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六十一章:尋找線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六十一章:尋找線索

洛云橫看了看那個和洛兒年紀差不多的小孩,笑了笑說道:"教主一定會答應你的."

洛云橫並沒有將她的願望寫上去,這樣的話就算被教主看到了,也不會真的實現,而且相比這種話來,教主明顯更喜歡聽贊美之詞.

"對了,你們知道第一個因為瘟疫死的人,當時是什麼情況嗎?!!"

"聖女大人,您怎麼會問這個?!!這個教主是不讓我們提起的."那人抱緊了懷里的孩子,有些擔心地問道.

洛云橫笑了笑說道:"你們別擔心,我就是受了教主的命令才來的,我是聖女,難道還會騙你們嗎?!!"

婦人眼中的最後一絲懷疑打消,小聲說道:"聽說這個瘟疫十分厲害,每個人的死法都不同,等到發現的時候那人就已經死了."

"一個人也沒有看到死亡的過程?!!"洛云橫懷疑地問.

"哎喲,這麼可怕,誰敢看啊."老婦人煞有介事地說道,只是這麼說著都嚇得臉色大變.

洛云橫點點頭,看來再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收獲,邊收起了紙筆,走了出去.

沿著下一家重新走了進去,挑選了幾家看上去戒心不重的問了一些關于瘟疫的問題,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的.

隨著洛云橫的不斷走動,她也有意無意地距離星月神殿越來越遠,朝著城外的鐵匠鋪走去.

確認意見不會有守城軍看到她,洛云橫看著眼前緊閉的房門,暗暗決定只要問完這最後一家就去鐵匠鋪.

眼前的房子很大,從她一路走過來看也是最大最豪華的,門口的門上塗著黑色的漆,門上有兩個漂亮威武的虎頭門環.

洛云橫走過去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兒才有人來開門,僅僅打開一條縫看著她.

"你是誰?!!"

洛云橫露出一個笑容,看到那人並不像之前的人一樣那樣憔悴,反而十分壯實,不過也很有戒心.

"我是星月神教的聖女,奉了教主的命令前來,如果你有什麼想要和教主說的,我可以代為轉達."洛云橫將早就准備,背誦得滾瓜爛熟的台詞說出來……

但是那人卻不想之前的人一樣驚喜地將她迎接進去,而是皺起眉懷疑地看了她一眼,轉過了頭.

這個人的態度有些奇怪,但是洛云橫卻更像談查清楚,她笑著說道:"大哥,你有想要對教主說的話嗎?!!"

男人又轉過頭來,這才將門打開.

"進來吧……"

洛云橫點點頭,一邊抬腳走了進去,一邊小心地觀察著這個院子的構造.

很快她就發現,這個房子里並不止男人一個人,就在院子正對面的房間中還坐著幾個人,其中一個正站在窗前,烏黑的長發散披在肩上,五官如同刀削斧刻一樣鋒利,若是不笑的時候看上去就有些凶狠.

但是此時他在打量著洛云橫的同時,看著她露出了一個饒有趣味的笑容,這個笑容看上去雖然不是那麼友好,但是也比板著臉好多了.

洛云橫注意到里面幾個都同時看向了她,就走到窗台前,抬高了聲音:"我是星月神教的聖女,請問有什麼話是我能替你們向教主傳達的嗎?!!"

站在窗前的男人臉上的笑容更大了一些,回過頭朝另外幾個人說道:"她問我們有什麼能對教主說的."

身後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仿佛聽到的話是多麼不可思議而且好笑的事情.

洛云橫微微皺起眉,她能感覺到自己闖入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因為眼前這幾個人身強體壯,一看就是練家子,而且並沒有其他教徒那樣的憔悴,十分精神.

最重要的一點,洛云橫現在已經可以確認,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幾個人,無論是在廣場的時候,還是在教徒神殿跪拜的時候,洛云橫都沒有見過這幾張面孔.

她雖然不像洛兒那樣過目不忘,但是見過的人就一定會記得,眼前這幾個沒有去過廣場,這一點她無比確定.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沒有感染那個所謂的瘟疫,或者說他們就算感染了也不怕.

心里雖然已經將這幾個人列為了危險人物,但是洛云橫臉上卻還帶著笑,說道:"你們沒有想要對教主說的話嗎?!!"

只要他們一說沒有,洛云橫就馬上離開.

窗前的男人突然笑了一下,似乎看穿了洛云橫的想法,說道:"當然有,那就請聖女先進來吧,我們這里人多,需要慢慢說給你聽."

"是嗎?!!那就多謝招待了."洛云橫慢慢走上台階,繞過窗戶走到門口.

身後的男人已經伸手幫她推開了門,"進去吧……"

洛云橫抬腳走了進去,看到里面的幾個人各個虎背熊腰,其中一個人衣服上還沾著血跡.

她慢慢拿出紙和筆放在桌上,坐下來問道:"你們想要說什麼?!!我會抄錄下來,待會兒就會和另外一個同伴回合,回去一起帶給教主."

洛云橫故意將同伴說了出來,就是提醒他們如果自己失蹤沒有出現,會引起星月神教的懷疑,但是眼前這幾個人卻完全沒有感到威脅.

站在窗前的男人轉頭在幾個人中掃了一圈,說道:"黑岩,你有什麼想要對教主說的嗎?!!"

黑岩就是背上沾著血跡的男人,他又高又壯,一聽這麼問,先抓了抓頭,說道:"我沒有什麼想說的."

"黑瞳呢?!!"窗前的男人又問.

"沒有."黑瞳說道……

男人連續問了幾個人,都沒有要說的,他只好對洛云橫說道:"我這幾位朋友性格比較直,不會說什麼好話,不如我來說吧……"

"好的,你說,我會記下來."洛云橫說道……

"姑娘,你可知道我們是誰?!!"男人直接問道.

洛云橫落筆的動作停了一下,笑著說道:"你們既然住在城中,那就應該是星月神教的教徒,所有教徒在我的眼中都是一樣的."

男人聽完笑了起來,似乎聽到了多麼稀奇的話,說道:"不過我們雖然住在這里,卻並非星月神教的信徒."

洛云橫正想問他既然不是信徒,那叫她進來做什麼,男人已經繼續說道:"不過雖然不是信徒,但是卻能給教主提一點意見."

"你說."

"比如最簡單的一條,就是不要讓這麼美麗的女子,獨自一個人闖進被人的家中,這樣很危險."男人盯著洛云橫緩緩說道……

洛云橫心里咯噔了一下,說道:"你們很危險嗎?!!"

男人笑而不語,繼續說道:"還有第二條意見,勝而衰,陰必陽,讓他好好享受一下現在的生活吧,再過不久可能就沒有了."

洛云橫心中大駭,但是卻不知道眼前這人是誰,只能點點頭說道:"這句話我會轉告教主的,還有其他的話嗎?!!"

"沒有了."

"那我就要離開了."洛云橫站起來,她並沒有將對方說的話記錄下來,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有些擔心,眼前幾人的氣勢不一般,就怕他們將她扣下來,到時候不能將找到的消息傳達給烈西曉和洛兒.

她觀察著這幾個人和周圍的地勢,推測著自己能這些人中間逃出的幾率,最後發現是零.

洛云橫轉過了身,走到門前,看到那個身材高壯,之前開門讓她進來的人面色不善地擋在了門口.

"黑岩,讓她走."窗前的男人說道……

那人身體動了一下,洛云橫抬腳走了出去.

"對了,姑娘,記住,我叫屠生,我想我們以後還會見面的."男人在她身後說道……

洛云橫的動作停頓了一下,迅速離開.

她一走,身後的幾個人就不解地問屠生:"幫主,她知道了我們的秘密,到時候會不會讓星月神教的人來?!!"

屠生淡淡地笑了起來,但是一點也不擔心地說道:"你們可知道她是誰?!!"

"不是星月神教的聖女嗎?!!"黑岩問道.

"不是,她名叫洛洛云橫,是東罕的公主,也是大烈的皇後."屠生緩緩說道……

"她就是大烈的皇後?!!"

"沒錯,前幾天黑鷹才剛剛傳信回來,已經在星月神教中發現了大烈皇後,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找來了."屠生說道,看來大烈果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家,難怪能找出他們的堂口,身為一個皇後卻喜歡在外闖蕩,看來天下也僅此一人了.

"幫主,既然她是皇後,那剛才為什麼還要讓她走,我們這次的目的不就是挫挫大烈的威風,為死去的兄弟和被發現的堂口報仇嗎?!!"黑岩皺起眉問道,更加想不通幫主的想法了.

"對啊,我為什麼要放她走呢?!!"屠生慢慢地說道,他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似乎想起了剛才大門一打開,門口站著好奇的洛云橫.

這個人怎麼會是皇後呢?!!他心里冒出這麼一個問題.

眾人面面相覷,怎麼幫主連自己的決定都想不通.

屠生看了看所有人,說道:"既然大烈的人都已經到了,那我們就可以慢慢收網了.去告訴黑鷹,可以開始行動了."

他一說完,一屋子的人都激動地站了起來,眼睛放光,在這里悶了這麼久,終于能行動了!!

洛云橫才出門那間屋子就朝著鐵匠鋪的方向疾走,這幾人不簡單,難道這個城鎮中還有自己不知道的勢力?!!

她一邊想著,已經走到了城邊的鐵匠鋪敲響了門.

鑄劍師打開門看到是她,卻見她穿著一身聖女的衣服,不由有些驚訝.

"洛云橫姑娘,你……怎麼成了聖女?!!"鑄劍師震驚地問道.

"說來話長."洛云橫抬腳走進去,看到幾個人全部都在院子里,都齊齊看了過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六十章:她會妖術
下篇:第五百六十二章:形跡可疑的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