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五十章:教主被迷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五十章:教主被迷惑

黑衣人似乎不受到威脅,甚至語氣更加篤定:"那麼教主,你想試試嗎?!!"

教主一聽這句話,臉上激動的表情都僵住了,整個人如同被霜打了的白菜蔫了下來.他其實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威望遠遠沒有大祭司高.可是要以現在這種狀態接受所有人的跪拜,他又覺得有些不甘心.

黑衣人似乎能看出他心中所想,緩緩開口,聲音中充滿了誘惑,"教主,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人都是有奴性的,只要時間久了,就算沒有了瘟疫的制約,他們還是會將你當做他們心中唯一的神,只會聽從您的召喚."

年輕的教主轉頭看向他,表情出現了一些呆滯,如果此時洛云橫在場,就一定能看出來,這個黑衣人在對教主實戰迷魂術,只不過他的迷魂術和洛云橫的比起來就弱多了.

但是就算如此,對于從某些方面來說有些單純的教主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教主盯著他的眼睛,喃喃低問:"真的嗎?!!"

黑衣人微微一笑,滿是對這個無知教主的嘲諷,但是聲音卻極近溫柔和誘惑,"這是當然,你還記得你每天黃昏時候在窗口看到的場景嗎?!!是什麼樣子的?!!告訴我."

教主的臉上慢慢浮現出滿足的表情,他的眼前仿佛真的已經出現了那幅畫面,他緩緩說道:"所有人,所有人都在朝我跪拜,他們在祈求我幫助他們,做他們的保護神,我就是他們的信仰,他們的一切."

"沒錯,再過不久,就算不是黃昏時分,你也會看著所有人用同樣的目光看著你,我的教主大人."黑衣人低下頭說道……

教主點了點頭,表情漸漸清明起來,到那時剛才那番話卻仿佛已經在他心中生根發芽.他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說道:"沒錯,只不過是一個乞丐,不能讓他破壞了我們的計劃."

黑衣人滿意一笑,恭敬地說道:"教主聖明."

教主點點頭,繼續張開雙臂欣賞著自己的服飾,每看一次,心中都會湧起一種滿足感.

黑衣人肆無忌憚地盯著他,靈敏地察覺到遠處正在有人靠近,隨即身體一晃,如同一陣黑煙一樣消失.

過了一會兒,門外果然出現了三個人.

安平帶著洛云橫和菱悅站在門口,"教主,有新來的聖女求見."

教主被她粗狂的聲音驚醒,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發現黑衣人已經不見了,心里才稍稍放松,沉聲說道:"進來吧……"

安平點點頭,小聲地對洛云橫說道:"跟我過來."

洛云橫跟在她身後,小心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道路兩邊種滿了花草,隱約能看到里面不斷有東西在動.洛云橫湊過去小心地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了一跳嬰兒手臂那麼粗的金絲線蛇,一雙赤紅的眼睛正好盯著她.

"有蛇!!"洛云橫身後連忙拉住安平,她向來最討厭這些蛇蟲鼠蟻,突然看到這麼大的一條,嚇了一跳.

安平瞥了她一眼,說道:"不過就是幾條蛇,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以後你會看到更多."

洛云橫好不容易才忍住將赤炎給她的驅蟲粉抖出來,隨即看到那些花花草草里面竟然全部都是這種金絲線蛇!!數量驚人,但是都匍匐在花叢中並不出來……

看來這些蛇是有人專門圈養的,平時就待在草叢里,只要一聽到命令就會沖上來展開攻擊.

洛云橫厭惡地看了那些蛇一眼,如果讓她找到機會,一定要用驅蟲粉將他們全部驅散.

此時,教主已經從星月湖畔走了過來,他一邊打量著跟在安平身後的人,一邊疑惑道:"我怎麼沒聽說最近有新的聖女."

洛云橫連忙回答:"哦,我是幾個月之前就被選中的,只不過因為家里住得遠,來的路上耽擱了一段時間,現在才到."

"你家住在哪里?!!竟然走了幾個月才到?!!"教主漫不經心地問.

洛云橫眼珠一轉,說道:"我家住在魔人窟附近,只不過不認識來這里的路,所以走了很長時間."

教主點點頭,隨即將她上下看了看,說道:"你好像不怕我?!!"

安平生怕洛云橫再出紕漏,連忙說道:"教主,這個孩子就是膽子大,不過她對教主您可是赤膽忠心."

教主瞥了她一眼,冷冷說道:"我問你了?!!"

安平嚇得抖了抖,不敢再說話.

洛云橫倒是笑了笑,說道:"安平姑姑說的沒錯,我今天本來是要去見其他聖子聖女,不過因為太過仰慕教主您的威嚴,所以一定求著安平姑姑要帶我來看看."

教主臉上露出一絲喜色:"是嗎?!!"

"當然."洛云橫堅定地點了點頭說道……

"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洛云橫."

"好了,既然你這麼仰慕我,那本教主就給你一個機會,從今天開始,你就跟在我身邊吧,我正好需要一個侍女."教主顯然因為洛云橫剛才的誇贊而心情好了起來,突然說道……

洛云橫一愣,沒想到他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本來冒充聖女就是想來看看這個教主,等到看到了就會和烈西曉,洛兒一起離開,再尋紮機會查清楚,可是沒想到現在事情突然出現了變故.

不過轉念一想,如果瘟疫真的和這個教主有關的話,自己待在他身邊豈不是更方便了嗎?!!

"怎麼?!!你不願意?!!"教主見她有些猶豫,臉色有些沉下來,問道.

"不,不,當然不是,我只不過是太過興奮了.能在教主的身邊侍奉,是洛云橫的榮幸."洛云橫連忙說道……

"你叫洛云橫?!!"教主慢慢走過來,聽到洛云橫的身前,說道:"好,那從今天開始,你就跟在我身邊吧……"

"是,教主."洛云橫點點頭.

"那就這樣吧,安平,你先帶她下去熟悉一下,黃昏的時候你再來這里……"教主轉過身,再次回到河畔.

洛云橫跟著安平往外走,卻一直感覺有人在黑暗中注視著自己,她回過頭,卻看不到任何人,反而是看到了草叢中虎視眈眈的金絲線蛇,連忙加快腳步離開了這里.

她們一走,黑衣人再次無聲無息地出現,他看著洛云橫離開的方向.就在她一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認出來了,只是沒想到魔人窟竟然沒有攔下他們,反倒讓他們的速度更快了.

"教主,既然已經沒有事情了,那我就先走了,只要您有任何需要,將我給你的珠子扔進星月湖中,我就會出現."

說完並不等教主回應,黑衣人就瞬間消失在黑暗中,只不過他一直離開了星月湖,來到星月神教神殿的屋簷之上.

他身材高大,但是卻極其輕巧地站在飛簷之上,風吹過他束在腦後的頭發,掀起了他臉上的黑巾.月光之下,他臉上露出一絲饒有趣味的笑容.

他將手指放在唇邊吹響了一聲口哨,很快,一直小小的黑色烏鴉飛了過來,停在他的指尖.

"去,告訴幫主,大烈的皇後已經到了,如果她到了,那就意味著大烈的皇上和太子也到了,這是一個一網打盡的好機會."男人對著烏鴉說道,但是那只烏鴉也靜靜地停在他的手上,仿佛能聽懂一樣.

甚至在他說完之後,那只烏鴉還張了張嘴,竟然口吐人言,"是."

說罷,烏鴉振翅高飛,朝著遠方飛去.

洛云橫跟著安平出了星月湖,眼珠一轉,看到身後跟著她的烈西曉和云洛,突然說道:"安平大姐,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東西忘記在神殿了."

"什麼東西忘記了?!!"安平回過頭來問道.

"嗯,我從家鄉那邊帶來的東西,之前讓菱悅帶我在教內到處看看,好像是遺落在什麼地方了."洛云橫給了菱悅一個眼神,讓她幫忙附和.

菱悅本來是從不撒謊的人,但是現在為了大祭司也不得不幫助洛云橫,心里不斷地向教主和大祭司請罪,但是嘴上卻還是說道:"是的,我剛才接你進來的時候確實看到你拿著東西,怎麼不見了?!!是不是放在剛才路過的院子里了?!!"

安平皺起眉,覺得眼前這個聖女太麻煩了,但因為剛才教主對她似乎十分賞識,便說道:"好吧,好吧,你們去拿吧.等拿到之後讓菱悅帶你過來見見其他的聖子聖女."

"是."洛云橫和菱悅一共說道……等到安平的背影消失在長廊中,洛云橫才轉身走到一個隱蔽的地方,烈西曉和云洛果然已經在這里等著她了.

"娘親,你怎麼突然要當什麼聖女了?!!"云洛連忙問道,這完全就是在他們的計劃之外的,而且還答應了教主要跟在他身邊.

洛云橫看到他擔心的表情,也抬頭看了看烈西曉,對方也是同樣的表情,只好說道:"因為我突然想到,如果教主真的和這件事情有關,我扮作聖女待在他身邊能更好地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娘親,這里還有不知名的瘟疫,那個教主也不是好人,你一個人留在這里會很危險."云洛說道……

"就連東麗皇宮我都不怕,難道還怕這個星月神教?!!放心吧,你要知道你的娘親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被打敗了."洛云橫倒是並不擔心,一半是因為這里並沒有人認識自己,另一半是因為就算他身處星月神教之中,身後還是有云洛和烈西曉兩人作為支撐,只要一頭麻煩,如果自己處理不好,她就能迅速通知他們前來……

"西曉,你覺得呢?!!"洛云橫轉過頭看向烈西曉問道……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四十九章:你們是怎麼闖過陷阱的?
下篇:第五百五十一章:被透露行蹤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