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五十三章:假裝害怕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五十三章:假裝害怕

洛云橫一看他們這個樣子,先是一愣,隨後就慢慢退了回去.

不會有錯,這兩個人都中了迷魂術,而且施法的人連他們本來的意識都剝奪了.

最厲害的迷魂術實在對方不知不覺中讓他聽從自己的吩咐,像這樣將原本的意識剝奪反而是最低端的.

難道說這里也有人會迷魂術?!!洛云橫在這里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人使用迷魂術,當然,除了那個已經死去的暗宗老宗主之外.

真是神奇,這麼說有人和她一樣,只是不知道對方的迷魂術是從哪里學來的,竟然學成了這種半吊子,簡直侮辱了迷魂術這三個字,老宗主要是知道肯定會氣得跳起來……

正想著,教主已經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只聽得到身後大祭司不斷的咳嗽聲,相反,教主臉上的表情就高興了很多.

他露出一個微笑,說道:"時間到了,我們去看看,今天有多少人來跪拜本教主吧……"

他說了一聲,雙手背在身後得意地走了過去,那兩個已經被剝奪了意識的人也跟了上去.

這次他們開始向廣場的方向靠近,只不過他們並不是出門,而是來到了與廣場只有一牆之隔的地方,牆壁上開了很多口子,從這里可以看到廣場上的情形.

一看到這里,洛云橫的心頓時就提了起來,如果他每天都在這里觀察的話,那天他們豈不是被他看到了?!!

洛云橫擔心地看了教主一眼,只見他湊到牆壁的口子上看了看,語氣有些不好地說道:"我只不過一天沒來,竟然又多了這麼多人."

洛云橫一聽這句話才松了口氣,原來他昨天沒有來,那就正好了.

她走上前,不著痕跡地從另外一個窗口看下去,腳下的廣場中已經跪了數百人,全部都匍匐在地上,表情痛苦,看上去十分消瘦.

洛云橫注意到其中多了幾個人,那就是剛才教主說的那幾個人.她眯起眼睛看了看,發現那幾個人竟然就是昨天和他們打起來的守城軍,最後沾了上有一人灑下的黑絲粉末,當時他們還叫著自己要死了,今天竟然就加入到了跪拜的隊伍中.

難道瘟疫和那些黑色粉末有關?!!洛云橫心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

"洛云橫,你看到了嗎?!!這些人都是因為本教主的威信來回來到這里,他們都是本教主的信徒."教主突然說道,他長開了雙臂,似乎能感受到所有人的信仰,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

以瘟疫來威脅,這算什麼信徒?!!洛云橫心里雖然不屑,但還是說道:"教主好厲害."

教主得意地笑了起來,轉頭看著洛云橫說道:"真是鄉下來的姑娘,應該說本教主聖明才對."

洛云橫心中更是不屑,還是說道:"教主聖明."

教主仰頭滿意地大笑了幾聲,對身邊那兩人說道:"時間到了,去敲鍾吧……"

敲鍾?!!洛云橫立刻轉過頭去,見他們就要走了,連忙對教主說道:"教主,為什麼要敲鍾啊?!!洛云橫能去看看嗎?!!"

"不過就是普普通通的敲鍾,有什麼好奇的,還不如來看看這些人."教主說道……

洛云橫看了看已經離去的兩個人,上次她可是親眼看到三聲鍾聲響過之後,一個人人瞬間慘死.要說這個鍾聲沒有什麼鬼,她怎麼會信.

但是現在也不能和教主對著干,洛云橫只好把好奇都收回心里,既然自己已經留了下來,那以後有的是機會.

她走到窗口前,剛剛站穩,一聲鍾聲同時響起,下面的人同時抬起頭看著天空,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迷醉地感受到鍾聲.

一連響了三聲,那兩人才重新走回來,洛云橫多看了一眼,見他們身上並沒有什麼異常.

教主此時歎了一口氣,眼前廣場上的人還沒散開,他就已經轉過了身.

"我們走吧……"

他沿著剛才來的路走了回去,一個守城軍跑過來通報道:"教主,抓住了一個外來人."

"是嗎?!!帶上來看看."

洛云橫連忙看去,果然看到云爾被押了上來,他身上全部都是傷口,似乎才剛剛經曆過一番血戰.

她連忙往他身後看去,看到只有他一個人,不由有些放心起來,轉而開始擔心眼前的人.看來是守城軍找到了他們住的客棧,既然只有云爾抓來了,那玉真公主和云兒,逸兒就應該已經逃出去了.

教主走上前想要好好看看他,但是那個守城軍說道:"教主小心,這個家伙還是個硬骨頭,我們用了好多人手才抓住他."

教主擺了擺手,還是走了上去,此時云爾已經處于半昏迷的狀態,只知道有人在靠近,就算想要攻擊也完全沒有力氣.

"只有他一個人嗎?!!"教主問道.

"這個……"那個守城軍有些遲疑.

教主目光一厲,轉頭看向他:"有人跑了?!!"

守城軍連忙跪下來說道:"聽舉報的人說一共有七個人,兩男兩女,其中有兩個嬰兒,還一個小孩."

"你是說本來有七個人,你們卻只抓到一個,其他的人全部都跑了?!!"教主語氣平淡,是語氣中的威脅讓那個守城軍嚇得抖了抖.

"我馬上派人去將人抓回來."

"快去吧,給你三天的時間,要是找不到,你就和廣場上的人一樣吧……"教主淡淡地說……

那個守城軍抖了一下,一想到那些人就嚇得冷汗直流,問道:"教主,那這個人怎麼處理?!!"

教主掃了地上的人一眼,"先關起來吧,等其他人也抓住了一起處置."

"是."

說完,教主已經轉過身離開,見洛云橫沒有跟上來,轉過頭不耐煩地催促:"洛云橫,還不快跟上?!!"

云爾聽到這個名字動了動,但還是終究沒有醒過來……

洛云橫連忙跟了上去,不由開始為烈西曉他們擔心起來……

教主見她有些心神不甯,對于這個新來的聖女還是有些好感,便問道:"洛云橫,剛才那個人是不是嚇壞你了?!!"

洛云橫連抬起頭來,順水推舟地說道:"他身上好多血,會不會死?!!"

"怎麼?!!你害怕?!!"

"洛云橫還從未見過人收這麼重的傷."洛云橫心有余悸地說道,又想到烈西曉他們,問道:"教主,那些跑掉的人抓得回來嗎?!!"

"以後你就會習慣了,不過是幾個想要違抗本教主命令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會全部抓回來的."教主自信地說完,轉身走進了星月湖邊.

"可以了,你今天可以回去休息了,明天早上再來這里吧……"他頭也沒回地對洛云橫說道……

"是,教主."洛云橫點了點頭走了出去,連忙來到剛才看到云爾的地方,那些守城軍已經全部都不見了,只剩下地上的一片血跡.

剛才看云爾的傷勢,雖然都是些皮外傷,但是看上去卻有些嚇人,就算沒有說傷及內髒,要是因為失血過多而陷入休克就不好了.

洛云橫沿著血跡找了過去,走著走著眼前就出現了一雙大腳,穿著繡花鞋,明明就是一個女人的腳,卻出奇地大.

她已經猜出了來人是誰,抬起頭笑呵呵地說:"安平大姐,好巧啊,我剛從教主那里出來竟然就遇到你了."

安平雙手叉腰,看著洛云橫低著頭看著地面,問道:"你在找什麼?!!"

洛云橫本來想瞞下來,不過想到安平可能會知道教中關押犯人的地方,就說道:"剛才我跟著教主從廣場回來的時候,看到有人壓著一個渾身是血的男人過來,我看他那個樣子快要死了,我有些擔心,想要去看看."

"是守城軍抓回來的人嗎?!!"安平聽她這麼一說,果然看到地上留著幾滴血跡.

"沒錯,安平大姐,那個人究竟放了什麼罪?!!為什麼會受到這麼重的懲罰?!!"洛云橫露出一副受驚的樣子說道……

"這種事情我怎麼知道,應該是違反了教條吧……"安平皺著眉,光是看到地上一路延伸過來的血跡就知道那人已經受了很重的傷.

"安平大姐,你說那個人會不會就這麼死了?!!剛才我聽教主讓那些守城軍把他帶下去,說是要等到抓到其他人了一起處置,我怕他還沒等到其他人就死了."洛云橫擦了擦眼角,擔心地說道……

安平的表情更加擔心起來,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那些守城軍動作粗暴,看著人的傷勢,就怕他因為受不了牢中的苦就死了."

洛云橫就等著她說這句話呢,連忙順水推舟地說道:"要是他死了怎麼辦?!!我從沒見過這麼嚴重的傷,要是他死了教主的命令就不能完成了."

說到這兒,洛云橫抬頭看了安平的表情一眼,再接再厲道:"安平大姐,你知道他們會把那人關押在什麼地方嗎?!!"

安平聽她這麼問,眼睛一瞪問道:"你要做什麼?!!"

"我爹爹以前做農活的時候經常受傷,赤腳大夫就給爹爹留了一個止血的方子,這次出門的時候爹爹特意給我拿了一些,就怕我遇上危險,我看那人身上的傷口流血流得厲害,或許我身上的藥能管用."

洛云橫身上的藥都是當初赤炎留給她的,其中一種就能迅速止血,只要塗上一點就能起作用.

"既然是一個違背教主命令的人,你這麼救他干嘛?!!"安平有些不解地問,眼前這個聖女也太過心善了,就連凡人也想救.

安平搖搖頭說道:"教中的地牢不是隨便能進去的,既然教主已經吩咐了,那個人就不會死的,在星月神教之中,沒有人敢反抗教主的命令,你放心吧……"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五十二章:偽裝留在星月神教
下篇:第五百五十四章:潛入地牢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