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百零五章:什麼交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百零五章:什麼交易?!!

"洛兒不讓娘親抱嗎?!!才一個晚上,洛兒不想娘親嗎?!!"洛云橫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似乎被他拋棄了一樣.

云洛輕輕歎了一口氣,普天之下,他唯獨拿自己的娘親沒有一點辦法.

"算了,這次就原諒你了"

等洛云橫揉夠了,抱夠了,才站起來抓著烈西曉的手臂,隨即又皺起了眉,"云兒還在他們手上."

她是逃出來了,可是云兒還在他們手上,耶律軒手中的雙生蟲是她最忌憚的.

烈西曉臉色微微收斂,目光穿過牆壁看向走廊之上的耶律軒,一道精光閃過,"我知道,我們很快會把云兒救出來的."

耶律軒追著洛云橫跑出去幾步,見自己抓不到她又迅速收回了腳,警惕地看著走廊兩邊的房間.

就在這時,洛云橫又重新走了出來,不過這次,她懷里還抱著一個小嬰兒,身邊多了兩個人,一個身材高大,一看就知道身份不一般的男人,和一個還不到她腰部的粉雕玉琢的小孩子.

"你是誰?!!"耶律軒看著眼前的烈西曉問道,他一眼就看出來這里的首領應該就是他.

洛云橫卻被他這句話問得有些疑惑,隨即又馬上想到,對,這個東麗太子沒有見過烈西曉!!

想到這兒,她臉上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對耶律軒說道:"這位,就是內庫鼎鼎大名的總管,掌控著整個內庫的運轉."

耶律軒懷疑地皺起眉,打量著烈西曉:"內庫的總管不是顧顯嗎?!!"

洛云橫繼續睜眼說瞎話:"那是以前,自從顧顯失蹤之後,內庫不能一日無主,就推選了他,你不是要和他談內庫的歸屬嗎?!!你說吧……"

烈西曉寵溺地看了一眼洛云橫,見她玩得起興,只好順著她的話說道:"來者是客,我是內庫總管趙戀橫,不知你到這兒來所謂何事?!!"

耶律軒懷疑地看了看烈西曉,如果眼前這人真的是內庫總管,那他身上的氣魄未免也太過強勢.

可是洛云橫的語氣十分篤定,一時間竟然讓他分不清真偽,到那時無論是真是假,眼前這兩人是他自進入內庫以來見到了人,無論如何也只能當做真的.

"本王是東麗太子,此次前來內庫,是想和你們做一筆交易."他抬起頭,露出一國太子應有的氣勢,說出早就已經想好的措辭.

"什麼交易?!!"烈西曉順水推舟地問道.

"你我都知道,內庫是大烈的命脈,只要斷絕此處,大烈再過不久就會不攻自破,只要你從今天開始講內庫的歸屬權交到東麗手中.等到東麗入主大烈,將其劃分為郡,由你來掌管.從此以後,無論你是要榮華富貴,還是權利女人,都唾手可得,如何?!!"

耶律軒自覺這樣的條件沒有人會拒絕,再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管理一群只會種地的農夫,和成為一片土地的領主,孰輕孰重,一聽便知,只要眼前這人稍微想想,都能知道哪一邊更有利.

烈西曉低頭當真認真地想了想,說道:"榮華富貴?!!我可以說是大烈中最富有的人,我不稀罕.權利?!!放眼整個大烈,若是有人膽敢不聽我的命令,有一大堆人睜著搶著幫我處決他,我也不在乎.至于女人?!!"

耶律軒眼睛一亮,連忙說道:"放眼幾個國家,只要你喜歡的,本王都能幫你找到,就算你看上的是東海鮫人一族,也絕對能實現!!"

烈西曉搖搖頭,他轉頭看向洛云橫,伸手將她攬進懷中,"我今生今世,只要有橫兒一人,足矣."

"你別不知好歹!!"耶律軒喊了一聲,隨即猛然想起來,世上能說出這種話的人,根本不是什麼內庫總管,而是……

"你是烈西曉!!"

"是朕."烈西曉抬起頭,口氣輕描淡寫,但鋒利的目光卻如同殺人利器,看一眼都仿佛能將人身上剜一塊肉!!

耶律軒此時終于察覺自己被眼前這兩個人合起伙來耍了,他藏在寬大袖袍中的手因為憤怒而在微微顫抖,盯著洛云橫的目光仿佛要將她吃了.

他突然想起兩人的孩子還在他手中,隨即拳頭猛地一松,臉上的表情徹底松懈下來:"果然是大烈的皇帝,這麼快就找來了."

"我大烈與東麗,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不知你身為東麗太子,卻擄走我大烈公主,挾持大烈皇後,還擅自闖入我大烈的軍事要地,還膽敢說出剛才那一番話,究竟適合用意?!!"

烈西曉環抱著洛云橫,一字一句地逼問,每說一句,語氣中的壓迫就陡然升高一層,屬于天子的威壓立見高低.

耶律軒臉色有些難看,他以前確實把大烈,想像得過于簡單了,不過他手中尚且還有一個最大的護身符,就算他們已經埋伏好了,也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想到這兒,他將一只放在手中的細小蟲子取出放在指尖,甚至能看到蟲子身上細小的觸角,只要他之間輕輕用力,這只蟲子就會死去,而遠在地宮之中的另一只也會立刻暴斃而亡,到時候最危險的就是云兒.

一看見他將蟲子拿了出來,洛云橫立即提起了心,眼睛緊緊地盯著他手中的蟲子,仿佛上面連接的就是云兒的命,事實上,這只細小的蟲子確實和云兒的生命直接聯系在了一起.

"現在大烈的公主在我的手中,如果你們不想讓她死的話,剛才我說的話,你們最好仔細考慮一下."耶律軒注意到了洛云橫擔憂的目光,語氣中多了一絲得意.

烈西曉一邊安撫著洛云橫,一邊抬起手,說道:"我們做另外一個交易如何?!!你講云兒換給我們,而我就將你的聯盟同伴,東海的非煙女皇放了."

走廊另一邊,兩名侍衛壓著非煙女皇走了出來.她現在渾身狼狽,楚楚可憐的臉上掛著淚珠,淚水一落下來就變成一顆顆圓潤的珍珠,看起來我見猶憐.

可是耶律軒卻冷哼了一聲,只是不屑地掃了非煙女皇一眼,"她只不過是老頭子要求的聯盟而已,對于東海,只要我東麗隨便派出一支軍隊,就能徹底掃平,何必聯盟?!!"

"耶律軒,你怎麼可以這樣!!"非煙大叫起來,臉上的淚珠兒噼里啪啦地掉下來,落在地上敲打出清脆的聲音.

洛云橫懷里的逸兒不知是不是因為被她尖銳的聲音吵醒,睜開眼睛癟了癟嘴,眼看就要哭起來……

"閉嘴,別哭了!!"烈西曉呵斥了一聲,伸手輕輕拍了拍逸兒,讓他重新慢慢進入夢鄉,等到他再次睡著了,在抬起頭看向那位非煙公主.

非煙臉上帶著紅暈,就自從上次離開大烈之後,她就一直放不下烈西曉,今天是她再次看到這個大烈的國君,她連忙整了整頭飾,微微福身.

"東海女皇,見過皇上."

烈西曉瞥了她一眼,微微皺起眉,剛才洛云橫已經和她說過了,沒想到東海和東麗結盟竟然是因為這麼荒唐的理由.

原本以為她成為了女皇就會識大體,沒想到竟然為了一己私欲,做出這種對整個東海不利的事情來……

非煙見烈西曉深情冷淡,視她于無物,臉上露出一絲傷感,又看到洛洛云橫懷里抱著孩子,幸福地依偎在他身邊.

那原本應該是她站的地方!!非煙憤恨地想到,看著洛云橫咬牙切齒.

洛云橫注意到非煙惡毒的目光,毫不客氣地回瞪過去,一邊搖晃著懷里的逸兒,一邊和她的目光厮殺.

"橫兒……"烈西曉叫了她一聲,語氣有些無奈.

洛云橫一癟嘴:"怎麼?!!難道你還不許我瞪她?!!"

這個非煙女皇看上去嬌滴滴的,現在還統治著整個富饒的東海,滴淚成珠,就連她這個女人有時候看了都覺得憐惜,況且非煙對烈西曉一往情深,這麼久了還惦記著他.

烈西曉一看洛云橫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笑著抬起頭敲了一下她的頭,眼中的溫柔幾乎能溺死人.

"不許亂想."

洛云橫一臉詫異:"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我當然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不讓你看她,是擔心你看得久了眼睛痛."烈西曉無限寵溺地說,寬大溫暖的手掌貼在洛云橫眼睛上,傳來陣陣暖意.

洛云橫心里美滋滋的,就跟被烈西曉灌了整整一盒蜜糖一樣,心里的小尾巴翹得高高的,看到對面非煙女皇的臉已經氣成了豬肝色.

"這麼說你不願意做交換?!!"烈西曉見耶律軒死死掐著手中的蟲子,眼睛危險地眯起來……

耶律軒手中捏著一條命,得意地說道:"我非但不會交換,我還要你們將這個內庫拱手讓出!!"

烈西曉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你現在的命都被我捏在手中,我難道會受你的威脅?!!"

他話音剛落,剛才還空無一人的房子里突然冒出很多人影,數百個人手持弓箭,已經將他團團圍住.

"只要我一個指令,你就會萬箭穿心而死,你是否考慮過你自己的姓名?!!"

耶律軒環視一周,鋒利的箭矢全部指向他,縱然是經曆過九死一生的他也不禁心驚,背上已經冒出了冷汗,他臉上的笑容已經變得而有些勉強.

"我倒是要看看是你們的箭快,還是我的手快."他舉起了手中的蟲子,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可是!!就在他說話的一瞬間,一把鋒利無比的匕首突然從烈西曉手中飛出,以一種近乎可怕的速度迅速逼近,耶律軒一個字甚至還沒說話,那把刀子就緊貼著他的臉頰飛了過去,一縷耳側的頭發被切斷,緩緩瞟了下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百零四章:死亡林2
下篇:第五百零六章:你想要怎麼做?!!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