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一十三章:我憑什麼要給你行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一十三章:我憑什麼要給你行禮?!!

"寵妃?!!"耶律靈萱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來來回回將洛云橫看了好幾遍,指著她說道:"就憑你這樣子?!!"

"不錯,不信的話,你可以親自去求證.而你呢?!!"洛云橫背著手繞著耶律靈萱走了一圈:"你看到太子妃,為什麼不行禮?!!"

"我憑什麼要給你行禮?!!"

"就憑我是太子妃,將來的皇後,而你只不過是一個公主罷了."洛云橫搖搖頭,看著她的表情仿佛看著一個不懂事的孩童.

"你胡說八道!!太子怎麼可能讓你這種丑八怪當妃子,一定是你騙我!!"耶律靈萱抬起手,讓侍衛上前來,想要將洛云橫抓起來……

洛云橫一甩袖,渾身的氣勢陡然一遍,震懾道:"誰敢!!"

眾侍衛一霎眼,看著洛云橫的樣子還真有幾分太子妃的風范,一時間不敢上前去.

"你們愣著干嘛?!!快把這個冒充太子妃的人給我抓起來!!"耶律靈萱手中甩出一條鞭子,啪一聲抽打在身邊一個侍衛的身上,臉上滿是不耐煩.

"你們如果抓了我,就是抓了當今太子妃,你們想要掉腦袋嗎?!!"洛云橫繼續說道,她直挺挺地站著,絲毫不畏懼眼前大公主的憤怒.

幾名侍衛相互看了一眼,慢慢退了回去.

耶律靈萱氣得又甩了幾下鞭子,眼看鞭子就要抽到洛云橫身上,身邊的赤炎瞬間伸出手,將鞭子攔了下來……

耶律靈萱扭頭一看是赤炎,渾身的怒火瞬間降下來,"赤炎公子,你為何攔著我?!!讓我好好教訓教訓這個不從哪兒來的山村野婦!!"

赤炎臉上隱隱有怒氣,但還是說道:"我之前確實聽說過太子殿下納了妃,眼前這人倒是和傳聞中一樣,公主殿下不要心急而讓您與太子的關系變得不融洽了."

"你也聽說了?!!真的是她?!!"耶律靈萱詫異地指了指洛云橫,臉上還是不敢相信.

"確實是她."赤炎說道,

洛云橫微微一笑,耶律靈萱憤恨地看了洛云橫一眼,卻說道:"好啊,你以為你當上了太子妃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你想得美,用不了幾天,你就會連自己死在哪兒都不知道了."

"公主殿下什麼意思?!!"洛云橫問.

"什麼意思?!!我告訴你,你也不是第一個太子妃,前面的太子可沒有一個好下場,你自己掂量掂量吧……"說完,她帶著一群人甩袖離開.

洛云橫卻想到了之前瑤姑也和她說過同樣的話,東麗的太子妃不知道什麼原因消失了,看不到人,也找不到尸首.

難道也被關進密道中了?!!

洛云橫猜測了一番,覺得密道之事刻不容緩,只是陳老的輪椅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做好.

洛云橫正低頭想著,被剛才的動靜引來的兩名侍衛一看到她站在外面,驚訝道:"你怎麼跑出來了?!!"

洛云橫猛地抬起頭,看到他們正朝自己這邊走來,拔腿就跑,要讓她一直待在那個院子里,想得美.

"別跑!!"身後的侍衛一見她跑就追了上來,一邊追還有一邊喊.

洛云橫悄悄用上輕功,不一會兒就甩掉了他們,但是就在逃跑的過程中,洛云橫察覺到身後一直有人跟著自己.

她停下來仔細觀察了一遍,確實是有人跟著她.她在皇宮里饒了一圈,速度忽快忽慢,總算看清了身後那人,竟然是一個黑衣人.

是誰在監視他?!!洛云橫暗暗擔心,不敢再繼續行動,還好今天發現得早,不然她的身份肯定會被發現.

想到這一點,她扭頭重新回到了別院眾,門口的侍衛已經不見了,似乎還在外面找她,她直接走進去,躺在床上睡了一覺.

還沒睡醒,開門聲就把她吵醒了.

她迅速翻身坐起來,搶先推開了臥房的門,差點迎面和怒氣沖沖的耶律軒撞個正著……

"太子殿下神色匆匆,不知來我這里有何事?!!"洛云橫擋在門口說道……

耶律軒眯著眼就將她看了一遍,回頭質問身後的侍衛:"你們不是說她逃跑了嗎?!!"

兩個侍衛看到洛云橫從屋子里出來,也是一呆,她什麼時候回來了?!!"屬下,屬下確實是看到她走院子外面啊……"

"我一直都在這里睡覺啊,你們不會是看花眼了吧?!!我可從來沒有出去過."洛云橫說道……

"可是,可是……"那兩名侍衛還想辯解,被耶律軒打斷.

"行了,別說了!!"

眼前這幾個人是誰說謊他並不在乎,但是只要耶律策還在乎眼前這人一日,她就一日不能消失,要繼續待在這里.

近距離看著洛云橫的臉,耶律軒皺起眉,雖然眼睛很漂亮,鼻子也很可愛,臉小的一只手就能蓋過來,可是偏偏就是這一臉的麻子,香腸嘴和一字眉簡直丑得不能直視.耶律策那個家伙,怎麼會喜歡這樣的丑八怪?!!

他不耐地將洛云橫推開,再多看一眼都覺得渾身難受,他撇開眼睛說道:"從今天開始,沒有本王的命令,你不能離開這里,聽到沒有?!!"

"是."洛云橫溫順地點點頭,隨即又說:"但是民女有一個疑惑,還希望太子殿下能解答."

"什麼疑惑?!!"

洛云橫眼中露出一絲狡黠,故意嬌滴滴地說道:"太子殿下,我們什麼時候成親?!!"

縱然是耶律軒聽到這句話也險些站不穩,這麼丑的臉,說出這種話,簡直讓人反胃.他擺擺手,一邊說一邊往往外走:"此時你不用操心,本王自會處理."

洛云橫見他走了,滿意地拍拍手,轉身重新回到房內.屋外的黑影一閃而過,若不是她刻意去觀察,絕對不會注意到.

深夜,洛云橫從天色一黑下來就沒有再閉過眼睛,窗外的黑影已經一晚上沒有動過了.

難道他不用去和主人彙報嗎?!!洛云橫在心里問,今天中午她睡了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保存精力今天晚上挖出監視自己的人,如果黑影一直不行動,她的功夫不是白費了?!!

正想這麼想著,那個黑影突然晃動了一下,動作極其輕微,仿佛樹影被風吹動.

洛云橫迅速坐了起來,輕手輕腳地跟了出來.那人武功不低,而且對皇宮十分熟悉,黑色的身影在黑暗中時閃時現.

洛云橫十分小心,一路跟著他,卻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

她站在殿外,抬頭看著大門之上的匾額,上面寫著三個字:鱷梨殿.

難道是大皇子耶律策?!!

洛云橫震驚,這麼說來這個人才是扮豬吃老虎,一直深藏不漏?!!

她小心地翻了進去,躲在樹林後,果然看到那個黑衣人在和耶律策彙報.

"你是說她會武功?!!而卻武功不低?!!"月色之下,耶律策坐在輪椅之上淡淡地說,臉上的溫和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和上位者的傲氣.

"沒錯."黑衣人說道……

"繼續看著她,別讓人傷了她."耶律策想了想,說道……

沒想到耶律策果真是深藏不漏,他竟然能如此忍耐,古人有云,天降大任,必勞其筋骨,這麼看來耶律策必是成大事之人.

她蹲在樹林中,等待著耶律策離開之後才悄悄出來.可是他卻遲遲不走,直到黑衣人去而複返,動作有些焦急.

"主子,人不見了."

洛云橫一驚,沒想到這個黑衣人竟然會進屋核實,不由提起了心.

但耶律策臉上的表情都沒有波動,甚至露出了一絲微笑,對黑衣人說道:"你的武功真是越來越差了,就連被人跟了一路,都沒有發現."

黑衣人一愣,已經猜出了耶律策的意思,連忙抬頭朝著四周看去,庭院漆黑,卻看不見哪里藏了人.

耶律策只是對著夜空喊道:"阿橫姑娘,你出來吧……"

洛云橫咬咬牙,沒有辦法,只能從樹林後走出來……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耶律策臉上的笑意漸深:"從你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翻牆的動作和以前一模一樣."

沒想到這個耶律策雖然已經癱瘓不能動,但武功還是這麼高強,這麼看來,他心技不錯,武功不弱,當初怎麼會在太子之位的爭奪中慘敗,而被割去膝蓋呢?!!洛云橫忍不住好奇地想到.

黑衣人看到洛云橫真的從院子里走出來,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被她跟了一路竟然沒有絲毫察覺,看來她比自己想象中武功還要高.

洛云橫微微一笑走了過來,既然耶律策不像自己想象中那麼軟弱,敢在皇宮之中留下人監視他,那就證明他對于王位有心,這樣一來,他們或許可以合作.

比起耶律軒來,眼前這個耶律策要順眼得多.

"沒想到你竟然還私自留下了影衛,看來你並非如你表現的一樣."

"我表現的什麼樣子?!!"耶律策反問.

"軟弱,逆來順受."洛云橫一想到他和耶律軒對峙的樣子就搖了搖頭,繼續道:"現在的你倒是好多了."

耶律策笑而不語,洛云橫進一步說道:"我能看出你對于王位還有所希望,也不甘心在耶律軒登基的時候被斬首.這樣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合作?!!"

"怎麼合作?!!"

"實不相瞞,我的孩子被耶律軒抓了起來不知所蹤,我此次進宮,就是為了尋找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原來你已經成婚了."耶律策喃喃自語,沒有料到洛云橫竟然已經成婚.又說:"你這麼說出來不怕我叫人將你抓起來?!!"

"你不會."洛云橫篤定地說道……

耶律策笑起來,接著月光看洛云橫誇張的臉,"這麼說來,你臉上的妝都是自己畫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一十二章: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下篇:第五百一十四章:這次就算了,下次決不輕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