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六十六章:有什麼不妥嗎?!!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六十六章:有什麼不妥嗎?!!

洛云橫滿意地笑了一下,抓身離開,決定先去星月神教中的地牢看看,或許人會在哪里,而且還可以一起看看云爾的傷怎麼樣.

之前的那幾個守城軍一直對洛云橫手中的金瘡藥很有興趣,看到洛云橫一來就把她迎了進去.

雖然有些心疼,但洛云橫還是倒出了一點點赤炎配制的金瘡藥給他們,在才成功地走了進去.

"你們不用跟著我了,我自己進去,我這次就是來看看之前我給那個人敷的藥怎麼樣了,要是死了教主怪罪下來就是我的錯了."洛云橫將他們攔住,自己一個人准備進去.

"死不了,死不了,我們都好好伺候著呢,這幾天這人就不是來坐牢的,而是來享福的,兄弟幾個都想進去陪他了."拿了金瘡藥的人將它好好收進懷里,一邊說道……

洛云橫點點頭,雖然他這話明顯有些誇張,但是應該也不會毒打云爾,"那我進去看看."

他穿過幾個牢房,里面的人一看到她本來還想過來,但是見洛云橫根本不看他們,就懶得叫嚷,只有幾個還在執著地喊著救命.

洛云橫走了一段路,來到最後一個牢房,牢門已經被上鎖,看來是云爾的傷勢好得不錯,守城軍擔心才會將門鎖起來……

云爾上身的衣服已經被脫了下來,全部都用繃帶纏得密密實實,可見他身上的傷口眾多.他閉著眼睛,洛云橫輕輕喊了他一聲,就迅速睜開眼睛看著她,眼中一片清明,看來一直是在裝睡.

"皇……洛云橫,你來了."他喊到一半,突然意識到不能讓洛云橫的身份暴露,連忙改口道.

洛云橫點點頭,將他臉色也好了許多,精神不錯,看來是那個金瘡藥的效果很好,從赤炎給她之後,她倒是第一次使用,看到效果這麼好,不由有些心疼剛才給守城軍的那一半.

"你身上的傷好些了嗎?!!"

云爾點點頭:"自從敷了藥之後就好多了."

"我之前出去過一趟,把你的事情都已經和玉真公主他們說,你放心,他們也沒事."洛云橫靠過去繼續說道,看到他身上有些地方沒有包紮到的傷口也已經收口,放心了下來……

云爾聽他說完就送了一口氣,他一直擔心的就是玉真公主和兩位小皇子皇女,"沒事的話,我就放心了."

"不過我們現在又發現了一些新的事情,你還是繼續在這里養傷,到時候我們會來接你回去."洛云橫說完,轉頭看了看周圍,一邊問道:"你今天有沒有看到有新的人進來?!!一個白頭發,人也很白的人."

云爾想了想,他今天一天都在裝睡,一方面是不想和那些守城軍打交道,一方面是想要快點養好傷口,到時候就能出去了,如果有人進來他一定會只知道.

"沒有,我沒有看到."

"看來他們沒有將人帶到這里來."洛云橫想了想,既然云爾沒有事情,那就要離開了.

"你繼續養傷,我就先走了."

她站起來走了出去,走到外面看到幾個守城軍都站在那里等著她,似乎是還想要一些金瘡藥,洛云橫有些不滿地說道:"剛才我進去看到了那人的傷口,原來我的金瘡藥治療這樣的傷口這麼管用,我之前就給你一大半,現在怎麼又來要."

那人笑了笑,摸著胸口的那一小包金瘡藥,其實他拿到的哪有洛云橫說的那麼多,但是他確確實實幾個人中唯一得到了,只好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等洛云橫姑娘下次回家的時候再帶一些來給我們兄弟."

洛云橫勉強點了點頭,被他們送著走出了牢房.

她出了牢房之後想了想,不知道還有什麼地方是大祭司可能會被帶去的地方,她走了一會兒,不知不覺就晃到了星月湖外.

之前教主早早將他們都驅離,難道就是為了大祭司?!!

洛云橫突然想到,朝著星月湖走去,可是剛剛走進去就看到以前一直潛伏在花叢中的金絲線蛇全部都跑了出來,高抬著頭,脖子被吸成了扁扁的一層,威懾十足地看著闖入的洛云橫.

尋常這個時候來,那些蛇都會躲在花叢中,這個時候卻全部都跑了出來,看來里面果然出了事情.

洛云橫向前走了一步,那些金絲線蛇瞬間迎了上來,突出蛇信,發出威脅的嘶嘶聲.

"真是麻煩."洛云橫伸手在口袋里掏了一下,灑出一把驅蟲粉,那些金絲線蛇一沾上粉末就全部散開.

洛云橫連續灑了幾次才終于走出去,這時候才看到了星月湖邊的情形.

教主正在和一個黑衣男子說話,只不過看上去表情不有些呆滯,洛云橫皺起眉,一眼就看出那個人正在對教主施展迷魂術,只不過距離有些遠,看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洛云橫朝那邊走了幾步,感覺那個黑衣男子穿的衣服倒是和魔幫有些相似,難道果真和她猜測的一樣,這一切都是魔幫的陰謀,就連教主都被他們掌控了?!!

"我就知道,區區幾條金絲線蛇是擋不住大烈的皇後的."洛云橫向前走了幾步,就聽到那個黑衣男子這麼說道……

他轉過頭,臉上蓋著面巾,只不過他那雙眼睛,竟然會是紫色的!!

紫色的瞳孔,以前學習迷魂是的時候老宗主曾經說過,擁有紫色眼睛的人能夠無師自通,控制人心.之前洛云橫還在疑惑,為什麼已經失傳的迷魂術會在第二個人身上發現,沒想到他竟然是因為這種得天獨厚的條件.

只是明明有這麼好的條件卻不好好利用,竟然將迷魂術練成了迷人心智的邪術,怪不得現在還有人對迷魂術有不好的看法,就是他們這些人造成的.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洛云橫倒是不躲藏,直接走了過去,看到教主還是一動不動,看來是因為還被控制中,洛云橫的目光落在身後那兩個已經被剝奪了興致的人身上,說道:"難道你也想把教主變得像那兩個人一樣嗎?!!"

"有什麼不妥嗎?!!"那人問.

洛云橫搖了搖頭:"當然不妥.迷魂之術竟然被你用成了這樣的邪魔外道,你難道沒有自覺?!!"

黑影人聽她這麼疏導,又道:"這麼說你知道迷魂術?!!而且聽你這麼說,你好像對它很清楚?!!"

"我當然清楚,這世上,恐怕也只有我才是最了解迷魂術的."自從老宗主死後,洛云橫確實是這個世上唯一能夠嫻熟運用迷魂術的人,至于眼前這人,他那點本事在洛云橫眼中還稱不上是迷魂術.

那人看著洛云橫頓時昂興趣起來,他知道大烈的皇後會武功,但是卻不知道她竟然對迷魂術也有研究,便說道:"既然如此,難道你也會?!!"

洛云橫伸出一只手指頭搖了搖,說道:"應該說我的次還是迷魂術,而你的卻不是."

那人被洛云橫這句話激怒,瞳孔微縮,眼睛中的顏色瞬間變深,冷笑著說:"是嗎?!!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們就來比一場."

洛云橫皺起眉,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她本來是出來尋找大祭司的,怎麼有這個閑心來和他比較,既然大祭司不在這里,那她就要離開了.

她轉過什麼,不屑地說道:"你是誰,我為什麼要和你比?!!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你自己的本事多少,難道你還不知道?!!"

她才走出了一步,那個黑衣人就迅速沖了過來,站在他面前,他看著洛云橫的眼睛,瞳孔的顏色在慢慢加深,正在試圖控制洛云橫.

洛云橫皺起眉,這人實在有些胡攪蠻纏了,自己不找他麻煩,他倒是自己迎上來……

這樣的迷魂術也想和她較量?!!

"讓開!!"洛云橫淡淡地說道……

那人一愣,他明明已經施展了迷魂術,可是對方卻沒有被控制,而且還出口反駁他的話,難道這個大烈的皇後真的會迷魂術?!!剛才他還有一些懷疑,因為他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遇到過另外一個會迷魂術的人,而且她的眼睛也是黑色的,並沒有什麼特點.

不過現在,她既然能抵抗自己的迷魂術,那就一定也會.

"你等等!!"他看到洛云橫又要走,紫色的眼睛中透出幾絲興奮,一邊說道:"你是不是在找大祭司?!!"

洛云橫終于轉過身,"你怎麼知道?!!"

那人微微一笑,說道:"我叫黑影,我知道大祭司在哪里,只要你贏了我,能夠將我控制,我就會告訴你他的位置,這樣,你還不願意和我比嗎?!!"

和眼前這人比一比,確實要比自己漫無邊際地尋找要快得多.洛云橫想了想,說道:"你想怎麼比?!!"

"很簡答,這第一關,就是要你先把教主恢複正常,讓我先看看你的本事."黑影說道……

洛云橫微微一笑,走上前說道:"這還需要比嗎?!!"

她轉過頭看向目光呆滯的教主,緩緩說道:"教主,你累了,還是坐在椅子上休息一會兒吧……"

目光有些呆滯的教主點了點頭,眼中恢複了一點光彩,緩緩走到石椅上坐下來,靠著椅背,很快就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前後只不過幾秒的時間,洛云橫不知不覺中已經將教主控制,僅僅只用了一句話而已.

"還有呢?!!"她轉頭看向黑影,一派輕松地問道,仿佛剛才做的只不過一個小把戲而已.

黑影十分驚訝,在他的認知中,要想利用迷魂術控制別人,最先要最大的就是要先控制對方的心.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所有在施展迷魂術的時候,還需要雙眼對視才能做到,而且這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那不是像洛云橫這樣僅僅一句話就能讓人言聽計從……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六十五章:為什麼我也要去?!!"
下篇:第五百六十七章:你怎麼還能說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