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零六章:你想要怎麼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零六章:你想要怎麼做?!!

耶律軒的心髒瞬間停擺!!這是一種怎樣的速度!!一滴汗從他的臉上滴露,砸在地上濺起小小的水花,他的喉結滾動了一下,剛才的刀子要是再偏一點,此時此刻,他已經死了.

烈西曉的聲音仿佛從天上傳來,在他的右手上,一把新的匕首不斷被他拋起,又落下,仿佛一個奪命鎖魂的可怕工具.

他的語氣十分悠閑,如同談論今天的天氣一般,"你覺得是你的手快,還是我快?!!"

當然是他快!!

耶律軒的心在顫抖,但是絕對不能讓那個對方看出來,此時此景,要是露出一點敗勢,他就真的輸了.

"無論誰快,難道你願意用你的女兒來做賭注?!!"耶律軒搖搖頭,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就算你能從我手中救下這條蟲子,如果在規定的時間內我沒有回去,我的人也照樣會動手."

"你想要怎麼做?!!"烈西曉問道.

"讓我安全地離開這里,我活著,你們的孩子就能活著,怎麼樣?!!"

耶律軒一邊說,一邊觀察著烈西曉和洛云橫的表情,他這是在賭!!如果是他自己,是絕對不會就接受這樣的要求的.不過就是個小孩,還是個女的,再生就是,沒有什麼值不值得,在他眼中,內庫要比一條命值錢多了.

可是眼下,他能依仗的,竟然就是這條連他自己都不削一顧的小嬰孩.

烈西曉幾乎沒有任何考慮:"成交."

他伸手抱了一下洛云橫以作安慰,隨即抬手讓所有弓箭手撤回.

耶律軒臉上露出喜色,他回頭看了一眼一直向他求救的非煙女皇,說道:"那她……"

烈西曉沒說話,但他的目光已經說明了一些.耶律軒說到一半的話停了下來,轉身慢慢走下了樓梯,捏著蟲子的手已經沾滿了汗液,所有人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只要誰不聽命令射出一箭,他都有可能死在這里.

一直到走出了樓房,他才真正放心下來,立即向著地宮的方向把腿狂奔,一邊隨手將那只蟲子給扔了.

什麼雙生蟲,不過是他編造出來的,他們竟然還真的信了,真是愚蠢!!錯過了這個機會,他耶律軒還會再次回來的!!

此時還留在房內的洛云橫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一看到耶律軒離開,就迅速帶著人沖了出去.

"快!!云兒在地宮!!"

"橫兒別擔心,就算他離開了內庫,後面也有人等著他呢!!"烈西曉追出來連忙說道……

而此時耶律軒已經急急忙忙跑進了地宮之內,剛剛走進石門,就大喊著讓人將門賭上,一邊跑一邊吩咐下人:"快去#_把那個孩子抱過來!!我們走!!"

這次他帶來的侍衛也只有不到百人,必須趕在他們沒有追上來之前逃出去!!

他親手抱過了那個孩子,之前他還覺得這個孩子只不過是一顆棋子,而現在卻已經變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小心翼翼地將她抱在懷里,一邊迅速往出口跑.

可是還沒等他們都跑出去,前面傳來了激烈的打斗聲.

就在地宮之外,偌大的死亡林,此時已經被夷為平地!!

赤炎手中不斷灑出驅獸粉,將那些凶狠的毒獸驅趕得遠遠的,跟在他身後的苗疆子民由袁諾帶領,不斷將樹木砍倒,只不過一個早上的時間,矗立在這里幾千年甚至幾萬年的死亡林從此消失!!

耶律軒一邊往前跑,一遍不斷讓死士上前開路,很快,他帶來的人已經只剩下幾十人.

"這樣不行,所有人分散開!!"

他指揮著,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換上死士的黑色武裝,混入死士當中,借助死士的奮力抵抗,就在最後一個人也中箭身亡之後,他終于逃了出去.

洛云橫將他們帶到地宮的入口,將手伸進石門上的空隙之中,學著當初耶律軒的動作,咔一聲,石門順利打開,里面的建築展現在所有人面前.

"沒想到他們竟然在這里建造了一座這麼大的宮殿!!"袁諾震驚不已,苗寨在這里守護了這麼多年,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這里的情況!!

洛云橫根本沒有心思去看金碧輝煌的宮殿,她迅速在宮殿內找了一圈,卻沒有看到云兒的蹤跡,必定是被耶律軒帶走了!!

她匆忙跑出來,一把抓住袁諾:"耶律軒呢?!!有沒有抓到他?!!"

袁諾臉上的表情一沉,搖搖頭,自責說道:"他和死士換了衣服,我們抓到的那個人不是他."

烈西曉同樣擔心云兒的去向,只不過眼前洛云橫的樣子跟讓他心疼,擔心她再次急火攻心,又會咳血.

可是洛云橫卻冷靜地思索了一番,抬起來的臉上甚至帶了一絲笑意.

"我知道他們會去哪里……"

東麗與大烈西邊接壤,地處荒漠,干旱缺水,這里的人多以奶制品和風干的肉類為食,人民多為牧民,被稱為馬背上的國家.

東麗的帝都傳說每十年就要遷徙一次,聽說是為了跟隨這片土地上唯一一條地下河的走向,由此可見,在這種地方,水是多麼重要.

這個國家的人民凶猛好斗,十分排外,不過隨著東麗王和東海女帝結下的盟約,時不時會有一些東海的人前來進行貿易,今天又是東海商隊抵達的日子.

對于這個神秘的鮫人一族,傳聞他們的女子美若天仙,就連哭泣時滴下的眼淚都能結成珍珠,而且住在水邊,個個都長得水靈靈的,而且聽說這次商隊運來的,可都是清一色的姑娘.

這個消息一傳開,不少人都圍了過來,就為了看一眼神奇的鮫人女子是不是真如傳聞中那樣美貌.

一共來了十個人,其中九個確實很美貌,一雙眼睛仿佛帶著鉤子,水汪汪的,讓人看了心癢癢.可是最後這一個是怎麼回事?!!

眾人齊齊皺起了眉,這樣的女人也是鮫人?!!和其他九個人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又紅又大的香腸嘴,臉上滿是麻子,眼睛小得只有一條縫,連起來的一字眉又黑又粗,真是比他們東麗的女人還要難看!!

聽說這些人都是要送進皇宮的,哎喲,丑成那樣怎麼也來了,這看了不是鬧心嗎?!!

東麗王身體本來就不好,要是看了她的臉,一口氣上不來去了怎麼辦?!!

眾人一看到這人的臉就不由擔心起東麗王的身體來,真是看了第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看了第二眼,今天的晚飯就省下來了.

所以說並不是鮫人一族就都是俊男美女,眼前這個就是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領頭的鮫女如今年過四十,但是風韻猶存,來拿上覆著輕紗,開叉的輕紗薄裙露出又長又白的大腿,貼身的衣服設計,一眼就能看到她們曼妙的身材.

東海除了富饒,最負盛名的就是鮫女的美貌,個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隨便一人走出去就會引得所有人男人垂涎三尺.一向看慣了被人以欣賞愛慕的目光追隨,此時她注意到有人不一樣的目光,也同時朝跟在隊伍最後面的那個人看去,看到她的樣子不由無聲地談了一口氣.

唉,這不是她想帶來的,而是當初東海為了拓展和東麗之間的聯盟,在全國各地票選選出第一絕色美人,沒想到送來的時候竟然是這種樣子.

她不敢相信地確認了好幾遍,她確實是得票最高者,當地的人都在贊美她的美貌,鮫女們一提及她都是又是羨慕又是嫉妒,說她不僅模樣好看,身上的氣質還比美貌更讓人沉迷.

這種人身上也有氣勢?!!

她懷疑地看了好幾遍,一路上只會傻兮兮地笑,琴棋書畫是什麼也不會,唱歌跳舞也不行,雖然身材看上去不錯,可是打死也不穿薄紗裙,還是穿著那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衣服.

本來就長得不好看,還總是往外跑,每次一出現都嚇到兩邊的路人,真是不省心.

她走過去把人往里面拉了拉:"阿橫,你走進來一點,不要老是跑到外面."

被喚作阿橫的女子笑了笑,一張又紅又大的香腸嘴看上去十分驚悚,"瑤姑,我還沒有來過東麗,你就讓我好好看看嘛."

洛云橫好不容易跟著東海的隊伍混進了這里,雖然為了不讓耶律軒認出她來只能作這副打扮,可是根本不影響她好奇的心情.

這座城池建立在草原之上,一條地下河在城內突然冒出來,人們傍水而居,整個城池中除了皇宮之內也只有河邊才有樹木生長.河水一直延伸向前,流入皇宮之中.

瑤姑搖了搖頭,要說眼前這個孩子性格倒也真的是可愛,聲音也好聽,撒起嬌來就連她這個女人都忍不住心軟,可是轉頭一看她的臉,什麼心軟都沒了,尤其是那條又黑又粗的一字眉,看了真是讓人心驚.

"阿橫,我都說了多少次了,把你的眉毛剃了剃,女孩子就應該是彎彎的柳葉眉,你看這些姐姐有誰的眉毛像你一樣,活像個窮凶極惡的大惡人."瑤姑一邊說著,一邊抬起手要去拔他的眉毛.

洛云橫連忙伸手攔住她:"不行不行,我娘親說了這是我的福氣,要是剃了就不靈了,不能剃."

其實她臉上的眉毛和麻子都是她讓赤炎幫她弄得,不是特制的藥水根本洗不掉,要是真掉了,那耶律軒還不一眼就認出她來……

"這哪是什麼福氣?!!昨天半夜我看了一下還以為是什麼鬼怪,真是嚇死我了."

瑤姑心有余悸地拍著胸口,引來周圍一群鮫女的笑聲.自從這個阿橫加入她們的隊伍之後,倒是歡聲笑語不少,簡直就是個活寶,此時見瑤姑又開始念她,都紛紛開口幫她……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零五章:什麼交易?!!
下篇:第五百零七章:囂張公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