹爹被人打死了,他最應該恨的人,為什麼不是那些當初殺害他爹爹的人,而恨的卻是大祭司,而且還希望重新得到殺父仇人的愛戴?!!"

"教主的心思,誰也猜不准,不過我所知道的是,在面對權利之前,所有人都會倒戈,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想要成為帝王."烈西曉從她懷中接過逸兒抱在懷里,一邊說道……

洛云橫轉過頭看著他:"那你呢?!!烈西曉,你面對權利的時候會怎麼樣?!!"

烈西曉的眼中溫柔似水,凝望著洛云橫緩緩說道:"這世界上能讓我倒下的,只有橫兒一人,僅此而已."

洛云橫微微一笑,雖然一句話也沒有說,但兩人的心意都在目光中流轉.

她淡淡說道:"可教主偏偏想不通,他不僅被仇恨蒙蔽了雙眼,還被權勢纏身,無法自拔."

此時云洛從大祭司的房間走出來,臉色十分不好.

"師兄的身體越來越差,恐怕熬不過三天."云洛走過來說道……

"丹藥呢?!!給他吃了嗎?!!"洛云橫皺起眉問道,對于大祭司十分欽佩,因為自己年少時候的一時錯舉,而造成了他幾十年來苦苦守在這里,還不惜付出生命,只為了心安二字.

"我們這次出來一共帶了三枚,剛才最後一枚已經喂他服下."云洛說道,剛才服藥的時候,師兄已經開始咳血,情況越來越嚴重.

三人沉默下來,云洛看了看他們,小聲地說道:"其實,只要那個教主死了……"

"洛兒."洛云橫出言喊他,其實並非是他們不願意,而是就算真的用教主的命重新救回了大祭司的命,大祭司的下半輩子就會在更加眼中的自責和內疚中渡過,以大祭司的性格,還不如讓他死了干脆.

"我知道,我不會的."云洛有些不情願地說道,但是很快又道:"不過雖然我不殺他,那些魔幫的人也會幫我動手,只不過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行動."

洛云橫卻有些擔心,她抬頭看向天邊,緩緩說道:"我倒是希望他們不行動的好,不然到時候死的就不僅僅是教主,還有整個星月神教,整個城鎮都會滅亡."

天邊此時已經開始聚集烏云,風雨欲來,再過不久,傾盆大雨將會落下.

霓虹急匆匆地回到了星月神教中,她剛才雖然說不相信洛云橫他們的話,但是心里卻忍不住相信了他們,只因為他們所說的和自己猜測的相差無幾,要不是事態真的嚴重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教主絕對不會將這枚珠子給她的.

她的腳步很快,腦海中卻不斷回憶起當初的情形……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七十六章:你這個騙子!!
下篇:第五百七十八章:你不是最喜歡蛇的嗎?!!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