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二十八章:真是好計謀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二十八章:真是好計謀啊

"我是誰,你現在知道了嗎?!!"洛云橫笑著說道……

耶律軒瞪大了眼睛,雖然剛才心中已經有了猜想,可是當洛云橫的容貌真正露出來的時候,他還是無比震驚!!

"你是洛云橫!!"

他竟然和洛云橫朝夕相處了這麼久都沒有發現!!怪不得他一直覺得自己太子妃有些奇怪,原來他們都是計劃好的!!就只要將他拉下皇位,奪回孩子!!

"真是好計謀啊,"他冷笑起來,匕首牢牢抵在云兒的脖子上.

"可你們是不是沒有想到,你們的孩子還是在我手上,你們計劃了這麼久,有用嗎?!!"他仰天大笑起來,說道:"只要孩子在我手中,你們還是得乖乖聽我的!!"

"錯了,我這次不會再讓你逃走."烈西曉說道,輕輕抬手,院子中瞬間出現數名夜蝠隊.

耶律軒看了看周圍,咬咬牙說道:"你不怕我殺了她?!!"

烈西曉的目光十分堅定,他絕不會讓同一個人威脅他第二次.

夜蝠隊朝著耶律軒慢慢逼近,他看著烈西曉面無表情的臉,看來自己這次是徹底輸了,耶律策那個家伙,看來他也和他們聯起手來了.

他壓著袁歡顏和云兒後退了一步,心中憤恨不已.

如果自己會死在這里,無論如何也要拉烈西曉的孩子來陪葬!!

他目光一狠,抬起手中的匕首往袁歡顏懷里的云兒要刺下去.

袁歡顏臉色發白,她剛才被打了一掌,其實已經身受重傷,可是她必須保護懷里的孩子.

她已經犯過一次錯,不能再犯第二次.

耶律軒的匕首刺了下來,她迅速彎腰,用盡全身的力氣向後踢了他一腳,隨機抱著孩子往外跑.

可是她因為身受重傷,身體本來就虛弱,這一腳根本撼動不了耶律軒.

他一見袁歡顏竟然抱著孩子跑了,使勁全身力氣連忙推出一掌,勢要讓兩人一同葬身在他的手中.

袁歡顏腳步一軟,雖是報了巨大的決心,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才跑出三步遠,身後耶律軒的招式便已發出……

"小心!!"洛云橫驚呼一聲,連忙往云兒的方向跑,可是她距離稍遠,根本趕不及.

"小心!!"

袁歡顏只聽到一個聲音迅速逼近,緊接著整個人就被推了一下,她倒在地上,剛好和耶律軒的攻擊錯開,可是緊接著,身後就傳來了一聲悶哼.

那個聲音太熟悉,袁歡顏一聽到心中瞬間緊縮,連忙回過頭,看到袁諾躺在地上,他的右臂被耶律軒打斷,只剩下了一截手臂,鮮血汩汩流出,迅速將草地浸濕.

"阿爹!!"她淒厲地喊了一聲,連忙爬過去,抱著他一邊嚎啕大哭.

袁諾臉色慘白,只有手臂被打中,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他抬起手擦了擦袁歡顏的眼淚.

"以前是阿爹對不起你,是阿爹忽視了你,都是我的錯."

"不,不,不是阿爹的錯,是我自己,一切都是我自己惹的禍,報應在我身上就好,為什麼受苦的總是阿爹?!!"袁歡顏一邊搖頭,一想起自己之前做的事就後悔莫及.

為什麼她會覺得阿爹不愛自己?!!若是不愛自己,怎麼會願意挺身擋下耶律軒的攻擊?!!怎麼會次次這麼救自己?!!

袁諾撕下衣服上的布條,迅速將殘缺的右臂綁起來止血,說道:"孩子闖禍,當然是做父母的來做主."

"阿爹."袁歡顏再次哭起來……

洛云橫看到兩人性命無礙,心中頓時送了一口氣,走過來從袁歡顏懷里抱著終于回到自己身邊的云兒,心中感概.

若是沒有袁歡顏和袁諾,此時云兒可能已經身亡,她看到袁歡顏說道:"你之前求我原諒你,現在你用行動保護了我的云兒,從今天開始,我原諒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好好生活吧……"

"謝謝皇後殿下."袁歡顏和袁諾齊齊跪在地上叩謝.

洛云橫看了看袁諾的斷臂,繼續說道:"還有,你的殘臂並未無藥可救,赤炎醫術卓絕,對于續接斷骨有些研究,若是可以,他或許能幫你重新接上."

"太好了,阿爹!!"袁歡顏終于笑了起來,激動地抱著袁諾.

洛云橫重新將目光投向已經被包圍的耶律軒,目光迅速冷下來,說道:"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我既然已經輸了,就沒有什麼好說的,著東麗皇宮之中,沒有一人與我並肩作戰,我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心滿意足.只是沒想到耶律策那個家伙,竟然心機頗深,你們是不是早就打算好的?!!"他憤憤地說,從小到大,他什麼都比耶律策強,什麼都比耶律策好,沒想到這最後一次,他竟然輸給了他,還輸得一敗塗地.

所有人都喜歡他,這究竟是為什麼?!!就連自己的親生父王也想要他成為君主,將他推向死亡,自己就是從那一刻開始決定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所有人都要我死,父王要我死,耶律策要我死,你們要我死,好,很好."他將眼前的所有人掃了一遍,體會到一種眾叛親離的感覺,他努力了這麼久,回頭一看,身邊竟然沒有一人同行,一直以來都是他自己孤軍奮戰,他只有自己!!

"你錯了,耶律軒."一個溫和的聲音傳來,眾人轉過頭,看到耶律策坐著輪椅緩緩而來,看著耶律軒問道:"你可知道為什麼父王選擇讓我成為東麗王?!!"

耶律軒看到他,卻如同看到眼中釘肉中刺,厭惡地說道:"還不是因為他喜歡你而厭惡我,從小不就是這樣嗎?!!"

耶律策搖搖頭,說道:"不對,父王讓我成為東麗王唯一一個條件,你知道是什麼嗎?!!"

"是什麼?!!讓東麗成為第一大國?!!人民富足?!!"耶律軒冷笑著說……

"都不是."耶律策看著眼前的耶律軒,歎了一口氣說道:"父王讓我答應,留你一命."

"什麼?!!"耶律軒聽完如遭雷擊,震驚地有些不敢相信.

"父王說,如果你登基,國家必定繁榮昌盛,只不過我會在登基之時便被斬首,他深知你的性格眼里容不得沙子,若是如此,耶律皇族的血脈堪憂.只有我,只有我登基,我才能留你一命,現在你懂了嗎?!!"耶律軒說道……

"不可能!!那個老家伙不會……"說到一半,他腦海中突然浮現起以前東麗王確實問過他同樣的問題,他當初是怎麼回答的?!!

耶律傳統,不可作廢.

對,不可作廢,短短八個字,竟然就是因為這八個字,竟讓他打入了死牢!!

"父王是想留住兩位皇子,而不是自相殘殺."耶律策說道……

耶律軒仰頭笑起來,但笑聲卻很淒涼.

"我不用你饒,我耶律軒不用向你們任何一個人求救!!我既然已經敗了,早就做好了准備!!"

說完,他舉起手中的匕首,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對著自己的心口猛地紮了進去,直沒過手柄.

他吐出一口鮮血,踉蹌著倒退了幾步,靠在院子的台階上,漸漸沒了氣息,就算已經死了還依舊睜著眼睛.

耶律策在心中歎了一口氣,看著慘死的耶律軒,沒想到最後他竟然會選擇自盡.耶律軒心高氣傲,絕對容不得自己出現半點過錯,恐怕他就是無法面對自己落敗的現實,才會選擇自盡吧.

洛云橫抱著云兒低頭看了看,這個小家伙還對著她笑呢,她低頭在她軟軟嫩嫩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云兒,我的寶貝,你終于回來了,娘親好想你."

烈西曉走過來將他們抱在一起,說道:"終于回來了."

幾人重新回到登基大典的廣場,東麗王僅憑著一口氣,奄奄一息地坐在王座上,一聽說耶律軒已經自盡身亡,眼中的最後一絲光也隨之消失.

"這也是他的命啊!!"東麗王說完這句話,頭一歪,就這麼去了.

耶律皇室只剩下耶律策一名皇子,在場的大臣誰也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全都面面相覷.

羅成康此時面朝著耶律策跪了下來,口中大喊:"恭迎新王!!"

百官隨之一起滾下,朝著耶律策齊聲喊道:"恭迎新王登基!!"

現場一片狼藉,卻也帶著一股肅殺之氣,耶律策坐著輪椅來到高台之上,身上帶著王者的威嚴,沉聲說道:"我耶律策將成為東麗之王,從此掌管東麗朝政,統率六宮,帶領東麗成為不敗之國!!"

"東麗王萬歲!!"

"東麗王萬歲!!"

在場所有將領和大臣起身喊道,一遍一遍的聲音穿過城牆,傳到東麗城中的每一個角落.

東麗新王登基,從此以後,東麗將會迎來一個新的開始.

皇宮之中,皇位之爭的殘忍和血腥已經迅速被新王登基的熱鬧和喜慶所掩蓋.

耶律策此時已經換上了王袍,坐在王座之上.

東海美豔的女子在音樂聲中翩翩起舞,全場一片歡騰.

瑤姑坐在洛云橫身邊,從看到她的真實樣貌開始就一直在盯著她,看了整整一天.

洛云橫就算心再大,也有些不適應,說道:"瑤姑,眼前這麼美麗的舞蹈,你真的要一直看著我嗎?!!"

"這些舞我都看膩了,有什麼好看的."瑤姑無所謂地擺擺手,隨機眼睛再次落到洛云橫臉上,不由說道:"阿橫啊,不對,現在應該叫你洛云橫,原來你真的長得這麼漂亮,這麼久竟然一直瞞著我們."

洛云橫笑了笑,懷里還抱著失而複得的云兒,又看了看烈西曉懷里已經睡著的逸兒,說道:"我也是逼不得已,若是以真面目過來,肯定回別人發現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二十七章:讓你自生自滅吧
下篇:第五百二十九章:爺倆吃醋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